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章 邀战诸魔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陆原、虞菡在踏入传送法阵前的那一刻,看到陈翎竟然在如此错综复杂的血腥战场上修成元胎,自然清楚她必是得到外力相助,但也恰是如此,他们内心才更是震惊,更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在雷劫中助他人冲击元胎,虽然匪夷所思,却非绝无可能,但条件也是极其苛刻。【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一方面是需要应劫者道基极其深厚。

    倘若应劫者修悟大道所形成的神魂印记太弱,在纯阳雷霆真元所形成的灵海漩涡中彻底崩解,神魂都彻底湮灭了,自然也无从去谈什么修炼元胎了。

    另一方面需要辅助者的修为极高,需要触及大道本源,衍生道源神念的准金仙境,才能在应劫者渡劫之者,以无孔不入、蕴藏造化真力的道源神念,助应劫者塑就元胎。

    陆虞二人,怎么都想象不到,陈寻借助混沌黑莲,神魂修为已经达到准金仙境的层次!

    当年陈寻虽然是变成六臂修罗的模样,与迦黛一起,通过他们看守的空间裂缝闯入魔墟,但陆原、虞菡之后根据从天钧收集的情报,不难推测当年那头青面獠牙的六臂修罗,实是陈寻化变。

    而他们也早就打听到陈寻真实的详细相貌,此时不难一眼就将站在舰艏、身穿一袭青衫的陈寻认出来了。

    他们没想到,在太元天壁血战还才过去四十年,陈寻竟然真就出现在玉衡附近!

    要不是魔龙、岐蛇、翼魔三头巨魔,此时已经联手将歧天山东麓外围的魔族大营踩得人仰马翻,陆原都不敢想象眼前这一切竟然是真的。

    那头魔龙,当年就出现在星墟璇玉山里,它与岐蛇、暗金翼魔,以及与陈寻身后那樽十丈魔躯威严、全身赤红铠甲、脸蛋艳如桃花的魅魔女武神,可不就是陈寻身边最为出名的四头侍魔吗?

    而那两个身穿黑甲、连面孔都遮在黑色面具之下的人,透漏出完全不弱于涅盘第九境强者的气势,想必就是传说中,与陈彻、姜氏老祖姜晨歌共同代替陈寻执掌黑衫军的另两大首领吧?

    而那个相隔数万里,通过玄光巨幕都能完全感受到灼人媚艳的女子,所透漏的气息,令陆原、虞菡有些许熟悉之感,想必就是化变人身的六臂魔女迦黛。

    身穿青衫之人,除了是陈寻亲至,还能是谁?

    只是陈寻的修为为何如此高深莫测,他们都看不透深浅?在雷劫中助他人修炼元胎,这可是连师尊赤霞仙君都没有掌握的神通啊!

    陆原、虞菡情不自禁的往师兄天机子顾培成看去,虽然师兄天机子的猜测没有错,陈寻就藏在苦奴军之中,但陈寻如此高深莫测的修为,他有没有想到?

    顾培成亲自掌握玄磁通天阵最为核心、镇压阵眼的珍品级道器通天印,非要等到跟最后一批皇曦宗弟子,才能撤回玉衡境——他此时目不转睛的盯着映出歧天山东麓一草一木的玄光巨幕,脸色阴郁得都快滴出水来,站在他身边的人,都受到有刺人心骨的寒意透来,在一阵压抑人心的沉默之后,就听得他甩动袍袖冷冷一哼:“不过是故弄玄虚的家伙!”

    果真只是故弄玄虚吗?陆原、虞菡深深表示怀疑:

    陈翎当初说要引发雷劫以修元胎,可是充满了自信,他们眼前所看到的一切,绝非偶然,也应非是故弄玄虚。

    ******************************

    见陈翎灵海之中元胎已然成形,就剩下巩固境界的事情,陈寻也就将心神从陈翎的灵海中收回,这时候才感应到有十数道气息极其强大的神识,像水波似的正往他们这边扫来扫去,恨不得掘地千里,将他们这边隐藏的实力都挖出来。

    这十数道强大无比的神识,代表着有十数修为不弱于涅盘境巅峰的强者,正蛰伏在四周的岭岭深处或九天苍穹深处,窥视着这边。

    甚至还有两道神识所透漏的气息予陈寻如临深渊的感觉,背后应该是有两位修为在梵天境以上的强者……

    陈寻从璜洲阴阳严重失调的严寒里,早就料到魔族有修为在梵天境中期的一位魔帝潜伏在九天苍穹深处,但御魔联军那边还有一位梵天境初期的仙人潜藏在暗处,却是他们事前没有想到的。

    “师兄,你觉得是藏在歧天山主峰地脉之中的那位,是青凤仙人周炎凤,还是梅渡仙人葛成?”陈寻传音问方啸寒。

    “葛成原本是玉衡境邪宗九幽灵鬼道的宗主,修成天鬼之体为祸诸域,被赤霞降服后入皇曦宗修行,但到底有没有改邪归政,那就只有鬼知道了。他的天鬼之体曾被我击破,就不知道十数万年过去,他的修为到底有多大的长进了!”方啸寒通过神念传音,但对当年的旧恨犹是刻骨在心。

