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三十一章 仙人熊延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玉虚子师徒的突然出走,必会对荡魔崖造成极大的干扰,陈寻当下就要与魏帝许春望告别,赶回青梧岭北麓荡魔崖去。【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这时候就见北方天际的极远处,有一片透漏瑞光宝气的鱼鳞状霞云滚滚涌动,威严的气势从霞云之中侵压而来,眨眼间飘掠已是千里,正在神宵山的上空极速接近出云城。

    陈寻崛起太过迅速,除了姜晨歌与混沌老祖因缘际会得以相识之外,天钧境的其他梵天境人物,陈寻是一概都不认得,甚至是涅盘上三境的逆天强者,也都不认得几人。

    不过,陈寻心想这些梵天境仙人、逆天强者们想必也知道他是什么操性,因而* 到这时候也没有见到有几个人想着要主动见他。

    陈寻不知道这鱼鳞状霞云之上,究竟是哪一位梵天境仙君正横渡神宵山,到青梧岭来,而相距这么远,霞云侵压过来的威严气势竟然就予人有如刀割般的凌厉之感……

    在那片霞云掠过神宵山最高的一座雪峰时,才陡然分裂开来,最先露出来的,是九头狰狞威严的金鳞蛟龙飞过雪峰。

    在雪光映照下,金鳞蛟龙雄壮威武无比。

    与神宵山的峰崖相比较,很容易看出九头金鳞蛟龙的龙躯都在千丈以上,庞然的龙躯掩映在苍穹之上的乌云间飞腾,无数银色雷电仿佛千万条银蛇在云层间盘旋游动。

    这些金鳞蛟龙,虽然都不是最纯粹的天龙之族,但作为巨蛟修炼得道、修成元胎的龙兽,还是要比寻常的结胎妖兽强出太多。

    莲山护山四蛟,此时也都未必能强过这九头金鳞蛟龙。

    在越过神宵山之后,陈寻才看得见在九头金鳞蛟龙后面,还有一辆极其雄伟、宫殿似的青铜古战车碾着滚滚白云,正被九龙拖拽而出,青铜古战车散发出仿佛荒古世界才孕育的王者气息。

    青铜古战车有五六百丈大小,但与之相比,巍峨数万丈高的神宵山竟然是显得那样的渺小……

    在青铜古战车之上,最为醒目者的是站立四角、四个异常高大的金甲战将。

    每个金甲战将肉身都有二百丈高大,一眼看去就知道绝不是人族;而青铜古战车之上唯一的人族玄修,身穿一件普通之极的灰色道衣,相隔数万里都能让人清晰的看到他那对眼瞳仿佛最幽远的星晨,闪烁着异样的寒芒。

    与高逾二三百丈的金甲战将相比,灰衣玄修的身形可以说是小如蚁蝼,但最为凌厉,令陈寻都觉得有如刀割般的威严气势,却是这人身上散发出来。

    “熊氏老祖熊延昭仙人!”魏帝许春望往北边的天际眺望过去,困惑不解的问道,“熊仙君突然跑到出云城来做什么?”

    他虽然不知道羿族的秘密,也不知道熊氏与羿族错综复杂的关系,但在玉虚子师徒“出走”之际,熊延昭突然如此声势浩然的到青梧岭来,令魏帝许春望下意识想到这里面或许有些联系。

    魏帝许春望侧过头,见陈寻也是蹙着眉头,实在是猜不到陈寻与熊氏有什么瓜葛,但要不是如此,这一切又未必太凑巧了。

    不需要魏帝提醒,陈寻也能从这辆青铜古战车、四樽金甲神将,认出来灰衣玄修就是西陆熊氏老祖,同时也是熊氏三尊之一的熊延昭。

    这辆青铜古战车,便是天钧境赫赫有名,也是熊氏最早在一百多万年前奠定基业、开劈千万里疆域的道宝八荒血河车,车座底部雕刻着红莲焰海的图纹,远观就像是战车奔腾在血河之中。

    这时候徐峥、常暨等人也都从地底秘殿里飞出,正站在府邸上空的云头,满心惊疑的正眺望八荒血河车飞来的方向。

    陈寻相信徐峥、常暨对八荒血河车绝不陌生,羿族少君率羿族裔逃亡,叛帝派出的追兵以南山仙人为首。

    又因为南山仙人是熊氏的上代老祖,在羿族少君率部逃到天钧附近时,西陆、南陆熊氏当时都派出大量的子弟参与了对羿族残裔的围剿——只是事后熊氏很久都没有想到,羿族残裔会在他们的眼鼻子底下蛰伏上万年的光阴。

