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三十三章 抉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白泽仙人熊延昭有备而来,怎么会没想到陈寻、徐峥抗命不遵的可能?

    在他看来,陈寻若是隐忍屈从,他顺利执掌西线兵马大权,以后自然能有种种手段,令徐峥、陈寻、常暨这些羿族余孽陷入万劫不复的险地;而陈寻桀骜不驯,胆敢逆抗仙诏,他出手将其囚禁起来,押往惊神峰处置,谁人敢说他的不是?

    九尊仙诏,代表的是惊神峰九大仙君的意志。【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即便是东御真君有维护陈寻的心思,但他敢站出来质疑其授业师尊北涯仙人的不是吗?

    即便是魏帝许春望有维护陈寻的心思,但他敢站出来说其授业师尊慈渡仙人的不是吗?

    熊延昭自以为将陈寻、徐峥以及出云城诸多核心人物的反应都考虑到了,而他同时率领一百万修为都在天元境以上的熊氏精锐战卒驾临青梧岭,就算是陈寻真有逆天之胆,敢率天道荡魔军作乱,也只是给他机会顺势将羿族残孽都剿杀干净掉!

    他现在甚至都不怕将云荒山的局面搅乱掉。

    只是熊延昭没有想到,在陈寻的煽动之下,出云城里竟然连法相境的无名小修,都敢跳出指着他的鼻子直呼“狗贼”!

    无名小修都敢对他大不敬,熊延昭自然绝不会手下留情,但在他就要将这无名小修当成蝼蚁捏死之际,没想到下一刻更是有成百上千道身影从出云城里飞出,与天道宗弟子周忌一起,站到陈寻的身后。

    他们都有同门、都有亲族无辜战死在永明岛。

    恰如周忌所说,他们宁可死,都绝不愿接受熊延昭的统帅跟命令。

    这一刻,在他们的眼里,熊延昭不再是站在芸芸众生之上、仙威不容侵犯的仙人,而是害他们同门、亲人、朋友、子侄无辜战死的罪魁祸首,而是临阵逃脱的无耻之徒。

    现在这个无耻之徒,竟然又跑过来,要统帅西线的兵马,谁知道接下来的战事,这个无耻之徒又要害他们多少同门、亲人、朋友无辜丧命战场,无辜沦为魔族的血食。

    他们既然集结到云荒山,就是为亲人、为宗族、为宗门、为天钧人族而战,他们不怕粉身碎骨,但绝不会接受再被人出卖的命运。

    九尊仙诏也不能让他们再接受被人出卖跟抛弃的命运。

    “乱命不受!”

    “乱命不受!”

    上千已经聚集到陈寻身后的玄修战卒,齐声怒喝,要将他胸臆间涌动着难以言喻的无尽愤痛与悲慨发泄出来,眼瞳里熊熊燃烧起难言的怒火,竟是一起将熊延昭那凛冽不容抗逆的仙人威压给抵消掉了。

    看到一个个元丹、法相境的玄修弟子,甚至还有一些天元境、还胎境,蝼蚁似的玄修弟子都跳出来,不将他熊延昭放眼里,这时候熊延昭才真正动了大怒。

    “你们既然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熊延昭一对仙瞳燃起熊熊怒焰,祭出一件尺状法器,掷入九天苍穹之中,化作一樽长达千丈的青玉巨尺,爆出刺眼的青芒,就往这些不知死活的乱臣贼子身上罩去。

    “将在外,乱命不受,熊延昭,你今日敢杀一人,必受天诛!”

    陈寻再次大喝,声如雷霆奔泄而出,形成一道无形的波动,直接将青玉巨尺爆出的刺眼青芒震破。

    陈寻不祭道宝,凛然站在众人之前,但一双眼瞳里已经燃起熊熊神焰,要将白泽仙人熊延昭的灵海神魂烧穿!

    “好好好!你们也不要再怨我手下无情了,”熊延昭怒气冲冲的扬声大喝道,“神将归位!我有九尊仙诏在手,谁敢抗命不遵,皆死有余辜!”

    熊延昭还是看不透陈寻的深浅,没有直接摧动量天尺往陈寻攻去,但看到越来越多的玄修将卒从出云城中飞出,站到陈寻身后,他也知道形势不能拖延下去。

    他今日要不将陈寻以及这数千作乱犯上、抗命不遵的乱臣贼子斩成肉靡,他熊延昭也没有脸再留在青梧岭去统帅西线兵马了。

    何况,他根本就不怕将云荒山的形势搅乱掉。

    待四樽金甲神将都回到八荒血河车上,就见无尽的血色烈焰从车底座汹涌而出,眨眼间就形成覆盖千里的熊熊焰海,就要将陈寻以及陈寻身后数百乱臣贼子都吞噬进来……

    还在二万里之外的熊氏大军,这时候看到这边就要大打出手,也都纷纷结成战阵,在山野之间凝聚出六樽高逾千丈的刑天战神,跨山越野,往出云城狂奔过来,每一步跨出,都有百里之遥。

    而熊氏随熊延昭进入青梧岭的涅盘上三境逆天强者,此时也都纷纷撕破虚空,先行聚集到八荒血河战车上来。

    为了一举碾压徐峥、陈寻等羿族余孽可能会有的反抗意志,熊延昭不仅将四大待魔带在身边,更是从族中带出九大涅盘上三境逆天强者,这次也一起统兵进入青梧岭……

    “白泽仙人,血海魔劫当前,要三思而行啊!”东御真君惊惧大叫,飞身拦到八荒血河车之前,苦苦劝阻熊延昭,同时又朝惊神峰方向疾声大叫,“师尊与诸仙君,人心向背不能不虑啊,你们快收回成命吧!”

