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一章 流放罪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请兄弟们继续给书评大赛投票;有兴趣的兄弟,也可以发精彩书评,参加书评大赛,应该会有不错的奖品……)

    陈翎原以为是她天资过人兼赤霞仙君仁心宅厚,才得以到赤霞仙君的门下修行,却未料事情的真相竟然是那样的不堪——此事也令她备受打击。【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换作别人,或许会将错就错,死抱住皇曦宗及赤霞仙君的大腿,毕竟赤霞仙君门下,哪怕是记名弟子,所能带给她的实际好处,也是大到无边。

    然而陈翎生性介直,为同门情义就不惜屡屡冒着生命危险,进入星墟捕杀盲蛇,就她的本性而言,又怎么愿意违拧自己的道心,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还继续留在赤霞仙君门下修行?

    好在血海魔劫当前,一切皆以御魔为重,陈翎也不需要去考虑太多的事,但她心里对赤霞仙君及皇曦宗的感恩之心,已经是淡漠到极点。

    此时面对陆原、虞菡二人的热切关怀,陈翎客气推搪道:“陈翎真要到冲击元胎之时,少不得还要麻烦陆师兄、虞师姐相助护法。此时陈翎有几个相伴修行的好友,都还留在散修大营那里,此时不敢太怠慢了,我这时候就不打扰陆师兄、虞师姐处理军务了……”

    虞菡想说什么,但被陆原拿眼色制止,终究没有说出口。

    陈翎告辞离开御魔联军大营所在的主峰,就往陈寻他们暂时落足的散修大营飞去。

    ***************************

    璜洲的生灵灭绝,天道不存,对修为在涅盘境以上的玄修,不存任何的限制。

    这是璜洲战场,与其他中小天域战场,最大,也最根本的不同之处。

    除了皇曦宗及附属宗派的弟子,作为御魔联军的主力外,同时还有大量散修以及另三大仙宗的弟子,进入璜洲。

    皇曦宗都还没有意识到这次血海魔劫的惨烈程度,所谓的御魔联军,主要还仅限于皇曦宗及附属宗门、宗族、部落的势力联合,还没有想到联手其他三家仙道宗门。

    而另三宗及诸多散修,更是罕有人能足够重视这场魔劫,他们大量涌入璜洲,主要还是为了猎杀高等级的魔物,以获取炼丹或炼器的资源。

    散修大营位于左翼山岭间,陈翎飞过来与陈寻他们汇合,看到丘山谷壑间,一片鱼龙混杂,也就清楚皇曦宗虽然没有拒绝这些散修以及其他三宗的弟子进入璜洲,但也绝非是欢迎的态度。

    御魔联军在璜洲依为根本的玄磁通天大阵,并没有将左翼这片山岭庇护在内,散修们绝大多数都是各自为阵。

    三宗弟子以及散修里数量不多的真君巨头们,都还能占据一两座山势雄奇的山峰布设防护大阵,而绝大多数的散修以及被御魔联军排斥、暂时又不能逃往其他天域的璜洲本地妖修、邪修,则都聚集在几座山岭交汇的一座峡谷里。

    这座峡谷紧邻一座火山口,在璜洲大地都被严寒笼罩之时,唯有这处峡谷依靠地火岩浆散发出来的热量,没有完全被冰雪覆盖;还有数股热泉汇涌过来。

    陈翎找到陈寻他们时,陈寻他们正站在一座山崖前。

    陈翎飞过去,看到山崖下的峡谷里,有好几座大型的山寨依险而建,有很多武勇,穿着简陋的兽皮甲,手持弓矛,不畏严寒在站在寨墙上巡视——陈翎神识延伸开去,在山寨里那些简陋的屋舍中,都挤满数量庞大的凡民。

    虽然这些人,大多数都显得很健壮,恶劣的环境,使他们的气血及生命气息显得极其旺盛,但大多数依旧是没有修炼过或者说曾经修炼过、却被剥夺修为的凡民。

    “陆原他们怎么没有将这些凡民都撤出去?”陈翎困惑的问道,“一旦御魔联军在山南与魔族大军接战,对这些凡民可都是灭绝之灾啊!”

