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二十三章 钱塘老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    ,!

    被收入陷仙阵中,看天地皆是五行磁光流转,百余里高的陷仙峰悬浮在滢莹天地之间,透漏出百倍于莲山的雄浑气息,钱塘这才知道它彻底完了,还完得一点都冤枉。【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它此前怎么都没有想到,即便是黑岩魔帝出现,竟然都没有将这些孙子的全部实力逼出来!

    要早知道这些孙子隐藏这样的实力,何苦淌这趟浑水?

    然而它此时后悔都已经晚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黑岩魔帝那庞然如山岳的魔躯,像石像一样倒在半山腰的山沟里一动不动,而黑岩魔帝的魔胎就是一头独角犀魔,已经被从魔躯里单独抽离出来,被九道五行磁光所化的捆仙索链紧紧捆缚在山巅的五色灵岩上。

    黑岩魔帝还没有神魂俱散,仿佛一头独角犀牛的魔胎四蹄踏在五行岩上,浑身冒出熊熊的魔煞黑焰,正苦苦抵抗五行元力的炼化。

    方啸寒摧动紫凰神剑,一缕缕兜率神焰融入捆仙索中;方啸寒手持五雷遁空瓶站在一旁,随时防范可能会出什么意外。

    虽然已经将黑岩魔帝控制住,但想要将它修炼十数万年的神魂印记都炼化为虚无,令它连轮回都入不了,即便是以混沌老祖陈彻之能,可能也需要上千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才能做到。

    换作普通妖魔,陈寻不至于这么心狠手辣,多半是将其神魂印记打入虚空,令其进入轮回就是,但考虑到魔墟最强的那些魔帝魔尊,很可能都是太古魔神的残魂所化,倘若他们将黑岩魔帝的神魂记打入虚空,很可能会太古魔神直接收回去,甚至有可能加快太古魔神的复活。

    只是黑岩魔帝修为如此高深,它的大道印记可没有那么容易彻底炼化掉,而它的部分自我灵识也早已经跟大道印记融为一体,没有将大道印记彻底炼化之前,也就谈不上真正杀死黑岩魔帝。

    陈寻可不会为炼化黑岩魔帝的浪费上千年的时间,除了方啸寒推动兜率神焰外,他也取出数只聚元瓶,将早就凝炼好的玄阴真水,往黑岩魔帝的魔胎倾泄过去。

    这几瓶玄阴真水,是陈寻好些年积累下来的存货。

    黑岩魔帝那似独角犀牛的魔胎,被玄阴真水浇淋,浑身熊熊燃烧的魔煞黑焰就像是浇灭了一般,丝丝缕缕的玄阴真水渗入魔胎之中。

    就见独角犀牛似的魔胎整个的狰狞扭曲起来,可见玄阴真水的伤害,甚至都要比五行元力与兜率神焰更为凶烈。

    钱塘妖君在旁边看到,心脏都是一阵阵的抽搐。

    玄阴真水能用来洗淬元神元胎,在炼化元神元胎甚至神魂印记方面,自然也要比其他的天炎神焰灵元更为凶烈有效。

    想要将黑岩魔帝与大道印记融为一体的自我灵识炼化,依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陈寻他们这一番挣扎,就彻底令独角犀魔虚弱下来,没有挣扎之力。

    这时候陈寻再用秘法,将一道道蕴藏诸多魔道秘意的神魂印记,从独角犀魔元胎里抽取出来,封印到轮回残石之中,之后才将失去自我灵识的独角犀魔元胎留给混沌老祖,可以炼为陷仙印的器灵。

    而在数千数万年之后,独角犀魔元胎倘若能再滋生出自我灵识,那时候就跟黑岩魔帝彻底无关了……

    ***************************

    陈寻星寒双眸瞥来,钱塘妖君就觉蟒身背脊一阵阵寒。

    这时候却见方啸寒将五雷遁空瓶一抖,被收入五雷遁空瓶的翼魔九海从半空摔落下来,在它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被九道五行磁光所化的捆仙索紧紧缚住。

    翼魔九海还停留在肉身七劫的境界上,跟黑岩魔帝远不能比,照之前一番动作扎腾,陈寻就将它修炼的大道印记封印到轮回残石之中,留下翼魔元胎,交给姜晨歌炼为五雷遁空瓶的器灵。

    五雷遁空瓶原先的器灵,神魂修为就有涅盘第七境,但能重塑肉身后,姜晨歌平时也约束器灵的自由,在澶洲遭袭时,器灵没有来得及回到五雷遁空瓶中就被轰杀,以致澶洲当时几乎是毫无反抗的被攻陷掉。

