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八章 阎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虽然涅盘境剑修,以自身真元法力凝聚剑芒剑煞都能轻松劈杀相距数百里之物,但受空间法则的限制,剑芒剑煞斩劈出去,会随着距离的延伸,威力逐渐衰减。【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要么以强大的神识调动天地元力,直接在数百里外凝聚剑芒剑煞斩杀强敌,威力也是极强,但天地元力的凝聚需要有一个过程,动静也大,难以做到极瞬之间毙敌于无形的地步。

    阎摩在半空惊骇的滞住身形。

    虽然陈寻这一剑还没有能伤到它分毫,但从陈寻凝聚剑芒,相隔数百里破空斩来,它甚至都没能反应过来,裹住它与两头翼魔魔躯的煞云就被陈寻劈为两半。

    而这道剑芒在瞬息间疾行数百里,竟然能突破空间法则的限制,威力竟没有丁点的衰减。

    阎摩不知道陈寻是如何做的,但很显然陈寻失踪两百年后,在剑道上的修为是越发高深莫测了。

    看到陈寻又祭出一幅残破道书样状的法宝,两头魔君级的翼魔心生畏惧,振动暗金色的骨翼,就想逃跑。

    阎摩与陈寻交手多次,却知道陈寻此时修为或许很强,但更令人深刻的还是陈寻那出神入化、令人防不胜防的诡计、诈计。

    赤火明所部在云洲数次折于陈寻之手,以及麒麟角、朱仙角诸战,有哪次是陈寻堂堂正正凭借他自身绝强修为境界所赢得的?

    虽然过去两百年了,但陈寻那虚虚实实、因势利导的诡计,还不够令人印象深刻吗?

    谁又知道陈寻刚才这斩出的一剑,不是虚张声势的诡计?

    要是它轻易被陈寻斩出一剑吓退,回到黑云城,岂非沦为其他魔君的笑柄?

    再者说了,陈寻真要有这一剑所表现出来的高深莫测的实力,为何要在相隔数百里就将它们吓退,陈寻什么时候变成如此好相与的一人?

    此地距离黑云城也就三四万里,在黑云城坐镇的几位魔帝即使早就有感应,也不会为这样的小角色出手,但阎摩知道附近还有数位大魔君以及一位魔君巨头潜伏。

    而隐藏地底极深处的数座浮空魔山,也能在十数息间将周围方圆千里的空间都封锁起来——陈寻与同行之人此时急于脱身是一定的,而越是如此,它就越不能让陈寻奸计得逞、从容脱身离去。

    虽然赤火明残部有两名魔帅级部将逃回天炉,又经天炉返回黑云城,详细上禀在星域深处遇袭之事,但阎罗不相信陈寻在短短两百年间,修为就已经达到与涅盘上三境强者比肩的地步。

    不要说魔墟的魔族了,就算是修罗一族,自太古以来,就没有三百年内修入涅盘上三境的旷世妖孽出现过。

    在阎罗看来,必是赤火明乍遇陈寻时,惊惶失措之下才着了道。

    陈寻也必是在两百年内炼制了比天焰莲子舟更歹毒的消耗性法宝,才会令赤火明所部上万魔兵魔将在浮空魔山的狭小空间里,猝不及防间就被尽数歼灭。

    陈寻若是真有涅盘上三境的修为,当时又与梧山宗、灵墟宗数千弟子汇合,又怎么容两名魔帅逃脱、提前泄漏他的真正实力?

    诈计。

    这一切必是陈寻虚虚实实所施的诈计。

    极瞬之间,阎罗脑海就转出百种念头,想定这一切后,它也是毫无犹豫的摧动魔煞真元,六臂挥舞魔炼天刃,就是数百道凛冽刀煞暴烈斩出,往那幅残破卷轴席卷而去。

    阎罗不逃,两头在魔族地位更低一些的魔君级翼魔自然不敢独逃,挥动堪比道器天兵的利爪,骨翼微微一振,就从阎罗刀煞的空隙间,往那幅残破卷轴撕去。

    这两头魔君级翼魔,六对利爪,能轻松撕裂虚空玄壁,它们就不信这幅残破不堪的卷轴,能比虚空玄壁还要坚韧。

    这时候莲书背面的半茎灵莲黑焰涌动起来,两头翼魔的妖魔望过来,就觉三魂六魄在这瞬时都要被灵莲吸走,在它们反应过来之前,莲书倏然扩大千丈,将它们两具骨翼展开有两三百丈的魔躯卷了进去。

    阎罗还以为这幅残书是类似捆仙索的束缚类道器法宝,待要冲上去助两头翼魔撕开束缚,却见莲书又往他卷来,而刚才被卷进去的两头翼魔,已经消失掉无影无踪。

    洞府法宝!

