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六章 引发雷劫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苦奴军所凝聚的四樽血阵战神,仿佛身披血色战甲的天神,矗立在天地之间,巨足就如掣天巨柱,一脚下去,就将一座一两百丈高的石崖踩得粉碎。【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这还仅仅是相当于准梵天境肉身修为的法相魔神,远不能跟天域级战杀凝聚的黑天魔神、刑天战神相比。

    而魔族进攻歧天山东麓,起初也没有想到仅八万陈族子弟与二百万被废掉修为的流放苦奴能有多强的战力,开始也只是试探性的投入部分魔兵魔将。

    魔族这下子就吃了一个大亏,接连两座天魔大阵被踩翻,十数万精锐魔兵魔将被杀得屁滚尿流。

    战场上的形势变化是极微妙的。

    此前数十万散修,就想着拔腿开溜,离开歧天山东麓这处凶险之地,但看到苦奴军与陈族子弟,竟然爆发出远超乎想象的战力,心里就有所迟疑,他们都怀疑皇曦宗此前在东麓是故意示弱,实际在陈族子弟里暗藏中超乎他人想象的精锐战力。

    大多数玄修都是谨慎有加,即使想到皇曦宗可能在苦奴军中藏有精锐,但在真正看清楚之前,大多数人也不会轻举妄动。

    修行不易,先保住自身的性命才最重要。

    然而也有些人胆大妄为,既然进入璜洲就想着以性命搏富贵,此时就百余人仗着过人的遁速,重新返回东麓战场,从侧翼猎杀那些往四面八方逃窜的魔兵魔将。

    陈寻的目的也在于此。

    二百万流放苦奴加上陈族八万精锐子弟,算不是多强大的力量,即便是先声夺人,接连踩翻两座天魔大阵,但也后续无力。

    陈寻现在就想,就算御魔联军的主峰大营那边始终按兵不动,东麓也非没有潜力可挖,他现在就是要想办法将数以十万计的散修,拖入战场。

    散修虽然狡脱如兔,大难临头会跑得比兔爷都快,但只要苦奴军与陈族子弟,像磐石一样钉在东麓战场之上,数十万散修看到有利可图,还是会从两翼进出战场,这时候他们所能发挥的战力,绝对远在苦奴军之上。

    毕竟人数都摆在那边,数十万散修的平均修为,也需要远超过此时的苦奴军将卒。

    要说绝大多数的散修,心生迟疑,魔族对猝不及防的突发状况,迟疑更深。

    在没有搞清楚状况之前,它们更不敢轻易将更多的魔兵魔将压上去。

    魔族迟疑,四樽血阵战神的进击势态更为坚决。

    而看到四樽血阵战神气势汹汹的横冲直接而来,为免吃更大的亏,魔族在左翼的大军,则徐徐后撤,想要拉开距离,以免在形成绝对的优势之前,就被人族难以想象隐藏力量一下子撕开。

    魔族甚至还在东麓外围的低矮山岭间,布设煞阵,做出长期对峙打算的势态来。

    苦奴军及陈族子弟不畏孤军深入,十数艘战舰,紧随四樽血阵战神之后跨山越岭,不断冲击魔族的溃兵,迫使魔兵魔将往两翼逃窜,给两翼的散修创造更多的机会。

    待四樽血阵战神沿着东麓的山岭,往东挺进两万里,聚集到苦奴军、陈族子弟两翼的散修也有六七万之多。

    左翼的魔族大军,差不多退到煞阵的边缘,有煞阵为支撑,开始重新集结天魔大阵,同样凝聚四樽黑天魔神,与四樽血阵战神厮杀在一起。

    左翼魔族即使是谨慎的投入魔兵魔将,也要强过苦奴军太多,除了四樽黑天魔神之外,还有两股魔族

    (本章未完,请翻页)兵马,仿佛黑色洪流一般,绕过四樽血阵战神,直接往承载两百万苦奴军将卒的战舰杀来。

    看魔族来势汹汹,散修担心承载苦奴军的十数艘低级战船承受不住,皆一哄而散脱离险地,跑得比兔子还快。

    而在这时,陈翎一人从巨舰中杀出,孤身站在诸舰之前,一柄紫钧灵剑从她身后升起,幻化出一头紫炎巨凤的虚影,飞翔在陈翎头顶上方的苍穹之上,发出震彻人心的清亮啸鸣……

    ************************

    “陈翎这是要做什么?”

    歧天山的主峰,皇曦宗诸多玄修,也都紧盯着东麓战场的动静。

    虽然相距五六万里,但通过大殿左翼那张百丈方圆的玄光巨幕,诸多玄修能随时清晰的看到歧天山东麓山岭的一草一木。

    此时的一幕,令主峰议事大殿里的无数人心里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两百万苦奴军竟然能爆发出这样的绝强战力,已经叫无数人眼珠子落地了,但苦奴军整体实力还是太弱,更看不出陈翎孤身一人杀出战船,能抵什么吗?

    陈翎才天人境巅峰的修为,即使仗着一两件中下品的防御道宝,能在魔族大军的洪流之中支撑三五瞬短时,但也就只能支撑住三五瞬短时--更高级的防御道宝,以陈翎此时的修为,也没有能力祭炼。

    很多人都往天机子顾培成看去,陈翎好歹也是赤霞仙尊的记名弟子,很多人都想不明白,陈翎或者陈氏到底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天机子,竟然要将陈族精锐都葬送在东麓战场之上?

