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九章 惶惶难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神宵山,原名诛神岭,位于云荒山西北麓十万大山的深处,是云荒山西麓最重要的一处支脉,山岭巍峨,形态雄奇,数座主峰皆耸立云宵之上,云蒸霞蔚,乃是天地元力汇聚之地。【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诛神岭曾是天道宗一脉附属宗族的立族之地,但这脉宗族在御魔之战伤亡惨重,涅盘中三境的老祖殒落后,而玉虚子、田恒等人投附天道宗金曦峰宗主徐峥后,就在此山重建神宵宗,更名为神宵山。

    在朱仙角大捷之后,虽然徐峥、东御真君以及南海仙府的九莲真君在雪龙山、帝释山防线,与魔族进行了持续近百年的拉锯战,但将北部荒原及雪龙山、帝释山等地的蛮荒部族往北迁移的步伐,一直都没有停止过。

    也是在徐峥的有意安排之下,差不多在陈寻遇袭之后,永明帝朝、神宵宗就开始在云荒山西北麓收编北迁的蛮荒部族或从澶州逃亡过来的残姜势力。

    西陆人族在经历持续逾两百年的血海魔劫之后,资源是极度溃乏了,然而作为诸宗联军长期坚守雪龙山的东线主帅,作为天钧西陆唯一能与魔帝级魔族强者正面抗衡的涅盘境玄修、作为天钧境玄修天榜第一人的徐峥,所能倾斜给永明帝朝及神宵宗、特别是暗中倾斜苏氏的资源,还是多得惊人。

    在徐峥的支持下,玉虚子两百年来也是连渡两劫,此时修入涅盘第五境,为神宵宗掌教;姜天仇也加入神宵宗,与徐至龙连渡两劫修入涅盘第四境、孟庭修入涅盘第四境,与常暨(季常)一起入神宵宗任太上长老;田桓修入涅盘第三境,王冲修入涅盘第二境,就连王腾、谷阳子、田珙、田栾、姜君问、苏护、苏凌风、苏竣臣、苏牧臣、姜蜀、阳金宵、阳云冲等人都成功冲击元胎,晋入涅盘境。

    永明岛陆沉之战,诸宗约两千涅盘境玄修殒落,南海仙府随后又被魔族攻陷,玉虚子、孟庭、田桓等人追随在徐峥身边,受到极好的照顾,而在战后又成为诸宗联军不得不依重的中坚力量,反倒成为血海魔劫持续两百年中受益最大的一批人。

    再加上收编的残姜余部及诸多蛮荒部族的强者,直接隶属于神宵宗及永明帝朝的涅盘境强者,已经高达五十人,在驻守云荒山防线的诸宗联军中,已经不再是一支可有可无的力量了。

    永明帝朝正式被天道宗所认可的统治疆域,包括云荒山西麓在内,已经广达五十万里纵深,但西南麓、西翼的荒原都直接受到魔族的威胁,永明帝朝真正能控制的区域,主要还是集中在神宵山以北约十万里纵深的深山大岭之中。

    永明帝朝控制的地域虽然不大,仅与当年的雪龙山相当,但血海魔劫持续两百年后,已经上百亿的蛮荒族人,都挤到这狭小的区域里,艰难的生存。

    而在澹州陷落后,神锋军、灵天军解散,主要战卒都由永明帝朝收编,永明帝朝在五六十年间组建了一支由四百万精锐将卒组成的永明麒麟军。

    当然,这还仅是神宵宗与永明帝朝所直接控制的势力,而徐峥作为诸宗联军的西线主帅,麾下有九名涅盘上三境强者、近百名涅盘中三境强者、五百余涅盘下三境玄修,受其节制。

    这其中还包括梧山宗、上云宗等数百家北撤到云荒山、暂时在西麓群岭间立足、不愿意直接加入神宵宗及永明帝朝的散修宗派、宗族。

    除了永明麒麟军外,还有两千万从各地增援云荒山防线的精锐战卒,驻守在西麓群岭之间,都受徐峥节制。

    神宵山,诛神峰道宫之中,王虚子、姜天仇、孟庭等并坐大殿中央的玉案之后,田桓、王冲、王腾、谷阳子、田珙、田栾、姜君问、苏护、苏凌风、苏竣臣、苏牧臣、阳金宵、阳云冲等人分坐两列。

    神宵宗与永明帝朝互为表里,平日里诸多涅盘真君都忙御魔军政之事务,难得有聚首的时候。

    然而今日除了太上长老季常(常暨)、永明帝姜蜀等有限数人,其他的真君巨头一起聚首诛神峰的次数真是罕见,负责值守诛神峰的弟子看到这场面,心里都惶惶不安起来,还以为平静了一段时间的魔族,又有什么新的异动。

    这些值守的普通弟子却是不知,玉虚子等人今日聚首诛神峰,却非黑云城那边有什么异动,实是云荒山西麓将迎归一个看似普通之极,但对神宵宗、永明帝朝影响难以估量的人物。

    “赵道临、顾长舟这些狼心狗肺的家伙,都是养不熟的狗,陈寻那杂碎都没有回来,他们就迫不及待的跑去青梧岭了!”王腾怒气冲冲的咆哮起来,他们还以为这些年,已经将荡魔盟的势力都消化干净了,平时也没有见赵道临、顾长舟这些人跟姜熹武他们有什么过深的交情,没想到陈寻回归的消息刚传出来,这些人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

    “咳……”玉虚子轻轻咳嗽一声,眼睛瞅向王腾,说道,“陈寻回归梧山宗,将执掌梧山宗,与我等共同荡魔卫道,王腾,你以后在言语上,对陈寻不得有丝毫的不敬!”

