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四十四章 隔岸不观火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姬野、姬非烟陪同大长老姬空衍潜近魔营侦察敌情,未曾想被识破行踪,又在潜逃的途中,被陈寻截住。【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姬野自然知道此时的陈寻,已经远远高过他与非烟,而大长老遭受重创,生死不知,只能以此地没有远离魔营恐吓陈寻,叫陈寻不敢轻易出手。

    然而姬野话里透着说不出的心虚。

    神宵宗拥有虚元珠、灭世莲书两件能藏千万甲兵的洞府灵宝,而陈寻此次进入太元,又肩负统帅天道荡魔军的重任,谁知道六宗有多少强者就在陈寻的身边?

    或许陈寻压根就不怕惊动魔族,很可能都希望引诱小部分魔兵魔将过来先祭祭战旗。

    “既然是无意相逢,那我们就此别过。”姬非烟神色淡然的说道。

    “远离天钧亿万里之遥,茫茫荒土之中,你我都能相遇,是何等的缘份?你们不叙别故之情,何必急着走开?”陈寻往前欺近数步,却已走到姬非烟、姬野的跟前,毫无防备的样子,透漏淡淡神焰的眸光,落在姬氏长老姬空衍的身上。

    “不管你与熊氏是何恩怨,我姬氏与你却无怨无仇。而我等进入太元,也是秉持天道,诛除魔族,阻止太元遗宝落入魔族之手,量你也不敢擅天同族。除此之外,你也休想从我们口中逼问出南山仙君的下落!”姬野厉声喝斥道。

    “我都还没有提及这茬,你倒是主动说出口来了啊,”陈寻眸光一敛,射出寒冰一样的精芒,落到姬野的脸上,冷笑道,“姬氏是与我无怨无仇,但当年你在雪山龙上窜上跳,暗地里谋划的是什么?三百年前,你在太元又是以怎样一副嘴脸对我,可曾想过会有今日?”

    姬野虽然不想在临死前弱了气势,但在陈寻森严威压下,后背胛犹是汗水潺潺而下,再争辩时,嗓子都透着压抑到极点的喑哑,说道:

    “我姬氏与姜氏是万年血仇,你当年既然身为姜氏之臣,我算计你,又有何过?当然,你要追究前事杀我,我也绝无愿言,但非烟与我姬氏长老,与你无怨。”

    “陈宗主秉持浩然天道,以拯救天钧亿万人族为己任,而今血海魔劫未除,我姬氏老祖还在云荒山坐镇,想必你今日也不会冒着天谴,在这裂谷之中大开杀戮,相残同族吧?”姬非烟语气淡然的问道。

    “蠢货,你们也知道血海魔劫当前!”陈寻瞅着姬非烟那张不食人间烟火的无瑕美靥,不留情面的斥骂道,“天钧人族倾覆之际,姬照明里在云荒山坐镇,然而暗地里却为一族之私念分裂诸宗联军,抽调姬氏精锐子弟跑过来与熊延昭、南山老贼媾和,谋算六宗,我杀你们到底是逆天道,还是顺天道?”

    姬非烟有生以来,还是首次遭人如此斥骂,一张粉嫩美脸涨得通红,争辩道:“六宗暗中包庇羿族余孽,南山仙君与熊氏欲除之而后快,但我姬氏绝非南山仙君的爪牙……”

    “……”陈寻冷冷一笑,说道,“是不是爪牙,怕是轮不到姬非烟你来做主吧?”

    姬非烟语塞,也不知道如何反驳陈寻的话。

    他们目前是想以南山仙君及熊氏为首另起炉灶抵御魔族,但血海魔劫过后,天钧会出现怎样的格局以及姬氏何去何从,确非她能插手……

    “你们以为我跑来这里,截住你们,打探南山老贼的底细?”陈寻冷冷一笑,袖手说道,“此时让你们将姬空衍救回去,然后任魔族大军循迹袭杀你们,你们有什么底细,我探查不出来?”

    “什么,魔族在大长老身上动了手脚?”姬非烟闻言惊谔,难以置信的往大长老姬空衍看去。

    “此时还想虚张声势欺骗我等……”姬野却是不信陈寻能有什么好心。

    虽然他们不小心被魔族发现踪迹,但当时他们距离魔营足有十多万里,魔族强者能重创大长老已经匪夷所思了,怎么可能在大长老或他们身上留下什么蛛丝马迹,追蹑他们的行踪?

    再说了,他与姬非烟也都有涅盘中三境的修为,即便是魔帝级的角色在大长老身上动手脚,他们也应该能看出些端倪来。

    “赤炎魔头吞噬亿万人族血肉之后,乃是接近荒古魔尊、都天魔神的角色,它将一道魔识印记附在姬空衍的身上,不要说你们及桑空衍自己了,只怕连南山老贼都发觉不到……”陈寻懒得与姬野多费蜃舌,取出轮回残石,摧动真元法力注入进去,就见轮回残石像是一轮碎小的明月,射出一道清离毫光往姬空衍的身上照过去。

    随着清离毫光的渗入,就见姬空衍的肉身百骸筋骨血脉都层层解晰出来,最后照见他的元胎上。

    姬野、姬非烟都不清楚陈寻手里的这枚奇石是什么灵物,竟有如此的异能,就见大长老姬空衍的元胎,像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婴童,一丝不挂的展露在他们眼前。

