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七峰星核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姬非烟再次从入寂中醒来,就感觉到从太元荒土地脉深处传来一**强烈震动。【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她飞出道宫,见陈寻等人都站在五色岩前,正往极南、极东方向眺望过去。

    在极南、极东方向都有剧烈的元力震荡传来,数樽由天域级战阵凝聚出来的黑天魔神、刑天战神,高逾万丈,有如实体矗立在天域之间,此时正不间断的践踏荒土大地,势要将大地彻底的撕裂开……

    魔族也是有实力结成天域级战阵的,只是七峰血战之时,魔族要防备南山战部的觊觎,一开始没有倾尽全力,之后又失去战机,只能狼狈不堪的撤出战场。

    姬非烟这时候发现,七峰灵山的三座大阵此时借数以百计的衍天阵图,气机已经初步的融合到一起——苏守思、左青木等人并没有受到这巨大动静的干扰,此时正率领诸多弟子炼制更多的阵图,对七峰璇元大阵进行进一步的完善……

    再看在这段时间内,七峰大捷所斩获的上亿具魔族残骸,差不多都已推入七峰灵山附近集焰裂谷之中炼化。

    这些魔族残骸上所残剩的血肉炼入地脉之中,都化为新衍生出来的灵地,使得七峰灵山在短短三五年间,就扩大到五千里——要是以常规手段一截截的去修复这些破碎的地脉,可能需要三五千年之久,才能有如此的规模。

    虽说有七峰璇元大阵的隔绝,但七峰灵山毕竟是与太元地脉连为一体的,魔族、南山战部在十数万里外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还有一**剧烈的震动,直接传到七峰灵山的地底。

    姬非烟是在莲山道宫之中修炼,入寂后神识内敛,遂没有想到感应到有什么异常,但即使是有璇元大阵的隔绝,她此时还是看到七峰灵山的地表犹是被震出一道道可怖的裂缝。

    可见魔族与南山战部的动作,已经持续很久了,天道荡魔军也依靠灵山的七座主峰,正严阵以待,随时应对有可能突发的变故。

    “魔族与南山贼军,费这么大的力气,冲击地脉,就能破得了太元仙阵?”姬非烟困惑不解的问道。

    陈寻转过身来,说道:“太元仙殿仅是绝品道器级的存在,但作为太元仙阵的中枢之一,是太元仙阵的阵眼,也是聚集太元仙阵的气机所在,但太元仙阵本体,实际上却是太元天域的星核……”

    “太元星核?”姬非烟震惊的问道。

    星核或者说地核,虽说作为一座天域的核心,有着天域发育之初最本源的印记,但通常说来,随着天地衍生、演化,星核或者说地核,早就化入地脉之中,从而地脉代替星核,成为一座天域的根本。

    就像青莲珠也可以说是七峰灵山的星核,但随着七峰灵山的发育、演化,青莲珠早就化入七峰灵山的地脉之中,哪里还有青莲珠的单独存在?

    姬非烟实难想象,脱口问道:“等到太元仙族兴盛崛起后,太元境的星核早就化入无尽地脉之中,太元仙族的上古大能,怎么还能将其炼制成仙阶灵宝、或仙阵?或者说,太元仙族的上古大能,即便能将星核炼为仙宝,但太元境岂能存在下去?”

    见姬非烟的眼眸扫往脚底下的七峰灵山,陈寻知道她对星核还是了解的,就不用多费口舌额外解释什么了,直接从须弥戒里取出虚元珠递给姬非烟,说道:“青莲珠早就化入七峰灵山的地脉之中,但这枚虚元珠,则可以说是七峰灵山的第二星核……”

    “第二星核?”姬非烟困惑不已,这已经超越她能想象的范畴了,不知道陈寻将虚元珠递给她是什么意思。

    “炼制第二星核,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陈寻打开虚元珠的玄庭门户。

    姬非烟赫然看到手里的虚元珠,里面正孕育着与七峰灵山一模一样的袖珍灵地,不仅仅是山形绝对一致,那浑然天成的天痕地势,也毫无二样,姬非烟甚至能感受到虚元珠这袖珍灵地的天地气机,每时每刻都与七峰灵山保持着共鸣。

    姬非烟才明白陈寻为何说炼制第二星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虚元珠本身就是能开辟洞府空间、孕育有灵世界的奇宝,陈寻同时还要将七峰灵山的每一步极微演化,都丝毫不差的复刻到虚元珠之中。

    即使如此,虚元珠还仅仅是七峰灵山的第二星核,只能与七峰灵山的天地气机随时保持共鸣,但陈寻在背后已经不知耗用多少心血。

    要是太元仙族的上古大能,将太元境从天地初生所发生的极微演化,都推演出来,再丝毫不差的复刻到虚元珠这样的灵物之中,那得要具备怎样的大神通,得要耗用多少万年的心血?

