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四章 哑驼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在云荒山西岭的深处,一座没有什么名气的山峪之中,风黎氏所立的石寨,在风雨中已经屹立有一百四十七年。【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这是十几万人聚族而居的大寨,但是西岭相对安全的区域,都不到十万里纵深,又是山多地少,上百亿人丁挤在这里,风黎氏能拥有这么一座石寨、控制一片三四十里长的山岭,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祭奠先祖英灵的石殿里,是一座百丈见方的校场,一群十数岁以下的少年,正在校场上苦修战技,增强气血真阳,有数名少年拳势之间已隐约有山崩海啸之音发出,这已经是将崩山裂海拳修炼到小成境界,即将能功成走出石寨,走出伏牛岭,加入永明麒麟军,去诛杀魔族了。

    一个头发蓬乱的独臂老叟,蜷缩在祭殿前的角落,老眼昏黄,昏昏欲睡的抱着一把大扫帚,一副风烛残年的样子,似乎随时头一歪就会悄无声息的离开人世。

    寨子里人都叫他哑伯,只是知道他专门负责英灵石殿及校场的打扫,看到谁都哑哑的一笑,跟老树皮一样的枯瘦老者,好几道伤疤纵横,十分的丑陋跟恐怖,笑得比哭还难看;背也驼得厉害,少年们都喜欢叫他哑驼子。

    都说哑驼子是从两百年前麒麟角血战存活下来的悍卒,死在哑伯手里的魔物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这些子虚乌有的传说有谁会信?

    当年的澹州帝朝真要这么厉害,怎么会就灰飞烟灭了呢?

    哑驼子要是那么厉害,又能活过两百年,那他必然是天元境的蛮修,怎么不加入永明麒麟军,会回到寨子里干这么端茶递水、扫屋清舍的低劣事,甚至端把扫帚都颤巍巍的抓不住?

    上午的苦修完毕,哑驼子撑起颤巍巍的身子,佝偻着身子,抓起大扫帚要来清理校场,有几个顽皮的少年,捡起几块碎石朝他的驼背扔去,哑驼子痛得嗷嗷直叫,呲牙咧嘴要将这些顽皮的少年吓退。

    那几个少年都有青阳境中阶的水准,哪里会怕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哑驼子,撑腰吓唬他道:“要是校场上有一块碎石没有清扫干净,明天崴到我们的脚,小心打碎你的那个破碗,再饿上你几天!”

    几名专门负责教训寨中少年的蛮武,看到这情形也都是咧嘴一笑,没有人上前阻止那几个顽劣少年。

    这些事他们当年也干过,现在长大了,不会再这么捉弄人畜无害、老实巴结的哑驼子了,但看到别人重复他们当年所做的事情,也是当作一笑。

    “黎海,宗主回天钧了!黎海,捡起你的战戟、披上你的战甲,宗主回天钧了,又该是我们这些老骨头,为这片大地粉身碎骨的时候了!”

    突然间有极远处的山嵴之巅,有一声长啸,初时极为飘渺,转瞬间如雷霆往石寨这边滚滚而来,仿佛天威仙音直接渗透到众人灵海神魂深处。

    校场上的诸多蛮武、少年都震惊在那里,传音之人的修为得有多高,传音才有如此震慑神魂的威能。

    而黎海又是谁?他们寨子里有叫黎海这个人吗?

    站在校场边上,手里握着大扫帚的哑驼子,听到这声音,佝偻的身躯骤然起颤抖起来,仰天一遍遍的嘶吼长啸起来:

    “苍天有眼,宗主他回来了!黎海又能披上战甲、拿起战戟,为这片土地而战了!”

    “苍天有眼,宗主他回来了!黎海又能披上战甲、拿起战戟,为这片土地而战了!”

    “苍天有眼,宗主他回来了!黎海又能披上战甲、拿起战戟,为这片土地而战了!”

    大家都愣惊在那里,哑驼子发什么神经,他这反反复复的鬼哭狼嚎怪叫什么?

    那几个顽劣的少年,又想捡起碎石,去扔他的驼背,就见哑驼子背脊猛然间拉直,像是一棵挺拔直立的青松伫立在校场边,气势陡然拔高到令诸多顽劣少年心惊的地步。

    不,哑驼子的气势还在节节拔升,像是一座石崖,像是一座石峰,像是寨前的伏牛山,充塞了整个天地……

    眨眼之间,诸多少年以及在校场前负责教导少年苦修的中低阶蛮武,这时候就觉得哑驼子的气势,已经充塞了他们的整个神魂,已经达到令他们仰望而不可及的地步!

    这就是几十年任他们欺负,只会瞪眼呲牙的哑驼子吗?

    无数人从房子里走出来,看到校场这一幕,都震惊得难以置信。

    这就是几十年在英灵石殿前默默打扫、从来都没有吱一声的哑伯吗?

    石寨深处,数道长虹飞掠来,为首是风黎氏已经修得元丹境巅峰的族主黎励飞。

    校场前所发生的一幕,令无数人措手不及、震惊不己,看到族主出现,都找到主心骨似的往他看去,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竟令哑伯发生这样的异变。

    “爷爷,你这就要出山吗?”

