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零五章 暗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他们这时候确知,魔族聚集东胜洲的魔兵魔将,已将近亿数。【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虽然没有魔帝级的魔族强者在东胜洲坐镇,但黑崖、九海一级数的千古魔头,多达十数,其中就有对陈寻抄其老巢恨之入骨的岐蛇大妖钱塘老妖。

    虽然上亿魔兵魔将,远不如在黑云城集结的上亿魔兵魔将精锐,但如此巨大的数量,蚁多咬死象,犹不能小视。

    东胜洲有三大祖脉山系,西京城南两万余里外的雁荡山或名雁荡岭,仅是其中之一。

    与其他中小天域相通的空间裂缝,都主要集中在这三大祖脉山系之中,而进入东胜洲的魔兵魔将,自然也就主要集中在这三大祖脉山系之中,入侵其中的中小天域。

    虽然魔族手里罕有完整的高等级天地法阵,但攻陷澹州、南海仙府等宗,还是获得不少残缺的天地法阵,经过魔族中的炼器宗师修复,此时就有多座布设于雁荡山等东胜洲祖脉山系之间。

    雁荡山里的那座天地法阵即便是残缺的,也非同小可。

    倘若黑衫军还想继u 隐藏实力,混沌老祖、混沌魔、方啸寒、姜晨歌、方啸寒、青牛兕师等人暂时藏在莲书洞府里都不露面,仅陈寻、常曦、纪烈、老夔率六十万天道荡魔军精锐出战,一时还怕是没有能力将雁荡山啃下来。

    而此时就直接暴露黑衫军的实力,又有些太早了;一旦打草惊蛇,引动魔帝级的魔族强者率大股精锐魔族大军出马,陈寻他们以后还想再在茫茫星域四处出击,就会变得艰难而凶险。

    “我可以将你们带入雁荡山大阵之中。”迦黛说道。

    “你继u 留在魔族,作用更大。”陈寻断然否定掉迦黛的提议,这时候就让迦黛暴露出来,就太得不偿失了。

    为了避免迦黛的事情走漏风暴,陈寻都用蜃雾将山道宫与莲山的其他地方分隔开来。

    此时除了在山道宫修练 的诸人外,绝大多数的将卒、玄修弟子,甚至都不知道 他们已随莲书洞府进入东胜洲西京城里。

    “东胜洲可还有空间裂缝,能让我们与西贺洲联络”纪烈问道。

    不单单苏清影极可能已经在西贺洲转世,也不是说陈寻现在就要将黑崖、九海当成软柿子捏,更为重要 的,西贺洲作为中千天域,曾附属于南海仙府下属的宗门,南海仙府及南海洲陷落时,曾有大量的蛮荒部族陷入魔族大军的重围,来不及北撤到云荒山,只能避入西贺洲。

    这也是西贺洲抵抗势力极为强da ,黑崖所部短时间都没能成功侵入西贺洲的关键原因。

    倘若能先击溃黑崖所部魔族,天道荡魔军不仅能从西贺洲吸收新生抵抗力量,背依西贺洲,还能获得大量的资源,在东胜洲歼灭更多的魔族。

    “这个,我确是不知。”迦黛摇头说道。

    东胜洲是有可能还存在 与西贺洲相接的空间裂缝,但具体在哪里,却无人知道 。

    “我们绕去西贺洲,等黑崖所部入瓮”陈寻断然说道。

    他们在东胜洲直接强攻雁荡山,付出的代价太大;一旦战事不利,吸引其他两处祖脉山系的魔族大军来援,到时候即使是黑衫军从莲山洞府中杀出,也可能会要承受极大的伤亡。

    最好的办法,就是他们绕去西贺洲,与西贺洲的抵抗军一起,重拳打击侵入西贺洲的魔兵魔将,然而从西贺洲那头,通过空间裂缝,反过来攻入雁荡山中。

    魔族所布设的防护大阵,主要还是为抵挡有可能来自星域深处袭杀而出的天钧境诸宗联军,绝对不会想到都没有涅盘境坐镇的西贺洲抵抗军,敢杀入东胜洲。

    虽然从茫茫星域深处绕过,抵达西贺洲可能需要 多耗费一年半之后,但即便西贺洲可能要为此付出惨重的伤亡,也是值得的。

    陈寻没有办法救下所有的人,他的目标只是不能让太元遗宝落入魔族之手,不能让太古魔神复活威胁到七域人族的存亡

    到西贺洲后,虽然除他与赵醒龙、吕孝瑞三人之外,其他涅盘境玄修都不能出莲书洞府作战,但六十万天道荡魔军,最为普通的将卒都有还胎境修为,可能要比西贺洲六百万抵抗军都要精锐、强悍。

