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四十章 双修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中央大殿内,黑蝰王蟒虽然还是通体漆黑似墨的胎体,但狰狞的头颅已经修炼进化出法度森严的漆黑犄角,胎体不大,约丈余长短,盘亘到混沌黑莲的莲心中,直接吞吸那浓郁得如水墨的混沌黑炎……

    而将钱塘修炼数万年所得的七件肉身道宝融炼进来,赤血冥蛇剑的本体就变得巨大无数,三十余丈的剑身横亘在大殿中央,仿佛一道狰狞的赤血巨蟒,透漏的森严气息,竟然要将这天这地吞噬下去。【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吞噬,使一切还归混沌,才是混沌大道的真意。

    陈寻要是以六臂修罗法相直接执持此剑御敌,恰是合适,杀戮之道与吞噬之道相辅相成,威力将是难以想象的强悍。

    但在迦黛未回归之前,陈寻还不能让魔族看到他所修炼的六臂修罗元胎法相;六臂魔阎罗也只能以寻常的人族玄修身份,隐藏在黑衫军中……

    苏清影从入寂中醒过来,见常曦、姜冰云、青璇都已经不在,大殿里除了黑蝰王蟒盘旋在混沌黑莲之中外,就剩陈寻还以神识,在一层层洗炼赤血冥蛇剑……

    “炼成了?”

    苏清影微感惊∠讶的问道,入寂太久,刚刚醒来,心思有些迷离。

    在雪龙山陷落后,她又历经两次转世,这次进入中央大殿闭关之前,她的修为境界比姜冰云、青璇都还要略弱一筹。

    到后期时,她们三女的神魂修为,已经不足以帮助陈寻与常曦融炼赤血冥蛇剑了。

    姜冰云、青璇已经离开莲山,返回天钧境,到荡魔崖协助顾馨月率领诸弟子炼制丹药,而苏清影就直接在中央大殿里闭关修炼……

    陈寻收回心神,将赤血冥蛇剑送到苏清影面前,笑道:“你来看……”

    苏清影搭手差点没将赤血冥蛇剑拿住,沉重得就像是一座山崖,刚忙将心神魂意沉入剑身之中,才将赤血冥蛇剑稳稳拿住。

    赤血冥蛇剑已臻至极品级道器,共有八重阵法禁制,陈寻直接掌握最高层禁制,第七重阵法禁制由器灵黑蝰王蟒掌握,还有六重禁制可以附入不同的神魂印记。

    陈寻不在时,常曦、苏清影、姜冰云、青璇都可以代他执持此剑。

    这样他们即便是没有修炼大混沌劫剑,在器灵黑蝰王蟒的相助下,也能发挥此剑六七成的威力。

    此剑涉及到混沌大道,有斩仙灭神之绝强威能的同时,也可以说是一柄魔剑。

    除了陈寻修炼鸿蒙大道,有绝对驾御能力之外,其他人妄动此剑,都有沦陷混沌魔道的可能——化身雷钧老祖的混沌魔,更是连搭都不搭一手。

    苏清影也不敢轻试此剑,她此时修入涅盘第四境,主要祭炼与轮回残石融合为一的沧海遗珠以及混沌老祖所赠的五行灵棋,在战场上随手所布设的沧海陷仙阵,虽然不能跟真正的陷仙阵相提并论,也足以令涅盘上三境的逆天强者难轻易挣脱……

    “我们在这大殿里闭关已过多久了?”苏清影轻启檀口问道,“姐姐她怎么也出去了?”

    苏清影在中央大殿里都没有看到常曦的身形。

    苏清影不问,陈寻也都忘了他们在大殿里已经闭关潜修了多久,掐指暗暗推算,才发觉他这次在中央大殿里坐关已是有一百四十余年了,常曦也出去十余年了。

    当然,要是照道宫之外的时间算,常曦出去才过了一年,距离熊延昭被逼走青梧岭,才过去十六年,血海魔劫也才持续二百三十六年。

    “我们也出去透口气吧……”陈寻将赤血冥蛇剑丢给黑蝰王蟒继续祭炼,他从大殿的地面站起来,伸着懒腰说道。

    “嗯!”苏清影应了一声,将雪白玉手伸过来,却是要陈寻牵着。

    陈寻微微一怔。

    苏清影花容月貌的小脸顿时间羞得通红,美眸秋波似潭水映月,即使心里羞怯到极点,却也没有将手收回来,水汪汪的盯住陈寻,檀口轻咬道:“进入茫茫星域,就剩数年时间能够祭炼仙莲,清影修为不如姐姐,就不能再吝惜己身,只望你以后不要轻贱了我……”

    陈寻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他与常曦这些年可以说是相互扶持,情感之深,甚至超过他与苏棠,彼此之间早就能不加保留的信任,即使没有肉身之缘,也极易达到心意互通境界,但与苏清影却是要借双修之法,才有可能达到这个境界。

    常曦提前离开中央大殿,就是让他与苏清影有朝夕相处的机会,他也是炼器炼傻了,在这最关键的一瞬竟没有想到这茬,还是要苏清影主动提及这事,不是混帐到极点了?

