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三十章 逼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走出秘殿,是位于出云城地底巨大的熔洞,仿佛一座巨大的殿堂深埋在地底深处,深灰色的岩层暴露出粗犷的纹理,闪烁着金属矿物才有的莹光。【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对不起!”

    听着苏棠近乎低喃、满带歉意的话语,陈寻心里刺痛了一下,转回身来,看着令他朝思暮想的娇靥,美眸透出的眼波,比秋水还要澄澈,忍住伸手去抚摸她脸颊的冲动,笑道:“要说这话,也是苏旦来对我说。”

    “师尊遁入轮回,茫茫亿万天域,怕是难有再相见的机会了。”千兰此时还像是当年在蟒牙岭深处的那个小女孩,站在苏棠的身后,这时候才搭一句话。

    “苏旦参悟天机越深,对天机越是畏惧,他操|弄太多人的命运了,畏惧业劫,才散去缠绕因果的大道印记,遁入轮回,”陈寻淡淡而笑,说道,“但我想,他还是会有一些部署的……”

    “是吗?”

    苏棠、千兰此时都无力跳出苏旦所布的棋局,此时只能是有困惑的一问。

    *

    看着陈寻的身影遁入深灰色的岩层,徐至龙收回满是怨意的眼神,抱怨说道:“想我羿族对他可谓是恩重如山,他只是举手之劳,却一副施加多大恩惠的样子,果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陈寻要苏棠、千兰、照容率千余羿族精锐子弟进入他的洞府修炼,要在血海魔劫中偷出三百年的修行时间来,却偏偏将他忽视掉了。

    这种被无视的感觉,仿佛毒煞在啃噬他的内心,这令他绝不好受,他只能借这样的牢骚话稍稍发泄一下。

    徐峥、常暨却无暇照顾他的感受,他们眼下还是为千余羿族精锐子弟的修炼资源头痛。

    对玄修而言,时间有时候是最不值得珍惜的资源。

    天人境玄修在天钧境,即便最终不能成功修成元胎,也有数千年的寿元才会面临天人五蓑之劫;而在修成元胎之后,每个境界修炼到圆满,即便是没有太大的把握,同样能将风火大劫压制住数千年时间不发作。

    陈寻手里是有能改变时间流速的混沌灵物,但对于绝大多数的玄修弟子,倘若没有足够的修炼资源,时间再多,于修行都没有太大的意义。

    一名天人境巅峰玄修,没有涅盘丹,又不去经历天雷之劫,哪怕是在洞府之中修炼三五千年,修成元胎、跨过涅盘境的这道坎,可能也只有千百分之一。

    徐至龙已经修入涅盘第四境,想再渡一劫,就至少需要四到六枚渡厄丹,才有把握修入涅盘第五境,不然的话,他就算是进入洞府,也仅仅是虚渡三五百年的时间,加速风火大劫的来临而已。

    苏棠、千兰得苏旦传授完整的大道印记,哪怕是去渡最后一重天劫,甚至都要比转世重修的姜晨歌还要轻松。

    徐昭容修炼的是混沌魔识,每渡一劫,都能直接将灾风劫火融入混沌魔识之中,她所要考虑的,只是压制混沌魔识的反噬,不彻底沦入魔道即可。

    而从羿族残裔选拔千余精锐弟子,修为境界会都控制在元丹与天人之间,在洞府中修行三百年,都有可能提到一到两个境界——在苏牧臣、苏竣臣、苏凌风、苏护等人之外,再出多十数二十名涅盘境的玄修子弟——这对增强羿族残裔的整体实力,意义实在是非同小可。

    他们都没有进过陈寻新得的莲山洞府——莲山在雁荡山一役大展神威,魔族都传遍了,徐峥他们没有道理再被瞒着——心里也清楚这么大规模的一座洞府,即便灵气再充足,也不足以供给那么多的人修炼消耗,必然需要大量的纯阳丹、灵液补充灵气的消耗。

    洞府三百年间,那么多人所需要的修炼资源,将是一个庞大到难以想象的数目。

    *

    陈寻飞入魏帝许春望在出云城的临时府邸。

    经人引导,陈寻走进一座幽静的庭院后,翠竹漫山遍野,风吹细碎响动有如天籁,许寒烟身穿纯白色的道袍,站在一座小亭里似望亭下流淌而过的一泓清泉,她娇嫩的容颜仿佛入冬的初雪,看不到丁点的瑕疵,娴静似月。

    陈寻走近小亭,许寒烟才惊醒过来,忙敛身施礼:“寒烟见过陈宗主。”

