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三章 赤炎往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玄磁通天大阵被撕开,最后两批集结到歧天峰、准备撤回玉衡的御魔联军,在十数准梵天级巨魔以及百余大魔君的践踏下,溃不成军。【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在诸多巨魔吞天食地的恐怖气势笼罩下,天人境以下的玄修将卒,几乎都已丧失反抗的能力。

    虽然无数人都知道,在这时候遁入虚空,必是九死一生,但看着那一头头巨魔张开血海般的吞天巨口,依旧有人纷纷撕开空间玄壁,遁入虚空。

    他们心里都想着,即便是被虚空乱流撕成粉碎,至少也有轮回转世机会,总要好过被这些巨魔吞入腹中,连同肉身、神魂一起被炼化。

    这些人却是不知,六樽黑天魔神所散发出的阵阵幽暝波动,实际是在岐天山的天地之外,形成一个名为幽暝牢笼的异度空间。

    他们在遁入虚空的瞬时,就落入赤炎借六樽黑天魔神施展的幽暝牢笼之中,随即又被幽暝牢笼瞬间转入赤炎夺自双头魔龙乾余骨的魔躯里炼化。

    虽然歧天峰下陆原等人还在作最后的反抗,但除了将潜伏在地脉之下的那人死死锁住外,赤炎更多的注意力,则放在歧天山的东麓,放在叫它辗转反复都咬牙切齿的陈寻身上。

    太元天壁一战给它的教训跟痛是太深刻了。

    它到最后一刻都没有想到陈寻竟然能控制住已经被它们撕开缺口的太元仙阵,没有想到以它当时的修为,最后竟然被仙元劫力所化的炼仙神焰,彻底困住而无法脱身……

    在它的头颅被魔神傀儡一脚踩成稀巴烂的同时,魔胎也因存于颅海之中,也被踩爆掉,但因此而产生的魔煞冲击,不仅将天壁南麓的山脉悉数撕裂,也将魔神傀儡的右腿齐胯下完全摧毁,它才有少许残魂剩魄趁机逸走,最终夺取乾余骨的身舍重生。

    受此重创,肉身修为自然不用说了——乾余骨被它夺舍前,肉身修为也才刚刚突破涅盘第六境——而神魂修为都差点掉到梵天境以下。

    但融炼乾余骨的魔胎后,赤炎也算是因祸得福。

    赤炎它在侵入天钧后,吞噬大量的荒古血脉人族,虽然从中夺得的大道印记碎片不计其数,但它并不是传说中的玄元圣体,能毫无碍障的融合一切的大道印记碎片。

    强行融合诸多大道印记碎片,虽然在短时间内使它的神魂修为提升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境界,但也因此留下很多的后患,以致在太元天壁血战中,被陈寻所趁。

    乾余骨身为魔龙异种,除了修炼杀戮暗日魔道,还天生就有水火兼容的血脉神通,也在此基础上初悟阴阳大道。

    说到道基,乾余骨实际上要比其他更专注杀戮、吞噬的大魔君、千古魔头,都要深厚得多。

    赤炎融炼乾余骨的魔胎后,同时也意味着也将乾余骨修炼数万年的大道印记完整的剥夺过来。

    它这时候才发现,它以往强行融合、却没有真正彻底消化的大道印记碎片,相当一部分都能融入阴阳大道之中。

    不仅以往很多隐患都消除掉了,它修炼的道基也算是真正深厚起来,为融合更多的大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印记碎片,奠定更坚实的基础——它前些年差的也就这么至为关键的一环。

    而在这个过程当中,赤炎并没有留在魔墟潜修。

    在夺取乾余骨的身舍之后,它就第一时间穿过空间裂缝,进入玉衡星域,四十年来都潜伏在璜洲之外的九天苍穹深处。

    赤炎之所以这么做,并非它多么急于想吞噬人族的血肉来恢复修为,也不是它急于想在太古魔神面前建立功绩,更主要的还是它担心其他魔帝会趁它虚弱时,侵夺它麾下的势力。

    作为最早侵入天钧境的魔族兵马,赤炎所部嫡系兵马在天钧境收获到的利益最大。

    在太元天壁诸战前夕,赤炎麾下通过吞食荒古血脉人族,达到准梵天级境界的巨魔,就达到十六樽之多;其他千古魔头级的巨魔,也接近百数,而大小魔君加起来,更是超过千数。

    这样的势力,已经是远远超乎其他的魔帝。

    太元天壁诸战前夕,赤炎为了平衡与其他魔帝之间的利益关系,一方面将大量的嫡系兵将留在黑云魔城之中、监视云荒山诸宗联军的动静;另一方面,即使它也将一部分嫡系带入太元境,但都部署在天壁南麓大裂谷的外围,监视南山战站与天道荡魔军,没有与其他魔帝争抢地底仙府利益的想法。

