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二十五章 掌教之位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地火熔天阵的核心,承接太阳真火与地脉炎火交汇,最核心处的交融烈焰,甚至都不弱于兜率神焰。【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或许兜率神焰要更强一些,但方啸寒即便是修为将要突破涅盘第八境,祭御紫凰神剑,也无法将兜率神焰维持多久时间。

    而地火熔天阵在诸多玄修弟子摧动下,却能源源不断的借御最精纯的天地之力,一直维持这样的天炎烈焰用于炼器。

    陈寻也懒得追问钱塘老妖,这座对炼器宗师来说可以说是绝品的天地大阵,它是从哪家破败的上古宗门手里抢夺过来的,他只知道,要没有这么一座地火熔天阵,他们想将黑岩的魔躯炼制成羿族最强的魔神傀儡,不知道要花费几百几千年的水磨工夫,才有可能成功。

    随着由亿万玄符秘篆构成的玄衍都天魔神傀儡秘图渐渐隐入魔躯之中,玄衍都天魔神傀儡的炼制就暂告一个段落,雄奇无比的千丈魔躯缓缓飞离大阵的核心,落到灰岩巨峰之下。

    一对魔瞳蓦然睁开,透漏暗紫色的神焰,额头的犀魔角也射出接入虚空的幽光,整具魔躯仿佛活过来一般,天地元力、虚空灵气皆如春潮一般,疯狂涌入魔躯之中。

    魔躯所透漏的气息陡然拔高,仿佛天地之间就存在这么一樽灭世魔神,混沌老祖陈彻与之相比,气势都显得孱弱不堪。

    “炼制魔神傀儡之时,黑衫军诸将就在魔躯之中啊!”看到这样的变故,熹武帝难抑震惊的问道。

    玄衍都天魔神傀儡,作为羿族所能炼制最强的战兵,熹武帝虽然不知道具体的炼制过程,但大体的情形还是清楚的。

    玄衍都天魔神傀儡实是傀儡战兵与杀伐战阵的完美结合。

    陈寻要是仅仅将黑岩魔躯炼制成傀儡战兵,最多能发挥出黑岩魔帝生前的战斗本能,很多神通异能都无法发挥出来,战力顶多只有黑岩魔帝生前两三成的样子,抵挡一般的魔帝仙君角色没有什么问题,但无法发挥一锤定音的关键作用。

    这次,陈寻他们将玄衍都天魔神傀儡秘图炼入黑岩魔帝的魔躯之中,那这具魔躯不仅仅是一具傀儡战兵,同时还是能汇聚万千将卒杀伐意志的战阵血旗。

    而魔躯胸腹处的空间又格外的巨大,甚至可以轻松容纳数十万体形秀小的人族。

    黑衫军进入魔躯之中结成杀伐战阵,就能以玄天魔神的姿态,直接进入最血腥、最激烈的战场,去践踏亿万魔兵魔将。

    这时候,玄天魔神已经不仅仅限制将黑岩魔帝生前的战斗本能充分的发挥出来了,还将因为黑衫军及杀伐战阵的存在,在黑岩魔帝生前的巅峰战斗基础之上,攻击力、防御力都能得到大幅的提升跟强化。

    又因为黑衫军直接就藏在玄天魔神的腹胸之间,也就没有以往战阵分离、易被强敌冲击的弊端。

    陈寻起初还想着,在进入太元地底仙府之后,获得修罗一族留下来的上古魔躯或太元仙族的上古仙躯,再去炼制羿族的最强战兵,没想到在东胜洲大捷中,就直接斩落魔族黑岩部的魔帝。

    熹武帝大体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没想到玄衍都天魔神傀儡炼制之时,黑衫军就直接在魔躯之中。

    陈寻哈哈一笑,说道:“唯有这样,黑衫军诸将卒的神魂气息才能与与秘图一起,更好的融入这具魔躯之中……”

    也是混沌老祖陈彻、青牛兕师、方啸寒、姜晨歌他们都在,陈寻才敢如此行险,即便是地火熔天阵有什么不稳定的,都能兜得住,但炼制玄衍都天魔神傀儡的效果,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熹武帝暗暗点头,他心里也十分期待玄衍都天魔神傀儡以玄天魔神的灭世雄威杀入太元战场的情形,但此时,玄衍都天魔神傀儡,与黑衫军一样,都是不能走漏半点风声的绝密,以免让魔族提前有针对性的防备。

    姜云涯这时候也才真正的佩服陈寻的雄才大略,暗感也难怪老祖会心甘情愿将姜氏残族,并入青梧岭及澹州帝朝。

    在他看来,陈寻的修为还谈不上绝高,云荒山比陈寻实力更强的逆天强者、梵天境仙君,比比皆是;事实上,在雁荡山炼制这樽玄衍都天魔神傀儡,也是以青牛兕师、方啸寒等人为主。

    但除了陈寻之外,还有谁能像陈寻这般,能联合众人的力量,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开新的局面?

