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六章 六宗归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姜晨歌虽然才恢复涅盘第二境的修为,可怜到将太古龙卵寄为身骸,眼下也只能以孱弱的元胎体示众,但仅尺许高矮的他坐在石案之后,气势却丝毫不弱,眼神似寒电一般盯住陈寻的眼睛,张口说道:

    “没想到你真是明白人,那你我之间也无需那么多的废话,你助我恢复修为,收编姜氏残族,他日必有厚报给你。【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忍不住想仰天大笑,虽然他与混沌老祖他们商议秘事时,会额外施下一两层禁制,但姜晨歌瞒过众人的视线,在道宫之旁潜伏了十数年,实在不知道有多少秘密都被他看在眼底。

    “姜仙君,你以为你此时还是那个高(高在上、视澶州千万玄修如蝼蚁的姜氏老祖?”陈寻身子斜靠到石案了,嘴角浮出一笑,说道,“姜仙君何苦不去寻徐峥交易,要将这天大的便宜白白送给我?”

    方啸寒、常曦都面露讥笑;化身雷钧老祖的混沌魔、青牛兕师不动声色。

    混沌老祖陈彻轻叹一口气,摇头苦笑道:“我与姜道友有十万年未谋面,但姜道友装腔作势的脾气却没有更改……”

    山顶道宫过去十数年,这也意味着伏龙舟、星云舟在茫茫星域中飞行了一年多时间,距离天炉秘境已经很近了,陈寻也没有时间跟姜晨歌绕弯子,直接说道:

    “太古魔神一旦复活,血海魔劫势必席卷七域,诸域仙宗玄修或能逃入茫茫星域之中,但亿万凡民没有几人能脱身。而姜仙君既然已经知道这个秘密,我就绝没有让姜仙君从中脱身的可能。我这艘贼船,姜仙君今日就是不想上,也得要上了!”

    “你能有今日成就,我姜氏可侍你不薄……”姜晨歌脸色阴沉的说道。

    “五十年后若不能阻止太元遗玉落入魔族之手,徐峥、常暨将护送羿族残裔逃离天钧,到时候必然也会有一部分姜氏族人随同他们一起离开天钧,姜仙君不用担心姜氏会断了血脉,我也算是还了姜氏的恩情,但姜仙君你则要留下来,与我们一起与天钧共存亡,”陈寻淡淡的说道,“而倘若我等能抵御住血海魔劫,永明帝朝、澹州帝朝都是姜氏一脉,姜仙君你都根本不需要担心姜氏复兴之事,又何苦在此时就想着脱身?”

    姜晨歌没想到他都没有露出什么声色,心思竟然都被陈寻猜中,脸色也变得极其难看,沉声说道:

    “即便你们此次能借诸宗联军阻止太元遗宝落入魔族之手,阻止太古魔神复活,又能如何?”

    陈寻嘿嘿一笑,心知姜晨歌这些年潜伏莲山,还真是看透他们不少秘密。

    姜晨歌也知道在陈寻跟前玩不出什么心眼,说话也不再遮遮拦拦,说道:

    “……黑衫军不出手则罢,一旦出手,北辰仙君、赤霞仙君必然能知道北斗仙君在云洲转世以及皇曦宗的叛逆都被你收至麾下;而羿族大帝又随时都有可能遣大军抵临天钧讨叛诛逆。就算你们三五人在这莲山秘府里都修入梵天境,在太元地底仙府得三五件绝品道器或仙阶残宝,但连熊氏都未必能压制,在北辰宗与古神羿族之前,又如何去螳臂挡车?”

    “今日这贼船,姜仙君不想上也得上,啰嗦这些又有何益?”陈寻哂然一笑,问道。

    “澶州破陷,我就剩这缕残魂存世,也不知道要历经多少劫难,才能重入梵天,今世或许都没有百一的机会,而此时也必然不被你们看在眼底——你们此时迫切所图谋的,不过是我姜氏残族,”姜晨歌冷冷一笑,说道,“而我今日就是不应你们,难道你们以为将我绑出去或者控制我的神魂,就能令云涯他们屈服吗?”

    “姜仙君也知道我不会做出有逆天道的事情来,但为保诛魔除劫之事能顺利进行下去,将姜仙君你的元胎永世封印起来,将这只五雷遁空瓶收过来,交到合适的人手里重新祭炼,对我来说,也是无奈又且必要的措施了……”

    陈寻哈哈一笑,伸手往前一抓,就将五雷遁空瓶从姜晨歌的手里夺了过来。

    姜晨歌才恢复涅盘第二境修为,肉身都无,自然是毫无反抗之力。

    陈寻将姜晨歌的神识感应隔绝掉,就见五雷遁空瓶倏然就长到尺许高矮,而五雷遁空瓶在他手里,顿时就亿钧之力倾压过来,像是一座巨峰差点将他的右臂压断掉。

    一声龙吟奔啸,陈寻右臂幻化出一条苍龙虚影,将五雷遁空瓶紧紧缠住,陈寻这才能将重愈亿钧的五雷遁空瓶稳稳托住……

    姜晨歌的脸色难看到极点,他自然早知道陈寻修悟浩然天道,在麒麟角血战之时就已经到了天道龙魂的层次,却没有想到陈寻都快将天道龙魂修炼到脱壳化形的境界了,暗感陈彻或许早已经将天道宗的那半部祖龙诀传给陈寻了。