    熊氏兵马虽然仅有百万,但看他们结阵凝聚出六樽堪比仙君魔帝级存在的刑天战神,可见百万熊氏战卒,战力甚至在八百万精锐魏卒之上。

    而九大涅盘上三境玄修与四大待魔此时都齐聚八荒血河车,熊延昭本身就有无限接近梵天境中期的强横实力,东御真君心知就算是二祖此时在陈寻身边,都未必能护住陈寻的周全。

    东御真君对陈寻没有什么特别深的感情,但他心里知道陈寻对抵御血海魔劫的重要性。

    在天钧,梵天境仙人站在芸芸众生之上,就连东御真君他自己,都没有想过要逆搞梵天老祖的令旨,但在这一刻,却有这么多的玄修弟子站出来,飞到陈寻的身后,一起抵_制九尊仙诏,可见陈寻的声望有多高。

    不管是熊延昭,还是九大仙君联手击杀陈寻,都会对云荒山的士气,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乱命不受!”

    一个个玄修将卒,发出愤怒的吼叫,纷纷从出云城中飞出。

    此时已经不仅仅是天元、法相境的中低级玄修弟子,就连天人境、甚至涅盘真君都再也压抑不住胸臆间的怒火,飞出出云城,站到陈寻身后。

    他们胸臆间充塞悲愤与凛然无畏的决死意志,在这一刻汇聚成淡淡的青色灵霭,飘浮在头顶百丈处……

    苍茫灵云!

    天道宗弟子结玄天大阵,神魂联结起来,形成凝聚苍茫灵云。

    谁都没有想到,来自不同宗族、宗门的数万玄修将卒,这一刻竟然也形成类似苍芒灵云的异相。

    青色灵霭这时候竟然将席卷而来的血色焰海抵住,令其无法前侵一寸。

    “师尊与诸仙君,人心向背不能不虑啊,你们快收回成命吧!”东御真君一边劝熊延昭收手,一边朝惊神峰方向悲声疾呼。

    他知道唯有诸仙君收回成命,才能化解眼前的危机,不然的话,他们内部先大战一场,还如何去抵挡血海魔劫?

    而且他们在这里搞出这么大的动静,魔族又不是瞎子、聋子,有机会岂会不趁乱攻来?

    陈寻看东御真君的样子,也是心痛无比。

    有时候不能说东御真君看不透,只是他本身也无法从宗门桎梏中挣脱出来罢了。

    八大仙君真要是谁有不畏殒落、神魂俱灭的无上勇气,敢统帅千万将卒进入太元仙境,怎么会有熊延昭进入青梧岭的机会?

    而熊延昭除了想借魔族之手清剿羿族残裔之外,他们不将天钧境的御魔大局彻底搅乱掉,叛帝哪里有登场的机会,熊氏又哪里会一统天钧的机会?

    虽然有越来越多的玄修将卒飞出出云城,站到他身后,但还不足压制熊氏百万精锐,而熊延昭一旦有祸乱天钧的野心,就绝不会轻易收手。

    而熊延照虽然祸乱天钧的野心,但他绝不会让熊氏百万精锐都葬送在这里。

    陈寻没有理会徐峥,徐峥还在犹豫不决,还在等别人的反应,但徐峥此时已经没有其他选择,所以他不需要去劝徐峥什么。

    陈寻朝魏帝许春望看去,扬声说道:“魏帝,九尊仙诏乃至仙道宗门,与你魏氏全族,与天钧亿万人族,孰轻孰重,还需要陈寻我苦苦相劝吗?”

    “……”魏帝许春望满心苦涩,没想到陈寻竟然是第一个逼他做出抉择,只能抬足而起,苍穹之上似有一座天阶,供他拾步走到陈寻身后,朝八荒血河车方向扬声怒喝,“将在外,乱命不受,熊延昭你今日敢起杀戮,天道必诛杀你熊氏全族……”

    魏帝许春望不仅是涅盘上三境巅峰强者,不仅是梵天宫慈渡仙人的大弟子,不仅是梵天宫的一脉宗主,他在出云城,身后更是有着四百万精锐魏卒。

    在许春望站到陈寻身后的瞬时,四百万魏卒结阵所凝聚的两樽刑天战神,也在城西的山野站起来,往城北的旷原狂奔过去,封堵住熊氏大军前下出云城的通道。

    看到这一幕,东御真君也不再满眼惆怅的望了惊神峰一眼,默默的飞到陈寻的身后,与许春望站在一起。

    “乱命不受!熊延昭,今日你想统帅西线兵马,需从我徐峥的尸骸上踏过。”徐峥这时候终于是往陈寻这边徐徐飞来……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