    姜晨歌此时将翼魔元胎作为器灵炼入五雷遁空瓶,短时间不仅能将五雷遁空瓶这件绝品道器的威力,再多挥一两成出来,还能腾出手祭用其他法宝,综合战力无疑会有大幅的提升。

    而吞天乌云兜这里道宝,这次自然会重新回到姜云涯等姜氏子弟手里。

    **********************

    将黑岩魔帝翼魔九海处置好,这时候众人才将注意力转移到钱塘妖君的身上来。

    “诸位上尊,小妖也是受赤炎老魔胁裹,不得已才入了它们的伙,但内心悔恨不已。小妖自知罪孽深重,只求诸位上尊给小妖一个改过自新洗刷前罪的机会。从此之后,小妖做牛做马,任凭诸尊驱使,绝不会有一点怨言。”

    钱塘妖君要不是被五行磁光所化的捆仙索捆了一个严严实实,早就跪在地上,九颗狰狞头颅砰砰啪啪的磕个不停了。

    它心里也隐约猜到,陈寻他们将它收进来,却最后一个才收拾它,多半是有些用意的。这时候为了争一丝活命的机会,它恨不得将祖宗十八代都拿出来赌咒誓。

    “姜仙君,你以为如何?”陈寻看向姜晨歌。

    澶洲破灭,姜族残破,钱塘妖君是罪魁祸之一,要不要留它自我灵识不炼灭,陈寻要看姜晨歌他们的意思。

    姜晨歌微微一叹,说道:“这妖蛇还没有机会吞噬凡民,罪孽还没有深重将其彻底炼灭的程度,或可给它一个赎罪的机会。”

    姜晨歌心里是巴不得将所有沾染姜族子弟鲜血的妖魔都斩尽,但太元秘境开启在即,能多一分实力也是要极力争取的。

    说起来钱塘妖君也是侥幸之极,它随赤炎魔帝攻陷澶洲之后,都没有来得及以血炼之法去吞噬亿万凡民及生灵的血肉修炼魔功,就被苏旦重创,这些年主要还是躲起来疗伤修炼,兼祭炼从姜族手里抢夺来几件道宝。

    不然的话,哪怕是钱塘妖君再有用处,陈寻也要将它的神魂炼灭。

    事实上,钱塘妖君真要吞噬凡民及亿万生灵修炼,也没有改邪归正的可能,它想改邪归正,业火大劫先就逃不过。

    听姜晨歌的话,钱塘妖君知道活命有望,都恨不得扑上去交姜晨歌两口。

    “你想活命,但也没有那么容易,谁知道你何时会反噬咬我们一口。”陈寻的视线在钱塘妖君的九颗头颅上扫来扫去,冷冷的说道。

    钱塘妖君要不是时时想着保存己身,真正的实力并不在他之下,此时除了混沌老祖陈彻之外,没有谁说有足够的把握镇压住它。

    钱塘妖君知道它想活命,都在陈寻的一念之间,而陈寻的视线就在它的狰狞头颅上扫来扫去,顿时也明白过来,忍着心痛说道:“小妖自知罪孽深重,九当斩其七,才能稍赎前罪。请诸尊稍稍松绑,小妖会自行受刑,绝不劳诸尊亲自动手……”

    在陷仙大阵内,诸人围观,也不怕钱塘妖君能闹出什么妖蛾子来,混沌老祖就收回捆仙索,放钱塘妖君自由。

    松绑之后,但想到要斩落自己修炼数万年的七赎罪,钱塘心头都在滴血,怎么都狠不下心来下手,片晌后抬头看到诸人望过来的眼神渐渐冰冷,又是吓得背脊生汗,终是狠心将七颗狰狞头颅折落下来,说道:“小妖道行实在是微不足道,就炼成九支符骨,这七颗头颅能炼制成七煞灵剑,诸尊诛除魔族时或能助一臂之力……”

    想到自行斩落七颗头颅,还要传授陈寻他们将七颗头颅炼成七煞魔剑的炼制之法,钱塘妖君的心底泪如磅礴大雨而下……

    钱塘妖君斩断七颗头颅,仅保留两,但修为也没有退到涅盘第二境去,差不多还能保持涅盘第七境的水准之上,只是跟它最巅峰之时,已经是远不能比了。

    陈寻此时不宜再分割元神了,便由青牛兕师将神魂印记炼入钱塘妖君的元胎之中,防犯钱塘老妖还有反噬的可能。

    ***************************

    陈寻与姜晨歌再从洞府踏入西京城,外面世界已经过去三年,姜云涯纪烈北玄甲赵承恩他们已经统率大军,将雁荡山附近的魔物清剿过一遍,回到西京城来。

    虽然最初有将近上亿魔兵魔将涌入东胜洲,但分三座祖脉山系聚集。

    雁荡山事变之后,其他两处的魔族大军就立时撤出东胜洲,相隔六七十万里,陈寻他们也没有可能将另两处魔族大军都吃下来,就连黑崖迦黛也随另两路魔族大军撤走。

    这三年来,天道荡魔军都是尽可能清剿雁荡山附近的魔物。

    率兵回西京城,看到老祖姜晨歌,姜云涯等姜氏子弟,心里都是感慨万千,都禁不住泪淆然而下。

    此前虽然姜晨歌都已公开露面,但追剿魔物事急,姜云涯都没有与老祖相叙的时间。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