    苏清影当年梵天宫第一真传,当年在太元秘境是那样的仙姿绰约,但都不及这一刻她的娇羞,令人砰然心动。

    陈寻将苏清影的手抓在手心里,只觉柔腻微温。

    两人移步道宫之外,寻了一处幽静的山谷说话,苏清影仙躯透出淡淡幽香,似阵阵无形的波动直撼陈寻的灵海,情动之余,他伸手揽过她的香肩,说及这些年都不愿跟他人提及、也不知道怎么提及的秘密:

    “……当年是被六臂魔君带入云洲之前,我在地球不过是一介凡夫俗子,可是做梦都没有想过这辈子还能有机会一亲仙子香泽。可惜一入异世,晃眼数百年而过,我的家乡早就是物是人非,而我到这时候也还不知家乡到底位于何方,不然我非要带你们寻回家乡,好好的光宗耀祖一番……”

    “地球天域,地广不过七八万里,在小千天域里都极不起眼,但听你说六臂魔君误入之时种种异相,又极其殊异,就连苏旦早年都看不穿你的前世因果,或许还藏有诸多我们还勘不破的秘密,”苏清影身形要比陈寻稍矮,微仰起头,凝望着陈寻丰神俊朗的侧脸,“待你修为再精进一层,或许便能找到返回家乡的归途……”

    陈寻侧过头,看着苏清影清亮似月的美眸,微微一笑,说道:“我家乡有句话说得极是,吾心安处,便是吾乡,回不回得去,也无所谓了,不必留下执念。”

    感受到陈寻眸瞳里透过来的绵绵情意,苏清影芳心摇拽,心里将“吾心安处,便是吾乡”这句话默默念了数遍,喃语道:“这句话听着,心里有说不出的恰当,清影心里诸多执念竟一时皆都解开。今世、前世诸多错综纷杂的困惑不在,道心修为或能更精进一层……”

    陈寻微微一笑,苏清影与一意执念拯救太元遗裔的常曦不同,她历经无数次转世,纠缠太多的尘世因果之中。

    这实际成为她此时修炼的最大障碍,以致她的道基异常深厚,在莲山中修行近三百年,才刚刚突破涅盘下三境的瓶颈,修入第四境。

    要是苏清影能放下前世的因果,在莲山还能潜修百余年,说不定就有机会修入涅盘中三境巅峰,从而真正成为黑衫军的中坚力量之一。

    此时东胜洲的万里苍穹之上,夕阳似血,往坠坠往西山垂去,纤云舒卷,苏清影往陈寻那边依偎过去,枕着他的肩头,看这将晚的美景……

    虽然她数世修行,多么瑰丽的壮丽景象都领略过,却没有一幕能像此刻叫她道心舒展,心底禁不住微微发烫起来,叫她愿永远沉溺其中。

    良久,苏清景娇躯微微一震……

    陈寻见她如花娇靥又滚烫似的红起来,问道:“怎么了?”

    苏清影以细到她都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姐姐胡乱说我们没时间谈情说爱了,我也修成玉丹,催促我们修炼去……”

    **玉丹诀,对此时的苏清影来说不过是小技,却是难得对陈寻、对她修为都有增益的秘修真法,在她下定决心要委身于陈寻之时,就找姜冰云修过。

    陈寻抱起苏清影发烫的娇躯,挥袖打开一道苍穹之门,跨出一步,已在数万里之外。

    在天地静谧的幽谷之中,以天地为庐幕,陈寻看着苏清影不胜娇羞的美靥,将她那素白如雪的裙衫解下,看着她无瑕玉体无一处不透漏诱人心荡神迷的魅力,扶她坐到他大腿上来,又忍不住问道:

    “我与你修炼,常曦可会有感应?”

    “……”两相挨处,道心迷漾,原以为两心相交,肉身便不会有这些迷惑道心的感觉,但挨实了,那火热感还是灼在心魂的深处,苏清影听着陈寻的“混帐话”,情迷意乱的搂住陈寻宽厚的腰背,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说道,“你要是不怕被打,就自己去问姐姐……”

    陈寻嘿然一笑,抚着苏清影香滑柔软的腰肢,便往下按去。

    “啊!”苏清影没想到陈寻如此蛮干,虽然花蕊吐露,黏|滑异常,但猛然坐下,几欲裂来,那强烈的冲击感,几欲令她灵海幻灭,狠狠的咬住陈寻的肩膀,说道:“不要戏弄姐姐,也不许再想着姐姐……”

    常曦省得心烦意乱,早早就在偏厅的青铜大殿里闭关,情思也是不知不觉间陷入迷离之中,而猛然一股强烈的**冲击顿时叫她激醒,转念便想到是怎么回事,恨不得她马上提起春风化雨剑,追过去将陈寻这王八蛋斩成七八段。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