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三十四章 玄修愿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熊延昭脸如枣色,散出的仙威融入天地元力,在八荒血河车周围千里方圆内形成层层无形的波动,他脚下的山岭谷壑,这一刻也被压得崩裂粉碎。【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这样的仙威,低级玄修不要说神魂意志,就是进入熊延昭千里方圆的范围之内,肉身晨骸都碾压至崩溃。

    然而陈寻、徐峥、魏帝许春望、东御真君他们站在八荒血河车面前,都不足千里,也并没有刻意的去庇护身后的玄修将卒。

    他们身后此时所聚集的十数万玄修将卒,仅占到出云城玄修将卒的百分之一,但他们都是宁可与宗门决裂、宁可受刑身死、也要抵_制九尊仙诏、不受乱命的玄修将卒。

    他们胸臆间狂涌的悲愤跟决死意志,所汇聚形成的青色灵霭,就将欺凌而来的无上仙威撕扯得粉碎。

    即便是四大侍魔、九大熊氏家将摧动八荒血河车,所形成的血色焰海,也被封挡在百里之外,再难逼近一寸。

    熊延昭身后还有熊氏百万精锐,能结阵凝聚六樽堪比魔帝仙君的刑天战神,即便是出云城数十万玄修将卒,在陈寻的煽动下“哗变”,熊延昭都有决心“平叛除乱”。

    即便是天道荡魔军从荡魔崖全出,也绝不可能抵不住他身后百万熊氏精锐的冲击。

    然而魏帝许春望、徐峥、东御真君的站出,熊延昭就不得不考虑撕破脸之后的下场要怎么收拾了。

    许春望不仅仅是魏国帝君,是驻守出云城四百万精锐魏卒的最高统帅,但他同时还是梵天宫的一脉宗主,所有梵天宫所属的宗族、部族兵马,只要是集结于青梧岭西麓的,此时都要受许春望的节制。

    虽然慈渡仙人才是梵天宫的最高掌权者,但慈渡仙人避世潜修数万年,梵天宫以及附庸宗门、宗族、部族的权柄,实际上还是由魏帝许春望等人执掌。

    魏帝许春望此时都站出来抵_制九尊仙诏,那意味着在出云城中,就会有更多的梵天宫所属弟子站出来,抵_制九尊仙诏。

    而四百万精锐魏卒,更是完全受魏帝许春望掌握,只听从他一人的命令,此时已经结阵凝聚两樽刑天战神,出北城而去,要封堵熊氏百万精锐南下的通道。

    熊延昭不由的想,他此时能做什么?

    慈渡仙人虽然绝不会希望看到魏帝许春望此时站出来抵_制九尊仙诏,质疑他及其他仙君的权威,但难道会希望看到四百万精锐魏卒在青梧岭西麓灰飞烟灭?

    熊氏百万精锐不能南进出云城,那是否就应该挥戈东向,直接杀入青梧岭北麓,将此时正以荡魔崖为核心集结的天道荡魔军击溃、剿灭,将陈寻这些个羿族余孽,一举铲灭?

    只是熊延昭此时还下不了这个决心。

    他是巴不得将云荒山的御魔大局彻底搅乱,好让神帝以救世主的姿态登场,但他不能让身后百万熊氏精锐都葬送在这里。

    熊氏将来想在神帝的扶持下一统天钧境,也是要靠人的,也是要有相应的实力才能控制天钧的局面,号令诸仙道宗门。

    要是熊氏子弟伤亡惨重,都葬送在青梧岭,神帝以救世主莅临天钧,就有可能抛弃熊氏,会在天钧重新扶持新的代理人,去统御天钧及附属的大小百千天域。

    西陆熊氏可不想替他人做嫁衣,哪怕是替南陆熊氏做嫁衣也不行!

    ***************************

    气氛凝重如山岳压来,几乎令人难以呼吸。

    苍穹间风割如刃,涡云狂卷,然而此时在出云城内外,两千多万的玄修将卒,他们心里同样也是寒风凛冽。

    谁能想象在东胜洲雁荡山大捷、将卒玄修弟子士气大振之际,竟会突然出现这样的变数?

    亿万凡民以及中下层玄修的命运,难道还要继续给那些站在芸芸众生之上、却又视众生如蝼蚁的仙人们操控玩弄吗?

    难道还要让一个临阵脱逃、抛弃过亿万凡民,将百万玄修、千万将卒葬送魔族血口的仙人来统领他们吗?

    能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这样的仙人身上吗?

    要是这样的话,他们怎么能看到胜利的曙光跟希望?

    无数人心里充满这样的疑惑。

    性情刚烈者,已然站出,即便是仙威难犯,即便是会立时引来杀身之祸,他们犹决意要与陈寻共进退,抵_制九尊仙诏的乱命。

    性情柔弱者,或者说大多数玄修将卒还无法从旧有的宗门桎梏中挣脱出来,又或者说他们此前在血海魔劫所经历的一切,还不够惨烈,使他们在这一刻还没有毅然决然的勇气站出来,但他们心里同样有着不甘。

    这不仅仅是纠缠于对永明岛陆沉惨败的反思,更挣扎于对消弥魔劫、魔灾的真诚企盼。

    如果能让他们自由的在熊延昭与陈寻二人之间做出抉择,无数人都会发出愤怒的吼叫:“陈寻!陈寻!陈寻!”

