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零八章 血海劫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桑静芸身穿灰朴道衣,容貌娟丽,修成元神法相,即有蒙蒙道意透出,即为显化于化的气息跟威压。【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然而登上莲山,桑静芸透出的蒙蒙道意即有崩溃之相。

    “苏清影前世乃梵天宫真传,澶州苏氏子弟,与我等都是故交,雪龙山、帝释山陷入魔族之手时,不幸殒落,未曾想在西贺洲转世,我等自然要接引她返回宗门,也多谢桑真人这些年来悉心照料……”

    陈寻从须弥戒里取出一枚锦匣,递给桑静芸,说道:“我观你道相,受阻于心碍,难有精进,我这里有一枚龙髓金液丹,或能助你巩固道基。”

    桑静芸接过锦匣,直觉这只锦匣在手里重逾万钧,咬唇_片晌,说道:“清影有一件旧物留存弟子处,还请上尊转交给清影。”

    桑静芸从储物袋里取出旧绸布包裹的一件物什,递给陈寻。

    即便是隔着储物袋,陈寻也早就感应到轮回残石与沧海遗珠的气息,却是没想到苏清影在雪龙山殒落后,历经几次转世,轮回残石与沧海遗珠竟然融合为一了。

    陈寻也不知道灰旧绸布包裹的这件物什,是该叫轮回石,还是该叫沧海遗珠,也很难用道器去定义这件石珠,先将东西接了过去,又跟桑静芸说道:“倘若乾坤能重定,魔族能诛除,你他日若是有愿,可入我神宵宗修行……”

    “多谢上尊厚爱。”桑静芸却像是御去重担一般,浑身轻松起来,道心自此再无障碍,告辞离去。

    南海仙府十三涅盘真君,虽然也都在莲山之中,却无法透过那层看似普通的灰旧绸布感应到轮回残石与沧海遗珠融合为一的气息,自然也就搞不明白陈寻与桑静芸之间的禅机。

    桑静芸当年收留苏清影时,将随苏清影转世而入西贺洲的本命法宝私藏下来,这本身已经形成她的心碍了。她要是能炼化苏清影本命法宝,倒也罢了,但苏清影留在本命法宝的神魂印记,已经早就相互融合为一体了,即便是陈寻都很难炼除,何况桑静芸才法相境修为。

    看桑静芸除了心碍,陈寻也无意替苏清影追究什么。

    轮回转世本就充满极大的凶险,要没有桑静芸这二十年的照顾,也不清楚苏清影会再历经怎样的劫难。

    陈寻将融合为一的轮回残石与沧海遗珠,掷往山顶道宫。

    轮回残石与沧海遗珠竟然融合为一,也极大出乎陈寻的意料,心想苏清影在觉醒前世记忆之后,将其重新祭炼为本命法宝,必然能以更快的速度恢复前世修为,实力甚至更要胜出一筹。

    而苏清影前世与常真、徐斌一样,都悟得三条大道,但修成元胎,晋入涅盘后,她甚至有比常真、徐斌更大的机会修成无劫无量法身、证得梵天境……

    **************************

    这件琐碎之事解决掉之后,陈寻还将南海仙府的十三涅盘真君留在山脚道院里说话:

    “南海仙府破灭后,周畅仙君一直都未有转世的消息,怕已经是遭受不幸了,而贵宗此时也没有涅盘上三境的逆天强者存在,元澄等人皆我与化解恩怨,率元氏弟子并入澹州帝朝,此时负责统率天道荡魔军一部,在止魔岭抵御魔族。我想请诸君以客卿身份加入青梧岭,他日无论是重建南海仙府,或者另投他宗,陈寻都不会加以约束,还会鼎力相助……”

    想要消弥血海魔劫,推动诸宗联军从消极防御转为积极的攻防兼备,不能被那些抱残守缺的仙道宗门牵着鼻子走,陈寻当前最主要能做的事情,就是先整合上古姜氏与南海仙府的残部势力。

    唯有青梧岭所整合的势力,不亚于任何一家仙道宗门里,才能在诸宗联军内部获得真正的话语权,不至于像现在连一个梵天境仙人都见不到面。

    眼前十三涅盘真君,都是南海仙府及附属散修宗派的玄修,陈寻要先说服他们担任青梧岭的客卿。

    然而陈寻此前不容置疑的就将西贺洲联军的统治权彻底接掌过去,此时又“邀请”他们担当客卿,南海仙府十三涅盘真君也非都是完全寄人篱下的心态,心里自然会滋生不满。

    “大劫当前,你们还在犹豫什么?”

