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零四章 圣徒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从玉衡境返回天钧的数十年间,实际 在莲山洞府里时光飞逝更有数百年,陈寻连迦黛的小手都没能扎扎实实的揉两下,没有想到这次初见,这女魔头整个身子都贴过来了

    陈寻倒也没有得意 忘形,心知这女魔头这一切都是做给大当家看的,嘴里说是要想姜冰云、青璇,要认姐妹,实际 上是要跟常曦划清楚界限跟身份,然后再好拿这个去挤压常曦。【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陈寻同时也感受到常曦杀气腾腾的眼神,就觉得后脖子发紧,心想修罗与太元是灭族的世仇,他以后要是不盯着这两个婆娘,莲山还不得被她们拆了

    混沌老祖、混沌魔、方啸寒、青牛兕师都知道 迦黛、常曦两女的出身。

    而常曦不计其数的转世轮回,都只为救出困在天壁之中的太元族人,而迦黛此前投身魔族,也是为修罗一族复兴之事,寻找她失踪的父帝的踪迹两女都是极重族裔的,而两族又曾在太元秘境拼得同归于尽,这简直就是扯不完的烂帐。

    混沌老祖、混沌魔、方啸寒、青牛兕师等人才不会陷入这种事情中去,寒暄数句,略加了解东胜洲此时的现况,便告辞回各自的偏殿修练 去了。

    常曦将迦黛的作态都看在眼底,心想这贱婢不过是侍妾的命,还想爬到老娘的头上来耀武扬威,轻蔑的瞥向陈寻说道:“都说修罗女天生艳荡,你能找这么一头修罗女奉侍床寝,倒是好享受 。今日我便不打忧你们欢爱,改日再议正事”

    听常曦将她说得轻贱,迦黛眼眸里焰芒四溢,但想莲山之中众人对她多半还有些提防,那她在莲山就不比常曦这贱婢更得人心,此时闹腾起来,她定难占到什么便宜,心想她这时只能先忍下一口气来。

    陈寻牵过迦黛柔嫩似绵的小手,说道:“太元、修罗两族太古一战,可以说是同归于尽,两败俱亡,各自都剩极少数族人残存于世,寄他族篱下。不管你与常曦以后能有所忍让,还是说会继u 敌视,但阻止太元遗宝或你族遗落在太元地底仙府的神兵玄宝落入魔族之手,应当是你与常曦此时共同的目标。你应早就听说过,魔墟乃太古魔神遗骸所化;或许你还不知道 ,太古魔神很快就会复活”

    陈寻此前对迦黛不尽放心,是知道 她并不关心天钧人族的死活,她本质上跟徐峥类似,更关心修罗一族是否有复兴的可能,为此甚至不惜投附魔族。

    太古魔神之事,实际 上就彻底杜绝了迦黛倒向魔族的可能,因而有些事情,陈寻这时候就能与迦黛说透。

    迦黛与徐峥还是有所不同。

    面临如此严峻的威胁下,徐峥心里更焦急将羿族聚集云荒山的上千万族人迁离天钧,逃开血海魔劫与叛帝的追杀,很多事情都跟陈寻他们不在一个节奏上。

    迦黛此时没有族裔牵累,没有什么顾忌,而偏偏六臂魔君转世的唯一希望都落在陈寻的身上,她此时就更不可能背叛这边。

    陈寻当时也是离开魔墟之后,才跟混沌老祖提及太古魔神复活之事,迦黛当时就留在黑星堡,并不知情,此时也是愣怔了片晌,都难以消化这个消息。

    她此前还是想着要怎样才能争脱陈寻的控制 ,但再回到魔族当中,时不时又想起众人在莲山之中修行的时光,实是要比她在茫茫星域深处流浪、挣扎着修行,更令她眷恋。

    太古魔神一事,则是将她内心最后一块坚冰击碎。

    陈寻伸手揽过迦黛的香肩,心想这女魔头跟常曦争风吃醋,说不定这时候能占点便宜。

    迦黛身子僵硬片晌,终是没有挣脱,柔软无骨的依偎在陈寻的怀里,只是低声说道:“你说过要迎娶我,便不能轻贱了我。”

    陈寻心底大乐,暗道你情我愿、男欢女爱,哪能说是轻贱他脸上则一本正经的说道:“他日我若有能力,必助你修罗据一域立族。这样的承诺,是否比迎娶你分量更重当然,你,我也是娶定了。”

    迦黛心里可没有太多的柔情蜜意,只是盘算东胜洲人族及亿万生灵近乎灭绝,天道已经残破,他日再能收复回来,将残存的人族迁走,天道会溃散无形,修罗一族就能迁入东胜洲休生养息,却要比在茫茫星域里无尽流浪强出太多。

    以修罗残族的实力,此时想占据一处大千世界,那无疑是异想天开

    迦黛对陈寻此时的承诺也没有那么确定,但她也知道 舍此之外也无他途,只是带着娇怨的说道:“但愿你不会负我。”心里想,老娘委身于你这淫贼,倘若真能换族人得休生养息的机会,也只能先忍了。

