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六十八章 以为得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常真、常暨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无比宽阔的岩洞深处,十二臂魔骸虽然没有一点生的气息透出,但暗金色鳞甲反射银色光晕的巨大魔骸,仿佛擎天巨柱一般矗立在岩洞深处,是那样的令人生畏,甚至望一眼都有神魂被灼伤的错觉。【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七峰灵山的地底怎么会有这么一樽强大到远乎想象的修罗巨魔遗骸存在?

    这个问题不难去猜测,定然只可能是从天壁世界的地底仙府里获得,但是怎么获得的,甚至就连天道荡魔军诸将都完全被蒙在鼓里?

    地底仙府被摧毁之前,只有魔族与南山战部从天壁南麓、东麓撕开两个口子,而陈寻携众从南麓核心用计重创魔族,之后为了尽可能多的剿灭魔族,根本就没有时间,当时也根本没有多余的人手能及时遣入地底仙府,与南山战部、熊氏子弟争夺太元、修罗两族落下来的上古遗宝,更不要说将这么巨大的一具上古魔骸抢出来了……

    陈寻真要有什么动作,或许不会及时知会常真、常暨,但不会刻意瞒着兕师,那这樽修罗魔骸,是从哪里来的?

    总归不可能一直就存在于七峰地底吧,赶巧给陈寻挖出来了吧?

    “这是怎么回事?”兕师的本相是上古神兽兕,他虽然早就能重逆肉身,但平时还都是化变成玄衫老者,看着这樽修罗巨魔遗骸,凭借他有数十万年的修为,也是既惊且喜,激动的出声相问。

    “三百年前,阎摩曾进入过地底仙府,也是在修罗魔人的相助下,才将一具八臂魔骸带出太元境,”陈寻说道,“就像我们三百年前,在天壁世界内留下诸多部署,助再度转世的仙胎玉人加快修炼的度,迦黛与阎摩三百年前,在地底仙府同样也留下诸多部署,而其中最关键的一环,就要转世后的修罗魔人,将这樽十二臂形态的修罗魔骸藏起来,不让其他魔头察觉……”

    常暨、常真激动无比看向站在陈寻身后的迦黛、阎罗,没想到事情的真相捅开之后,竟然是如此的简单,他们心里皆想,迦黛此前投靠赤炎魔帝也实是有她的算计,不然也不会留下这样的部署,单将最重要的一具魔骸藏起来。

    常暨又想到一个关键问题,张口问道:“这岂非说,南山战部在撤出天壁时,也都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樽修罗巨魔遗骸的存在?”

    “不错,”陈寻微微一笑,说道,“南山是头老狐狸,要想让他中计,自然要让他自以为得计……”

    常真忍不住摇头而笑,他此前还以为南山老贼心计不在陈寻之下,此时看来还是他们过于忧虑了,看来陈寻到最后都没有及时出手制止徐东虎等神将及熊氏子弟结阵摧毁天壁地脉,当时也并非是完全措手无计。

    尽一切可能、尽可能多的剿灭魔族溃兵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陈寻又何尝不是给南山老贼挖下一个大坑?

    在南山老贼自以为看透陈寻的所有底牌,茫然无知的掉入这个大坑,到时候又该是怎样的精彩?

    不过,在这时,常真与常暨则是迫不及待的飞到修罗魔骸的近前,强抑住内心的激动,认真审视这樽魔骸起来。

    这具修罗遗骸,高逾万丈,看着与八臂魔骸相当,都雄伟得难以想象,由此可见修罗古魔的魔躯也非无限制增大,但这具修罗魔骸绝对要比一座相当体积的石峰,要沉重百倍、千倍。

    在这樽修罗魔骸底部,专门有一座法阵将其承托起来,不然整个岩层非被压垮塌下去。

    修罗魔骸的躯干也难有很严重的残缺,毕竟是上古战场殒落的强者遗骸。

    十二条巨臂,有三条齐肘斩断,可以想象上古一战,是何等的壮烈,可以想象,太元仙族也必然有与之相匹敌的上古大能,坐镇仙府,才能阻拦这樽巨魔对太元族人的屠杀,但太元仙族不像修罗魔族将肉身当成法宝修炼,神魂破灭后,仙躯也就与天地同朽了。

    修罗一族,魔躯修炼到十二臂形态,就魔骸而言,就已经是堪比上品仙阶灵宝的存在,这樽修罗巨魔生前也必定拥是金仙境中后期的实力!

    不要说七域了,即便是到太焕境,金仙境中后期,也是能碾压一切、站在芸芸众生之绝巅的强存在。

    常真再看修罗魔骸青面獠牙的巨脸,大体还保持完好,栩栩如生,都还清晰留有殒落前那一瞬时的神态,没有惊惧、震怒,却有着说不出的寂寥跟决绝……

    看到这一幕,常真心里也是暗暗心惊,实在猜不透太元仙族最终到底是施展了什么禁术神通,才斩落这头巨魔,而这头巨魔的殒落前,为什么又是这种神色?

