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二十九章 所欠良多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很早就知道苏旦是头老狐狸,但他就算是绞尽脑汁,都没有想到,在他刚刚踏上修炼之途的起初,就已经落入苏旦的眼底跟算计之中。【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不过,这一切也说清楚了他心里此前存在的很多疑问。

    在羿族残裔的命运长河里,要不是他这朵突然介入的浪花,羿族残裔在天钧或许已经走上完全不同的一条道路了。

    而要是苏旦提前将秘殿以及兕师、老夔、常真带回天钧,那他的修炼之途,也将变得完全不同。

    没有秘殿机缘,他或许仅仅是涂山脚下微不/ 足道的一个小修士,最终也无法逃过滔天魔劫的吞噬吧?

    这一切的因果机缘,陈寻他也没有能力去推演,有时候只能感慨因果造化之道太飘渺莫测了,还不是他此时所能揣测。

    虽然苏旦也有误打误撞之嫌,但很多事情确切都落在他的算计之中。

    这种感觉,并不让陈寻好受。

    陈寻长叹一声,从青铜大椅上坐起来,说道:“我受惠羿族良多,怎么都不会去加害羿族后裔,将来你们要撤出天钧,我也绝不会阻拦。然而眼下天钧人族大劫当前,你们也看到我诸多事情都是孤注一掷,实在是没有什么余力能更多照顾到羿族。而我将秘殿、虚元珠都给了你们,想也不亏欠你们什么,机缘一事也谈不是羿族所赐,而兕师、常真,也理应有他们自己的选择……苏旦有无遗愿,实际上区别都不大。”

    “怎么可能区别不大?”徐昭容睁开深不见透的紫眸,盯住陈寻的脸,说道,“我父亲为羿族苦心经营永明帝朝两百年,你这次回来就要将永明帝朝的根底挖空掉,怎么叫没有区别?”

    常暨这时候也是满心苦涩,徐峥虽然执掌天道宗金曦峰,又担任诸宗联军西线统帅,节制五六百涅盘真君巨头、数千万甲卒,但这些涅盘真君都是隶属于诸多宗门、宗族的,没有几个是对徐峥言听计从、从一而终的嫡系。

    而徐峥苦心经营多年,好不容易整合出永明帝朝,规模最为盛大时,涅盘真君也一度接近六十人,但因为陈寻此次回归,这六十涅盘真君,少说要有七八成会直接并入陈寻掌握的神宵宗与澹州帝朝,从此彻底脱离他们的掌握。

    他们二百多年来的苦心经营,相当于是给陈寻做了嫁衣。

    羿族逃离天钧,并不是一切都结束了,后续还将面临叛帝无休止的追杀。

    仅他与徐峥,率领十数涅盘真君,如何在茫茫星域深处庇护数千万族人,抵挡叛帝追兵的无休止追杀?

    不要说对抗叛帝的追杀了,只怕连熊氏的追兵都对付不了。

    只是陈寻此时的声望太强了,就算姜氏老祖姜晨歌都一副唯陈寻马首是瞻的姿态,而陈寻身后还有暂时没有露面、但东御真君等人都心知肚明的混沌老祖陈彻存在,陈寻此时夺走他们苦心经营的一切,将是轻而易举之事。

    而陈寻志在庇护天钧人族,也会毫无留情的将这一切夺走。

    陈寻与苏棠虽然有极深的感情纠葛,但常暨并不指望陈寻会在如此大势面前,陈寻为个人情感做出多大的让步。

    徐昭容咄咄逼人的问来,但陈寻此时已经无心跟她争论什么,转头看向苏棠,说道:“我能为抵御魔劫粉身碎骨,却不会为羿族粉身碎骨,我想这点区别,苏旦在转世之前,应该已经看透了吧?”

    他说这话不是要质问苏棠,还是通过苏棠,与那个已经殒世、却神机鬼算的苏旦对话。

    “师尊殒落前说到这点了,但他说只要你听及这四个字,或许还能再念羿族几分情谊。”苏棠说道。

    “哦,哪四个字?”陈寻起了兴趣,不知道他修炼之途里,还有什么是苏旦早就介入,而他还不知道的。

    苏棠挥指虚画,“虚元世界”四字凝聚天地灵辉,呈现在大殿之上。

    “……”陈寻都忍不住要苦笑起来,没想到虚元珠竟然也是苏旦将他与羿族绑捆到一起的因果之物。

    这时候他多少也能理解苏旦为何会毅然决然割弃此前所修的大道印记遁入轮回,为了羿族残裔,操|弄那么多与羿族无关者的命运,这是要受业劫反噬的。

    徐峥、常暨此时也是异常镇惊,苏棠、千兰此前并没有将这事告诉他们,他们初时很困惑,既然苏旦早就得到虚元珠,怎么不自行孕育有灵世界?但转念想到虚元珠最终还是落回到他们手里,心里更是深深震惊。

    这才知道,苏旦的修为,对天机的参悟,还不是他们所能揣摩的。

    常暨都情不自禁的想:梵天境后期,到底是怎样一个境界?