    迦黛一副千依百顺,声音柔媚之极,陈寻入耳听来,骨头都要酥掉,手顺落到迦黛柔软的腰间,说道:“你先说服阎摩那厮,效忠于我。”

    他的手还想再要下滑之时,就被迦黛抓住:“黑崖正计划大举入侵西贺洲,还挽救亿万凡民要紧”

    陈寻心里苦笑,心想双修暂时还是个梦。

    自从在黑云城荒野被擒,阎摩就被封禁六识,关押在莲书洞府之中。

    莲山之中,数十年时光匆匆而过,阎摩就像做了一场梦,醒过来发现 自己躺在一座宽敞的青铜殿中,陈寻与迦黛并肩悬立在青铜殿的上空,正朝他看来。

    阎摩一时间摸不清头脑,只以为迦黛此时也意外 受制于陈寻,伸手去摸狱魔刀,不见,便挥起磨盘一般的巨拳,往小如蝼蚁的陈寻轰去。

    陈寻伸指一点,一道金紫雷光掣出,就将阎摩那能轰塌峰崖的巨拳抵住。

    金紫雷光看似就像一道细长的锁链,阎摩却是不能将其轰碎,大殿到处都是空气震荡的暴鸣,最终被大殿铜壁透出像水波一样的灵光给消弥掉。

    阎摩哪里甘心,见灵海内没有异状,摧动如汪洋大海般的煞元,仿佛地狱烈焰的魔火在他身后熊熊燃烧起来,魔躯更加庞大起来,周围的空间都开始坍塌起来

    “阎摩,住手”迦黛娇喝道,“陈寻得我父帝传承,便是我修罗一族的圣徒,你不得冒犯他”

    阎摩微微一怔,迦黛的话令他难以自信,但看迦黛也不像是受制于人的样子。

    迦黛继u 说道:“我当年在陈寻身上感应到父帝留在他身上的气息,孤身潜入朱仙角,便是要搞清楚这背后的曲折;而迷失星域两百年间,我都与陈寻在一起,不然岂会刚好同时返回天钧”

    阎摩怔在那里,迦黛与陈寻差不多同时返回天钧,是有些疑惑,但眼前的一切,又叫他如何相信

    这怎么可能

    迦黛此时当然不能公开说她当年袭杀陈寻,是知道 她父帝将转世的神魂印记寄附在陈寻的身上,杀了陈寻就有机会助父帝转世;当然也不能说陈寻在玉衡境时还在她体内种下神魂禁制,百般折磨她;更不能说她父帝的神魂印记此时也已经被陈寻封印。

    想到这里,迦黛美眸横了陈寻一眼,心想老娘今日替你百般掩饰,说服阎摩效忠于你,你他日敢对老娘始乱终弃,老娘定饶不得你好。

    阎摩散去煞元,但还难以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怎么可能会是这样

    帝尊怎么会将修罗圣诀传承,交给一个不相当的孱弱人族

    阎摩一屁股坐在地面,心里波澜狂涌,一时间都顾不上探察他此时身在何地,心想他与迦黛数百年来投附魔族,助魔族侵伐天钧境,又算哪摊子事

    陈寻心里嘿然而笑,未曾想迦黛说谎也是张口即来,当年六臂魔君不过是想躲避道虚的探察,才将神魂印记附在他的身上,但经迦黛这一说,他这个修罗族圣徒的身份,好像一切都理所当然了。

    阎摩此时还不能公开露面,只能化变人形,暂时先编入黑衫军中。

    阎摩早年在太元秘境时,就能与当年就是梵天宫第一真传的苏清影打成平手,而二三百年间又修成六臂魔躯,实力已经是堪比涅盘中三境的玄修了。

    黑衫军自方啸寒以下,就又再增添一位中坚核心战力。

    到东胜洲后,常曦也更清晰的感应到苏清影应该在西贺洲转世了。

    陈寻此时也确知,黑崖、九海等魔,在止魔岭惨败之后,所部精锐沦陷逾半,急于恢复实力,也正积极筹划从位于雁荡山深处的空间裂缝,大举侵入西贺洲吞噬血食,只是他们此时想攻陷雁荡山、阻止魔族之手屠戮西贺洲人族却绝非易事

    “魔族强者里,擅长炼器者不是没有,但很罕见,而侵入天钧境后,虽然从澶州、从南海仙府斩获大量的道宝,却没有一座完整的高等级天地法阵得手,这也是魔族迄今未能在诸天域之间大规模构建空间通道的关键原因,”

    迦黛这段时期以来,深处魔族内部,所了解的情报,要比陈寻他们详细得多,

    “不过,血海魔劫持续两百余年,魔族还是获得大量的残缺大阵,也正极力培养炼器宗师,去修复这些法阵。此时在雁荡山就布有一座天地五阶的防护大阵,虽然也是残缺的,但黑衫军还想继u 掩藏实力,怕是没有强攻下雁荡山的可能”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