    姬空衍的元胎布满珠网状的裂痕,一团血色魔煞充塞其灵海,将他的元胎团团裹住。姬空衍此时将全部的心神魂意都收入到元胎之中,全力抵挡血色魔煞的侵蚀……

    姬野、姬非烟此时都没有能力助大长老姬空衍炼除这血色魔煞,但也看不出这血色魔煞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即使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们将大长老姬空衍救回去,请南山仙人或熊延昭炼除掉,治愈大长老姬空衍的伤势,也应该不会留下什么后患……

    姬野、姬非烟都狐疑的盯向陈寻,不知道他要搞什么鬼。

    陈寻看姬非烟、姬野脸上的表情,冷冷一笑,继续摧动轮回残石,就见清亮毫光很快都透过姬空衍的元胎,照见姬空衍神魂深处的虚实之间,是一片难言雄浑、辽阔的荒原……

    这是姬空衍参悟厚土仙诀所修得的大道印记,也是姬空衍数万年间修行的根本,从中不难看出他的道基有多深厚,但有一道极不显眼的血云隐藏在荒原的深处。

    只是这两种大道印记气息是那样的迥然不同,一旦叫轮石残石射出的清离毫光照见,就很难藏踪遁形。

    只是,若非陈寻手里这枚奇石,谁能看到隐藏如此之深的异常?

    “你们不要跟我说,你们姬氏一族的大长老,也在暗中修炼这种吞噬人族血肉的魔功?”陈寻冷冷问道。

    姬非烟、姬野这时候都倒吸一口凉气,这才知道他们此前所遇到的那个魔族绝强至尊,并不是简单的将神魂气息附在大长老姬空衍的身上,而是将一道魔炼大道印记附在大长老姬空衍的神魂深处。

    不要说他们发现不了,就怕是大长老姬空衍待伤势痊愈之后,都不会发觉体内有任何的异常啊!谁能想到在大道印记被他人动了手脚,即便有所觉察,也只能认为自己没能守持住道心,没有压制住心魔,绝难想到其他方面去。

    姬非烟、姬野此时额头都吓出冷汗来,暗想他们要是将大长老姬空衍救回去,就意味着八宗联军的行踪都随时处在魔族的掌握之中。

    “我们要怎么办?”姬野既然再不愿向陈寻低头,这时候也禁不住骇然的出声询问。

    这道血云似的大道印记,虽然极其微弱,但来自接近荒古魔尊、都天魔神一样的存在,即便是梵天境仙君亲自出手,三五百年间都不要想能将其炼除了。

    而不将这这道血云印记炼除,他们就不能将大长老姬空衍救回去,留在太元荒土之中,就彻底沦为魔族强者随时会过来吞噬掉的猎物。

    “赤炎魔帝送上这份厚礼,我自然不能不笑纳,”陈寻微微一笑,他人怕陷入魔道难以自拔,断不敢融炼赤炎魔帝的魔识印记,但能将这道血云魔识炼化,少说能抵三五百年的苦修,说道,“你们回去吧,姬长老留在我这里疗伤,定保无虞……”

    姬非烟与姬野面面相觑,他们随同大长老出来侦察敌情,怎么可能将大长老丢下不管,独自返回?

    而且的话,他们不将大长老带回去,他们怎么交待?仅凭空口白牙的说辞,有可能取信于南山仙君、熊延昭等人吗?

    “大长老不走,我们也只能留下来。”姬非烟垂下眼帘说道。

    姬野也默然无语,算是默认姬非烟的决定。

    “……我这里有太多的秘密,不能让你们看见,那就难免会有些失礼了……”陈寻说道。

    这时候虚空里有无数五色磁光汹涌而出,裹到姬野、姬非烟、姬空衍三人的身上结成光茧;混沌老祖确保用五行元力将赤炎魔帝可能存在的感应完全遮闭住之后,陈寻再将他们三人收入莲书之中。

    随后,陈寻借苍穹之门,在三五个呼吸之间,就遁出十数万里之外。

    ********************************

    天道荡魔军与黑衫军的临时驻营,设在最初陈寻与赵道临他们挖掘月精石的裂谷深处。

    裂谷深愈数百里,深处宽敞到完全能藏下显形后的整座青莲灵山,而青莲灵山外围就完全用陷仙阵封闭起来,确保不被魔族或南山老贼察觉到半点珠丝马迹。

    “让魔族与投奔南山老贼的八宗杀个两败俱伤,有何不好?”

    虽然加入黑衫军的羿族残裔以常暨为首,但徐昭容得知陈寻出手相助姬氏以及姬氏身后的羿族大敌,忍不住怒气冲冲的出声质问。

    “要是他们能杀个两败俱伤,我绝对会隔岸观火,但南山老贼与八宗弟子毫无所觉的落入魔族的陷阱,有多少可能会与魔族拼个两败俱伤?”陈寻淡淡的问道。

    此时距离太元仙府正式出世,还有三年时间,陈寻将徐昭容等人遣走,就将姬空衍带入莲山道宫闭关苦修。

    除了替姬空衍疗伤之外,陈寻还是就将赤炎魔帝附入姬空衍神魂深处的那道魔识炼入鸿蒙紫气……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