    或者说太元仙族、修罗魔族为什么会在太元境拼了个两败俱亡?

    这背后到底藏着怎样惊世骇俗的秘密?

    据修罗一族流传下来的记忆,修罗魔族当初是为了从太元仙族手里夺下这一片栖息地,才决然开战的,但这个理由背后显然还有更深层次的因素藏在其中。

    天钧人族是在太元仙族与修罗魔族两败俱残之后才崛起,上古典籍时也没有太多关于太元灭绝一战的记载——常曦、苏清影她们轮回转世太多次,最初的记忆早已经破碎,再也拼凑不起太元灭绝一战的图景了。

    **************************

    这时候苏棠、千兰、徐昭容、苏守思、苏灵音、苏竣元、苏武阳以及混沌老祖陈彻、方啸寒、姜晨歌等人,6续走入地底岩洞……

    看到这一幕,常暨心里又困惑起来,就连姜云涯、东御真君、擒龙子徐斌等人都没有露面,那陈寻为何又要让苏灵音、苏竣元、苏武阳等人先知道十二臂修罗魔骸的存在。

    混沌老祖陈彻、方啸寒、姜晨歌是早就知道十二臂修罗魔骸的存在,苏棠、千兰、徐昭容、苏武阳他们进来,表现出来的神色,比刚才常真、常暨他们更夸张,眼珠子都跟粘在修罗魔骸似的,怎么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竟然是真的。

    见人都到地底岩洞之后,陈寻神色凝重起来,说道:“能知晓这具修罗魔骸存在的,都已经在这里了,接下来我们就说点正事!”

    看陈寻神色如此凝重,苏棠等人也将心神从修罗魔骸上收回来,看着陈寻,即便是屹立在魔族大军的重围之中,陈寻的神色也没有这么凝重。

    陈寻说道:“血海魔劫已经得到缓解,至少表面上看来是如此,但将来羿族与叛帝的战事,六宗内部或许会有不同的声音。同样,倘若仅仅是羿族内部的血腥残杀,我也没有立场,也不应该将六宗弟子以及天道荡魔军上千万将卒都拖进来——我想南山老贼、熊延昭也都不是什么蠢货,必会想得到用这点来分化我们……”

    兕师此时神色凝重的点点头,他完全能理解到陈寻的担忧。

    血海魔劫到这一步,在不将太古魔神的秘密揭开来之前,已经算是得到有效的缓解,魔族大军撤出天钧,都是能预见的事情。

    在血海魔劫的压迫下,在天钧人族面临倾覆灭绝之灾,诸宗内部还有那么多的勾结斗角,在血海魔劫得到缓解之后,不要说其他仙道宗门,即便是六宗内部,陈寻都不知道,又会有多少弟子愿意为了羿族残裔而战,与南山战部、与熊氏,与南山战部背后的羿族神帝,拼个粉身碎骨?

    陈寻要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将六宗弟子都绑上羿族遗裔的战车,最终很可能会导致六宗的再次分裂。

    魏帝许春望、东御真君、姜云崖,甚至包括擒龙子徐斌、赵醒龙、吕孝瑞等人,他们都是为了拯救天钧人族,最终才坚定的与陈寻站在一起,他们又有什么义务为羿族残裔而战?

    “要是血海魔劫彻底消除了,六宗分裂也就分裂了,但我们都知道魔族随时会卷土重来,六宗此时还绝不能分裂,也不能因为羿族之事拖延了休生养息的步骤,”陈寻缓缓说道,“这些天,我认真推算了南山老贼可能会有的作为,我觉得羿族是该与六宗撇清关系了……”

    “没想到你竟然也是贪生怕死之辈,”听陈寻说到这里,徐昭容冷冷的讥笑起来,“不错,你们将羿族一脚踢开,叛帝是没有必要在天钧拿六宗大开杀戒!”

    “你啊你!”陈寻为徐昭容的火暴脾气头痛不已,苦笑道,“我真要将你们一脚踢开,此间的秘密会叫你们知道?”

    徐昭容语塞,但她也绝不可能向陈寻认错。

    常曦瞥了徐昭容一眼,也没有理会她的意思。

    徐峥父子、父女,薄情寡义,但兕师、常真、老夔待陈寻恩重如山,而云洲苏氏也是羿族遗裔的核心一支,常曦知道陈寻断不可能对羿族的事放手不管,问他道:“你觉得南山老贼,接下来到底会干什么?”

    常曦之所以这么问,因为她知道,陈寻接下来要做的决断,都是基于这个判断之上的……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