    陈寻看瓶身银光流转,还有无穷的雷霆在瓶身之中沸腾呼啸,瓶口血色雷光翻涌,随时都会化变十道八道赤血神雷轰出。

    果然不愧是绝品道宝,姜晨哥虽然才涅盘第二境的修为,但就凭借这五雷遁空瓶,就能令涅盘上三境的逆天强者退避三舍了。

    陈寻这时候将五雷遁空瓶反手抓到身后,笑盈盈的看向姜晨歌,说道:“姜仙君想必现在应该明白过来了,现在的形势不是我要说服姜仙君做什么,而是姜仙君你要说服我不去做什么?”

    见陈寻以势压人都能如此文雅,常曦美眸横了他一眼,都忍不住要伸个懒腰离开;方啸寒、青牛兕师都禁不住莞尔一笑——混沌老祖陈彻、混沌魔则静静的看着姜晨歌的反应。

    也明白他在陈寻面前,实在是没有多少筹码可言。

    “你确实现在就可以将我封印起来,当我从来都没有转世过,但你总不能弃五雷遁空瓶不用吧?”姜晨歌犹不愿轻易屈服,质问道。

    “我相信熹武帝能明白我的苦衷,而五雷遁空瓶交给他祭用,相信也有足够借口能令你的族人不起疑心。而五雷遁空瓶一旦落到熹武帝手里,我相信有更多的姜氏族人会闻风而动,加入澹州帝朝。你看看,很多事情,我压根都不需要通过你就能做……”陈寻慢条理丝的说道,“再说这樽五雷遁空瓶最后落在你姜氏子弟手里,你心里多少也要感激我一二。”

    感激你娘?姜晨歌心里早就破口大骂起来,脸色郁郁的说道:

    “你的目标,应该不会只想着收编我姜氏的小部分残族子弟,但你真想将六宗并为一宗,我相信我还是能有一些作用的。而唯有六宗残部都归入神宵宗,将来无论是抵挡血海魔劫,还是抵挡北辰宗、皇曦宗或古神羿族的狂疯报复,才有一丝底气……”

    陈寻朝混沌老祖他们摊摊手,笑道:“我就说吧,姜仙君是心思剔透之人,我们能想到的事情,他绝不可能想不到……”

    将来无论方啸寒、常曦、混沌魔、青牛兕师以及他能否顺利修入梵天境,但青梧岭一脉,最薄弱的一环就是涅盘境中坚力量的匮乏。

    不要说皇曦宗、北辰宗了,只要南山老贼正式回归熊氏,促使西陆熊氏与南陆熊氏合为一族,熊氏麾下能调动的涅盘境强者就将接近千人;到时候还可能会有更多的散修宗门附庸过去。

    而他们即使能通过澹州帝朝吸收部分残姜子弟,最后能直接调动的涅盘境强者也绝难超过两百人。

    即便是魔族,任何一位魔帝麾下,堪比涅盘境玄修的魔君级魔族强者都有三五百之多。

    相比较之下,青梧岭一脉想真正跻身仙道宗门,根基还是太薄弱了。

    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弥补这严重的不足,最直截了当的手段,就是从六宗吸收精锐弟子。

    陈寻跟姜晨歌费这般劲说事,第一步就是想将残姜子弟都整并到青梧岭及澹州帝朝……

    “姜仙君既然明白合则两利、分则两害的道理,我也没有必要再为难姜仙君了。”陈寻说道,就要将五雷遁空瓶还给姜晨歌。

    “不,”混沌老祖陈彻拦住陈寻,让他不要急着将五雷遁空瓶还给姜晨歌,看向姜晨歌说道,“姜道友既然都看到陈寻快要将天道龙魂修炼到脱壳化形的境界,却还将姜氏所传的那半部祖龙诀蔽帚自珍,显然诚意还是不够了!”

    听混沌老祖这么说,陈寻也就不忙着将五雷遁空瓶还出。

    熹武帝手里虽然也有祖龙诀传承,但那是残诀中的残诀。另半部祖龙诀传承,实际是在姜晨歌手里。

    姜晨歌苦笑一下,心知在陈彻、陈寻等人眼底,他是连半点秘密都藏不住,指向龙卵说道:

    “在我修入梵天之前,姜氏祖龙就已殒落,之后除了三五子弟因机缘在小域修成祖龙外,十数万年来也就姜熹武一人能在天钧修成天道苍龙——姜氏能否复兴,我也将更多的希望寄托在姜熹武的身上。姜氏祖龙殒落后,还剩一道残魂被我炼为伏龙舟的器灵,别人却不知伏龙舟的器灵实际上并不是什么太古龙魂。我天道修为不足,虽借祖龙残魂转世,却不能完全炼化祖龙残魂,而陈寻只要将这道祖龙残魂炼化,姜氏的那半部祖龙诀也就没有什么秘密能藏了……我这么说,诚意还够不够?”姜晨歌苦涩说道。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