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一章 声东击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皇曦宗突然撤出歧天山,东麓与主峰传送大阵之间的通道,又被携罡阳烈焰降临的数十座浮空魔山切断,数十万散修眼见陷入亿万魔族的重围,却苦无退路,内心的沮丧、震惶、惊恐,都是可想而知的。【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他们对苦奴军并无太大的信任,只是形势逼迫之下,只能将苦奴军当成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去抓。

    只是眼前这根救命稻草,似乎也完全摆脱不了被摧毁的命运。

    虽然苦奴军在过去数月,有着不俗战绩,陆续歼灭近百万的魔兵魔将,虽然陈翎冲入魔兵魔将的洪流中引发雷劫,一举令数十万魔兵魔将灰飞烟灭,虽然三头侍魔将魔族左翼大营踩踏得人仰马翻、溃不成军,虽然陈寻举手之间,毙杀十数头魔君级的强悍魔物,令无数散修不至于那么仓皇如狗,但稍明形势的玄修,都知道以皇曦宗为首的御魔联军千万精锐一旦都撤出璜洲,不管苦奴军隐藏的实力多强,不管眼前这位身穿一袭青衣的神秘强者,是否真是梵天境的修为,都不能逆转与亿万魔兵魔将之间绝对的实力差距!

    一个人的修为再强,又有什么用?

    魔族在璜洲的实力太强了……

    不,魔族在璜洲的实力,比想象中更强。

    甚至强到都超乎陆原、虞菡、天机子顾培成的想象。

    看到一头头高逾千丈的巨魔,在歧天山峰岭之间昂然站立起来,露出像崖峰一样的庞然魔躯,透漏出吞天食地的恐怖气势,看到千古魔头级的魔族强者,竟然超过百数,陆原心里这一刻都深深震惊:

    原来魔族在璜洲隐藏了这么强大的实力,此往北麓的战事虽然进行那么的激烈,但魔族才仅仅暴露出三分之一的实力而已。

    魔族之前隐藏实力是为什么,是要将他们诱出歧天山,然而切断岐天山的后路,将御魔联军都灭杀在璜洲?

    还是说要将皇曦宗更多的玄修将卒诱入璜洲?

    陆原背脊渗出潺潺冷汗,过去数年幸亏他但求无过,不求有功,守住岐天山稳扎稳打,没有轻易杀出岐天山的范围,不然的话,后路被断,御魔联军千万精锐,怎么都没有可能逃脱生天。

    那为何魔族在这一刻又不再隐藏实力?

    仅仅是因为它们发现了陈寻的存在?

    在上百千古魔头级的魔族强者里,有十数气势更为强悍,堪比仙君魔帝的准梵天境存在,它们都隐隐对歧天山东麓形成合围之势。

    六座天域级的天魔大阵,这时候也凝聚出六樽黑天魔神,两万丈高矮的庞然魔躯,在山川之间站起来。

    每一樽黑天魔都像是擎天巨峰,青鳞魔面狰狞可怖,即使相隔数千里都清晰可见须鳞是那样的真实,与真正梵天境后期甚至巅峰的荒古魔尊,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散发出来的气息都压得人心快要崩溃。

    虞菡脸色惨白,北麓战事最激烈时,魔族也仅仅出动两座天域级的天魔大阵,所凝聚的黑天魔神还要略弱一些。

    这一刻,在璜洲的魔族,才真正将实力展露出来。

    御魔联军大半精锐将卒,都已经通过传送法阵撤回玉衡了,璜洲魔族此时展露全部的实力,自然是冲陈寻而来。

    虞菡以往对天钧流传过来的御魔传说,总觉得言过其实,陈寻都没有梵天境的修为,怎么可能发挥那么大的作用,甚至被天钧诸宗人族誉为“人皇”?

    这一刻看到魔族为陈寻一人,竟然不惜将隐藏多年的实力都暴露出来,摆出这样的架势,可见有些传说,并非都是人为夸大了。

    每座天域级天魔大阵,虽然都仅有二三十万魔兵魔将结成,但组成天域级天魔大阵的魔兵魔将,最最低等级的魔物,都是堪比人族天元境巅峰或元丹境的小魔将。

    想想看,人族二三十万修为都在元丹境以上的玄修,结成杀伐战阵,所凝聚的战阵魔神,将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即便虞菡心里对陈翎、对被截断在歧天山东麓的数十万散修还心存怜惘,但看到六樽黑天魔神矗立在天地之间,她这一刻的心念,也只是想着尽快逃离这是魔灭之地。

    她心里清楚,六樽黑天魔神、十数准梵天级的巨魔身后,必然还有更强悍、真正天域级巨魔的存在,潜伏在九天苍穹深处,就像是藏在草丛深处的毒蛇,随时都会扑咬出来。

    她心里清楚,此时数万里方圆内的虚空必然已经被彻底锁住,数十万散修即便都选择兵解,残魂也都不要想能遁入虚空转世重生!

    迎接他们的,将是肉身、神魂俱被魔族吞噬的悲惨命运。

    然而就在这一刻,陈寻竟然与苦奴军拉开距离,在数千里之外的雪峰之巅,以流金一样的天地元力铸就黄金莲台,孤身一人向那些隐然合围东麓的诸魔发起挑战……

    虞菡难以置信的转头看去,但她们的视野被万水千山拦住。

    虞菡、陆原,甚至连此前对陈寻都不屑一顾、认定他是在故弄玄虚的天机子成培成,都飞到半空中,往两万余里外的雪山之巅望去。

    陈寻的那一席话,仿佛龙吟虎啸,又仿佛九天雷霆,在歧天山东麓的山岭间震荡传啸,撼动人心……

    他怎么胆大妄为到邀战群魔吗?