    也正因为如此,魔族在太元天壁诸战中损失惨重,而赤炎的嫡系损失却极有限。

    赤炎在太元天壁诸战后,自身实力严重受创,麾下还想保持如此强大的势力,在强者为尊的魔墟,自然是极其凶险的一件事,甚至它嫡系内部也出现很多不稳定的因素。

    为避免其他魔帝的觊觎,避免麾下的准梵天级巨魔被其他魔帝拉拢,它就只能再次担任起侵伐玉衡的先锋角色,最先通过空间裂缝,将所部兵马全部拉到璜洲来。

    过去四十年间,赤炎一方面分兵侵伐璜洲附近的中小天域,为亿万魔兵魔将直接侵入玉衡境作最后的准备,一方面它又潜伏在璜洲外的九天苍穹深处,将更多的大道印记碎片融入阴阳大道之中……

    阴阳大道作为三千大道排名前十的圣道之一,自然不会徒有虚名,赤炎这四十年前,神魂修为不仅恢复到梵天境中期,参悟、掌握逆转阴阳、阴阳炼体、幽暝牢笼等诸多大神通,同时又吞噬大量的人族及亿万生灵的血肉,肉身修为也提升到梵天境前期巅峰的境界。

    说及综合战力,此时的赤炎,甚至不比太元天壁血战受创前弱上多少,特别是幽暝牢笼,能让他与天魔大阵所化的黑天魔神连接起来。

    在它施展幽暝牢笼的这一刻,它显然有信心困杀梵天境巅峰的天域强者。

    在璜洲,赤炎也是极力隐藏自己、掩藏实力,它倒也不是单纯想诱骗皇曦宗上当受骗。

    在过去四十年前,任何时刻它都有全歼璜洲人族御魔联军的绝对实力,但它一直隐忍不动,最主要的,还是赤炎它自己需要更多的时间提升修为,巩固麾下的势力。

    御魔联军突然撤出璜洲,是天机子顾培成想要将魔族之手,除掉潜藏在苦奴军中的陈寻、方啸寒等

    (本章未完,请翻页)人,但就算赤炎也猜到这一点,但它不觉得陈寻真是那么好算计的。

    也正是太元天壁诸战给它留下的阴影,赤炎心里对陈寻存有极深的忌惮——这是天机子顾培成等人机关算尽,都无法想明白的事情。

    赤炎四只黑鳞巨爪抱抓住歧天峰之巅的巨岩,狰狞的头颅昂立在罡风凛冽的苍穹之中——三颗魔瞳紧闭,与六樽黑天魔神随时保持感应,将藏在地脉之下那位梵天境初期的人族强者,死死锁在幽暝牢笼之中。

    虽然赤炎还没有办法将潜伏在歧天峰地脉之下的那个人族强者直接炼化了,那个人族强者此时也休想能撕开幽暝牢笼逃走——赤炎还有一颗魔瞳,睁开似黑色的幽潭,死死盯住歧天山东麓,盯着陈寻的一举一动。

    照道理来说,陈寻此时才涅盘第九境修为,不可能对它造成多大的威胁,照道理来说,陈寻手里即使掌握一件仙阶灵宝,也只能发挥一两成的威力,照道理来说,陈寻手里就算有更多的底牌,此时也应该打出来了,但过去那么多的血泪教训,只说明了一点,就是绝不要拿常理去衡量陈寻。

    看到陈寻撕开空间玄壁,赤炎魔瞳猛的一缩:

    该来的终于来了!

    ****************************

    在没有将幽暝牢笼打碎之前,就仿佛是处在类似陷仙大阵的异度空间之中,陈寻也没有办法,在两个空间节点之间架设苍穹之门。

    陈寻撕开空间玄壁,遁入虚空,就要是将他自己送入赤炎联手六樽黑天魔神所施展的幽暝牢笼之中。

    一阵阵无形的幽暝波动,化作千万道幽暝封印,层层叠叠的镇压过来。

    这一刻,陈寻直觉乾坤倒悬、天地错位,所有的神念感应都被屏蔽掉。

    幽暝牢笼在某种意义上,要比陷仙大阵更加强大。

    当年混沌老祖陈彻被困陷仙大阵之中,还能通过神念,将魔龙星墟子控制为任凭驱使的傀儡。

    幽暝牢笼却能将一切神念感应都屏蔽掉,除非强力撕开,不然谁也不能挣脱出幽暝牢笼的束缚。

    幽暝牢笼乃赤炎联手六樽黑天魔神施展,而六樽黑天魔神背后是六座天域级的天魔大阵,每座天魔大阵都凝聚二三十万小魔将以上的精锐魔族的力量——除了超越梵天境巅峰的准金仙境甚至更高级别的存在,谁能徒手撕开幽暝牢笼?

    这一刻,赤炎心底既是兴奋又抑制不住有着深深的担忧:

    竟然如此轻易就将陈寻束缚住,但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将陈寻束缚住?

    赤炎心神一凛,直觉一缕若有若无的杀念,朝它直侵过来。移形错位,赤炎腾空而起,下一刻就见一道混沌剑煞破空斩在它刚才蹲立的歧天峰之巅的巨岩上。

    眼睁睁看着千丈方圆的巨岩,被一剑斩为虚无,赤炎虽然逃过一劫,但内心的震憾怎么都消除不了:

    陈寻怎么可能发现它就是幽暝牢笼最弱的一环,怎么可能在幽暝牢笼里准确无误的发现它的方位?

    (本章完)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