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五章 分庭而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看到田桓、阳金宵竟然如此**裸的跪拜在陈寻的身前,不要说玉虚子、孟庭、姜天仇、都傻在那里,东御真君、姜云涯都深深震憾……

    徐至龙怒气冲冲,都觉得有灼热的气息从鼻腔里喷出来,恨不得祭出灵剑,将田桓、阳金宵这两个狗贼戳出千疮百孔来。【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田栾、阳云冲会跳出来,他绝不意外,毕竟这两人当年都随陈寻进入麒麟角战场,但是田桓、阳金宵与姜熹武、陈寻间隙极深,甚至都两度公开决裂,他们竟然就不管不顾的**裸的跪倒在陈寻的面前?

    这是徐至龙怎么都想不明白的事情。

    正是怎么都想不明白,他才出离愤怒,恨不得将这两个老狗贼揪出去剁成碎块扔出去喂狗——父亲这些年在田氏、风阳氏身上投入那么多的资源,虽然这些资源是属于诸宗联军,但也是徐家丢给他们吃的骨头,他们啃完骨头,两族涌出四名涅盘境强者,就他娘摇摇尾巴投靠别家去了?

    徐至龙越想越气,就觉得有一股子邪火在脑子里熊熊燃烧,要将他最后一点理智都烧掉。

    苏竣臣、苏牧臣也都傻在那里:

    陈寻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他们虽然震惊,但陈寻他就是这么个操蛋性子,这也是他们一直以来都防备的事情,只是这次依旧没能防备住而已;田栾、阳云冲当年能随陈寻进入麒麟角战场,也就将生死置之度外,这次面对陈寻本就羞愧有加,是让他们强拉过来参加大殿秘议的,这时候不顾不管的脱离田氏、风阳氏,也不会太令人意外。

    田桓、阳金宵他们二人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就不怕徐峥当场将他们一掌给毙了?

    东御真君看大殿内紧绷的气氛,徐峥黑着一张脸,像一座深潭似的,谁也猜不到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暗感麒麟角、朱仙角诸战虽然持续的时间很短暂,很多事情也被人刻意掩去,但陈寻归回,揭开这段历史,就再无法掩盖帝释山、雪龙山防线拉锯战能持续百年,以及北部荒原数以百亿计蛮荒部族能撤到云荒山以北,实际就是那两战打下来的基础。

    实际上,徐峥及神宵宗、永明帝朝,并没有办法将陈寻此前积累的人望抹除掉,相反,压制得越深,反弹得就越猛烈。

    而永明岛陆沉之战以后,诸宗联军固守云荒山,与黑云城对峙,实难说有什么出色的表现,还坐看魔族分兵侵伐诸多中小天域。

    西陆仙门十宗四族,六家已经被打残,八家虽然意识到危机的严重,但他们的主要目的,还仅仅是想守住云荒山,将血海魔劫挡在他们的辖域之外即可。

    而对诸多从澶州、南海州以及北部荒原北撤到云荒山以北的诸多部族、宗族而言,他们心里其实都清楚:

    形势再拖延下去,即使西陆人族还有希望,但他们的族人还会受到灭绝性的摧残。

    而云荒山及北部山岭,在两百年间挤入十数倍多的部族、宗族,生存空间已经狭窄之极。诸部族、宗族之间争地争水、争生存空间的矛盾虽然在血海魔劫面前,能强行压制下去,但现状已经严重影响到诸部诸族的休生养息,再拖延下去,魔族的实力会越来越强,而云荒山附近的人族,却会越发蓑弱。

    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趋势,云荒山有相当一批玄修,包括魏帝许春望、徐斌他们在内,内心实际上都极其迫切的期待局势能有所转变。

    想到这里,东御真君神色一振,侧过头与徐峥说道:“此时或许是一个转变的契机!”

    听东御真君这么说,玉虚子、姜天仇等人又是一惊。

    魏帝许春望已经表态要率魏国二百万铁甲援军,与青梧岭并肩作战,如今东御真君又这么说,他们此时还真的能将怒火渲泄到田桓、阳金宵这两个老狗贼身上吗?

    ***************************

    过了良久,徐峥才缓缓转过身,看向跪在殿前的田桓、阳金宵,问道:“你们可是想好了,可是要率族人迁到青梧岭以南再建澹州帝朝?”