    玉虚子说是这么说,脸上却无半点愠怒责备之色。

    虽然陈寻离开将近两百年,但这么一号人物,留给大殿里的印象太深刻了,都担心王腾口无遮拦,激起不必要的矛盾。

    姜君问微微一叹:“受六臂魔女袭杀,这人不死已经是侥幸之极,然而迷失茫茫星域之中,怎么都不用两百年就能返回天钧,这老天也未免有点太不开眼了吧?”

    在场诸多人彼此相望,都能看到对方眼里的苦涩,谁都没想到陈寻竟然能这么快就回到天钧境,多少也有些措手不及。

    玉虚子也禁不住微微一叹,他当年在云洲渡过雷劫,被迫遁入虚空,幸亏从虚空中破壁出来时,是落在玄辰境附近。即便如此,他在玄辰境站稳根脚后,又收王冲、王腾等徒,也是转辗两三千年,才回到天钧境,却没想到陈寻都不用两百年的时间,就能回到天钧。

    陈寻回来倒也是罢了,竟然在茫茫星域之中,单枪匹马就将上万魔族精锐杀得溃不成军,这样的实力也未免太恐怖了吧?

    这时候有一道虹光,从远山掠来,众人在大殿里看到,都站了起来,说道:“徐长老回来了……”

    徐至龙在大殿前收住遁光,跨步走进大殿里来,见诸多人都在,说道:“我父亲刚刚见过赵良辰等灵墟宗的弟子……”

    徐至龙的话音未落,田桓就迫不及待的问道:“陈寻单枪匹马杀败上万魔兵魔将,可有半点虚夸?”

    见徐至龙颇为愕然的看来,田桓才省得过于急切了。

    田栾、阳云冲二人看到这一幕,没想到一向都稳如泰山的田桓竟也如此心烦意乱、竟也如此的惶恐,他们也没有半点的讥讽,更多的是苦涩跟无奈,实在不知道陈寻回来后,会如何看待他们这些最终并没有坚定与梧山宗、上云宗站在一起的“故人”。

    徐至龙的眼睛往大殿里扫了一圈,忍不住有些恼火,怎么都想不明白,不就是陈寻杂碎回来吗,难道还能是天塌下来了不成?

    一切都没有他父亲在上面罩着,难道还怕天塌下来不成?

    徐至龙脸露愠色,径直走到玉虚子身边坐下,沉声说道:“陈寻是回来了,回来了又不立时回到云荒山了,却不知道他留在残破的昆州搞什么鬼。赵良辰他们在茫茫星域深处,得了一座浮空魔山,又迫不及待的送回灵墟宗去,绕了大半年才回来,不过事情好歹是问清楚了。”

    “……”田桓失态在前,众人这时候都能耐住性子,往徐至龙看去。

    “陈寻修入涅盘第二境,但不怎么搞的,他此前炼制赤血冥蛇剑以及炼魂魔幡,或许流落在外,得到一番机缘,竟然都提升起中品级道器,真真是厉害之极,硬是凭借一己之力,将上万魔兵魔将杀溃,”徐至龙说道,“但除开这些,也没有其他什么了。”

    “灵墟宗的赵良辰,确定没有看错?”王冲蹙起眉头,稳重的又问了一声。

    梧山在陈寻手里,特别是在朱仙角一战、天焰莲子舟大显神威之后,就以炼器名震天钧,陈寻在炼器上的天赋,更可以说是旷世妖孽。

    现在不怕其他,就怕陈寻不到两百年的时间,就莫名其妙的修入涅盘上三境。

    那样的话,陈寻就是比徐峥更要妖孽的存在。

    即使徐峥此时还能压住他,但再过三五百年呢?

    一旦徐峥不能将陈寻压制住,到时候,这座大殿内,谁的日子能过得安稳?

    而陈寻在两百年间,得到诸多机缘,将手里的诸多绝品天器都提升到中品级道器,虽然骇人听闻,但多少更容易接受一些。

    而陈寻即使再有炼器之才,能得诸宗联军重视,对神宵宗、永明帝朝的威胁也少些,徐峥那边至少能将他压制住。

    在座的众人都视徐峥为靠山,也就不用过多担心什么……

    大家正松一口气时,又有两道虹光往这边的大殿直接飞过来。

    只是来人气息陌生,又没有事先通报,设于诛神峰的大阵立时启动起来,将这两人阻挡在外。

    “怎么,一大群老朋友都在,就没有一人敢请我进去一坐?”

    待看清竟是陈寻与熹武帝被防御结界阻拦在诛神峰之外,玉虚子、徐至龙等人都霍然惊立……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