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九章 止魔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

    黑崖九海等千古魔头级大魔君级的魔族强者,都率先往黑云城逃跑,魔族大军就彻底的崩溃了。【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徐峥冲入崩溃的魔族大军之中,如入无人之境,专挑魔君级以上的魔族强者下手;而陈寻则乘御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不断的穿越虚空,在魔族大军之中横冲直撞,专挑一座座包裹在黑煞魔焰中往黑云城狂逃的浮空魔山下手

    百万铁甲洪流,缓慢而有序的往南推进,似滚滚钢铁洪流从青梧岭南麓的残山断岭间倾泄而下,沿路吞噬意志都已崩溃的魔兵魔将;一艘艘云蒙黑鳞船金乌楼战船急包抄魔族溃军的侧翼,确保将更多的魔兵魔将都拦截在战场之上进行歼灭。

    而在青梧岭北面,有更多的玄修弟子看到这边胜局已经,正急赶来参战,仿佛千万道流光虹影,掠过青梧岭上空的苍穹。

    他们不会冲入天道荡魔军魏国铁甲控制的主战场抢夺战利品,也都知道陈寻与魏帝许春望都不是好惹的角色,但他们绕开主战场,此时正从主战场往四面八方溢逃的魔兵魔将也是数以万计,此时参入战事,依旧能有不菲的收获。

    而且这也是天道荡魔军与魏国铁甲所乐于相见的一幕,毕竟他们也无法分出太多兵力,将所有的魔兵魔将都歼灭在青梧岭南麓千里方圆的战场之上

    青梧岭往南三万里处,有一座东西向绵延有三四万里的巨大残岭横卧在天地之间,仿佛一座巨大的屏障,将云荒山西南麓的群山遮闭在后方;再往南就是一望无垠的北部荒原,此时已经化为焦土。

    陈寻他们最终在这座残岭前停止追杀魔族溃兵的步伐;远在将近二十万里之外的黑云城始终没有动静,也没有更大规模的魔族大军杀出。

    陈寻对此毫无意外,魔族主力已经分出大股的魔兵魔将去侵伐天钧境之外的中小天域,此时的黑云城中仅有三位魔帝坐镇,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在此时与集结于云荒山的诸宗联军决一死战。

    倘若魔族大军敢倾巢而出,坐镇云荒山惊神峰的九位仙君,也不会个个都是蠢货,还会继续按兵不动下去。

    陈寻与熹武帝他们乘御九狱神王诛魔战车魏帝许春望乘御一艘金乌楼战船,都停在残岭的一座巨峰之巅,眺望左右山河破碎

    陈寻是刚归天钧才两年,还一直都留在青梧岭北麓的荡魔崖闭关,对眼前这一幕感触还没有那么深刻;魏帝许春望胸臆间层云叠荡,心间积郁多年的郁气一扫而空,好久都没有这么痛快的大战一场,也不知道这一场大捷,将何等程度的激荡天钧西6死寂沉沉的人心

    浮屠战舟很快也从蜃龙峰方向飞来,仿佛是一头荒古巨兽悬停在残岭的上空,徐至龙孟庭姜天仇等人站在浮屠战舟的甲板上,眼神阴郁的看向山岭间欢腾呼啸的天道荡魔军及魏国铁甲的将卒。

    虽然徐峥最后杀入战场,将数以十万魔君级魔君毙于掌下,他们留在蜃龙峰观战的诸人,也可以说是留守后阵以防有变,但这种说辞岂能瞒得过青梧岭众人,岂能瞒得过他们自己

    这一场大捷,实跟他们没有分毫的关系,除了季常率部参战外,其他人赶到青梧岭南麓观战,实是徐峥作为西线主帅不得不过来坐镇,他们的心里都是巴不得魔族侵吞青梧岭,好让他们能重拾在诛神峰被陈寻践踏的尊严。

    谁能想象,天道荡魔峰竟然胜得如此轻松

    这时候,从东线中线以及惊神峰主营赶来观战后续又直接加入战事的百余涅盘境真君巨头,也6续乘御四艘战船,赶到这边来与徐峥陈寻魏帝许春望汇合。

    “今日与诸君剿杀魔物,得此大捷,此岭可名止魔岭而我西线的前锋防线,也应该建立在止魔岭,但愿自陈寻起,令魔族再无法逾越止魔岭半步,诸君以为如何”陈寻站在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之上,环顾左右,扬声说道。

    “好好”

    诸多从东线中线及惊神峰主营赶来增援参加的真君巨头们,实际上都是诸宗联军中的主战派,不然在看到青梧岭南麓有动静之后,他们也不会急于赶过来观战,赶到蜃龙峰观战也不可能如此果断的参战。