    永明帝朝所控制的核心区域,西岭的北麓,是位于诸宗联军在云荒山防线之后,只要云荒山防线不崩溃,永明帝朝就没有覆灭的危险。

    而从青梧岭往南、甚至青梧岭两翼的西岭南麓,实际都是诸宗联军与魔族的频繁接战区域。

    除了青梧岭外,西岭南麓在近百年的拉锯战中,山嵴、地脉残断,地无灵气蕴生,草木也都枯死,到处都可以说是废土、焦土,已不适合凡民栖息生存。

    这时候玉虚子、徐至龙心里暗暗涌起一股快感,心想,不单单要将田氏、风阳氏两族人马,都赶到西岭南麓去自生自灭,今日那些个跳出来的蛮武、蛮修,也都要将他们的族人都赶到青梧岭以南区域。

    这些养不熟的白眼狼,只有都他娘丧命魔族手中,才会得到真正的教训。

    陈寻这杂碎不是说要助姜熹武重建澹州帝朝,那就让他们在青梧岭以南、在魔族大军的眼鼻子底下重建澹州帝朝好了。

    田桓、阳金宵转朝徐峥跪下,毅然决然的说道:“田氏、风阳氏愿随熹武帝到青梧岭以南重建澹州!”

    “那剩下都是你们神宵宗内部的事情,我也管不了太多,你们商议个条陈过来拿给我看,我还要跟九位仙君禀报!”徐峥意兴阑珊的说道。

    “血海魔劫越演越烈,没有人此时站出来付出绝大牺牲,不要说诸位宗族,便是天钧人族都会受到灭绝性的摧毁。田桓、阳金宵,你们此前独退,是为保全宗族,此时站出来是与我、君上共进,也是为保全宗族。我也没有能责怪你们的,但希望你们知道,你们既然站出来,除了粉身碎骨,就再无退出半步的可能。”陈寻眼瞳露出淡淡金焰,郑重的盯住田、阳二人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

    “除粉身碎骨,绝不令魔族越青梧岭半步。”田桓、阳金宵说道。

    “那行,你们都坐到我与君上身边来……”陈寻走到左列玉案之后,盘膝坐下,熹武帝、田桓、阳金宵、田珙在他下首依次坐下,从此便正式代表神宵宗青梧岭一脉,与玉虚子等人分庭而坐。

    什么是条陈?这就是条陈。

    玉虚子、孟庭、姜天仇、徐至龙等人也只能接受这样的事实,重新到右列玉案后坐下;东御真君、魏帝许春望、姜云涯、徐峥还坐在中央玉案之后。

    “我新开青梧岭一脉,与君上再建澶州帝朝,诸多资源皆是匮乏,”陈寻再启话题,朝坐在中央玉案后的四人问道,“我也知道神宵宗也没有太多的富裕资源,不可能有太多支持我们,我想今日将天焰莲子舟、靖海阵图、伏雷阵图等炼制之法献出,是否能换得诸宗的一些支持?”

    雪龙山等地失陷后,梧山所能直接获得的九幽铁锐减,但天焰莲子舟在御魔之战发生极大的作用,两百年来极得诸宗联军的重视。

    即使在退到云荒山之后,梧山众人所能控制的区域,甚至都不足千里,但还是通过帮助诸宗联军炼制天焰莲子舟等诛魔利器,换取一些必要的资源。

    只是这一切都在徐峥的掌握之中,徐峥能容忍梧山在云荒山西南麓立足,却不会让梧山获得太多的资源壮大发展。

    这些年来,梧山众人也仅仅是勉强维持。

    当然,也担心诸宗联军及徐峥会无情抛弃他们,梧山众人也是始终将天焰莲子舟的炼制之法牢牢掌握手里,没有泄漏半分出去。

    现在要在荒废的枯山残岭间重新建立澹州帝朝,要维持三五百万精锐战卒的战力,要迁入数亿甚至数十亿的凡民,所消耗的资源包括种种护山大阵,将多到难以想象。

    而现在,西线的资源又主要控制徐峥等西线统帅的手里,陈寻自然是要跟他们谈条件。

    玉虚子、徐至龙、姜天仇、孟庭他们都接受不了这么大的话风转变,都往中央玉案的四人看去。

    魏帝许春望说道:“我既然要率二百万魏卒,进驻青梧岭,那我魏国所调拔之资源,理应集中到青梧岭调用!”

    魏国仅仅是附属梵天宫的一系帝朝,魏帝许春望还无法让梵天宫都倾向支持陈寻,但魏国所调拔到云荒山的资源,他还是能决定的。

    陈寻朝魏帝许春望拜谢,说道:“多谢魏君。”

    “云荒山不守,亿万魔物顷刻间就将吞灭魏国,我非助你,我是要救魏国。”魏帝许春望说道。

    构建帝释山、雪龙山防线时,魏帝许春望还没有那么积极,但从云荒山往西北百万里,就是魏国的疆域,他不能再坐看形势拖延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魏帝许春望率部增援云荒山防线,被安排在西线,比起徐峥来,他更相信狂妄不可一世的陈寻,也相信陈寻能给沉寂的云荒山防线,带来新的变化。

    “除了魏国粮草,其他也是我能决定,还是等日后再议吧。”徐峥此时却不会给陈寻什么明确的答复,意兴阑珊的说道。

    姜天仇、王腾等人心里皆想,让这些狼子贼心的白眼狼带着族人都饿死在青梧岭才好,还想重立澹州帝朝,做春秋大梦去吧!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