    姜晨歌、混沌老祖陈彻,从蜃雾中踏出,厉目似电,炯炯有神的逼视众人。

    姜晨歌在山顶道宫里闭关修炼已经逾四十年,此时都已经快突破涅盘第四境瓶颈,晋入涅盘第五境,但他身为上古姜氏的老祖,所透漏的气势,绝非寻常涅盘中三境的强者能及的。

    而混沌老祖陈彻,更是恢复梵天境初期的修为。

    他们二人从蜃雾中踏出,徐徐飞落山脚道院之中,给南海仙府十三涅盘真君的冲击力,比陈寻直接降临西贺洲还要强烈。

    南海仙府十三涅盘真君惶惶不安的站起来,只是他们是能猜测混沌老祖陈彻有着梵天境的无上修为,却都没有听闻过此人。毕竟混沌老祖陈彻,离开天钧境已经有十万年了,即便是天道宗弟子都绝难想到他会重返天钧。

    南海仙府十三涅盘真君,为首者融阳子,原是南海仙府的一名执事长老,也是涅盘第三境天地法相的修为,困惑不解的施礼问道:“南海融阳子见过上尊,不知两位上尊仙府何方?”

    “贫道陈彻,天钧境或许已经没有几人还记得我的名号了。”混沌老祖说道。

    “老夫乃青梧岭太上长老姜晨歌。”姜晨歌还不能重塑肉身,此时仅仅是元胎所幻化的肉身相,看着才二十来岁,但自称老夫却一点都不违和。

    “啊!”融阳子等南海仙府十三涅盘真君心里都掀起惊天骇浪,怎么都没有想到天道宗消失十万年的二代世祖混沌老祖已然重返天钧;而姜氏老祖姜晨歌转世之后,竟然加入青梧岭担任太上长老一职,这不就意味着上古姜氏已经正式并入青梧岭了吗?

    “融阳子参见宗主,参见太上长老、参见混沌仙君……”融阳子等南海仙府十三涅盘真君,心里再无犹豫,都一起朝陈寻长揖施礼。

    澶州陷落,是受魔帝级魔君强者突袭,但上古姜氏残剩下来北撤到云荒山的势力,要远远强过南海仙府。

    既然姜晨歌都代表上古姜氏并入青梧岭,他们这些人还有什么资格矜持的,还有什么好矜持的?

    **********************************

    楚山以北,漫漫黄沙,绵延不知几千几万里之遥,不计其数的魔兵魔将,像荒古洪流一般,以一种不可抵挡的摧毁之势,往南推动。

    而在魔兵魔将形成的洪流上空,有一片乌云似的血色同时缓缓往南移动。

    那片血色似云非云,更像是一座漂浮在半空的血海,在激荡、沸腾。

    楚山之巅的诸修,纷纷探出神识,往那片血色延伸过去,但刚一触及都纷纷脸色崩变,那片不知道聚集了多少怨煞,像烈焰一样灼烧他们的神魂。

    那哪里仅仅像是血海?

    压根就是一片吞噬人族亿万凡民血肉精气所形成的魔煞血海,或者说是血海劫云更合适一些。

    亿万凡民除了血肉精气之外,连神魂精魄都一起被血海劫云所吞噬,血海劫云中蒸腾的怨煞,都快强烈到要凝聚成无数魔头的地步了。

    在楚山与大漠的交界处,有一座千里方圆的山岭。

    这座山岭虽然正抵北部荒漠凛冽的寒冷,但山脉深处蕴有一眼热泉,使得山岭上常年都四季如春。

    虽然那座山岭里栖息的飞禽走兽早就南撤,或者都被魔族大军的前锋吞噬一净,但山岭上的草木都还郁郁葱葱,一片蔚然翠色。

    而就在血海之云往山岭上空覆盖过去的时候,诸修眼睁睁就看到山岭上的草木瞬时间枯萎下来。

    所有草木精气所孕育的草木精华,都由被血海之云吸噬一尽……

    站在楚山之巅的诸修,脸色崩变,心里都想,要不是天钧援军及时赶到,他们凭借楚山的防护大阵,能否支撑住半盏茶的工夫?

    而楚山之巅除了极少数的人外,更多的玄修弟子、将卒,也仅仅知道天钧有援军过来,对这支天钧援军的实力有多强,心里都没有清楚的概念。

    这时候见血海之云如此的凶烈,诸修脸色也不好看,担心天钧援军与西贺洲联军汇同一起,也根本抵挡不住魔族大军的洪流。

    朱明泉、林铮海等人,也都是紧张看向陈寻,心里也是忐忑不安。

    楚山的防护大阵虽然也有天地三阶,但相对这片血海劫云,实在是太弱小、太弱小了,根本抵挡不住血海劫云的冲击,而诸多涅盘境强者藏在洞府法宝之中都不能出战,杀伐战阵凝聚战卒杀伐意志所凝聚的一头头罗刹魔神、血色苍龙威力就相当有限,也根本没有能力将这片纵横千里的血海劫云撕开,这一战要怎么打?

    “这片血云,我去撕开,你们都照计划行事便可!”陈寻说道,挥袖打开一座苍穹之门,举步跨入,下一刻他孤身一人就直接出现在血海劫云之上……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