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零六章 清影转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光线剧烈扭曲,牢城关的上空仿佛打开一扇苍穹之门,无尽的清滢灵光从门内汹涌而出,陈寻跨步而出时,周身皆是映在清滢灵光之中,一袭青衣,却宛如天神降世。【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往转世后入西贺洲天荡宗修行的苏清影看去,见她白如初雪的脸蛋娇艳无暇,清亮的美眸里似乎还有翼魔利爪刺来的余影,还有着劫后余生的惊惶。

    苏清影这一世都还不到二十岁的样子,甚至差半步都还没有修入天元境,刚才要不是仗着那枚道符,根本就无法伤及任何一头翼魔,陈寻猜想她在雪龙山殒落后,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转世了,实在不知道她这百余年间经历过怎样的坎坷。

    陈寻突然现身出手,虽然抓碎那头翼魔,不比捏死一只蚂蚱困难多少,但此时在牢城关内外疯狂猎样凡民的翼魔,杀戮意志并没有被陈寻出手吓崩溃,反而气势汹汹的振动骨翼,往陈寻围扑过来。

    陈寻手指极速虚弹,十数道细如游丝的金紫雷芒脱手而出,射入这些不识好歹的翼魔前额,紧接着就见每一道金紫雷芒都化作一面雷芒电网,从翼魔的体内浮出,同时也将翼魔坚逾金石的魔躯,切割得支离破碎,从空中洒落下来。

    牢城头内数万凡民都逃出一劫,与惊惶逃散的千余将卒,这一刻劫后余生,都泗涕淋漓的朝牢城头顶礼膜拜。

    丝丝缕缕的众生愿力汇入陈寻体内,虽然不多,却是精纯无比。

    “天荡宗真传弟子祝同拜见前辈、上尊……”

    那名锦衣青年祝同,与其他天荡宗的弟子都御空飞到牢城关的城墙上,感受到陈寻身上所透出的淡淡威压,就令他们情不自禁的跪拜下来行礼。

    祝同虽为天荡宗真传,也得机缘修成元丹,他起初唤陈寻“前辈”,又觉得不合适,改唤“上尊”,他实在也是完全看不出陈寻的修为有多恐怖、高深。

    撕裂虚空而出,却又不受西贺洲的天道压制,这到底是多恐怖的修为!

    苏清影却孑然站在城头,异常困惑的凝望着陈寻,莫名的觉得亲切,却又不知这种亲切感从何而来,都忘了要上前拜谢救命之恩。

    故人相见,陈寻心头也是柔情涌动,挥袖将祝同等天荡宗弟子扶起,视线却落到苏清影的身上,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苏清影这才回过神来,忐忑不安的上前行礼道:“晚辈苏清影,拜见上尊!”

    此时却是轮到陈寻微微一怔了,看苏清影此时还不像是觉醒前世记忆的样子,怎么这一世的姓名都还没有更改?

    难道说她宗门长辈,有人认出她是梵天宫真传转世?

    西贺洲作为间接附庸于南海仙府的中千天域,也曾有空间通道通往天钧南海州,天荡宗的玄修,确有可能在天钧境见过苏清影。

    陈寻这时候时还没有掌握徐峥那种能直接点醒他人轮回印记的神通手段,一时半会还不便与苏清影直言前世之事,问道:“你在天荡宗何人门下修行,你这苏姓又是从何而得?”

    苏清影有些迟疑,锦衣青年却是讨好的凑过来说道:

    “清影师妹乃我天荡宗师叔桑静芸真人自幼所收养的孤女。据师叔说清影师妹出世时,天地间有清光潋影入怀之异相,桑师叔也是因此才在一座古庵找到刚呱呱落地的清影师妹与她难产而死的母亲。古庵又种植大片的紫苏草,桑师叔遂替清影冠以苏字姓氏……”

