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不受乱命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  m.

    白泽仙人熊延昭以无上玄法颁读仙诏,即使是相隔数万里,出云城中的玄修、将卒皆听得心旌摇荡,似神魂识海都被这渺渺仙音渗入、感染,心底却无反抗之意的滋生。【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虽说白泽仙人熊延昭节制统率西线兵马之事,令很多人都感到相当意外,但九尊仙诏代表诸宗联军的最高令旨,不要说普通的将卒、玄修弟子了,就连徐峥、东御真君、魏帝许春望这些人,都绝不敢抗令不遵。

    诸人脸色凝重的待要率出云城玄修、将卒,接受仙诏,拜迎熊延昭入城,然而陈寻在此时却不管不顾的袖手而走,化作长虹往青梧岭北麓荡魔崖飞去,却是显得那样的突兀。

    魏帝许春望、东御真君面面相觑,谔然相望,都没有想到,陈寻对白泽仙人熊延昭连虚与委蛇的表面工夫都懒得做,这就要径直要离开,一时间都有些措手不及,想出声劝他一劝,又觉得不合适。

    只是熊延昭持诏而来,而九尊仙诏说的也很清楚,有违仙诏或者不奉诏令者,熊延昭都有权处置。

    不要说熊延昭不会容忍陈寻当着出云城千万将卒、玄修踩踏他的颜面,此时在惊神峰坐镇的另外八位仙君,又岂会坐视陈寻将他们联名合署的诏令当成狗屎置之不理?

    气氛骤然间凝重起来,仿佛有一座数万里方圆的雄山绝岭,从九天苍穹侵压过来,压得出云城里无数玄修、将卒都喘不过气来。

    徐峥、魏帝、东御真君神色皆是凝重。

    看到陈寻袖手而走,八荒血河车的两樽金甲神将破开虚空,高大巍峨的身形在青梧岭西麓的苍穹之上,连续闪烁数下,眨眼间就横渡数万里之遥,在出云城东门千余里外,就截挡住陈寻的去路。

    其中一个金甲神将,挥戟朝陈寻的面门直指过来,声音有如雷霆滚滚,喝斥道:

    “白泽仙人奉诏统率西线诸军,青梧子你胆敢不奉仙诏,仓皇而去,是为何意?”

    漆黑如黑的百丈巨戟,透出的浓烈杀意仿佛一头无形的荒古凶兽,张牙舞爪的往陈寻侵来,似乎陈寻稍有异动,就会立即引发暴烈如九天雷霆的攻势。

    空气里浓烈的火药味,似乎随便迸出点火星,就会轰然引爆开来。

    青梧子还是陈寻早年在云洲拜入郭真人门下修行的道号,要不是金甲神将截住陈寻的去路,直呼他的道号,出云城里很多人都想不起这茬事来。

    陈寻停在半空中,没有理会气势汹汹的金甲神将,而是往正有条不絮往出云城掠来的八荒血河车看去,眼神充塞不屑一顾的冷笑跟嘲讽之色。

    白泽仙人熊延昭的真实肉身虽然小如蝼蚁,但他此时显露出高逾千丈的天地法相,散发出万丈灵芒,仿佛一樽天神矗立在八荒血河车之上。

    陈寻能跟任何人妥协,也不是不知虚与委蛇、暗渡陈仓的策略,但在熊延昭面前却不能稍退半步。

    他今日稍稍退让半步,不仅是天道荡魔军,不仅是神宵宗、羿族残裔亦或澹州帝朝,天钧人族都有极可能会陷入万劫不复、再也无法力挽狂澜的地步。

    他此时奉诏,熊延昭就会步步进逼过来。

    哪怕是百万熊氏精锐进入东胜洲,他这些年在东胜洲所做的诸多部署,都将会落入熊延昭及熊氏的掌握之中。

    待他率天道荡魔军及黑衫军进入太元秘境,面对多如荒古洪流的魔兵魔将,他还能有什么余力,去应对熊延昭及熊氏所包藏的险恶祸心?

    而他此时也对坐镇惊神峰的那些仙君们也都失望透顶。

    永明岛惨败,令六宗元气大伤,即便是事后考虑到还要依赖熊氏的支持,不便公开责难熊延昭,但此时也绝不应该让熊延昭出来统率西线兵马。

    不合理到极点的事情,偏偏就发生了,说到底就是其他的仙君大佬,此时都还看不透血海魔劫到底会凶烈到何等程度。也正因为看不透,不要说为天钧人族兴亡粉身碎骨了,他们甚至压根不愿意去承担有可能殒落太元秘境的风险。

    这时候熊延昭站起来,他们也因为如此,才会无视熊延昭以往的种种劣质,将统兵进入太元秘境的重大责任,顺水推舟的交给熊延昭,从而撇清他们肩上的责任。

    坐镇惊神峰的诸大仙君,心里也都清楚,让熊延昭统率西线兵马以及负责后续的太元战事,会受到底下玄修弟子、将卒们的强烈抵|制,所以压根就不征询东御真君、魏帝等人的意见,直接颁下仙诏,想要先将生米煮成熟饭,令西线数以千万计的将卒、玄修都不得不接受既成的事实。

    他这时候妥协一分,天钧人族还有半点逃过覆灭之灾的希望跟可能?

