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五十一章 底牌先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听黑甲蒙面的雷阳子说七峰血战才进行了七八个月,姬空衍这才意识到莲山之外的情景变化,实要慢上七八倍。【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只是他刚才在道宫之中,以神识感应七峰之外的战场,一时间竟没有发现莲山之中这惊天的秘密,心想莲山之中的时间流速,岂非要比外界快出七八倍。

    神宵宗拥有能加快时间流速的仙器灵宝?

    姬空衍心底波澜狂涌,目瞪口呆的看向雷阳子等黑甲将卒,暗感这或许不是陈寻手里最后的底牌!

    莲山虽然此时在七峰灵山的上空完全显形出来,但除了真正进入莲山之中,是不会发现山顶道宫里所藏秘密的。

    这时,陈寻飞回莲山,在山巅五色岩前落下。

    赤血冥蛇剑如影随形,悬停在陈寻的头顶,仿佛一头血色巨蟒随时都警惕的盯着周边一切,仿佛莲山之巅甚至虚空中的极微动静,都瞒不过这柄魔剑的窥视。

    这柄魔剑好强!

    姬空衍初步融合罗刹魔胎后,才勉强恢复涅盘第四境的修为,但他的见识绝对不会差,从血色魔剑透漏的气息来看,魔剑的器灵,少说也是涅盘上三境的修为。

    陈寻修炼大混沌劫剑有成,在天钧已是公开的秘密,姬空衍暗感陈寻以大混沌劫剑诀祭御此剑,就足以与魔族魔帝级强者抗衡了,也难怪魔族此时已经遣出四樽魔帝级强者出战了。

    此外,还有一座百丈高的古朴铜塔,随陈寻落在莲山之巅的五色岩上。

    东胜洲雁荡山一战,以血鸦为器灵的藏剑塔就大放光彩,内藏千柄灵剑、以小千剑阵阵图统御诸剑的藏剑塔,摧动剑气、剑煞如天河磅礴,曾撕裂一座又一座的天魔大阵,曾将数以十万计的魔兵魔将形骸摧毁……

    没有看到陈寻手持赤血魔剑与魔帝级强者抗衡,没有看到陈寻摧动藏剑塔,摧毁天魔大阵、斩杀万千魔物的情形,姬空衍是暗感可惜,但也知道陈寻只是退下来稍歇,很快就会重回战场。

    这时候,一名青衫老者从道宫深处飞出,走到陈寻身边通过神念交流。

    姬空衍完全看不透青衫老者的的深浅,心底暗暗震惊,暗想,莫非此时就是传说中已经秘密回归天钧的天道宗二代祖师混沌子?

    看到陈寻与青衫老者密议,姬空衍也不便凑过来,就默默站在一旁,看到陈寻边与青衫老者说事,边从储物戒里取出一把灵丹,塞入嘴里炼服,但看那把丹药好像仅仅是普通之极的济元丹,只能算是地阶丹药。

    不要说陈寻这样的身份,即便是寻常的涅盘境玄修,在与强敌相斗、只争数瞬先机的关键时刻,也不会服用这种低等级的地阶灵丹。

    姬空衍心想六宗再窘迫也不至于此啊,但转念想到莲山内外的时间流速差距巨大,恍然明白过来。

    陈寻服用济元丹这些地阶丹药,恢复真元法力的速度,是远不能跟高等级的天阶灵丹相比,但莲山之巅所藏的仙器灵宝能改变时间流速,相当于是抹平了地阶丹药与天阶丹药之间的巨大差距。

    反过来说,服用同等级的丹药,在莲山之中恢复真元法力,甚至恢复伤势,岂非要比莲山之外快出七八倍甚至十多倍?

    再看天道荡魔军陆续将遭受重创的将卒送过来,送到他身后道宫之中的疗伤调养,姬空衍这时候恍然明白过来:

    鏊战至今,天道荡魔军看似损失已超过三百万将卒,但真正当场身殒道消的并不多,大多数还是神魂受到重创,被迫撤出战场。

    这些神魂遭受重创,被迫撤出战场的将卒,在这山顶道宫之中,实际上早就有相当一部分恢复好伤势,随时都能投入新的战斗之中……

    而这部分恢复伤势的战力,绝非魔族所能推算到的。

    姬空衍这时候才明白陈寻手里握着这张底牌有多强:

    平时能加速神宵宗弟子、天道荡魔军将卒的修炼,战时能加速神宵宗弟子、天道荡魔军将卒的疗伤、真元恢复;因为莲山的存在,看似弱小的天道荡魔军,实际上则将斩戮魔族的效率提升到难以想象的极致。

    ******************************

    看到姬空衍已经初步融合罗刹魔君的元胎,陈寻难掩疲惫的神色稍振,与混沌老祖陈彻一并朝他走过去,介绍道:“姬长老出关了,这位是混沌仙君陈老祖……”

    虽然早就有所猜测,但听陈寻亲口介绍,看到陈寻将一张张外人看不透的底牌摊出来,姬空衍犹难掩心里的震惊,赶忙上前给陈彻见礼。

    姬空衍虽然也曾修炼到涅盘境巅峰,但在陈彻面前,都只能执弟子礼。

    混沌老祖陈彻微微一笑,言语不多。

    虽然姬空衍已经决意追随陈寻抵御血海魔劫,但心底犹有很多困惑,不便问出口,稽首问道:“陈宗主可有何差使,让姬空衍效犬马之劳?”

