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三足鼎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推荐老朋友淡墨青衫在纵横的一本历史新作《大明1617》……)

    姬野、宋离距离七峰战场也就十一二万里,一张两三千丈方圆的玄光巨幕,清晰无误的映出七峰战场所发生的一幕……

    魔族主力往东南方向撤出,七峰血战总算是暂告一段落,但姬野、宋离等人心里的狂涌波澜,却久久都不能平复下来。【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天道荡魔军竟然不仅抵挡住魔族的进攻,还将魔族的前锋大军击溃了?

    姬野、宋离怎么都难以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幕,恨不得当众狠抽自己两下,要将自己从梦中抽醒,但“残酷”到极点的事实,却不容他们将头埋起来当鸵鸟。

    魔族主力往东南方向撤出,与七峰灵山脱离开接触,那他们这边也必须做出相应的调整!

    谁能想象,天钧境在焚天宫的八景天灯之外,竟然又有一件仙阶灵宝问世。

    姬野、宋离此时少说有八成把握,能肯定那接连劈出十数道灭世劫雷的法宝就是仙阶灵宝,才有可能令巨猿魔罗迦毫无挣扎的被轰灭肉身百骸!

    即便姜晨歌所执的绝品道器五雷遁空瓶,神雷轰杀之下,威力也绝不稍弱,但五雷遁空瓶难以毫无预兆的发动——姬野、宋离在云荒山见识过梵天宫太上长老摧动八景天灯的情形,更相信莲山峰顶道宫所藏的应是仙阶灵宝。

    仙阶灵宝,即便是身为太焕境神庭护法天王的南山仙君,手里都没有一件完整的仙阶灵宝,陈寻这狗贼手里竟然掌握一件仙阶灵宝!

    嫉火挠心烧肺,令姬野、宋离坐立不安。

    而姬野心底更有一种压抑不住的恐惧在涌动,仿佛陷入冰寒的冷泉之中——魔族攻不破七峰灵山,那意味着姬非烟就死不了,那姬空衍与姬非烟的“背叛”,就由不得他胡说八道。

    姬野此时恨不得刨个坑将自己埋起来。

    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

    天钧境出世的第二件天阶灵宝,怎么会落到陈寻这狗贼的手里,怎么就让他们打退魔族的进攻?

    姬野几乎要痛苦得呻吟出来,一个念头似闪电般劈入他的脑海,他转头谔然往数千里之外的熔岩湖望去。

    那座古旧斑驳的雄伟铜殿亘古长存似的悬停在熔岩湖的上空,沸腾滚动的岩浆散发出金色神华,仿佛熊熊燃烧的烈焰,将古铜殿包裹起来……

    那就是每三百就会出现的太元仙殿,作为太元仙阵的中枢,同时也是进入地底仙府的门户,从数十万年前太元仙族覆灭、太元境沦为荒土,就守护太元最后一段没有崩毁的灵脉,守护着地底仙府无尽的宝藏与机缘,也似乎等待在外流浪亿万年的太元族人返回故土。

    三百年前,陈寻也曾到过太元秘境,曾为庇护仙胎玉人,与诸宗弟子大打出手,他会不会瞒过他人的视野,也曾进入过地底仙府?

    细想过来,陈寻进入太元后,确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诸宗弟子的视野之内。

    对了,肯定就是那样!虽然那次

    (本章未完,请翻页)其他仙道宗门,也有不少子弟曾进入地底仙府,但在地底魔人的围杀下,对地底仙府的探索范围很少限,所得机缘不多,但不意味着陈寻就没有得到机缘的可能。

    姬野心里对陈寻痛恨入骨,但一定要说到机缘,却不得不承认自荒古以来,天钧罕有人与陈寻这狗贼相比并论。

    他不明白,老天瞎了哪只狗眼,那么多的机缘,偏偏都眷顾到这种货色的头上。

    姬野心里又是恐惧,又是恨!

    看到姬野死死盯住熔岩湖上方的太元仙殿,眼睛里透漏复杂到极点的贪婪、嫉恨、惊惧,宋离等人也都明白过来,陈寻此时在七峰灵山所掌握的那件仙阶灵宝,极可能从这地底仙府所得。

    这一刻,他们眼睛里也难抑贪婪的**,但还不至于丧失理智。

    此前魔族倾尽全力进攻七峰灵山,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强攻太元仙殿,但是魔族被近南撤,而天道荡魔军在七峰灵山的实力强得超乎想象,他们就不得不考虑应付接下来复杂到极点的局面!

