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六十七章 魔骸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日他先人板板的!”

    看着南山战部携两樽八臂魔骸,往极东方向徐徐退出,钱塘老妖忿恨不平的举起一杆黑狱魔戟,将一座山头轰得粉碎。【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除了七峰灵山所占据的西北角外,天壁范围内的荒土差不多已经全部垮塌,这意味着天壁地脉已经被破坏掉差不多了。

    而天道荡魔军要防备南山战部会有异动,确保七峰灵山不失,一直都严阵以待,没有出动,而陈寻他们也是极尽全力剿杀魔族溃兵,都没有分出人手进入地底仙府去抢收太元、修罗两族留在地底仙府的上古遗宝,此时看到南山战部毫无损的满载而退,不要说钱塘老妖,天道荡魔军诸将,哪个不恨得咬牙切齿?

    天壁地脉残破,太元仙阵的本体也差不多是荡然无存,而太元仙阵又是照太元境天地演变所炼制的第二星核,除非谁能将太元境从初生之后所有的天地演变都参透,不然谁都没有能力修复这太元仙阵……

    但是,想将太元境从初生之后的所有天地演变,都参透,又岂是易事?

    即便陈寻能成功渡入最后一重天劫,晋入梵天境,修成无劫无量法身,想要将一个大千天域从初生以来的所有天地演变都推算出来,可能都需要数万年甚至十数万年的光阴。

    而对其他人更是一项艰巨到令人绝望的任务。

    太元仙族最为鼎盛时,也就炼制出这么一座仙阵,现在仙阵本体九成九都被破坏殆尽了。

    常暨、常真等都深感痛惜。

    即便是地底仙府里的上古遗宝,都被南山狗贼他们夺得,他们都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可惜的——太元、修罗两族的上古强者绝死拼杀,最后两族都同归于尽了,不大可能会有什么完整的仙宝、道宝遗存下来。

    太元仙阵经过数十万年的光阴,已经自行恢复差不多了,可以说是他们这次进入太元境,除了灭杀魔族之外最为核心的目的。

    只要能掌握太元仙阵,哪怕其他一切都无所得,都是极值得的,以后六宗就能在太元境开山立宗,羿族遗裔也能在太元境,依仗仙阵对抗叛帝的追杀。

    但是现在太元仙阵都变成这样,怎么叫他们不心痛、不揪心?

    到这一刻,常暨、常真、苏棠、千兰等人,才更加深刻的领会到南山狗贼的厉害之处。

    南山这狗贼,真是太厉害了。

    南山狗贼厉害的不仅仅是他的修为之高,天钧境还无一人能及,更令人绝望的,是他的心计,并不在陈寻之下。

    修为再高,也是有弱点,黑岩、罗迦、赤炎诸多魔帝,还不是被陈寻一一斩落,天道荡魔军也不会畏惧南山狗贼个人的修为有多高,但能在极短时间内做出最正确的判断,不惜牵制他们继续剿杀魔族,也要破坏掉他们以后在太元境可能最大的依赖,令他们这边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什么都无法从地底仙府捞到,这才是南山狗贼真正的厉害之处。

    这样的人物,才真正的令人心寒——想到以后要面对这样的强敌,苏棠、千兰她们都感到绝望,她们往陈寻看去。

    陈寻一脸坚毅的凝望着远方的苍穹……

    虽然羿族此时与六宗也不分彼此,但此前的隔阂,令她们再难与陈寻有以往那种亲密无间的关系,此时只是轻轻一叹,默然无语。

    这时候熔岩湖地底有动静传来……

    天壁地脉彻底残破,仙元劫力耗尽,熔岩湖也渐渐冷却为坚固的岩层。

    姬衍空从熔岩湖破裂的岩层缝隙里钻出来,将虚元珠交还给陈寻。

    姬衍空修炼姬族的厚土仙诀,在土石中遁行,甚至比梵天境强者还要快捷——在南山战部往极东荒土退去后,陈寻就让姬衍空进入熔岩湖地底,寻找坠入熔岩湖之中的太元仙殿。

    姬衍空不负所托,成功将禁锢在熔岩湖深处的太元仙殿,用虚元珠取了出来。

    陈寻将被姬衍空收入虚元珠中的太元仙殿,安放到一座残断山脉的山顶之上,就见古朴拙旧的太元仙殿,此时已经变得黯淡无光,虽然没有破碎,古铜壁也布满蛛网状的裂痕,看来内部绝大部分的阵法禁制已经被摧毁了。

    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太元仙殿是控制太元仙阵的中枢,太元仙殿不被摧毁,魔族与南山战阵也无法撕开地底仙阵的缺口,同时七峰灵山也将无法取代太元仙殿,成为太元仙阵新的控制中枢。

    要不是太元仙殿已没有太大的价值,熊氏子弟就会第一时间冲过来将太元仙殿取走,不会放过这件绝品道器级的存在。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天道荡魔军诸将,心里还是有着说不出的失落,没想到这一战,竟然叫南山这群狗贼占到最大的便宜——才获大捷的喜悦也被冲淡,大家心里都清楚,南山战部还没有撤出太元,危机还没有消除!