    天机子顾培成面目无表情的,端坐在石殿中央的黄龙玉座之上。

    他要随时关注魔族大军在璜洲的一举一动,要监控有无魔族大军潜伏在璜洲九天之外的星域深处袭杀过来,不可能将心思都放在岐天山东麓战场,但视线每从左翼那张玄光巨幕中扫过,脸色便阴沉一分。

    这时候陈翎竟然孤身杀出,天机子顾培成的视线也被吸引过来,他也不清楚暗中庇护诸族流放罪民的陈翎究竟想要干什么?

    “岐天山东麓没有后手部署,苦奴军真要被魔族打溃,散修及太微、天罗、翠虹三宗进入璜洲的弟子伤亡必也惨重,我们怕是会受到不必要的诘难……”

    陆原看到这一幕,猜想陈翎或许是想凭借虞菡暗中送给她的那两枚道符,袭杀一片魔族,但就算是师尊亲自炼制的道符,能在猝然间袭杀三五万魔兵魔将,但又能起什么大作用?

    他也实在想不明白,苦奴军及陈族子弟为何要孤军深入,苦奴军真要退回到主峰近侧来,天机子难道还真能拿他们怎么样?

    陆原此时只能按捺住心里的焦急,耐着性子拿散修及另三宗弟子,相劝天机子顾培成,他与虞菡此时杀过来,还是能将苦奴军接应回来。

    “这些散修进入璜洲偷鸡摸狗,真要能起什么大用,必会与东麓兵马共进退,抵挡区区百万魔兵,自然是手到擒来。要是他们抵不上什么大用,还在魔族的铁蹄伤亡惨重,又能怨得到我们头上来?”天机子顾培成冷酷无情的说道,“要是经过一战,这些散修能得到些惨痛教训,都老老实实退出璜洲去,省得以后留下来碍手碍脚,乱我军心。”

    陆原心里轻叹,没有再说什么,即使于心不忍,他与虞菡还不会为了不相关的人等,去违拧代表师尊意愿的顾培成……

    “这是怎么回

    (本章未完,请翻页)事?”这时候大殿里又有人失声惊呼。

    陆原转身看去,通过玄光巨幕,就见一片片龙鳞状、似镶金边的雷云,从苍穹深处凭空的涌出,在电光火石之间,迅速往陈翎的头顶汇聚过去——很快,龙鳞状的金乌雷云就聚集有数千里方圆。

    即便是相隔三五万里,在主峰石殿里的玄修,也能感应到云层里翻涌的雷霆元力,能看到那粗壮的电弧雷光,似龙蛇在云层深处游动。

    这是怎么回事?

    诸多玄修都面面相觑,非要珍品级纯阳雷系道宝才能引发这样宏大的天地异相,无数人也确知雷云的气息此时都汇聚到陈翎一人身上——陈翎不过天人境巅峰修为,怎么可能有能力祭用珍品级道器,还将其威能全面的摧发出来?

    此时即便是陆原这一级数的强者,都未必有把握承受珍器级道器的全力一击啊!

    “这是雷劫!陈翎师妹在阵前直接引发雷劫了!”虞菡失声惊呼起来。

    她这时候陡然想起眼前这样的天地异相,到底代表着是怎么回事了。

    陈翎刚到璜洲里,不正是亲口跟她与陆原说过,要借雷劫之中的纯阳雷霆元力冲击元胎吗?

    “胡闹,胡闹!”陆原这一刻再也忍不住气急败坏的喝斥起来,陈翎这一刻引发雷劫,是要借雷劫之力,轰杀往苦奴军扑过来的魔兵魔将……

    借雷劫所蕴藏的纯阳雷霆元力,冲击元胎,已经是万中搏一的险招了,此时绝不可以有一丝心生旁鹜,通常都是寻找一个绝对清净的荒辟之地,请师门长辈布下大阵进行护法,才有一线成功的可能。

    而且师门长辈只能在一旁护法,不能直接相助;不然的话,就算助其抵挡住雷劫,但没能借雷霆之中的纯阳元力修成元胎,就会因为寿元耗尽而立即引发天人五蓑之劫……

    万般慎重都不过分的事情,陈翎竟然就直接置身万千魔族大军中引发雷劫,竟然还要借雷劫之力轰杀如洪流涌来的魔兵魔将,这不是胡闹是什么?

    然而陆原再气急败坏,也无济于事。

    这时候就见银白色的万重雷柱,形成壮伟无比的雷光电瀑,这时候从云层之中轰然降落。

    以陈翎为核心,周围数百里方圆的残破荒岭,一时间都被银白色的雷光电瀑覆盖过去。

    天人境玄修所引发的雷劫,会持续降下十二重雷瀑——在这个过程当中,要么借纯阳雷霆元力凝聚成元胎,要么就是灰飞烟灭,很可能连神魂印记都会被轰灭。

    这时候不要说借第二元神转世了,神魂印记若被轰灭,连轮回都入不了。

    而第一波雷瀑才是威力最小的第一层雷劫,就已经将歧天山东麓的山岭轰得地震山摇,陆原暗暗估算,等到第十二重雷瀑降下来,雷瀑必然会转为紫宵神雷。

    不要说陈翎还没有修成元胎,就算是修成元胎,以涅盘下三境的修为,如何抵挡住数百道紫宵神雷的轰杀?

    “陈翎果然是狼心狗肺,已然背叛宗门!”天机子顾培成看到这一幕,却咬牙切齿的说道。

    “什么?”陆原不明其意,不知道天机子顾培成为何要这么说。

    “陆原,你研究天钧御魔战局,难道不觉得眼前一幕,跟天钧某人的风格很像吗?”天机子顾培成眼神阴柔的看向陆原,眼神锐利得像刀一样,似要将陆原的五脏六肺都挖出来看个明白……

    (本章完)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