    传言陈寻身藏仙阶灵宝,才在太天天壁诸战中令魔族连连受挫,但仙阶灵宝需要极其强大的神魂才能够驾驭。

    通常说来,涅盘第九境的逆天强者,都未必能将极品道器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

    陈寻此时身藏仙阶灵宝,以他一人之力,也顶天能发挥其一二成的威力,有何资格孤身邀战群魔?

    然而就在这时,渐渐往歧天山东麓逼近的十数准梵天级巨魔,这时候竟然都停了下来,这是怎么回事?

    亿万魔族,不会真就让陈寻一人给唬住了吧?

    陈寻睨视四方,看着山岳之间的庞然巨魔都停住脚伐,也不去管潜伏在岐天山主峰地脉之下的梅渡仙人葛成,抬头看九天苍穹:

    “赤炎小儿,你藏头缩尾,当真以为我就猜不出你吗?但想想看,除了你被我杀得如丧胆之狗外,其他魔帝在我面前,都不至于连面都不敢露!”

    往苦奴军渐渐靠拢过去的散修们,对天钧境这些年所经历滔天魔劫不堪熟悉,但也有了解一些详情的人在,比如说没能及时撤到歧天山主峰的太微宗、天罗宗弟子们。

    恰是了解一些详情,听了陈寻的话,他们心里才更是震惊。

    赤炎魔帝?

    在太元天壁血战中,被人族联军杀得形骸俱碎的魔帝赤炎?

    怎么可能?

    “陈寻小儿,莫要逞嘴皮子功夫,你当真敢不再耍奸偷滑,堂堂正正与本帝一战?”

    一阵震耳欲聩的龙吟咆哮,将九天罡风层都撕裂开来,一道黑影瞬息间穿越数万里的虚空,黑鳞巨爪抓住一座石梁,万丈长短的魔躯横卧在距离黄金莲台万余里的一座石峰之上,两只巨大的狰狞头颅昂立起来,魔瞳透出幽黑的焰光,背腋两只巨大的魔翼支撑起来,像两座黑色巨峰。

    双头魔龙!

    传说中的赤炎魔帝,本相可不是什么魔龙啊!

    与苦奴军将卒在一起的迦黛、红茶都大吃一惊,眼前这头魔龙,不是大魔君乾余骨吗?

    陈寻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赤炎小儿,乾余骨对你忠心耿耿,没想到你竟然夺它的身舍重生,我这几个月都还在好奇,到底是哪头小魔被我杀得胆丧如狗,蛰伏在璜洲九天苍穹深处数十年都不敢露头呢!”

    “陈寻,你懂个屁,”赤炎羞恼成怒的咆哮起来,“乾余骨的神魂能与我融合,是它百世修来的机缘,岂是你说得这般不堪?这些年来,你诡计多端,今日就且看你如何逃脱生天!”

    陈寻鄙夷一笑,朝夺乾余骨身舍重生的赤炎做了一个“相请”的手势,便朝往苦奴军汇合去的散修们说道:“在太元境,赤炎这魔头被我杀成丧家之犬,已不敢再入天钧、太元半步,没想到他转头侵入玉衡,也将滔天魔劫带入玉衡,诸君今日且看我怎么剥它的皮、拆它的骨!”

    “吼!”

    赤炎当真是要被陈寻给气疯了,黑鳞巨爪之下,那座万丈高的石峰都被它抓成粉碎,这一刻天地元力以赤炎的魔龙之躯为中心疯狂转动起来……

    这一刻无数人心脏都提到嗓子眼。

    六樽黑天魔神虽然不会动,但它们将虚空死死锁住,没有人能借虚空遁空,而赤炎一旦杀出,十数准梵天境的巨魔必然共同进退,孤悬在外的陈寻怎么可能承受得住如此暴烈的攻击?

    仙阶灵宝或许能替陈寻挡住必死一击,但陈寻附入仙阶灵宝的神魂气息被震散掉之后,又怎么应付接下来如雷霆暴雨般的攻势。

    法宝有时候并非万能无敌的。

    众人就见赤炎在这一刻猛然撕开虚空——魔族占据战场上的绝对主控权,也只有魔族方的强者此时才能够借虚空遁行,看着赤炎的魔龙之躯一闪而没,大家都想看陈寻能不能挡下赤炎下一瞬撕天裂地的一击……

    天机子顾培成想到下一瞬就能借赤炎魔帝除去师门强敌,动摇皇曦宗根基的隐患将彻底不存在了,他也情不自禁的将双手捏紧,但下一瞬,他就见眼前的虚空轰然破开,赤炎的魔龙之躯像一座雄山般撞来,黑鳞巨爪已往他眼前的玄磁通天阵灵罩撕来。

    天机子顾培成哪里想到陡然间会有这样的变故,神魂似受电击,眼睁睁看着魔龙之躯如山一般在他的眼前急遽变大,他的神魂都似被封印住,都忘了要摧动通天印,就见大阵的防护灵罩像脆弱的琉璃,在他眼前碎成亿万流光,一只黑鳞巨爪直接当胸朝他抓来……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