    洞府法宝不仅仅能开辟出一个巨大的洞府空间,更重要的是洞府空间能直接布设法阵。开辟的洞府空间足够大,布设下天地四五阶的护山大阵,那这件洞府法宝就相当于珍器、极品级的道器。

    能如此轻易就将两头翼魔悄无声息的收进去,必要是珍品级道器。

    该死!

    赤火明死得不冤,陈寻手里竟然掌握珍品级道器!

    两百年前赤炎魔族奇袭澶州,杀得上古姜氏残破凋零,但也就获得三件极品、五件珍品道器而已。

    上古姜氏数十万年前就统治澶州,就算如此,姜氏涅盘上三境的逆天强者,都未必能人手一件珍器级道器,陈寻这幅看上去极不起眼的残破道书从哪里得来的?

    阎罗惊骇欲退,但莲书背后灵莲像黑焰再涌,初时像是一缕黑烟卷来,瞬息间就化为遮天蔽地的玄天黑煞吞噬过来,无尽的黑焰幽光从每一个毛孔往他体内渗透,三魂六魄都要被撕裂开,随即就被卷入一个异度空间之中……

    阎摩抬头看到巍峰万丈的莲山,一道虹顶结界遮闭天地,散出淡淡灵辉,令它根本无法破开虚空遁走。

    巨峰之巅有数人盘膝而坐,正闭目入寂修炼,却是梧山宗的胡太炎、铁心桐、宗崖、苏武阳等人,彼此缠斗了数百年,连他们化成灰,阎罗都认得,但这几人根本就不为外界的激战所动,全身心的沉浸在修炼世界之中。

    另有两人站在一方巨岩上,往它这边俯瞰过来,但也都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一人身形枯瘦,睁开眼瞳望过来,透出淡淡的威压看似不强,却叫阎摩绝望得连半点抵抗的意志都凝聚不起来。

    这威压看似不强,但阎摩在修成六臂魔躯之后,只在赤炎魔帝等魔族强者身上感受到这有如此实质的威压。

    梵天境仙君!

    这一刻阎摩痛苦得都快要呻吟出声来。

    在它之前被收入这异度空间之中的两头翼魔,此时正被另一个黑衣老者踩在脚底下,眼珠子都差点被踩出来,却连动都无法动弹半分。

    它们还是不可一世的魔君级翼魔,怎么是如此的弱不禁风?

    那黑衣老者随意这一踩,怎么就像是亿万吨重的巨峰压在它们的身上?

    这黑衣老者虽然没有那有如实质的威压侵来,要不是眼睛看见,阎摩都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似乎他的气息与这洞府空间融为一体。

    器灵!

    阎摩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黑衣老者实是拥有自我灵识、神魂修为臻至涅盘上三境巅峰的器灵!

    但怎么可能?

    修为达到涅盘上三境巅峰的元胎,只要自我灵识没有被炼灭,随时都能够重塑肉身,怎么会甘心在陈寻手下充当法宝器灵?

    这破书看上去顶多就是珍器级道器,也根本不可能将修为有涅盘上三境巅峰的神魂束缚住。

    又或者这残破道书是这黑衣老者祭炼的法宝,黑衣老者与枯瘦老者藏在这残破道书之中,让陈寻带入北部荒原,探察魔族的形势?

    只是这黑衣老者与枯瘦老者,绝对不是此时坐镇云荒岭的人族九大仙君或其他涅盘上三境巅峰强者中的任何一位?

    他们来自哪里?与陈寻又是什么关系?赤火明在茫茫星域深处遇袭,全军覆灭,是不是就是他们出手?

    阎摩脑子里虽然有很多困惑跟疑问,但它转瞬间又想到一件事,不管最后的答应是什么,陈寻在茫茫星域深处奇袭赤火明,令黑云城以为他有涅盘上三境的修为,根本就不是他所猜测的虚张声势,甚至是有意的“示敌以弱”。

    陈寻将这两位强者隐藏在莲书之中,他想干什么?

    “这头修罗魔,你们可要好好招待它一番,要是不小心将它弄死了,迦黛那婆娘非要将我活剥了不可!”陈寻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渗透进来。

    ******************************

    陈寻将阎摩与两头翼魔收入莲书之中,极远处就又有两道极强的气息正往他们这边极速逼近。

    两道气息都是千古魔头级的魔族强者,已经无法不动声息的收拾,陈寻也无半点犹豫,就与熹武帝加速往云荒山西麓的牯牛岭遁去。

    陈寻祭出莲书时,熹武帝还以为陈寻会让藏身莲书洞府之中的混沌老祖与“雷钧老祖”出手。

    他知道混沌老祖与“雷钧老祖”出手,收拾多臂魔阎罗与两头翼魔不过是举手之劳,但直接出手的隐患极大,很可能会让在黑云城坐镇的魔帝级魔族强者感应到混沌老祖与“雷钧老祖”的气息

    熹武帝却没有想到莲书本身就是一件强过珍器级的道器,直接就能将已经修成六臂魔躯的阎摩及两头翼魔收了进去,再由两位老祖在里面负责收拾……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