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章 活着的魔城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昏暝暗寂的星域深处,空间无时无刻不在坍塌、弥生,涌动的灵气乱流形成的星云涡流,常常纵横数千万里,是那么的壮美辽阔,却又是星域之中致命的死亡陷阱。【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寂静航行在星域深处的莲山,虽然高逾百里,山脚周长超过两千余里,但在茫茫星域深处,比沧海一粟还要渺小。

    东胜洲就在眼前,浅黄色的光晕覆盖大地,看着是那样的静谧。

    在经历数度大战之后,东胜洲的地脉虽然没有被完全摧毁,但也是残破不堪。

    东胜洲外围抵挡星域风暴的九天罡风层已经是极其薄弱,不时会有强烈的星域风暴,撕开九天罡风层,侵凌东胜洲,进一步摧残大地——陈寻他们在星域深处远远看去,能看到东胜洲的荒土大地上,到处都是黑色的风暴在狂卷,砂砾巨石飞滚。

    亿万生灵无法在这样的恶劣环境栖息、繁衍,残存的人族也都迁到西贺洲去了。

    迦黛看到这一幕却两眼放光,揪住陈寻,说道:“你说过东胜洲要留给我们修罗一族滋息繁衍,要是说话不算数,我可绕不了你……”

    星域风暴虽然狂暴凶烈,却也是一种灵气。

    修罗族人真还特别嗜好在这种狂暴灵气的环境下生存、修炼;杀戮之道被称为魔道,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兼之东胜洲的亿万生灵,在魔灾中已经惨遭灭绝,就不会有浩然天道限制。

    迦黛现在就担心人族的仙道宗门舍不得放弃这么一座中千天域,毕竟大地之下埋藏着无尽的资源——要知道天钧境附近中千天域,也就百余座而已,天钧境却有三十多家仙道宗门之多,没有陈寻的支持,修罗族就凭这点实力,不被当成魔头猎杀,就谢天谢地了,压根就不要想能独占这座中千天域。

    “三五千年时,天钧人族还没有能力兼顾这里,可以挑选一批修罗族人,封印记忆,让他们在这里先滋息繁衍,”陈寻说道,“三五千年之后,倘若我们还能回到天钧,到时候即便是东胜洲不行,我也可以用虚元珠,为修罗一族在太元开辟一座灵山……”

    听陈寻这么说,迦黛满意的一笑,美眸里流露妩媚的风情,娇嗔道:“还算你有点良心。”

    **************************

    莲山刚进入九天罡风层,早已在雁荡山深处等候两年有余的徐峥、熹武帝、赤松子等人,就赶过来与陈寻汇合……

    从天钧进入东胜洲还是容易些,但陈寻他们离开太元七峰灵山后,在茫茫星域飞行了将近十年。

    莲山徐徐在雁荡山深处、当年东胜洲之战的战场上降落下来。

    沧澜苏氏嫡系子弟、玉州苏氏嫡系子弟、破军州苏氏嫡系子弟以及分散于诸多天域常氏、徐氏的嫡系子弟,统统囊括在内,总计有二十六万人,已经早一步迁入雁荡山中隐藏起来。

    这些都是与苏守思、常仪、苏竣臣、徐峥等羿族残裔核心人物九代之内有血脉牵连的,他们也可以说是古羿遗族的嫡脉,是叛帝欲除之而后快的对象。

    超过这个范围,都融入亿万凡民之中,就不会再被牵涉到羿族内部的血腥恶斗之中。

    “我们或许不需要再离开天钧了……”回到地面上,徐峥第一句话就说道。

    陈寻微微一怔,问道:“天钧现在是什么个情况?”

    在乾坤之道参悟到能跨天域传递神念之前,陈寻离在太元七峰灵山十年之后,此时自然也不知道天钧境到底是怎样一番状况,也不清楚实际发生的,与他事情推演的,已经发生了多大偏离,不清楚他们的计划要做怎样的调整。

    “事态发展之初,确实与你所料想的一样,熊弼老贼经海墟通道返归天钧,就奔袭海墟口与永明岛,将这两地的魔族大军歼灭,”徐峥的脸枯瘦如木,声音沉抑的说道,“然而就在诸宗联军与熊弼老贼商议围攻黑云城之际,黑云城突然从云荒山南麓离开,往西南突围而去,侵入毫无防备的熊氏领地——黑云城行进的速度并不快,但诸宗联军与南山战部商议对策的时间拖得更长,待大军追赶过来,西陆、南陆之交的熊氏领地,已经有数百亿凡民,被黑云城吞噬——整座黑云城实是一头活着的魔物!”

    苏棠、千兰、常真、常暨等人都是震惊无比,谁能想象纵横万里的黑云城,在云荒山南麓停滞两百年的黑云城,竟然是一头活着的魔物,还一下子将那么多的凡民当成血食吞噬?

