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四十一章 追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沧海遗珠散发万丈清离毫光,最终凝聚到苏清影到身上,结成一件青色的灵甲,定晴细看,这件灵甲似由千万道流动的灵水织成,仿佛沧海怒波在汹涌……

    陈寻知道这是苏清影修为在大幅提升后,沧海遗珠所产生的又一种新的护体神通,只可惜这件沧海怒波灵甲将苏清影妙曼的娇躯遮闭,将那令人心迷意乱的春色也遮掩住了。【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却也唯有如此,才衬得苏清影的美靥是那样的娇艳清媚,秋波美眸里似无尽灵水横流,有涤荡人心的美感,也是她所修道意的流露……

    “我们去找常曦……”陈寻牵过苏清影的柔腻小手,挥袖打开苍穹之门,就要再返回莲山。

    “姐姐这时候怕是不会见你。”苏清影脸带羞涩的说道。

    “哪有那些工夫扭扭捏捏,这时候祭炼仙莲要紧!”陈寻一本正经的说道。

    苏清影这才知道陈寻是想看常曦的窘态,美靥羞红的推了他一把,前后踏入苍穹之门,重回莲山之中。

    ***************************

    陈寻刚回莲山,九天罡风层外即传来强烈的灵气波动,紧接着方啸寒的大喝就从九天云霄外传来:

    “贼子,胆敢窥探我东胜洲!”

    陈寻打开苍穹之门,与苏清影以及最先反应过来的姜晨歌,瞬息间就移步九天罡风层外,却见身穿黑衫道衣的方啸寒,正祭出琉璃封龙塔,化作一道虹光,往藏身星云涡流之中的一道金甲身影掷去。

    琉璃封龙塔早年乃是赤霞仙君分身雷钧老祖所祭用的极品道器,后将魔龙星墟子罚为塔灵。

    过去十数年,方啸寒与魔龙星墟子携带琉璃封龙塔,前往裂天谷,以便将裂天谷地底青莲珠融合昆洲破碎地脉所化的灵山以及天地玄辰雷霆大阵都收入虚元珠,带回到东胜洲来。

    整个天钧都没有多少座天地五阶的护山大阵,也没有多少世界种子与断裂地脉所化的灵山——此时天道荡魔军及黑衫军以东胜洲雁荡山为前进基地,裂天谷的地位削弱,陈寻自然不能任青莲灵山与玄辰雷霆大阵白白浪费在茫茫星域的某个无名角落里。

    苏棠、千兰、徐昭容率千余羿族子弟加入黑衫军,有虚元珠,也就能将青莲灵山与玄辰雷霆大阵整体移入虚元珠中。

    当然驻守昆州裂天谷的四十万天道荡魔军也会同时随同青莲灵山,移入东胜洲等候进一步的部署……

    徐昭容没有这个修为,方啸寒只身携带虚元珠前往裂天谷即可。

    去之前,方啸寒从青梧岭借道,眨眼间就能到裂天谷,但在将青莲灵山及天地玄辰雷霆大阵都收入虚元珠中后,昆洲裂天谷与天钧之间的空间通道自然就无法再维持下去,之后方啸寒就只能横渡茫茫星域,返回东胜洲。

    这当中就耗费了数年之久,却是没有想到方啸寒从星域深处返回东胜洲,竟发现有强敌蛰伏在星云涡流的暗处,窥视下方的雁荡山。

    可见这道金色身影也是时时防备陈寻他们在雁荡山里发现他,却没有想到方啸寒会从他的身后返回东胜洲雁荡山。

    ***********************

    琉璃封龙塔射出万丈青色灵光,将金色身影罩住,却是一名脸颊枯瘦、身穿金色灵甲的战将,眼瞳里金芒爆耀,似骄阳烈日予人灵海深处有灼烧痛感。

    就见这人身形在狂暴的星云涡流中滞停下来,缓缓转过身来,往方啸寒看来,任万耱青色灵光直接落到他的金色灵甲上……

    魔龙星墟子此时就在方啸寒的身边,化变真形,三四千丈的庞大龙躯,缠绕在琉璃封龙塔的塔身上,这时候狰狞张开吞天巨煞,一道黑焰魔煞仿佛荒古巨流,同时往金甲巨汉的面门冲去……

    金甲战将初时还想与方啸寒一斗,但看到陈寻、姜晨歌借苍穹之门神通,直接跨越九天罡风层来到星域深处,当即打消停留的念头,毫不犹豫举掌将琉璃封龙塔射出的青色灵光轰碎。

    无数青色流光在星云涡流中飞旋,金甲战将将虚空撕开,随后右拳化出一个古怪之极的玄奥手印,将魔龙星墟子喷吐的黑焰魔煞接引导入虚空中,掀起星云涡流湍动,直接将震及琉璃封龙塔的本体。

    方啸寒摧动本命真元,待要继续摧动琉璃封龙塔将此人镇压,陈寻也祭出赤血冥蛇剑往那人斩杀过去,金甲战将的身形已是遁入虚空之中……

    陈寻与方啸寒、姜晨歌也没有轻易追出。

    ****************************

    在金甲战将遁走之后,混沌老祖、兕师、魏帝许春望他们这时候才从九天罡风层飞出来,与陈寻他们汇合。

    这也是避免魔族轻易试探出他们的实力,平时要有什么紧张情况,都是由陈寻与姜晨歌、姜云涯、魏帝他们先出面抵挡——眺望金甲战将遁走的方向,混沌老祖陈蹙着眉头说道:“此人好强的修为,不在我之下啊!”