    黎励飞走到哑驼子面前,双膝跪下,满脸泪流的问道。

    他没想到在石殿前隐姓埋名、自我糟踏了数十年的祖父,在这一刻胸臆间激荡的战意,突然间就澎湃到令他们这些元丹境巅峰武修都要高山仰止的地步。

    “宗主他回归天钧了啊,我就知道宗主就是死,英魂也会守护这片大地。我这把老骨头终于能派上用场了啊——拿我的战戟来,拿我的战甲来!”哑驼子仰天长啸。

    什么,缺条胳膊的哑驼子,竟然就是曾与神王战魂并肩作战的老族主!

    无数人都愣惊在那里。

    是啊,黎海可不就是老族主的名字吗?

    只是老族主不是早就在雪龙山战场殒落吗,怎么会在英灵石殿前隐姓埋名扫了近百年的地?

    两名元丹境宗老神情激荡捧上战甲、黑铁战戟!

    那副战甲有如活物一般,飞快的附到哑驼子的身上;黑铁战戟到哑驼子的手,更是一头复活的毒蛟,狰狞的窥视这天这地!

    绝品天器战甲、绝品天器战戟!

    虽然这些年来,寨子里连一件地器法宝都极其罕见,但诸多蛮武还是听说过绝品天器法宝的威力,炼入器灵,就能给人一种上古荒兽活过来的感觉!

    “黎厉飞,你等集结我族儿郎,我先去拜见宗族,不要给你叔祖黎虎丢了,你要知道你叔祖黎虎可是宗主身边的神王战魂!”哑驼子振声说道,他话音未落,身形已经一道长虹,往西南方向掠去……

    这时候众人就见附近的山岭石寨,又有十数道长虹离地飞出,与哑驼子一起往西南方向掠去。

    西南不都是被魔族摧毁的废地,他们都赶去哪里做什么?

    即便是要集结,难道不应该往神宵山方向集结吗?

    传话之人,嘴里所说的“宗主”又是谁?

    为何这个“宗主”回到天钧,隐姓埋名多年,甘在石殿里清扫百年的老族主,会如此激动的再次出山,说什么要为这片大地粉身碎骨这样的话?

    众人都困惑不已的看向族主黎厉飞,太多的疑问困惑着他们。

    “麒麟角血战,是一段被人故意掩藏在岁月烟尘之下的历史,当年魔族才刚刚入侵天钧,我也就跟你们差不多年龄。我们世代栖息永明岛的九黎一族面临灭绝的绝境,无数视凡民为蝼蚁的真君巨头,却根本不可能为我们这些蝼蚁凡民冒什么风险,去与魔族血战。只有一个人与一批真正愿为蝼义凡民粉身碎骨的修士跑到永明岛,跟我们说,我们要为自己争命!他就是宗主陈寻……”

    黎励飞从对往事的回忆中收回心神,眼瞳里神华陡然也是灿烂起来,对身边数名宗老说道:“速派人去永明麒麟角,跟我族的儿郎们传话,愿为这片大地粉身碎骨,愿与魔族同归于尽的人,十天之内,寻找种种借口,回到寨子来集结!我们不能再这么拖延下去了,唯有我们粉身碎骨的战死,我们的族人、我们的血脉子嗣,才能延续下去!”

    ****************************

    玉虚子、田桓、孟庭等人站在诛神峰之巅,看到神宵山以北的群山深岭里,最初是上百道长虹惊天而起,很快就是千道、万道,都越过诛神峰,往西南的青梧岭飞去。

    在神锋军、灵天军解散之后,一个个借伤病隐退的元丹境、法相境、天人境蛮修、武修,一个个永明帝朝、神宵宗死活都拉拢不了的老家伙、贼骨头,这时候竟然都生龙活虎的跳出来,跑得比兔子还快,往青梧岭方向集结,这他妈算什么回事!

    田栾与阳云冲对望一眼,当即也不再犹豫,朝大殿里众人稽首施礼,也都架起遁光,先往青梧岭方向集结而去,再没有半点询问田桓、阳金宵的意思。

    阳金宵、田桓像是被人抽去脊椎的瘫坐在石殿之后,这一刻他们也终于想明白过来,他们远远比不上陈寻,不是陈寻那旷世妖孽般的修炼天资,不是陈寻神出鬼没的算计,他们远远比不上陈寻的,是人心向背。

    众生愿力、浩然天道虽然虚无飘渺,却是真实存在的。

    而这一切的背后,又涉及到更虚元飘渺的气运。

    当陈寻为人族气运兴蓑而战时,人族气运自然就更多的聚集到他身上来。

    想到这里,田桓、阳金宵对望一眼,皆从玉案走出来,跪到陈寻面前,泣声说道:“这些年过来,虽然心存间隙,但我等绝无相害之心,从今往后,但凡有所差遣,田氏、风阳氏便是粉身碎骨,也无不遵从宗主之令!请宗主能宽裕我等的前罪!”

    这他妈算什么回事,玉虚子、孟庭、姜天仇、徐至龙都傻在那里,田桓、阳金宵这两个老狗贼,就不能掩饰一下,就这么**裸投向陈寻了?

    田珙虽然不解,但老祖田桓及田栾都做出选择,他也只能跪到大殿前,对陈寻表示效忠。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