    楚山雄岭,像是一道天然的屏障,雄踞在天荡原的北部,挡住刺骨的寒流南下。

    天荡原因此成为西贺洲最宜居住的广阔平原之一,滋息繁衍十数亿的人族,纵横三四万里,除了不多的丘陵山麓外,到处都是开垦的良田,河渠纵横,村寨、城池星罗棋布。

    数千年前,楚氏据天荡原建立楚国,南征北战,拓疆扩土,此时已经是西贺洲七国之首,但那莺飞草长的繁荣景象早已然荡然无存。

    在牢城关前的官道上,数以万计的凡民拥堵在关城前,等着盘查过卡,继u 往南方逃亡。

    魔族大军虽然还没有攻陷楚山防线,但不计其数的魔物直接绕过楚山,进入天荡原掠食凡民。

    短短两三年间,楚国已经有上千万凡民被吞噬得连尸骸都不剩。

    天荡国已成修罗地狱,无论是人还是妖兽,都千方百计的想着逃离天荡原。

    牢城头是南出楚国的雄关之一,这段时间每天都有数万凡民打此而过,翻山越岭,进入南越国境内。

    “桀桀”

    一阵夜枭似的怪啸传荡而来,听得人心极其不难受,拥堵在大道的民众早已成惊弓之鸟,扭头看去,就见远空云宵有十数黑点,正急速往他们这边掠来。

    人群顿时就恐慌起来,无数人抛去行囊、车辆,尖嚎大叫,推搡冲撞,不要命的往大道两旁的树林逃去。

    生活在天荡原的民众,对越过楚山掠夺血食的魔物都已经是再熟悉不过,都知道 这十数黑影是楚山北部最难缠的六爪翼魔。

    六爪翼魔在半空中遁速极快,即使是天荡宗修练 到御剑飞行境界的弟子,都压根无可能追上此等魔物,更不要说将其斩杀剑下了。

    关前的民众乱作一团,关城上的守卒也都面色惨白,要不是守将没有弃城而逃,他们早就弃械逃下城墙了。

    天荡宗十数名身穿月白色道袍的弟子,此时紧紧握住的灵剑,死死的盯住远方的空间,指甲已经狠狠掐到肉里,都没有人觉察。

    “结阵”为首那名锦衣青年气宇轩然,看似镇静,但微微颤抖的声音暴露出他内心的不安,没想到他们负责协守牢城关,距离楚山防线将近三万里,竟然还会遇到如此凶悍的魔物。

    但他们不能退。

    他们若不能将这十数头翼魔牵制住,若不能支撑到援军赶到,这城内城外数万民众,很可能都不需要 半炷香的工夫,就会被这十数头翼魔屠杀怠尽。

    “啊”

    一头翼魔冲裂乌云,从半空像青黑色闪电一样俯冲而下,抓住看似凡民里的一名武士,没等拖回半空就直接撕成两半,鲜血飚洒如雨。

    随后就见那头翼魔张口长吸,那人族武士的满身血肉都化为一团血雾,被它吸入腹中,最后就剩下一具森然白骨从半空丢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无数凡民更是惊恐万分的逃离官道,除了十一头翼魔分头猎杀往两边树林奔逃的凡民外,还有三头最为强da 的翼魔,直接往牢城关扑杀过来。

    “剑冲星河”

    天荡宗十数弟子祭出灵剑,清蒙蒙的剑气 激荡而出,在半空凝聚星河般的剑网,往当头那只翼魔罩去。

    那头翼魔“桀桀”快啸,淡金色的鳞爪快如闪电切割,三五下就将星河般的剑网撕成粉碎;另两头翼魔一左一右,就直接切到剑阵近侧,利爪抓碎两名天荡宗弟子的颅骨,空气里才传来它们振翼所产生的暴鸣。

    十数天荡宗弟子未曾想他们最为依仗的剑阵都如此不堪一击,见此时又有两名师兄弟顷刻间被抓碎头颅而亡,谁还敢留下来与翼魔死战

    众人都一哄而散,恨不能拼出吃奶的劲来,将所有的防御法宝、玄符都祭出,只希望能比其他人逃得更快一线。

    “清影师妹,我们也走”锦衣青年斩出数道剑芒就立即掐碎一张道符,立时形成三层青色灵罩将他周身护住,这是老祖给他保命的护符,但他逃跑之前,没忘记要将身边那名容颜清艳的天荡宗女弟子,一起拉进灵罩里来逃走。

    “我们还能逃到何时”

    那女弟子立在城头,惘然看到又有两名师兄弟丧命翼魔爪下,心里既是愤恨又是悲痛,不愿随锦衣青年逃走,从袖里祭出一张古拙灰旧的道符。

    就见道符在半空熊熊燃烧,从火焰中分出三道锋利之极的庚金剑芒,朝当头往她扑杀过来的那头翼魔斩去。

    “嗷”

    那头翼魔没想到不起眼的天荡宗弟子,还藏有如此厉害的道符,避开要害,但左翼给劈开三道裂口,半片骨翼都差点被斩断,痛得它嗷嗷大叫。

    可惜这女弟子再没有其他厉害道符或法宝,那头翼魔振动伤翼,百丈空间一晃而过,利爪已经往女弟子当头刺去

    锦衣青年虽然喜欢这位同门师妹许久,但还不会为她搭上性命,踏步往城下树林遁去,想躲入凡民之中,逃走的机会或能更大一些,但又禁不住回头看去,却见一只青鳞巨爪从虚空里探出,在这一瞬竟将那头要斩杀青影师妹的翼魔捏成一团烂肉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