    一缕缕微弱到都感应不到的苍茫气息,在出云城的上空无形、无声、无色、无相的汇聚着,加倍的揉碎、聚合苍穹之上那遮覆万里的涡云……

    ************************

    玄修神魂更强大、精纯,因而所产生的愿力更加强大,只是绝大多数的玄修都是逆天为己,以求长生,汇聚百万玄修愿力,从来都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大规模的玄修,通常只能通过特殊的法阵、大阵,将他们的神魂意志临时聚合在一起。

    但东御真君在这一刻,却清楚的看到没有经过所谓玄天大阵,数以万计的玄修,在百丈苍穹之上汇聚形成类似苍茫灵云的异相,也清晰的感应到出云城中,有着更浩瀚、精纯的苍茫气息在汇聚……

    出云城是诸宗联军的西线军营,虽然在澹州帝朝辖域之内,却受诸宗联军的直接统辖,城中的凡民数量极为有限,多为诸修在出云城中的待童、仆役。

    这浩瀚无边的众生愿力,只可能来自出云城中的玄修将卒。

    怎么可能?

    东御真君这一刻也惊呆了,没想到他修行这么久,竟然能看到玄修愿力的存在。

    然而往深处想,东御真君心里又坦然起来,这世间并没有什么不可能存在的神迹。

    止魔岭大捷之后,西线兵锋往南推进接近十万里,此时集结于青梧岭的玄修将卒,要么是从南海洲、澶州、北部荒原撤下来的残宗、残族子弟,他们心里怀着对魔族的血海深仇;要么是云荒山附近正迫切面临魔族血腥威胁,保宗卫族、情知粉身碎骨都不能退却一步的玄修将卒。

    集结在出云城中的玄修将卒,实际上大多数已经不再是为己求长生了。

    九尊仙诏的强行颁布,实际促使他们在心间形成一个共同的念头,就是抵_制乱命!

    而共同的念头,则是众生愿力所产生的基础。

    ******************************

    比东御真君更真切感受到玄修愿力存在的,是陈寻。

    但更多的玄修将卒,心里念头还仅仅是抵_制九尊仙诏,所以这玄修愿力没有直接汇聚到他身上来。

    不过陈寻此时已经是完全无惧熊延昭的威胁。

    熊氏百万精锐还在万余里之外,就算混沌老祖陈彻、化身雷钧老祖的混沌魔都不在莲书之中,熊延昭仅凭八荒血河车、四大侍魔、九大熊氏逆天强者,还无法将他们这么多人撕成粉碎。

    陈寻转身朝惊神峰望去,朗朗说道:“血海魔劫,已经不再是一宗一族之惨祸,南陆、东陆或许还有转寰的时机,但西陆祸福则在旦夕。诸仙君若无保全天钧人族之宏愿,又无为天钧人族粉身碎骨之决心,何以承受天钧人族的存亡命运?陈寻不才,惟粉身碎骨之决心不易,今日许下大宏愿,不消弥魔灾,不保存天钧人族,不保存天钧之天道,此身神魂永不入冥土轮回……”

    这些话,陈寻皆是夔龙天音发出,仿佛滚滚雷霆在青梧岭、在云荒山西南麓的山野间震荡。

    此时,苍穹涡云间丝丝缕缕的苍茫气息,仿佛荒古洪流一般,以无人逆改之势,往陈寻聚集过去。

    一头狰狞威严的苍古巨龙在八荒血河车前缓缓凝聚成形,陈寻的肉身百骸也完全融入这头长达万丈的苍古巨龙之中。

    东御真君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看着陈寻借百万玄修愿力所化变的苍古巨龙,所透漏的气息是那样的威严,是那样的凛然不容侵犯。

    而这一刻变化还没有停止,九天云霄之中无尽的雷霆之力,仿佛亿万吨金色湖水倾泄而下,在苍古巨龙身边凝聚……

    姜晨歌祭用绝品道器五雷遁空瓶,接引天地雷霆之力,能形成千亩方圆的金色雷霆之湖,但在这一刻,陈寻化变苍古巨龙接引九天云霄之中的无尽雷霆,所凝聚的金色雷霆之湖更是广及百倍。

    在万丈龙躯及金色雷霆之湖面前,白泽仙人熊延昭弥漫千里、压垮山岳的无形仙威,以难以挽回之势在崩垮、破裂……

    苍古巨龙往八荒血河车飞去,狰狞的头首低垂,龙睛透漏出幽深荒古的光芒,盯着白泽仙人熊延昭的脸,发出威严不容侵犯的龙吟震啸:

    “熊延昭,你敢逆天道而为否?”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