    不要说白泽仙人熊延昭一人了,即便是九大仙君齐至,陈寻也心知他绝不能退后半分。

    “天钧之地,还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徐峥寡淡的声音,这时候通过一缕神念传来,他此时没有能力率羿族残裔逃出熊氏的手掌心,但只要陈寻对天钧仙道宗门绝望,他们就有绝大的机会逃入茫茫星域。

    陈寻没有理会徐峥,也压根无视眼前这两樽金甲神将的存在,忍住心里的愤悲,朝着两三万里之外的熊延昭,哈哈大笑起来:

    “永明岛一战,熊仙君拔腿先跑,灵墟宗、申屠氏、南海仙府三大仙尊都被你害死,两千涅盘真君殒落,千万将卒、玄修弟子沦为魔族的血食,上千亿凡民、亿万生灵惨遭灭绝之祸,你怎么有脸跑出来,统率我西线兵马?”

    陈寻的声音,仿佛道道惊天雷霆,在青梧岭西麓万里苍穹间滚动,撼动人心。

    东御真君、魏帝许春望都脸色大变,他们知道陈寻桀骜不驯,但也没有想到陈寻会直接血淋淋的将白泽仙人熊延昭的伤疤揭开来。

    徐至龙更是脸色崩坏,站在云头,站在他父亲徐峥的身侧,都禁不住想要跺起脚,陈寻要是选择隐忍,羿族残裔还有脱离熊氏控制的机会,但陈寻此时公然违诏,血淋淋的揭开熊延昭的伤疤,相当于是直接将把柄白白送到白泽仙人熊延昭的手里。

    白泽仙人熊延昭持诏而来,此时岂会容下陈寻的性命,成为他这一辈子都无法洗刷干净的耻辱?

    这岂非也给了熊延昭在云荒山西麓清洗羿族残裔的机会跟借口?

    徐峥枯瘦的脸,仿佛被寒风吹化万年的岩石,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两樽金甲神将,妖瞳里凶焰大涨,手持战戟就要往陈寻杀去。

    “违诏不尊者,天刑台领雷霆之刑,你真就不怕神魂俱灭,永世不入轮回吗?”

    八荒血河车蓦然间破开虚空,三万里之遥一晃而过,下一刻,八荒血河车就横亘在陈寻的眼前,白泽仙人熊延昭眼瞳里透出阴戾到极点的焰芒,阴柔的盯住身形瘦小的陈寻,一字一顿的问道。

    “我陈寻为天钧亿万人族,面对血海魔劫,面对魔族洪流,粉身碎骨都无丝毫的畏惧,你连这点都看不透,竟然问我会不会怕这狗屁仙诏,就凭你这一问,你说有什么资格来统率我西线兵马?”

    陈寻丝毫不畏熊延昭散发出来的威压,大声冷笑说道……

    白泽仙人熊延昭倍加阴沉,眼瞳里雷芒乍现还隐,他脚下的八荒血河战力此时有无穷血色烈焰涌出,随时都要将陈寻席卷进来,连肉身百骸、神魂元胎都焚为灰烬。

    陈寻则是夷然无惧,甚至连丁点的防御都没有做,站在出云城东门外的苍穹之上,指天指地,扬声道:

    “我可以明明白白告诉你以及坐在惊神峰看着这一幕的八大仙君,将在外,乱命不受。今日非独我一人不会受诏,非独我神宵宗、澹州帝朝、百万天道荡魔军不会受诏,你们且睁开眼睛看看,这出云城中,千万将卒、玄修,有几人会受这狗屁仙诏?”

    “将在外,乱命不受!”一个哄亮的声音,炸雷似的从出云城中惊起,就见一个身穿玄甲的巨汉,虽然才法相境修为,此时却能无惧陈寻与熊延昭两人散发出来的凌厉威压,硬着头皮往陈寻身后飞去。

    “周忌!”看到这一幕,东御真君忍不住想出声将巨汉喝止住,他与魏帝是都想保住陈寻,但也不希望场面彻底无法控制。

    “东御师叔,周忌全族三千六百五十七名子弟,仅有十七人活着离开永明岛,周忌今日宁可死,也绝不接受熊狗贼统率西线兵马!”巨汉吼叫道,他此时顶着熊延昭散发过来的腾腾杀意,元神即将崩灭,七窍都渗出黑血,但犹不退却半步,坚持要往陈寻身后飞去。

    “将在外,乱命不受!”

    “将在外,乱命不受!”

    周忌虽然只是天道宗一名普通弟子,但东御真君也不忍心看他元神受熊延昭的气势威压崩灭而亡,待要出手将他强拉回出云城,就听得身后无数道宏亮而决绝的声音响起,转头就见千百道身影从城中各处飞出,往陈寻身后站去……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