    *******************************

    南山战部还没有撤出太元,觊觎一处,像条毒蛇蛰伏在草丛,等着随时扑上来咬杀,甚至还有可能封锁住太元与天钧之间的星域,陈寻此时就不能率天道荡魔军赶回天钧,与驻守在云荒山的诸宗联军,围歼黑云城的魔族大军。

    除了派出小股的精锐,去收拾南麓战场之外,陈寻他们只能先退回七峰灵山休整……

    天道荡魔军此时最大的依赖,还是七峰灵山,一旦进入星域深处,与南山战部相遇,将无法依赖七峰璇元大阵,更无法借太元天道的伟力化形御敌,他们的实力少说会被削弱一半。

    这也是陈寻最感痛惜的地方。

    他倘若能率天道荡魔军及时赶回天钧,就有围歼黑云城魔族大军的可能,到时候不仅天钧的血海魔劫得到彻底的缓解,也能重创魔族的元气,至少接下来数千年间,不用担心魔族再有能力侵入天钧,也不用担心太古魔神还能够复苏……

    当然了,即使无法及时赶回天钧,魔族从天钧撤军也是必然之事。

    南麓大裂谷一战,除了赤炎之外,陈寻还凭借太元仙阵斩落两个魔帝,这次也就意味着魔族有四个魔帝级的强者殒落在太元境。

    将七峰血战的战果也算上,天道荡魔这次斩落的千古魔头,数量将近四十,千古魔头之下,其他魔君级魔族强者有千余,被斩落在太元秘境之中。

    在天壁南麓血战之中,魔族溃兵在逃出太元仙阵的攻击范围之前,前后共计有两百零六座浮空魔山,被陈寻射落,也是因为这个,仙元劫力耗尽,陈寻无法遏制南山战部对天壁地脉的摧毁。

    魔墟倘若没有新的援兵过来,魔族在黑云城最多只有七位魔帝坐镇残局,魔君级的中坚层力量大减,魔族即便还有黑云城可以依赖,但六宗手里拥有八景天灯、混沌黑莲两件仙阶灵宝,足以将黑云城压制住。

    即便是其他的仙道宗门都袖手旁观,六宗还有把握将魔族从云荒山南麓驱逐出去。

    魔族的撤退,并非难以想象的,但不能彻底溃杀这部魔族大军,意味着魔族短时间还有卷土重来的可能,这也是陈寻最感痛心的地方。

    而说起这一战的战果,三具魔帝残骸(巨猿魔罗迦能用的残骸不多,只能分拆炼制其他的法宝或修炼道器、大阵,但将黑岩魔帝炼制的魔神傀儡算上,则是四具),三十具千古魔头的残骸(前后总计有四十具),都能用来炼制不同层次玄衍都天魔神傀儡的,也是此战最为辉煌的战果。

    不过这么多具巨魔残骸加起来,都未必能及得上被南山战部从地底仙府带走的那两具八臂魔骸。

    仅从形体上,可知那两具八臂魔骸,殒落前是已经无限接近金仙境的存在,在南山手里,与南山麾下的战将以及熊氏子弟结合,就能炼制出堪比金仙魔尊的魔神傀儡,而且一下子就是两樽。

    而赤炎魔帝神魔炼体的肉身修为才有梵天境初期将满的样子,头颅又被踩爆,最终能炼制成的魔神傀儡,未必会比黑岩魔帝强,到时候这边三四十具魔神傀儡一拥而上,都未必是南山所炼制的那两樽魔神傀儡的对手……

    回到七峰灵山,常暨与常真越想越忧心忡忡。

    南山是必然要诛除羿族残裔而后快的,而后续叛帝还会从其他天域调集援兵过来跟南山战部汇合,他们若没有反制的手段,在血海魔劫过后,羿族残裔很快就会面临覆顶之灾的威胁。

    常暨、常真私下商议良久,觉得还是有必要找兕师、老夔、陈寻一起坦诚面对这个困境。

    天壁南麓一战,兕师受创极重,回到七峰灵山一起在疗伤休养,听到常暨、常真的忧虑,便传念问陈寻在哪里。

    “我是七峰地底,老夔也在我这里,你们过来吧!”陈寻通过神念,要兕师、常暨、常真他们过去。

    七峰地底是控制七峰璇元山的中枢所在,平时谁都不许轻易进出。

    常暨、常真他们负责统率将卒,更是一次都没有机会进入过七峰地底——他们一路穿行,经过重重禁制,最后来到数千里深处、宽阔到难以想象的岩洞之中。

    当看到岩洞里的一幕,就连兕师都差点将舌头咬下来,他们就见一樽十二臂魔骸,赫然立在岩洞深处!

    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当年的灭族之战,修罗一族竟然有金仙魔尊级的角色,殒落在太元!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