    徐峥伸画出丈许方圆的玄光之幕,将天钧境的山川河流都映画出来,就见在滚滚魔煞黑云笼罩中的万里魔城,贴着风暴海的边缘,缓缓往西南方向移动。

    熊弼进入天钧,就有压制六宗、继而逼迫六宗交出羿族残裔的想法,收复海墟口、永明岛等战,驻守云荒山的六宗完全不知情,后续筹划进攻黑云城时,六宗也被要求固守青梧岭一线。

    以熊氏为首,新组建的天钧人族联军,显然已经是将六宗排斥在外了。

    这对六宗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熊弼、加上麾下六大神将、熊氏二祖,就有九位梵天境强者,除六宗之外的仙道宗门,都选择唯熊弼马首是瞻,六宗此时仅有北涯、慈渡两位仙人坐镇青梧岭,熊弼没有直接吞灭六宗,显然也是顾忌业劫难犯。

    黑云城起初离开云荒山南麓时,以熊弼、熊氏为首的人族联军显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异常,只当黑云城是受阵法禁制所驱动,魔族大军只是想借机逃离天钧,才以每天近十万里的速度,往西南缓慢移动。

    熊弼后续派出大量的将卒,乘御诸多战船一直跟在黑云城的后面,本意也是随时监视魔族大军的动向,但直到黑云城接近熊氏领域范围,熊弼及人族联军都没有下定决心将黑云城截停下来。

    看得出南山仙人熊弼的初衷也是想将魔族大军逼出天钧,或者等南陆、东陆的仙宗援兵都集结过来之后,一起强攻黑云城,或能将伤亡降到最低——毕竟当时受熊弼节制统领的人族联军,包括熊氏子弟在内,也就两千多万将卒,并不占据绝对的优势。

    直到包裹黑云城的滚滚魔煞黑云,变化千万魔王法相,人族联军才意识到情况不对,但这时候从南陆、东陆集结的援兵,还在数千万里之外。

    魔族大军虽然都在黑云城里,但散发出去,变幻成千万魔王法相的魔煞黑云,在瞬息间就覆闭十数万里的地域,一下子就将这些地域的凡民、亿万生灵都当成血食吞噬一尽。

    这时候以南山仙人熊弼为首的天钧人族联军,完全就蒙了,眼睁睁看着黑云城一地一地的吞噬血食。

    差不多在三日之后,陈寻他们才看到浩然天道被触动,千万道赤血神雷轰落的一幕,但黑云城此时已经吞噬太多的凡民与天钧生灵,最后还是强顶着赤血神雷的轰击,在熊氏的领域肆虐十数日,在南陆、东陆的诸多梵天境强者赶到,才破开虚空遁走!

    但就在十数日间,南陆与东陆相交、纵横约两千万里的地域,已成荒土,无数熊氏及附属部族的子弟承受不住这样的惨状,不顾熊氏高层的压制,强行冲击黑云城,但都于事无补——南山仙人熊弼这样的天域强者不出手,不集结千万战卒,凝聚天域强者级别的刑天战神,个人根本不可能对黑云城的吞噬有任何的压制。

    虽然这出惨剧已经过去数年,即使黑云城早就遁入虚空,携带亿万魔族大军离开了天钧,但看到玄光之幕中这一出出血腥惨状,陈寻他们犹是感到后脊背一阵阵的发寒。

    “黑云城怎么可能是活着的魔物?”苏武阳张大口,这一刻都觉得呼吸艰难,犹不愿相信眼睛看到的一切就是事实,问道,“魔物形体如此庞大,岂非在荒古魔尊、都天魔神里已经要算是最顶级、无限接近道祖层次的存在,何苦在云荒山南麓与我们对峙这么久?”

    苏武阳的质疑是有道理的,人魔在云荒山南麓对峙近两百年,可以说一直都是魔族略占优势,人族凭借诛神大阵与梵天宫的仙阶灵宝八景天灯,勉强维持防御之势不被洞穿。

    不要说最顶级的荒古魔尊、都天魔神(金仙境)了,哪怕是魔族多一两个实力与赤炎魔帝相当的天域级强者,都有可能将云荒山防线撕开,彻底的吞噬天钧西陆大地。

    不要说接近道祖层次了,哪怕是刚刚修入金仙境的荒古魔尊,身后又有亿万魔兵魔将支持,就绝非天钧门的仙道宗门所能承受了。

    众人都往陈寻看去。

    看姜熹武、徐峥、赤松子等人都心有余悸的样子,看得出他们并没有彻底搞清楚背后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寻轻轻一叹,说道:“这或许是我所预料最糟糕的情形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迦黛也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的问道。

    “黑云城如果是太古魔神的分身,一切就都解释得通了,”陈寻说道,“只是黑云城即便是太古魔神的分身,想要直接复活,也受到诸多条件的限制,但这些年来我们一直都极尽限制魔族吞噬更多的中小天域,而在天壁一战之后,魔族也知道在天钧境的大势已去,黑云城应该是强行复活了……”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