    宋离往白泽仙人熊延昭看去,就见他脸色阴沉,都快能挤出水来了,而除了熊氏子弟外,其他七宗弟子眼睛的神色就复杂多了……

    ******************************

    莲山悬停在血腥战场的上空,监视着魔族的一举一动。

    一艘艘巨大战船散出去,在三五万里内搜索战场……

    魔族前锋大军崩溃后,大量天妖魔将级以上的魔族强者还是及时撤出战场,但就算是如此,天道荡魔军此战所歼灭的魔兵魔将,还是有上亿之巨。

    血海魔劫持续二百五十余年来,这已经是罕见的辉煌大捷。

    现在大规模搜索战场,除了避免一些受重创的魔兵魔将潜伏在地底,借机潜逃出去,更主要是防备这些魔兵魔将遣弃战场的魔器、魔械以及一些主要魔族强者的遗骸走……

    比如说巨猿魔罗迦,魔躯虽然大半都被斩灭,但腰腹以下的遗骸都完好无损,哪怕是它那两根高及千丈的脚骨取出,都是能用来炼制极品道器的异宝。

    陈寻将赤血冥蛇剑插在莲山之巅的巨岩上,眺望南侧苍穹的风暴流云。

    魔族主力南撤十余万里后,就没有再继续与七峰灵山拉开距离,算着距离,它们应该停在距离熔岩湖约七八万里的天壁南部边缘区域。

    魔族显然不会轻易放弃太元遗宝,南山战部也担心成为魔族大军与天道荡魔军的众矢之的,此时也离开天壁核心的熔岩湖,开始往东部边缘地区撤去。

    如此一来,三方又回归三足鼎立、彼此牵制的格局中来。

    陈寻对此并没有什么不满意了,他初期的目标,也只是想能将魔族大军暂时击退,但混沌黑莲以及混沌老祖陈彻这两张底牌暴露出来,却没有伤到赤炎魔帝分毫,这多少令人感到可惜。

    好在看形势不对劲,混沌魔、方啸寒、黑衫军另一半精锐战力以及玄衍都天魔神傀儡都还没有暴露出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当然,天道荡魔军的实力就算是最弱,但只要魔族或者南山战部心里都明白,想吞掉天道荡魔军必然要付出极其惨烈的代价、必然会便宜另一方得渔翁之利,那天道荡魔军就能像一根钉子,守住七峰灵山,不会被魔族或南山战部轻易撼动。

    “魔族会不会继续从天钧抽调兵马进入太元?”姜晨歌飞到五色岩,这一战辉煌大战,令他心潮澎湃,但有些隐忧,也由不得他不认真考虑。

    太元地脉残断,没有祖脉层级的灵山大岭,不足以形成时空扭曲点,自然也就谈不上空间裂痕与构建空间通道了。

    不能构建空间通道,那太元与天钧之间的最短捷径,就掌握在魔族的手里,那就是永明岛南的海墟口。

    倘若魔族从黑云城再抽调援兵,而云荒岭的兵马又没有及时过来增援他们,那他们始终将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

    “三方彼此牵制,谁都不能再轻易接近熔岩湖,那他们很可能就会从天壁边缘的地脉入手,寻找破开太元仙阵的其他办法!”陈寻说道,“魔族毕竟不能决定南山战部的行动,它们或许等不到天钧援兵过来……”

    姜晨歌点点头。

    大捷虽然辉煌之极,但天道荡魔军受创也是惨烈,特别是要歼灭那些困兽犹斗的魔兵魔将,还付出一些不必要的伤亡,此时完整战力仅剩不到七百万将卒。

    云荒山没有进入太元的便捷通道,就没有办法再派援兵过来,他们还没有主动出击的实力,就只先能守住七峰灵山,以静制动,牵制魔族与南山战部的动作。

    姜晨歌还要跟陈寻说什么,就见陈寻心神微动,问道:“怎么了?”

    陈寻说道:“陈老祖他们已经在七峰外的大裂谷里布下地火熔天阵,我们也将战场搜索了两遍,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先回去再说。”

    “此时运转地火熔天阵,会不会太消耗灵气了?”姜晨歌担忧的问道。

    太元地脉残断,除了天壁最核心的熔岩湖,其他地脉深处的地火岩浆都冷却成冰冷的岩层。他们此时运转地火熔天阵,不能借地火之力,而太元天痕地势残破,苍穹之上又无太阳真火生成,那就只能依赖混沌黑莲从虚空中抽取大量的灵气,维持地火熔天阵运转去焚炼魔物残骸。

    这就势必拖累受伤将卒在莲山道宫之中的疗伤速度……

    “将卒都进入七峰灵山疗伤、修炼,”陈寻撇嘴一笑,说道,“魔族吃了这么大的亏,南山战部也众目所睹,他们暂时应该不敢再扑上来咬我们了。”

    诸将卒进入七峰灵山疗伤,速度是要拖慢数倍,但七峰灵山地底地脉所孕生的是鸿蒙元息,珍异无比,用此洗炼百骸肉身,修为都能得到极大的精进——到时候天道荡魔军的整体实力,必然又能再进一步。

    而此时启动地火熔天阵焚炼上亿具魔物残骸,也是要继续扩大七峰灵山的范围,催生出更为磅礴的鸿蒙元息出来——

    姜晨歌心想这个险值得冒一把。

    (本章完)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