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七章 翼魔铁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

    看到诸多天魔大阵,在人族前锋战线的暴力打击下,摧枯拉朽般崩溃、被摧毁,翼魔九海愤怒的仰天咆哮,与铁木再度撕开虚空,闪身而入,与四艘人族战船脱离接触,下一刻就飞回到少帝黑崖的身边。【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虽然天道荡魔军与梵天宫弟子也试图封锁千里范围内的战场空间,但低等级的天地法阵,根本就阻止不了千古魔头级的魔族强者撕开虚空遁走。

    百余真君巨头所乘御的四艘战船,此时自然不会盲目冲入魔族阵列的核心,去追杀千古魔头级的魔族强者。

    百万铁甲洪流将魔族大军完全冲溃,还需要时间,魔族大军的腹心处还没有大乱,他们此时都全力摧动真元,注入法宝灵剑之中,以狂风暴雨似的攻势,往左翼的魔兵魔将身上倾泄而过。

    有些真君巨头此时祭用法宝厮杀已经是相当不过隐了,就也学擒龙子徐斌那般,接引天地精元,以本命天地法相,化变体形庞大、甚至不比大魔君级魔族强者稍小的法相金身,杀入魔兵魔将之中……

    虽然说绝大多数的魔兵魔将动辄十数、数十丈高大,但在诸多真君巨头本命无地法相所化变的法相金身面前,也显得是那样的弱小。

    “人族太狡诈了!”

    黑崖、九海已经在考虑撤退的事情;铁木飞上一座断崖,看到前阵在加速崩溃,败势已难挽回,越发愤怒的嘶吼起来。

    它振动展开的暗金色骨翼足有千丈,像是一片乌云遮闭在断崖的上空,燃烧着熊熊的黑煞魔焰,要是九天云宵之上那狂乱的云雾都烧起来……

    铁木虽然是魔族里仅次于魔帝存在的千古魔头,但兵败如山倒,人族百万铁甲似岩浆洪流一般,从青梧岭南麓的山谷峰壑间汹涌而出;又有上百人族涅盘境强者从左翼冲锋陷阵,这样的败局已经不是它们三五樽千古魔头所能挽回。

    那个将少帝迷得三魂失去两魂的修罗魔女,看架势都已经准备往黑云城逃了。

    人族百万战卒,经杀伐战阵所凝聚的一樽樽战神、魔神,特别是那樽无头的刑天战神,巍峨高耸,像是一座巨峰碾压过来,面目狰狞的挥出黑色巨斧,透漏无边无际的杀伐气息,它们这些千古魔头都会觉得心寒胆颤,寻常的魔兵魔将,意志都开始崩溃了……

    人族太狡诈了,明明在青梧岭南麓所集结的铁甲战卒兵马都不超过三百万,照比例来说,人族在青梧岭南麓所聚集的涅盘境强者不应该超过五十人,但从左翼冲击它们阵列的魔族强者,就足足超过一百人;而这个陈寻竟然更是拥有直接碾杀大魔君的实力!

    这完全是人族事先示弱,故意给它们设下的圈套!

    人族太狡诈、太无耻了!

    这时候有一艘金乌楼战船,试图从侧翼直接包抄过来,想要在魔兵大军溃逃之前,将更多的魔兵魔将缠住,以便收获更丰硕的战果。

    翼魔铁木愤怒的举起位于骨翼肘端的两只暗金色巨爪,黑煞魔焰疯狂聚集,下一刻就凝聚成一支乌金巨矛,仿佛黑色闪电一般,往那艘金乌楼战船掷去。

    金乌楼战船炼入天地三阶的防护大阵,但乌金巨矛面前,就像破灯笼罩子似的被撕碎,乌金巨矛化为数百道魔煞雷光,数百梵天宫弟子都没有来得及从金乌楼战船中逃出,就被魔煞雷光轰得粉身碎骨……

    梵天宫百余法相境、天人境玄修弟子,即使侥幸从破碎的金乌楼战船中逃出来,暂时避免一死,但没有金乌楼战船防护法阵的庇护,数以万计的魔兵魔将疯狂的冲上来将他们吞没,他们又能支撑多久?

    翼魔铁木心里有无尽的怒火无法发泄,不甘心现在就与黑崖少帝、九海、修罗魔女一起后撤,巨翼一振,就往百余梵天宫玄修弟子扑杀过去,心想也不怕耽搁数瞬短时,但它一定要将这些无耻卑鄙又贪焚的百余人族都撕成粉碎,才能稍稍放泄心头之火……

    百余梵天宫玄修弟子,这时候省得他们刚才还是太冒进了。

    在百万战甲没有将魔族大军彻底冲溃之前,魔族不会没有反击之力,他们孤军直入,虽然像一根钢针直扎魔族大军的腹心,同时也极容易折断了。

    而事已至此,后悔晚矣。

    这百余梵天宫玄修弟子只能拼命拼动真元法力,将修行数百年、数千年积藏的法宝道符,都不要命的从储物袋中祭出,只希望能在数以万计的魔兵魔将狂攻下多支撑数瞬,只要能撑到再有一支奇兵杀入魔族大军的腹心,他们就能喘上一口气……

    而看到那头千古魔头级的翼魔,张开像乌云似的巨翼猛扑过来,百余梵天宫玄修弟子心神皆是一黯,都有大劫难逃的不祥之感。

    下一刻,上空的光线猛然的扭曲起来,虚空玄壁再度被人从异间撕开,一樽身披金色战甲的神将脚踏在一头烈焰熊熊燃烧的巨龙颈背上,未待虚空裂隙完全张开,就手持巨戟往翼魔铁木的后背猛刺过来。

    “卑鄙人族又玩偷袭这招!”