    虽然陈寻、姜晨歌都没有来得及出手,但方啸寒已经祭出琉璃封龙塔镇压过去,此人连法宝都没有祭用,竟然就能轻易脱身,修为之高,是令人极其心惊。

    混沌老祖不祭用陷仙印,都不可能如此轻易在琉璃封龙塔的镇压下脱身,可见此人的修为绝对不在此时的混沌老祖之下。

    更为可怖的,也不知道此人在九天云霄外蛰伏了多久,他们前后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

    还亏得方啸寒从域外返回东胜洲,才看出破绽;也好在陈寻一向都严加防犯魔族的窥探,用数重大阵将雁荡山封闭起来。

    方啸寒此时也是大感可惜,说道:“我还以为有把握将此贼留下,没想到竟打草惊蛇……”方啸寒没有指望他此时能独斗金甲战将,但只要能将金甲战将缠住,拖到陈寻、姜晨歌等人一起出手,就能斩杀此人,没想到最后竟让人逃脱了。

    “徐东虎是南山老贼麾下六神将之一,我看他的修为还是不如陈老祖,但他修炼的天虚六流诀,最为滑脱难缠,即便是梵天境中期仙君,没有周密部署都难将他留下,”兕师说道,“看他在东胜洲外窥探多时,想必南山老贼也早就率部进入天钧境附近的星域,对天钧境及血海魔劫的势态,都了如指掌啊……”

    从熊延昭意图窃占西线联军的兵权,陈寻他们早就猜到叛帝所遣的第一波追兵应该已到天钧境了,但到这时时才获得确切的证据。

    ********************************

    在徐峥、常暨迫于形势,愿意将羿族残裔的命运与天钧人族存亡交融到一起之后,陈寻就没有再将羿族以及方啸寒与皇曦宗、北辰宗恩怨的秘密继续瞒过魏帝许春望、东御真君、姜云涯、北涯仙人、慈渡仙人等六宗核心高层……

    魏帝、东御真君、姜云涯等人都是心志坚定之心,血海魔劫都不能摧垮他们,卷入羿族乱事,也都显得很坦然。

    陈寻犹没有与北涯仙人、慈渡仙人直接面谈,但陈寻相信北涯仙人、慈渡仙人至少有这时,也不会特别担心此事。

    不管怎么说,都要等熬过血海魔劫之后,才能去考虑其他的选择。

    羿族叛帝追兵虽至,但在天钧人族都将彻底覆灭的血海魔劫之中,这实际上可以视为一个有利的变数。

    南山仙人率追兵而至,即使与熊氏都有借刀杀人、清洗他宗势力的心思,但还不至于直接与魔族勾结到一起。

    而南山仙人及熊氏,也不大可能坐看太元遗宝落入魔族或他们的手里。

    只要南山仙人及熊氏进入太元秘境插一脚,形势在总体上是能遏制血海魔劫,对天钧人族有利的。

    当然,南山仙人早就率追兵进入天钧附近的星域潜伏起来,也与熊氏取得联系,甚至早就开始暗中整合两地熊氏的精锐战力。

    除了黑衫军在陈寻刻意掩饰下没有暴露出来外,天道荡魔军、六宗实力以及天钧境的形势,都在南山仙人的掌握之中,而他们对南山仙人所率追兵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却完全摸不清头脑。

    这也是对他们最为不利的一点,但陈寻相信追兵力量,还不至于大到他们完全无法抵抗的地步。

    南山仙人麾下有赫赫有名的六神将,都是梵天境初期的修为,这是兕师他们早就知道的事情。

    早年苏旦、兕师护送少君及羿族残裔逃亡诸多天域,也正是被南山仙人及六大神将追杀。

    而一直到苏旦、兕师他们安排羿族残裔在天钧境及附属中小天域潜伏下来,陈寻相信南山仙人也没有返回太焕境,应是一直都率部在附近的星域深处,搜索羿族残裔的踪迹。

    不然的话,他们绝不可能这么快,就赶到天钧来。

    太焕境距离天钧境实在是太遥远了,当年苏旦、兕师他们在茫茫星域深处,可是逃亡了好几万年,才抵达天钧境的。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