    魔族正大举往太元秘境聚集,云荒山的士气还是相当低落。

    即便大多数涅盘境玄修,都知道太元一战势不难免,都知道地底仙府里的太元遗宝被魔族夺走,天钧人族都逃一劫,但真正看好这一战的人却是极少。

    在进入茫茫星域之前,姜云涯他也相当的迷茫,而此时,他至少已经能看到一丝曙光。

    ****************************

    “姜天仇、徐至龙、王冲都已经在澹州恭候多日,等着迎接你与老祖返回天钧呢……”熹武帝大体了解到雁荡山深处的进展,才转到正题上来。

    姜云涯点点头,也觉得陈寻与老祖姜晨歌应该回一趟天钧,神宵宗的掌教之位,也不能继续由玉虚子这样的小角色窃居了。

    唯有陈寻正式执掌神宵宗,他们才能更好的整合姜氏残族、南海仙府以及雪龙山、帝释山、南海州、澶州其他大大小小的部族、宗族、宗门的残余力量。

    也唯有陈寻正式执掌神宵宗,老祖姜晨歌再度出世,神宵宗才能正式晋升为仙道宗门,在诸宗联军内部获得其他仙宗同等的地位,才能将诸宗联军里更多、更强的战力,带入太元战场,而不是被其他的仙道宗门吞并掉。

    天道荡魔军及黑衫军虽然已经很强大了,但还远远不足以在太元战场,与魔族主力抗衡,需要整合、联合更多的力量,那就需要神宵宗在诸宗联军内部获得更高的地位。

    虽然混沌老祖陈彻、化身雷钧老祖的混沌魔、方啸寒、兕师、从陷仙印中脱身、允许重塑肉身的星墟魔龙、新附的岐蛇大妖钱塘以及雷阳子、白无涯等人,暂时还不会公共露面,但天钧境的其他仙道宗门力量本身都很分散,陈寻、常曦与老祖姜晨歌,再加上他姜云涯,四个人已能勉强将一家仙道宗门的门面支撑起来。

    何况陈寻的声望,已经不能拿他此时的修为来衡量了。

    西贺洲楚山一战,陈寻所展示的可谓是神迹,此事已经传遍云荒山,在诸宗联军都引起巨大的轰动;何况东胜洲一战,天道荡魔军更是斩落魔帝级的魔族强者,几乎将整个魔族黑岩部都摧毁掉。

    ***************************

    在天衍诛邪残阵的基础上,花费数年之功,构建了连接雁荡山与青梧岭的稳定空间传送通道,此时进出东胜洲,或返回天钧境,从西京城到在青梧岭北麓新建的澹州城之间,都只是咫尺举步的事情。

    王冲、徐至龙、姜天仇站在澹州城的城门楼前,皆面无表情的凝望着荡魔崖方面,连接东胜洲的空间通道,一端出口就在荡魔崖,也是青梧岭最为核心之地。

    赤松子、陶景宏、苦庵真君、岐千山等,要么就在止魔岭大营,要么就在荡魔崖坐镇。

    陈寻与姜氏老祖姜晨歌从东胜洲返回,也将最先出现在荡魔崖。

    王冲是代表玉虚子而来,徐至龙是代表徐峥而来;姜天仇本身就是姜氏子弟,姜蜀心里莫名发虚,此时没有胆量直接面见老祖姜晨歌,但他不得不来。

    都说是沧海桑田,变化万千,谁能想到陈寻率天道荡魔军进入茫茫星域,才过二十年,就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二十年前,陈寻大闹神宵山诛神峰的一幕,徐至龙、姜天仇、王冲还历历在目,每想起都有咬牙切齿之恨感,谁能他们这时却不得不以诚服的姿态,迎接陈寻进入澹州,还是进劝陈寻接掌神宵宗的掌教之位。

    徐至龙、姜天仇、王冲三人是挠心的恨,但恍然间发觉他们此时或许连恨的资格都没有了。

    这时候荡魔崖前霞云四合,透漏层层瑞光,青梧岭北麓上万里方圆,似乎都笼罩在金色光芒之下。

    徐至龙虽然感受不到众生愿力的存在,但天道宗的上古典籍记载有这种霞光瑞相,恰是无尽众生愿力往一人身上聚集才有的异相……

    据传此子修悟浩然天道,在西贺洲就执雷霆之鞭,震碎血海劫云,有魔帝仙君不可逆侵之威,此刻聚集更为强烈、更为磅礴的众生愿力,实力岂非更进一步?

    这时候陈寻、姜晨歌在姜云涯、熹武帝、赤松子、陶景宏、北玄甲、纪烈等人的陪同下,似徐还疾的往澹州城这边飞来,徐至龙、姜天仇、王冲百般不愿,也只能随众人飞到半空迎接。

    陈寻与姜晨歌在澹州上空停下来,透漏淡淡神焰的双眸,扫过徐至龙、姜天仇、王冲,最后在王冲的脸上停下来,问道:“玉虚子怎么不到澹州城来?”

    王冲心头邪火差点烧入灵海、走火入魔,恨想,我师尊好歹还是神宵宗的掌师,岂会出迎你这小儿?

    心里想归想,王冲现实却只能按捺住心头大恨,说道:“师尊前些日子修炼出了些岔子,不得不坐闭苦关,以致教务都无暇打理,我等这才巴望你回来主持教务。”

    “哦,你们都这么想吗?”陈寻饶有兴致的在姜天仇、徐至龙脸上扫了两眼,笑着问道。

    “王真人所言,皆是我等所愿。”姜天仇、徐至龙闷声说道。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