    一场稍强猛烈一些的地震,就能将凡民建造的城寨、屋舍都震塌掉,何况魔族大军将对玄磁通天大阵正面所展开的攻势,足够将整座山脉都撕裂开。

    数万里范围之内,凡民所居住的城池,要没有防护大阵的庇护,凡民是没有办法幸存的。

    “他们是被皇曦宗流放的罪民,兼之御魔联军在主峰大营需要大量的苦工营建防垒,他们就都被圈留在这座峡谷里,”

    陈寻此时只要将神识延伸出去,都不用刻意进入他人的识海,就能从无数人的交谈中,搞清楚一切,跟陈翎说道,

    “再过些天,还有二三十万罪民作为苦工,从玉衡流放过来,到时候皇曦宗会派一些弟子,从中挑选健壮,组建一支苦奴军……”

    “组建这么一支苦奴军能抵什么用?”陈翎震惊的问道。

    “诱饵!”方啸寒不带多余感情的说道,眼神冷冽的注视着下面的动静。

    陈翎明白过来——皇曦宗不定期会将忤逆律令的弟子及其他附民,贬为罪民,被流放到荒凉、凶险的地域做苦役——这些人此时被流放到璜洲,作为扰乱魔族大军部署的诱饵,才是他们的最大价值所在。

    “我去找陆原,即使下面这些人都是被流放的罪民,但也不是必死应斩之罪,不能将他们白白送到魔族大军的铁蹄下遭受践踏!”陈翎震惊立起,就要去找陆原抗辩此事。

    “此事不能怨陆原残酷,事实上跟他及虞菡都没有什么关系,”陈寻拦住暴跳如雷的陈翎,说道,“这两年陆续流放到璜洲消耗的罪民,相当部分的都是张顺、白无涯、雷阳子等黑衫军战将的亲族子侄,你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吧?”

    “怎么可能会是这样……”陈翎目瞠口呆的站在那里,难以想象这一切都是真的!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陈寻说道,“虽然血海魔劫在玉衡附近蔓延开来,即使熊弼那边还没有跟皇曦宗正式接触,赤霞也能从俘获的魔兵魔将那里,知道很多有关太元天壁御魔血战的详情——当年璇玉山所布的迷局,到这时候已经是再遮掩不住了。”

    “那张顺、白长老他们此时在凤洲,岂不是凶险异常?”陈翎看到赤霞都开始着手清洗张顺、白无涯他们的族人了,难以想象张顺白无涯他们在凤州,会遭遇到怎样的凶险。

    “赤霞即使能猜到张顺他们背叛了皇曦宗,但也未必能想到我们会这么快就赶到玉衡来……”陈寻说道。

    陈翎想想也是,赤霞仙君此时还是以编织罪名、流族张顺等人族裔的形式进行清洗,诸事都做得极其隐蔽,还不像是真相被揭穿后的狗急跳墙,那张顺、白无涯、雷阳子他们在凤州,暂时应该还是安全的。

    只是流放此地的罪民,相当部分都是张顺他们的亲族子弟,他们就不能坐视不理,但这种情形下,他们要怎样才能袖手不管?

    难道说,他们现在就带着这些流放罪名逃跑吗?

    这显然也是不现实的,陈寻他们历经千辛万苦,主要还是要消弥魔劫,此时数以千万的魔族大军正徐徐往这边逼近,他们不能单为救几十万人,就放弃这个根本目的。

    “你去找陆原,要求统领新编的苦奴军,即便有一日苦奴真被调到抵御魔族的正面战场上,我或许还能保存一部分人不死,”陈寻说道,“当然,你还可以再向陆原献上一策……”

    *************************

    “什么,你要以整个散修大营为饵,引诱魔族大军的进攻左翼!”

    在议事大殿里,陆原震惊的问道,他没想到陈翎又跑回找他,竟然献上这样的计策。

    “东曦门、雷阳宗是有很多弟子,确实是犯下忤逆大罪,连累亲族都被流放到璜州来,我也不能求师兄饶恕他们的罪名,但请师兄能许他们戴罪立功,”陈翎说道,“另外,还可以从散修里招蓦一批精锐,与流放罪民编成一军,只要军容整饬,不愁魔族不上当。而在这时候,将魔族大军引往左翼的散修大营,就能将进入璜洲的散修战力都发挥出来——到时候师兄自可以率部从容进攻魔族大军的侧翼,先斩获一两场大捷再说……”

    “你所说确是一个妙策,但你要出了什么意外,我不好跟师尊交待,我会安排其他人去统领苦奴军。”陆原说道。

    “除了我之外,有谁会愿意统率苦奴军,坚持到最后?”陈翎美眸盯着陆原的脸,咄咄逼人的问道。

    陆原语塞,却不得不承认陈翎所说是这个道理。

    在场都知道苦奴军是诱饵,不管军容伪装得有多整饬,也会被魔族大军一冲即溃,就算是涅盘境的修为,逃慢一点,都是神魂俱灭、肉身被食的惨淡下场,谁没事愿意去接这个苦差?

    “我这里有两枚师尊亲手炼制的防护道符,师妹拿去祭炼,”虞菡沉吟片晌,从储物戒里取出两枚道符递过来,说道,“若遇险情,一枚道符在三五十个呼吸间,防御力能抵得上绝品防御道器,但一切还要师妹小心为上……”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