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一十七章 援兵与伏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人魔两族,以天魔大阵与山河杀伐战阵凝聚十数罗刹魔神,都高逾千丈,挤在百余里狭窄的峡谷里,疯狂的厮杀在一起。【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每一樽罗刹魔神,都是凝聚数以万计、甚至十数万计的精锐将卒或最精锐的魔兵魔将的杀戮、杀伐意志而得,即便没有达到万古魔头、魔帝级数,也要比普通的千古魔头强出一大截。

    接战片晌,就见百余里的峡谷已经是被打得面目全非,成片的峰岭垮塌,大地到处都是撕裂的裂缝,深不见底,战场也很快扩大到千里范围。

    大量的地火岩浆从裂缝里喷涌而出,炽热火红的岩浆之河,在雁荡山的深处到处流淌,空气里弥漫着琉璜的焦灼气味。

    陈寻没想到岐蛇大妖钱塘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妖元磅礴到难以想象,九颗头颅喷吐九种不同的玄煞,汇聚黑色洪流,竟然能将藏剑塔摧发的剑气长河冲散。

    陈寻心想他要是能将这头岐蛇大妖拿下,将其妖骸符骨炼制成灵剑,必定是极品道器级的存在。

    陈寻不会因为剑气长河被冲散就气妥,宽大的袍袖一挥,又将一万枚纯阳丹掷入藏剑塔中,化作滚滚沸腾的纯阳真元,再度摧动雪色剑气,如长河贯空,往前列的天魔大阵冲去。

    陈寻同时又驱动赤血冥蛇剑所化的黑色巨剑,往钱塘妖塘斩去。

    ***************************

    “……”钱塘妖君看到黑色巨剑往它斩来,不敢大意,九颗狰狞头颅喷吐玄煞将黑色巨剑抵挡,同时还祭出一件软兜似的道宝,展开像是一团乌云护身头顶,不敢让大混沌劫剑有近身斩杀它的机会。

    然而如此一来,钱塘妖君也就分身无术,无法再去抵挡往魔兵魔将卷杀的剑气长河了。

    黑岩部少帝黑崖心里对陈寻是恨不得食其肉而后快,但它终究不是鲁莽之辈,看陈寻竟能同时连续摧动藏剑塔与赤血冥蛇剑所化的黑色巨剑杀来,心里震惊不已,飞入前阵,手持黑色巨戟,将如长河贯来的剑气劈散,同时又牵动虚空乱流,化作无数金色灵蛇往陈寻狂卷而去。

    翼魔九海振翼鼓荡,在九天云宵深处,六只利爪摧动层层叠叠的魔煞黑芒,像是黑色波涛往陈寻卷来。

    一茎青藤在陈寻身后长出,瞬时息就滋长万丈,化作无数繁复、春意盎然的枝叶,助陈寻将翼魔九海与黑崖的攻势挡住。

    老夔也变回原形,在陈寻的头顶盘旋,龙吟震鸣,牵动九天云宵中的雷霆之力,化作一道道金色雷网,往魔族大军罩去。

    陈寻再将上万枚纯阳丹掷入藏剑塔,但这次他不再给黑崖、钱塘妖君这些魔族强者反应的机会,直接摧动剑气,往十数里外的一樽罗刹魔神席卷。

    藏剑塔摧动剑气,虽说是范围攻击,但魔族天魔大阵所凝聚的罗刹魔神实在是太强大,剑气席卷过来,像是天河倒悬,眨眼间就将罗刹魔神冲散。

    罗刹魔神虽然是魔兵魔将的杀戮意志凝聚妖煞魔煞而成,但罗刹魔神被打散后,剧烈的反噬之力,犹然会直接冲击在魔兵魔将的神魂。

    一樽罗刹魔神被打散,结成天魔大阵的魔兵魔将,少说有四五分之一,神魂会被巨大的反噬所撕裂。

    陈寻摧动一次藏剑塔,就能重创数千甚至上万魔兵魔将,但涌入雁荡山深处的魔兵魔将实在是太多了。

    此时放眼望去,魔族大军所汇聚成的洪流,几乎将雁荡山北麓近万里延长的山岭都遮闭起来,数量之巨,绝对远在千万之上。

    斩杀三五万或者三五十万魔兵魔物,根本就伤不了黑崖部魔族大军的根本。

    然而看到陈寻在施展大混沌劫剑拖住钱塘妖君的同时,一次又一次的摧动藏剑塔,黑崖、九海诸多魔君,心里是波澜狂涌,都不得不对重新审视陈寻。

    同样祭用多件拥有器灵的道器,并不值得大惊小怪,但谁能看得到,同时摧动藏剑塔与赤血冥蛇剑所耗用的真元法力是何等的巨大。

    也无怪黑崖等魔君会如此震惊,陈寻每摧动一次藏剑塔,就要投入上万枚纯阳丹,实际上相当于数千法相境玄修同时摧动全身的真元法力注入藏剑塔中。

    陈寻真元法力已经是难言磅礴了,但要不是借助藏剑塔与海量的纯阳丹,也只能三五次倾尽全力摧动已修入大成境界的小千剑阵。

    然而黑崖等魔君不明白其中的蹊跷,见陈寻又非那种天生妖元无穷的太古神兽转世,是如何做到这一步的?