    翼魔铁木庞大的魔躯以奇异的姿态翻转过来,几乎都没有时间上的流逝,在别人眼里就像是空间猛然折叠了两次,就见翼魔铁木六只暗金色的利爪,就已经将烈焰燃烧的巨龙腹腋抓住。

    下一刻,就将巨龙连同金甲神将撕成粉碎。

    看着巨龙与金甲神将都撕成粉碎后,却化作一团团碎光散影往四面八方漫溢,翼魔铁木知道刚刚撕碎的巨龙与金甲神将都并非实体。

    它在无边的愤怒中再次汇聚黑煞魔焰,凝成一支乌金巨矛,往空间裂缝掷去!

    “轰!”

    从空间裂缝中轰出一只巨拳,就见有千百道金紫色到赤血色不断变幻的雷光在拳锋间跳动不已,下一刻与乌金巨矛撞在一起。

    拳破!矛亦碎!

    翼魔铁木怒气冲冲,没有想到人族真是贪婪到没边,在胜势都没有完全奠定之前,就有涅盘上三境的强者敢直接冲入它族大军的腹心处。

    既然找死,就让他死!

    翼魔铁木双翼鼓荡,无尽的黑煞魔焰汇聚起来,魔焰的边缘,有千万焰舌在吞夺、吞噬,空间寸寸破碎,无尽的虚空乱流狂.泄而出,都被翼魔铁木的骨翼卷入黑煞魔焰之中……

    一柄黑色巨剑从虚空中斩出,一剑之下,数千丈熊熊燃烧的黑煞魔焰就被斩成两半!

    这鬼剑好强!

    翼魔铁木身前空间荡起层层涟漪,空间在极瞬之间反复折叠,才避强避开黑色巨剑的必死一斩。

    这时候陈寻从虚空裂隙站出,黑色巨剑重新化变成一头血色巨蟒,飞悬在他的头顶之上,血色魔瞳死死盯住翼魔铁木,随时都会猛扑上去将翼魔铁木的头颅死死咬住。

    “你既然敢冲过来送死,铁木今日就成全你!”翼魔怒吼道。

    它们从黑云城开拔之前,已经得到陈寻的详细信息,只是没有想到他个人的修为竟是如此之强,远远超过黑云城此前的判断。

    此人一拳能与它拼个平分秋色,一剑将它斩退,怎么可能只有涅盘第二境的修为?

    混蛋,卑鄙!

    翼魔铁木内心在愤怒的咆哮,巨瞳熊熊燃烧魔焰,虽然此时还有撤走的机会,但它也看出,此人御使黑色巨剑也受到极大的限制,不可能无限制的持续斩出那么强大的破灭之剑。

    此时是它最佳的反击机会,它不将眼前这个卑鄙的人族撕成粉碎,怎么甘心撤走?

    “吼!”

    陈寻身后的空间裂缝刚刚弥合,但在翼魔铁木后,又有新的一道空间裂缝再次撕开!

    常曦的身外分身,站在九狱神王诛魔战车之上,六臂持巨戟、巨剑、巨矛、巨杵,从虚空裂缝中杀出,一根春藤随后从虚空中疯狂长出,瞬息间就有万丈之长,往翼魔铁木缠去……

    “铁木!”

    看到翼魔铁木被陈寻、常曦联手缠住,黑崖怒吼一声,指挥两座万丈高矮的浮空魔山,转身杀来。

    黑崖胸臆间也被怒火填满,它的魔族大军还没有完全崩溃,它不但要将翼魔铁木救出来,也要将这时就胆杀入它魔族大军腹心处的这些贪婪人族杀个干净。

    “噗噗!”

    两艘黑黢黢的天焰莲子舟,就像幽暗无光的巨梭,从九狱神王诛魔战车射出,往两座万丈高矮的浮空魔山似缓实疾的飞去……

    退到云荒山后,梧山所能获得的资源就变得极其有限。即使手里还有不少天焰莲子舟这样的大杀器,平时中小规模的战事,哪里舍得用这样的大杀器?

    天焰莲子舟已经有好些年没有在云荒山的人魔两族战场上出现,但不意味着天焰莲子舟从此就消声匿迹了。

    即使这路魔族对天焰莲子舟还没有什么深刻的记忆,但也听说过天焰莲子舟的威名,哪里敢让天焰莲子舟逼近浮空魔山再炸开?

    数头大魔君级的罗刹巨魔,看此情形,都将手里凝聚的魔煞雷霆巨矛,往天焰莲子舟掷去,要将天焰莲子舟逼近浮空魔山之前,将其击毁。

    一艘天焰莲子舟提前引爆,无尽的雷光烈焰在数万丈的范围内,疯狂的撕裂魔兵魔将孱弱的肉身,一艘天焰莲子舟却在突然消失了踪迹!

    怎么可能?

    天焰莲子舟又不是空间法宝,怎么可能突然就遁入虚空了?

    轰!

    黑崖魔念刚延伸出去,想探知哪里出了异常,就见左翼的浮空魔山猛烈的抖动起来,似有无穷的雷霆在浮空魔山的内部猛烈的呼啸、撕扯……

    那艘天焰莲子舟被直接送入浮空魔山的内部炸开了!

    黑崖傻在那里,都忘了进退……

    浮空魔山虽然没有被天焰莲子舟的爆炸撕裂,但越是如此,天焰莲子舟所产生的可怖雷霆烈焰就都会在浮空魔山内部尽情的喷发、冲击……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