    听方啸寒这么说,那潜藏在歧天峰主峰地脉之下的梵天境强者,就确定是梅渡仙人葛成无疑了,从梅渡仙人这个雅致有韵的道号

    陈寻原本想等将那头蛰伏在九天苍穹深处的巨魔诱入璜洲之后,再与方啸寒突出杀手,但御魔联军此时突然撤回玉衡,彻底打乱了他原有的计划。

    他需要稳住苦奴军与歧天山东麓数十万散修的阵脚,就不得不先声夺人,这才不至于真叫天机子顾培成以及可能潜藏在幕后梅渡仙人葛成的算计得逞。

    对此,陈寻只是哂然一笑,连弹十数指,就见有十数金色流影在他屈指弹动间奔泄而出,牵动天地元力带来山崩海啸般的巨响,同时又有缕缕仙音从九天苍穹深处传来,转眼间就见一座百丈高的金色莲台在远离苦奴军巨舰万里之外的一座雪峰上空铸成。

    金辉流转,莲台仿佛黄金铸就一般,矗立天地之间。

    巨舰与黄金莲台之间,似有一座天梯相连,陈寻拾阶而上,一步千里,孤身登上莲台,金色灵辉将他的脸照得丰神俊朗,似天神降世。

    ********************************

    无数急于与魔族脱离接触、往苦奴军汇合起来的散修,看到这一幕,都是一怔,不知道陈寻此举是为何意,竟然与苦奴军拉开距离,孤身一人踏上黄金莲台,睨视四方。

    陆原、虞菡、天机子顾培成,作为皇曦宗的高层,不难认出陈寻来,但玉衡境绝大多数散修,就没几个人知道天钧境在过去三四百年间经历过怎样的魔劫,更没有几人知道陈寻的存在。

    “这人是谁?”

    这一刻,无数散修心里都发出这样的疑问,难道他就是站在苦奴军背后、是苦奴军实力暴增的神秘强者?

    当然,雷劫初发时就赶回东麓战场的数千散修,他们刚才离得最近,都看到陈寻在举手投足间,十数道金光焰流疾射而出,仿佛电剑雷刀,在眨眼间的工夫就将十数魔君级的魔族强者都斩成两截。

    这一刻,他们则单纯是为陈寻展露的实力深深震撼……

    举手投足就能灭杀十数魔君级的魔族强者,这样的实力,岂非比准梵天境的天机子顾培成,还要略强一筹?

    只是他们也看不透陈寻此举是为何意!

    这些散修这时候同时也发现,截断歧天山主峰与东麓的魔族大军,并没有急于围杀上来,甚至都没有派出援兵去增援被三头巨魔踩踏得面目全非的东麓大营。

    十数樽魔躯极其庞大的巨魔,若隐若现的站在山谷的雾霭之中,这一刻都往黄金莲台看去,竟都没有轻举妄动?

    这是怎么回事?

    这些中知杀戮吞噬的亿万魔族,竟然会对黄金莲台上的这位青衫青年存有极深的忌惮,都不敢第一时间围杀上去吗?

    魔族的反应没有出乎陈寻的意料,但不意味着危机就彻底解除了……

    要是御魔联军撤回玉衡境后,彻底切断玉衡境与璜洲的联系,就算魔族再看不透他们这边的深浅,也会派出数以千万的魔兵魔将碾压过来,到时候他未必就能庇护这么多人的周全。

    陈寻孤身站在黄金莲台之上,负手睨视四方,看山岭苍穹若隐若现的巨魔们,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们这些魔头,在天钧被我率天道荡魔军打得屁滚尿流,想必朝思暮想无时不想着食我肉、饮我血吧——我陈寻这次横渡亿万星河,将区区微薄之躯送到你们的嘴边,你们怎么都缩头缩脑没有一位敢上前来,难道都被我杀得胆丧如狗了吗?”

    陈寻以夔龙天音将这段话往四周八方传荡,仿佛雷霆在数万里方圆的山川河谷里传荡不休,震得人魔心旌摇荡。

    无数散修都难以置信望向雪峰之上的黄金莲台,怎么都没有想到,陈寻与苦奴军拉开距离,竟然孤身一人向隐藏山野的诸多巨魔挑战!

    他是疯了吗?

    陈寻是予人高深莫测的感觉,散修中也有不少涅盘境强者,判断他的修为应与天机子顾培成在伯仲之前,实力绝不会比任何一头千古巨魔稍弱,但不要说那些寻常的千古魔头了,此时隐藏山野的十数巨魔,都是准魔帝级的存在,说不定还有真正仙君魔帝级的巨魔潜伏在九天苍穹深处没有露面,陈寻真就不怕这些魔头一拥而上,将他撕成稀巴烂吗?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