    “哦……”陈寻淡淡一笑,眼瞳里的神光似秋水涨起,往苏青影的灵海扫去,就见她灵海之中,除了妙如天女的元神法相外,空荡荡再无一物,轮回残石与沧海遗珠都不知所踪。

    沧海遗珠是苏青影的本命法宝,而轮回残石经苏清影炼为魂器之后,都能与苏青影的轮回印记(神魂印记)融为一体,是介入虚实之间的宝器,实要比寻常的道器更为微妙。

    即便是苏清影经历转世轮回,这两件宝器也不会遗失,除非是被他人夺走。

    也难怪苏清影入天荡宗修为,竟然迟迟都没有修入天元境,差点丧命翼魔爪,原来这两件宝物都已经不在她身边了。

    不过,陈寻横渡茫茫星域,历经千辛万苦进入西贺洲,也不是过来替苏清影找寻轮回残石与沧海遗珠的。

    事实上,在西贺洲别人就算将轮回残石与沧海遗珠从苏清影的手里夺走,也根本就没有能力将苏清影留在其中的神魂印记抹去后重新祭炼。

    陈寻此时已经找到苏清影,只要请混沌老祖以秘法打开她的轮回印记,在觉醒前世记忆之后,她在莲书洞府之中重新修炼到天人境巅峰,都是易如反掌之事,其他都是细枝末节。

    陈寻此时更紧要的,还是联络西贺洲的本土抵抗势力,共同清剿如洪流一般涌入西贺洲的魔兵魔将……

    ***************************

    陈寻神识能延伸三五万里之遥,而在西贺洲还没有人能遮闭他的神识感应,他都不需要询问祝同等天荡宗弟子,就已经将天荡原、楚山山脉等地的形势了然于心。

    在楚山以北,是一座纵横万里的荒漠。

    东胜洲雁荡岭连接西贺洲的空间裂缝,一头就出现在这座荒漠的深处。

    天荡宗作为天荡原、楚山等地最强盛的宗门,也是西贺洲五大强宗之一,早在数千年前就发现这处空间裂缝的存在。

    由于天荡宗与东胜洲的雁荡宗,并不友好,双方都没有正式建立空间通道的意愿,早年仅有极少数的天人境强者,能借绝品天器或纯阳道器护身,经此空间裂缝往返两座天域之间。

    而在魔族吞噬东胜洲后,就利用这处空间裂缝布设大阵,正式构建了通往西贺洲的空间通道。

    在中千天域之间构建稳定的空间通道,只需要三阶的天地法阵。

    魔族虽然极其匮乏完整的高等级天地法阵,但像六阳、锁龙山河阵层次的中低等级天地法阵,还是有一些的。

    此后,多如牛毛的魔物,像是洪流一样,涌入楚山北部的荒漠之中。

    西贺洲与天钧境一直都有密切的联系,早年也有大量的玄修弟子,被调入天钧境参加御魔。

    永明岛陆沉之战,南海仙府又相继陷入,就有大量的玄修弟子从天钧境避入西贺洲,切断西贺洲与天钧境之间的联系。

    甚至有不少涅盘境玄修,也避入西贺洲,但受到天道的压制,他们只能躲藏在洞府法宝之中。

    魔族大军经东胜洲侵入,西贺洲的宗门在天地魔劫面前,也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在楚山组建规模巨大的联军。

    涅盘下三境的玄修,倘若没有强大的中上品道器护身,根本就没有能力抵挡天道神雷的轰劈。

    即便在南海仙府陷落后,有十数涅盘境玄修避入西贺洲,但他们除了藏在洞府法宝里炼制一些法器、丹药,却没有其他办法增援西贺洲的御魔战事……

    虽然西贺洲联军曾进入荒漠多次打退魔族大军的进犯,但魔兵魔将的数量太过巨大,在联军有生力量被大量消耗,新生力量又一时供应不上之后,就只能被迫退出荒漠,撤到绵延五六万里的楚山之中。

    联军虽然在楚山布设多座二三阶的天地大阵,暂时没有被魔族大军攻陷的忧虑,但大量魔物绕过楚山防线,吞食楚山以南天荡原等地的凡民,楚国等世俗国家、帝朝,实际都已经处于解体崩溃的边缘。

    没有这些世俗国家与帝朝的支撑,诸宗联军大量来自于宗族的子弟人心变得惶惶不安不说,更没有办法获得大量的、用于炼器、炼丹的基础资源。

    而随着魔兵魔将后续将大规模在楚山北部、西部展开,诸宗联军在楚山很快就会变成孤军,深陷重围之中,最终溃败灭亡,也是迟早的事情。

    西贺洲的形势,可以说是已经陷入岌岌可危的崩溃边缘了。

    **************************

    陈寻没有与牢城关的这些天荡宗弟子多说什么,挥袖将祝同、苏清影卷到身边,说道:“你们随我去楚山!”

    祝同刚想要传讯宗门,却见陈寻挥袖一荡,就见牢城关前又打开一座像是苍穹之门的洞_眼,他与苏清影身不由己的被带入其中,下一刻竟然就站在距离牢城关一千五百里之外的固城上空。

    固城这时正有十数魔物猎食凡民,同样是在顷刻间被陈寻毙杀。

    下一刻,苍穹之门再开。

    对苏清影、祝同而言,仅仅是十数个闪烁,他们已经随陈寻站在楚山之巅的望仙崖前。

    陈寻突然赶到,西贺洲的诸宗联军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敌我未明之前,自然是全力摧动大阵,严防死守;数十天人境玄修祭出法宝灵剑,站在望仙崖前,隔着大阵护罩,紧张的看向陈寻,慑于陈寻散出的强大气势,一时间都没有人敢轻易上前问他是敌是友……

    陈寻挥袖舒展,放苏清影与祝同下来,万丈高崖上吹拂而过的凛冽罡风,甚至连他一缕发丝都没能掀起来,眼瞳透出淡淡神芒,说道:

    “我乃天钧境神宵宗陈寻,为御魔之事赶来增援西贺洲,山门之内,可有人认得我……”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