    徐峥沉默不言,似妖似魔的眼瞳盯住陈寻,他这时候已无其他能用的底牌,今日需要陈寻给他们一个承诺,不然的话,他即便是此时率羿族残裔逃离天钧,也很难摆脱虎视耿耿的熊氏的追杀。

    徐至龙、徐昭容的心脏更是提到嗓子眼,他们也不知道陈寻怎么就突然到了需要仰视而渴求的地位上了。

    陈寻伸手将大殿之上的那四字抹去,苦笑说道:“罢罢罢,说起来我是欠羿族良多,那我再还羿族三百年时间!至于姜氏子弟、神宵宗种种,本身都不是羿族的,你们要是愿意留在天钧,那大家的命运就交织融合在一起,你们决意要逃离天钧,也不要再跟我争了,不要将他们拖入羿族的命运之中,让他们承担自己应该承受的命运吧……”

    其他人听了陈寻的话,都还觉得莫名其妙,徐峥却睁开他似妖似魔的眼瞳,灼灼神芒落在陈寻的身上,说道:

    “七域机缘果真都落到你一人的身上了,没想到星墟还真孕有混沌灵物,最终竟然还落到你的手里……”

    常暨震惊的看向陈寻,混沌中所孕育的灵物,都是仙阶以上的奇珍,没想到陈寻竟然有这样的机缘!

    只是越大的机缘都伴随着相应的险劫,混沌灵物所伴随的险劫,即便是梵天境巅峰的人物都有极大殒落的可能,这样的灵物却偏偏能到陈寻的手里,也难怪徐峥会感慨七域机缘都落在陈寻一人之身了。

    常暨也越发觉得上师苏旦高深莫测,竟然能在陈寻还仅是真阳境的微末修为时,就看到了这一点。

    苏棠、千兰替陈寻高兴,而徐至龙、徐昭容则是震惊到无复言语了。

    他们这时候也明白陈寻刚才所谓“还他们三百年”的意思了,距离太元仙府出世还有三十年,陈寻说要还他们三百年,则意味着陈寻手里掌握着能十倍加快时间流速的仙阶灵宝。

    这么一来,很多困惑他们的疑问也就都得到了解释。

    在他们看来,陈寻的修为是在二百多年间就跨越涅盘七境,实际上,陈寻在那件仙阶灵宝的影响下,实际上可能已经最多修炼了二千多年。

    这是何等令人瞠目结舌的灵宝啊!

    他们还一直都深深以为陈寻所依仗的,不过是太元仙族的那件莲书残宝呢!

    这么多的机缘,都落到此子头上,这老天他娘是没有开眼啊!

    面对徐至龙、徐昭容以及常暨的震惊,陈寻只是淡然一笑,跟徐峥说道:“不要一副你早就猜到的样子,所谓的机缘,都一步步去争得的,你没有承担一族兴亡的魄力与牺牲意志,一族气运因何要集结到你一人的身上?最终你要面对的,还是自己的道心……”

    陈寻此言,虽然叫徐峥感受良久,但他的性情怎么会忍受陈寻的教训,冷冷哼了一声。

    陈寻也不会跟徐峥计较这些有的没的,说道:

    “苏棠、千兰以及徐昭容,可率苏氏千余精锐,入我洞府修炼三百年,但诸多纯阳丹、灵液、涅盘丹等一切资源,都由你们来提供,我手里没有余粮。此外,我手里还有一座地火熔天阵,能接引太阳真火与地脉炎火转为至阳至烈的天炎罡煞,但是地火熔天阵我会带入太元秘境。要是愿意,常暨亦可携秘殿随我入太元,三十年时间或能助秘殿多修复一重禁制,在太元仙府出世前撤回来……”

    秘殿总共有九重禁制,此时已经修复到第四重,剩下五重阵法禁制都残缺不堪,置入出云城地底|火山口,需要上万年才有可能彻底修复过来,但借助炼器宗师所钟爱的地火熔天阵,时间就能加快数倍。

    要是在地火熔天阵的基础之上,布设更高级别的天地烘炉大阵,可能仅需要三五百年,就能将秘殿彻底修复过来。

    不管怎么说,三十年间,能修复好五重阵法禁制,加上其他四重残缺禁制,秘殿也相当于一座珍品道器级的星域战殿,将极大提升羿族残裔逃入星域之后的生存能力。

    徐峥此时也是点点头,知道这是陈寻此时看在苏旦的面子上,能给他们最大的照顾了。

    特别是为羿族残裔精锐子弟争取三百年的修行时间,这将填补姜氏、四盟海子弟被抽离后、永明帝朝所留下来的空缺。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