    在它看来,人族涅盘上三境逆天玄修,即便吞服最顶级的灵液丹药补充真元法力,也远远抵不住如此巨量的消耗——即便是魔帝仙君的百骸窍脉,都未必能承受如此疯狂的真元法力运转吧?

    陈寻将小千剑阵的阵图及上千柄灵剑炼入藏剑塔,又或者说藏剑塔仅仅作为配合剑阵而存在的法宝,就能列入珍品极道器,必然是有独特之处的。

    藏剑塔作为与剑阵配合祭用的珍品道宝,除了能将庞大而繁杂的剑阵整合到一座灵塔之中快速祭用,塔中还有名为纯阳化丹炉的繁复阵法禁制,能将灵液、纯阳丹等丹液直接化为磅礴的真元驱动剑阵……

    而藏剑塔的真正威力,实际上与藏剑塔本身关系不大,最终还是由炼入其中的剑阵阵图、置入其中的万千灵剑以及能直接化为真元的海量丹液决定,威能甚至有可能远远超越珍品级道器的层次。

    每驱动一次藏剑塔,就要消耗上万枚纯阳丹,陈寻是很心痛,但此时则相当于是将他的战力直接提升数倍,在这样的战场,消耗不管多大,都是值得的。

    黑衫军此时还不能暴露实力,但那么多元丹境以上的精锐玄修,藏在莲山洞府之中,除了修炼、炼制、修复法宝、法器之外,这些年还有一项工作就是凝炼纯阳丹。

    一名修成纯阳金丹的法相境玄修,每天大体能凝炼一枚纯阳丹,但黑衫军修成纯阳金丹的玄修,多达两三千人,其中更有三分之一的人,修为在天人境以上,仅黑衫军每年就能凝炼三四十万枚纯阳丹。

    这一战,陈寻暗中早就备下二百万枚纯阳丹,以供他驱动藏剑塔。

    ********************************

    天道荡魔军的人数还是太少了,当魔族大军主力从后面压上来,诸多天魔大阵所凝聚的罗刹魔神数量,几乎是天道荡魔军的两倍。

    天魔大阵所凝聚的罗刹魔神,虽然不仅具备太多的魔道神通,但一樽樽高达千丈,纯粹的威压并不比黑岩部少帝黑崖、钱塘妖君稍弱。

    每一脚踏出都能踩跨一座山岭,每一拳轰出都能轻易打塌一座巨峰,天魔大阵所凝聚拢的罗刹魔神,以两倍数量围扑过来,天道荡魔军布于雁荡山深处的三座锁龙山河阵,很快就承受不住。

    为避免天道荡魔军的阵列受到直接冲击,陈寻不得不往后收缩防线,最后退到不足百里方圆的盆地里,苦苦支撑。

    持续的恶战,将雁荡山深处的山脉大量的摧毁,附近的天地之势已经极大的改变,加上构建空间通道的一座锁龙山河阵承受不住双重的冲击被摧毁,陈寻他们撤回西贺洲的退路,算是暂时封闭起来了。

    黑岩部少帝黑崖、钱塘妖君、九海等看到这一幕,都极度亢奋起来,与诸多魔君都冲上前阵,想要将人族联军的防线压垮掉。

    常曦也早以岐蛇身外分身厮杀于阵前,加上老夔等也都上阵,但差距太多,还是无法挽回劣势,天道荡魔军的阵列,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

    看到这一幕,迦黛也是暗暗心急,实在不知道陈寻心里在想什么,难道将黑崖、九海、钱塘妖君、黑辛等千古魔头围杀于东胜洲,还不能满足他的胃口吗?

    而只要黑衫军从莲书洞府中出动,除了能围杀雁荡山的这路魔族大军外,另外在东胜洲还有两路规模相当的魔族大军必然也逃脱不出陈寻的手掌心,难道这样的辉煌战果,都还不能令陈寻满意?

    就算陈寻有更大的野心,黑衫军是用来诱杀魔帝级魔族强者的,但眼前的形势,陈寻要怎么支撑下去?

    迦黛远远看见陈寻祭用藏剑塔与大混沌劫剑抵挡钱塘妖君、翼魔九海的同时,还往头顶苍穹望去,她也忍不住抬头看去,却见九天罡风层之外,有数点星辉似的暗影,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往雁荡山掠来。

    “人族援军!”迦黛瞬时想到那数点星辉似的暗影代表什么。

    虽然当初在西京城,陈寻没有跟她明说,但她此时也能想到在越州之战后陈寻他们就发现有大量的魔族大军在东胜洲聚集,之后过去六七年的时间,陈寻完全有足够的时间,以姜晨歌的名义,将姜氏残族的势力聚集起来,然后作为援军调入东胜洲参加。

    迦黛这时候也能明白,陈寻之所以要搞得如此复杂,就是要魔族始终都错误的以为,人族联军每一战都赢是极为勉强,这样就能让魔族继续麻痹大意下去,而陈寻就能不断的、一口接一口的吞噬魔族的精锐战力……

    这时候,迦黛蓦然感应到一缕若有若无的杀机,从头顶掠过,猝然回头看去,就见在数万里外的雁荡山东麓山巅,一道黑色身影看似渺小之极,但气息却予人充塞天地之感。

    而在这一瞬间,从迦黛头顶掠过去的那道杀机,瞬然澎湃、庞然起来,仿佛席卷亿万里的惊涛骇浪要将陈寻吞噬……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