    也恰恰是这百余真君巨头的参战,将铁木九海两位千古魔头级的魔族强者与相当部分的魔族大军主力吸引到左翼,才给陈寻在中路猝然难一举击溃魔族大军的机会。

    这百余真君巨头虽然不受西线徐峥的统御,西线的防御事务理论上也跟他们无关,但听到陈寻向他们征询意见,主张将西线的前锋防线直接建立在止魔岭,都大声叫好。

    西线前锋防线往南延伸八万里,就算东线中线还是没有相应的动作,未来所承受的压力都将大减

    而未来天道荡魔军与魏国铁甲真要能在止魔岭站住脚,那西线的前锋防线兵锋将直指黑云城,就能迫使魔族主力再也不敢像以往那般肆无忌惮的分兵绕过云荒山,迂回到云荒山的侧后,去侵袭人族苟延残喘的领域。

    北撤到云荒山以北的数以百亿的人族,将有可能获得极其难得的休生养息的机会,而距离云荒山更远的区域,包括魏国等人族领地在内,以及诸多附属天钧境的中小天域,受魔族侵袭的概率跟强度,都将大幅下降。

    但一切的关键,还是要西线的前锋防线能在止魔岭站住脚;魔族也绝不可能让天道荡魔军两百万魏卒轻易就在止魔岭站住脚。

    为此,此次参加的百余真君巨头,将此战他们本应分得的战利品都悉数让出来,一概不取。

    魏帝许春望所统帅的两百万魏卒还好一些,毕竟背后有传承十数万年的魏国与梵天宫的支撑;此战梵天宫更有将近三万弟子直接参战

    青梧岭与澹州帝朝是百废待兴,开战之前,在青梧岭南麓甚至连一座像样的防护大阵都没有,根本就没有什么资源积攒;青梧岭手里唯一控制的中千天域云洲,这些年也是屡受魔族大军入侵,被打得残破不堪,很难往青梧岭输入大量的资源。

    青梧岭及澹州帝朝更需要此战的战利品,跟诸宗交换大量资源,才有可能像一支巨矛,坚不可摧的扎在止魔岭,在亿万魔族面前不退寸步。

    看到这一幕,徐至龙心里暗骂,西线的前锋防线,应该建在哪里,理应是西线联军的真君巨头们坐下来商议,陈寻却跟这些来自东线中线以及主营的真君巨头们乍呼做什么

    然而携大捷之威,陈寻声势如虹,徐至龙心里再有不满,也不会在此时找陈寻的不痛快。

    “陈寻,我元澄与你曾有旧仇,也曾百般算计你,但覆巢之下,没有完卵,血海魔劫已令南海仙府及我元氏国破宗灭,想起旧日恩怨,只觉得自己又可悲又可广场。你今日要守止魔岭,我管不了其他的南海弟子,但我元氏千余子弟,愿将千余身骸交待在止魔岭,愿在你与熹武帝君麾下杀荡魔族,还望你与熹武帝君莫记前嫌,能收留我等”

    这时候元澄从一艘战船上飞出来,飞上峰崖,难抑心间的激荡,单膝跪下,举手里后期仿制的戮神鞭高高举起,以示效忠。

    “好,好”陈寻飞上止魔岭的峰崖之巅,将跟他恩怨纠缠多年的元澄搀起来,左右环顾诸多真君巨头。

    这些真君巨头跟元澄一样,都是不受西线统率,但他们主要来自于灵墟残姜天道梵天申屠氏南海六家及附属宗派宗族,这六家也是在这场血海魔劫中受挫最惨重的仙道宗门。

    申屠氏残姜南海仙府灵墟宗四家的梵天境仙君都相继陨落,甚至可以说已经从天钧境的仙道宗门行列除名了,特别是残姜与南海仙府更是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逃脱升天的涅盘上三境逆天强者,都仅有一两人而已。

    而除了南海州澶州全境陷落外,天道宗梵天宫申屠氏灵墟四家的辖域,也正遭受魔族大军肆无忌惮的侵袭这些年来上百座中小天域陷落,也主要是这六家的附属势力,他们已经没有能力去支持附属的中小天域了。

    当前的僵局要是继续拖延下去,这六家的境况将每况愈下,必将变得愈艰难。

    那些还没有在血海魔劫中感受到切肤之痛的仙道宗门,此时还没有与魔族决一死战的勇气,但这六家已经有相当比例的玄修弟子,都迫不急待的想吹响反攻的号角。

    但是,此时坐镇云荒山的九位仙君,这六家仅占到其三,诸宗联军在云荒山是攻是攻是拖是战,已经不再受这六家控制;何况这六家内部也有大量的弟子,只想着存身保命,也无与魔族决一死战的勇气。

    没有人站出来打破这个僵局,那就由他来。

    陈寻此时所极力争取的,就是这六家的玄修弟子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