    陈寻微微一笑,说道:“魔族以为天道荡魔军损失三百万精锐,却没想到天道荡魔军有一百五十万精锐养好伤势,在这道宫之中蓄势待发;姬长老暂时留在我与陈老祖身旁观战即可……”

    当初姬空衍的形骸被熊延昭斩碎,除了一缕残魂遁入地脉回归到轮回残石,一身道器法宝,都落入姬野手里;他此时勉强恢复涅盘第四境的修为,但以元胎之体进入血腥战场,能发挥的作用有限,又极容易殒落了。

    即便是陈寻现在挑选一具上好的魔躯交给姬空衍祭炼为身骸,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成,便要他稍安勿躁,先观战事。

    姬空衍看到陈寻还有这么多意料不到的部署,心知此时还没有到天道荡魔军生死存亡的关头,他也就不急于此时出战与魔族一拼生死,就留了下来,看陈寻接下来如何部署战事。

    陈寻、陈彻将雷阳子、白无涯找过来。

    前后有千万甲兵结阵进入七峰战场,虽然本阵还没有受到魔族的直接冲击,但因神魂严重受创而被迫撤出战场的将卒,累计已经超过三百万。

    这可以说是惨烈之极的伤亡了,伤亡再增加下去,就算全军不崩溃,也难抵挡魔族大军的冲击了。

    除了九十万将卒已然不幸殒落外,剩余的都送入道宫疗伤,迄今在道宫之中,又重新集结出一支人数多达一百五十万的精锐战力……

    这是魔族意料之外的战力。

    只是此时将这一百五十万精锐战卒重新投入战场,还远谈不上震撼。

    陈寻将雷阳子、白无涯、张顺、赵道临等一万黑衫军抽调出来,与这一百五十万精锐战卒整编到一起,将这一百五十万精锐的战力提升到极致,然后他与混沌老祖陈彻亲率,杀入战场,反击往七峰灵山渐渐逼近的魔族大军!

    这将是一支远超乎想象的战力。

    仅涅盘境战将数量,就超过二百人,论比例,是天道荡魔军涅盘境战将数量的三倍,还由陈寻与梵天境初期即将圆满的混沌老祖亲率,即将是赤炎魔帝不耐寂寞亲自杀出,也堪与一战!

    *****************************

    留在陈寻身边,知悉这样的作战计划,姬空衍也是心潮澎湃。

    姬空衍心知陈寻、混沌老祖陈彻亲率这支战力超乎想象的精锐杀出时,魔族必然会认定天道荡魔军的底牌尽出。

    是啊,外界都隐约猜测到混沌老祖已归天钧,都猜测陈寻暗中组建一支秘军战部——玉虚子的出走,泄漏神宵宗太多的机密了,魔族对人族渗透极深,必然也有所察觉——陈寻要想魔族落入他的算计之中,就必须将这张底牌先打出去。

    唯有将这张已经是超乎想象的强大底牌打出去,魔族才有可能会退避三舍、暂时避开天道荡魔军的锋芒,以免产生惨重的伤亡,最终被南山战部所趁。

    到这时候,陈寻也就成功达到击退魔族的目的,暂保七峰灵山无损,也将太元战事重新拖入天道荡魔军、魔族与南山战部相互牵制的均衡之中!

    倘若魔族不退,甚至倾尽全力杀来,那陈寻手里所藏的真正底牌就会狰狞的杀出。

    想到这里,姬空衍胸臆间战意沸腾起来,坚决说道:

    “空衍仅剩元胎残体,难挡重任,但陈宗主祭御道宝时,空衍或能替陈宝主分担一二……”

    陈寻微微一怔。

    姬空衍话里的意思,是不惜屈尊暂时充当藏剑塔或赤血冥蛇剑的器灵,也要随他进入战场。

    器灵是奴仆、侍魔、侍灵,姬空衍却是姬氏第三第四号人物,他此时愿意临时充当道宝器灵,也是下定决定要参与此战……

    “委屈姬长老了。”陈寻揖礼道。

    “戮力诛魔,空衍岂能置身事外?”姬空衍心潮澎湃的说道,“魔族或会倾尽全力而上,要是错过这战,空衍即使能苟活,也会抱憾终身了!”

    道器都有多重禁制,所形成的禁制空间,自然能容纳多个器灵!

    陈寻放开藏剑塔的禁制空间——血鸦毕竟没有滋生自我灵识,此时姬空衍能入藏剑塔,共同摧动藏剑塔,不仅能将藏剑塔的威力再提高二三成,陈寻也能将心神更专注的放在莲山之上……

    **************************

    一百五十万精锐战卒,直接就在莲山之上结阵,直待陈寻看到合适的战机,直接祭御莲山杀入七峰之外的战场。

    这时候,天地间突然传出一阵天崩地裂的剧震。

    七峰也是乱石如雨滚落,七峰之外的大地都震裂出恐怖的裂缝。

    陈寻、姬空衍转首往极东方向看去,就见天壁世界核心的熔岩湖方向,一道黄金铸成似的金色光柱直刺天穹,像擎天巨棍,捅入数万里之外的星域深处。

    太元仙阵在汲取足够的虚空灵气之后,再一次启动!

    金色光柱凝而不散,透漏无人能拒的神威,姬空衍还是第一次看到太元仙阵启动后的轰杀之景,也不知道这一次的轰杀,会落魔族、南山战部或天道荡魔军哪家的头上……

    现在三家都在太元仙阵的攻击范围之内,而到这时,天道荡魔军与魔族大军厮杀成一团,也无法完全遮闭太元仙阵的感应了。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