    八荒血河车曾经是熊氏手里最顶级的绝品道宝,也是在围剿羿族残裔的战事中受损,此时才修复到极品道器的层次。

    就算是如此,八荒血河车在西陆熊氏老祖的脚下,散发出极其强悍的气息。

    而四樽金甲神将,就是西陆熊氏早年收服的四大侍魔,皆是千古魔头级的存在,为熊氏开疆拓土立下汗血功劳,也在天钧留下赫赫威名。

    *

    熊延昭不仅是西陆熊氏的老祖,还是诸宗联军负责坐镇云荒山的九大仙君之一,地位远在徐峥、东御真君、魏帝许春望之上,也非仅剩残族势力、修为才恢复到涅盘第七境的姜晨歌能及。

    其他的涅盘真君都还不各大道熊延昭因何突然赶到青梧岭来,都在城中犹豫观望,但徐峥、东御真君、魏帝许春望等西线的核心人物,却不得不飞上云头,出城相迎。

    “陈寻,你也过来。”徐峥传音道。

    玉虚子是公然留书而去,陈寻相信这会儿工夫,徐峥也应该得到消息。

    他所能想到的合适解释,熊延昭突然出现在青梧岭,就是阻止他们追杀玉虚子师徒四人。

    虽然陈寻并没有追杀玉虚子师徒四人的心思,但想一想,熊延昭突然出现在青梧岭,他们就算有追杀玉虚子、彻底除掉隐患的心思,也不得不顾及熊延昭的存在。

    陈寻微微叹了一口气,与魏帝许春望一起往徐峥那边飞去,准备出城迎接熊延昭……

    只是陈寻陪同魏帝许春望、东御真君、徐峥等人,一起往城外的巨峰雄岭飞去,这才看到在八荒血河车之后,还有大片的霞云滚滚,大量的战车、战船在霞云深处若隐若现,正往青梧岭这边快速飞来,大有举兵侵压青梧岭之势。

    看这一幕,陈寻心里一片冰凉,此时已经不仅仅是熊延昭带着四樽待魔、九头蛟龙赶到青梧岭来,他身后更是有熊氏的上百万精锐子弟。

    看到这一幕,徐峥也是脸色大变。

    天钧熊氏早年因为诸多变故一分为二,即使是如此,西陆熊氏的实力都不在遭逢大难之前的姜氏之下。

    虽然熊氏子弟都还没有从战车、战船后露头,但能想象,这百万熊氏精锐战卒,实际战力还要远在此时的天道荡魔军之上。

    熊延昭突然率百万熊氏子弟过来,真要是居心叵测,集结于神宵山北麓的羿族残裔,怕是没有几人能逃脱升天。

    如此看来,非是熊延昭配合玉虚子师徒出走而来,实是玉虚子师徒早就知道熊氏子弟将进入青梧岭的消息,选择在这个时机突然离开神宵山。

    不管怎么说,玉虚子与熊氏勾结在一起,是基本能确定的事实。

    陈寻相信熊延昭还不敢在这时候突然发难、公然分裂诸宗联军,去剿杀羿族残裔,但熊延昭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不然的话,很难想象徐峥、东御真君、魏帝许春望等人,此前竟然都被瞒住消息。

    这一切又必然是熊延昭、熊氏的图谋。

    陈寻还以为熊氏会拖到太元战事分出结果之后才会对羿族残裔骤然发难,或者等羿族残裔在徐峥的率领逃离天钧,进入茫茫星域之后再追杀,也不失是一个惊忧不大的办法,但没想到,很多事情并不都能如他所愿。

    陈寻这一刻,心里也冷到极点。

    此时天钧人族正濒临覆灭大劫,没想到熊延昭这样的货色,竟然还是一心只想着灭杀羿族残裔。

    以此看来,他们此前对永明岛陆沉惨败原因的摧测,并无冤枉熊延昭及熊氏的地方,永明岛惨败,恰恰就是熊延昭所用的借刀杀人毒计。

    想到永明岛陆沉一战过后,天钧及附属天域就有超过上千亿人族灭亡,陈寻牙根都咬得痒痒的,暗暗立誓,以后要有机会,定要让这厮神魂破灭,永世不得超度轮回。

    熊延昭既然居心叵测而来,而当下的严峻形势,虽然不容陈寻与熊延昭翻脸,但也容不得他再与这样的角色虚与委蛇下去。

    太元一战,事关天钧人族兴亡与否,陈寻绝对不会让熊延昭这种货色束缚他手脚的。

    看到百万熊氏子弟从神宵山后滚滚而出,陈寻当下就再没有与熊延昭这种角色打交道的心思,扭头就往青梧岭北麓的荡魔崖飞去。

    *

    似乎是看到陈寻就要离开,八荒血河车在青梧岭西北麓的上空停住,就见身穿灰色道衣的熊延昭举起一封金火灿灿的书轴,宏大而渺渺的仙音从数万里之外就密如春雨传来:

    “九尊仙诏在此,着令自徐峥以下,西线所有玄修弟子、将卒,皆受白泽仙人熊延昭节制,戮力同心,抵御魔劫,皆不得有丝毫之懈怠。有违此诏者,天刑台雷霆之下,尸骸神魂皆灭……”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