    姬非烟难以想象这一切,只有叹为观止,这时候才也明白过来,所谓的地底仙府或者说太元仙阵,实际只是一样东西,那就是太元星核。

    而此时悬停在熔岩湖上的太元仙殿,仅仅是进入太元星核的门户。

    “仙魔一战,太元地脉彻底残破,已成死寂天域。要是没有太元星核的存在,这座死寂天域,最终也会变成星墟那样的混沌天域,之后或彻底湮灭,或孕育新的天域,”

    陈寻缓缓说道,

    “但由于太元星核的存在,虽然太元星核在上古仙魔大战中也受到严重的破损,但毕竟没有被彻底摧毁。也因为太元星核的特殊性,太元星核在经过数十万年之后,就渐渐融入太元残破的地脉之中,或者说变成太元地脉的一部分,直到数万年前,太元星核对地脉的修复显化出来,为诸宗玄修所觉察。这也是地底仙府之所以存在的原因,也为何这数万年来,太元境会有三百年一度的机缘。而魔族与南山战部此时贴着天壁的边缘,冲击天壁范围内的地脉,实际上也是冲击太元星核的本体,看眼下的形势,太元星核也支撑不住多久了……”

    姬非烟心里波澜汹涌,没想到地底仙府的真相竟然是如此,心想太元星核一旦破开,地底仙府将彻底暴露出来,到时候又将是怎样一番混战、恶战?

    姬非烟感慨万千,将虚元珠递还给陈寻。

    陈寻袖着手,没有将虚元珠接过去,说道:“虚元珠乃七峰星核,此后就该由非烟姑娘执掌……”

    “非烟何德何能,敢执持此等奇宝?”姬非烟局促不安的推辞道。

    虚元珠除了是作为陈寻耗用无数心血炼成的洞府法宝外,还直接控制着七峰璇元大阵的中枢阵眼,执持此宝,在七峰灵山范围内,姬非烟甚至能借大阵之威,轻易轰杀修为在梵天境中期以上的天域强者。

    除了陈寻之外,姬非烟实在想象不出,谁有资格执掌此宝。

    姬非烟又忍不住往常曦、苏清影二女看出,要是亲密,她们与陈寻最为亲密,她要是贸然答应执持此宝,她们会怎么想?

    想到这里,姬非烟更加犹豫起来。

    “非烟姑娘永远都不会背弃天壁生灵,就是执掌七峰星核的最合适人选,”陈寻说道,“而非烟姑娘晋入涅盘上三境,以后也有能力继续炼制七峰星核……”

    混沌老祖陈彻、方啸寒、姜晨歌、兕师等人都转过头来,含笑示意姬如烟接下虚元珠。

    在他们看来,姬非烟确实也是陈寻之外,接掌虚元珠的不二人选。

    七峰灵山每时每刻都衍生扩大,需要有专人及时将七峰灵山的核微演化都复刻到虚元珠之中。

    陈寻不可能永远牵绊在七峰灵山这四五千里之地,而姬非烟唯有留在七峰灵山,才拥有超越梵天境初期的强悍战力。

    除了她之外,还能有谁更合适执持虚元珠?

    常曦美眸横了陈寻一眼,没有说什么;苏清影走过来,搭过姬非烟柔软的香肩,嫣然说道:

    “非烟妹妹不要辜负陈寻的这番心意就行。”

    姬非烟俏脸发烫,但想到虚元珠谁来执持,事关重大,不会涉及儿女私情,苏清影这是故意把她往“邪路”上引,忍不住嗔怪的瞪了她一眼。

    心里的羞怯却难掩饰,姬非烟只能低下头,跟陈寻说道:“非烟知道不该推辞,但非烟修为实在低微,怕有负陈宗主所托。非烟愿意共持此宝,但陈宗主不能将所有责任一下子都推到非烟的肩上来……”

    “当然,这也是我们唯一击杀赤炎魔帝的良机,我怎么会轻易放过那个魔头呢?”陈寻笑道。

    “击杀赤炎魔帝?”姬非烟震惊无比的问道。

    七峰血战,赤炎魔帝仅以分身出手袭杀陈寻,陈寻也是事前就百般周密部署,最终才在与混沌老祖陈彻、姜晨歌等人联手下,才成功挡住那一刺,赢得七胜血战的胜机。

    赤炎魔帝即使还没有到荒古魔尊的层次,但也相差不会太多,天道荡魔军即便还有诸多底牌没有暴露,但再没有办法设下完美的陷阱,将赤炎魔帝诱进来围杀,又怎么可能斩得了这等层次的天域强者?

    姬非烟低头看向手里的虚元珠,心里想,难道陈寻最后的底牌,实际是在这枚虚元珠之上?

    陈寻笑道:“非烟你先祭炼虚元珠,到时候自知秘密藏在何处。”

    “是吗?”姬非烟将信将疑的收起虚元珠,也知事情不宜拖延,告辞众人,先入道宫祭炼虚元珠……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