    “故人相叙,寒烟何必这么客套?”陈寻微微一笑,在小亭里坐下,笑着说道。

    太元秘境时,许寒烟才天元境修为,此时修为也不高,才天人境初期。

    许寒烟资质不差,魏帝许春望也有足够的资源助她冲击元胎,晋入涅盘境,但魏国直接面临血海魔劫的威胁,修为有成的许氏子弟都有重担责任在身,魏帝兴许还是希望将许寒烟遮闭在自己的羽翼之下,让她能在这竹海小亭中继续享受修行之乐,而非冲入亿万魔兵魔将阵中浴血奋战。

    “清影姐姐前段时间,托人捎信回来,说是要离开梵天宫,以后都会留在你的身边修行,很多师叔师伯都非常的恼火,都觉得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这算什么回事,”许寒烟清亮的眼眸瞅着陈寻,颇为迫切的问道,“你会迎娶清影姐姐吗?”

    苏清影三世都在梵天宫修行,她返回苏氏宗族,或者就像擒龙子徐斌、赵醒龙、吕孝瑞等人一样,以客卿身份参加神宵宗,或许直接到天道荡魔军担当将职,都是可以的,但还是会保留梵天宫弟子的身份。

    梵天宫那边倒不是恼火人给神宵宗拉走了,恼火的是苏清影并不是以客卿的身份加入神宵宗,而是纯粹留在陈寻身边修行。

    这个就有些不清不楚、不明不白了,甚至有着叛离师门的意味,这会让梵天宫相当的尴尬,也会引起诸多的非议跟猜测。

    “哈哈……”魏帝许春望笑着飞入竹林,说道,“寒烟就是急性子,口无遮拦,什么话都胡乱问出来了。”

    陈寻朝魏帝哈哈一笑,立身迎他入亭。

    许寒烟能这么问,自然不是魏帝授意,但魏帝定是早知道她会这么问,这才有意拖后片刻登场。

    要解决苏清影的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他迎娶苏清影,苏清影保留梵天宫弟子的身份,同时以陈寻双修道侣的身份加入神宵宗,世人才会视之为美谈。

    而在梵天宫诸多师门长辈看来,这也是合乎道理的安排,陈寻也觉得这样才能给梵天宫一个交待。

    苏清影、常曦却拒绝这样的安排,拿常曦的原话来讲,她们只是助陈寻祭炼混沌黑莲,但陈寻休要想沾她们半点便宜……

    因而这事,陈寻也无法跟魏帝许春望解释,说道:“太元战事一触即发,此时难顾儿女情长,自太元归来,自会给许帝君一个解释。”

    太元仙府出世就剩三十年,对玄修而言,三十年仅仅是弹指一挥间。

    魏帝许春望哈哈一笑,也揭开这层不提,刚要谈别的人事,却见陈寻神色一凝,眉头皱了起来。

    他疑惑的看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寻紧蹙的眉头旋即展开,有些事是瞒不住消息的,很快就会传开,便跟魏帝许春望说道:“玉虚子与王冲、王腾、谷阳子师徒四人,不辞而别,就留下一封书信,说是潜修岔了心神,受了内创,需要远游寻找机缘。他们丢下这一切,就这样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走了!”

    许春望眉头微蹙,王冲刚才还就在徐峥的府邸陪他们饮宴,离开出云城,转身就与玉虚子、王腾、谷阳子远走高飞,想必是早就谋算好的。

    这样的情形下,陈寻再执掌神宵宗,就有“逼走”玉虚子师徒、“篡夺”神宵宗掌教的意味,而非此前所安排好的、最能为诸宗仙门所接受的“禅让”了。

    如此一来,陈寻在诸宗联军内部的地位,又将变得模糊不清,从而失去与诸梵天境仙君平等对话的资格跟机会了。

    玉虚子师徒四人为何突然玩这么一出戏?

    难道他们是畏惧陈寻的报复手段,此时急于从血海魔劫中脱身,又或许是他们恨陈寻入骨已经到不愿陈寻有一丝痛快的地步了?

    他们难道不怕陈寻一怒之下,将他们追回来杀个神魂俱灭,永世不得遁入轮回?

    又或许他们背后有什么依仗?

    魏帝许春望心里一波数折,但他不会直接干扰神宵宗的事务,只是看着陈寻,想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着他们去吧!”陈寻幽幽一叹,他甚至都懒得去猜玉虚子背后的阴沉算计到底是什么。

    魔劫都熬不过去,天钧人族立时都要灰飞烟灭,玉虚子师徒四人的阴沉算计又算得什么?而能将魔劫熬过去,玉虚子师徒四人以后就算能翻些浪花出来,大不了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陈寻的字典里,都还没有过“畏惧”这个词。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