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九章 好久不见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readx;    >    ,!

    (六千字大章,祝兄弟们渡过一个愉快的周末……)

    魔墟渐渐虚淡成一抹赤血流影横卧在星域的极远处,飞入星域深处的陈寻,对在黑星堡那一瞬的感应犹是心有余悸。【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太古魔神一旦复活,不仅天钧境,玉衡玄辰等六域以及附近无数的中小天域,都无一或能幸免,必将都会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方啸寒混沌老祖看着渐渐从视野里模糊消失的魔墟,也都是满心忧虑。

    在场仅有方啸寒混沌老祖混沌魔知晓陈寻悟得鸿蒙大道,也知道元初鸿蒙的感应绝不会有误,都实难想象太古魔神一旦复活,会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混沌魔虽然打定主意追随陈寻,但对人族以及七域的生灵实在是没有什么感情,因此还能较为冷淡的看待这一切,不过它更清楚,太古魔神一旦复活,哪怕是刚复活时还极度虚弱,但也必是都天魔神或金仙级数的存在。

    这时候,七域诸多梵天境仙君联手,或许还有击溃魔族大军镇压这樽太古魔神的可能,但七域仙君们稍有犹豫,拖延到太古魔神复活且恢复巅峰修为后,到时候恐怕是需要金仙巅峰或道祖级人物出面统领七域仙宗联军,才有可能将其镇压。

    而自荒古以来,七域仅有三五位金仙境强者问世,也都纷纷遁往他域,近几十万年来都再没有出现过,也不知道这些人物有没有在异域陨落;而道祖级的人物,更是与传说中的上境三十三天一样,方啸寒前世修行上百年万都没有见闻过。

    “人族不能再退让了;哪怕就这样僵持下去,也不行!”陈寻蹙眉凝视着茫茫空无一物的茫茫星域,虚空风暴像璀璨的星云横在视野远处,他俄而又转过头,对混沌老祖说道,一字一顿,斩金截铁的说道。

    混沌老祖点点头,天域之战一旦开启,争夺的就是气运,何况此时还涉及到太古魔神的复活,更是容不得诸域人族有半点犹豫跟退让。

    陈寻悟得鸿蒙大道的秘密,必然不能让太多的人知晓,而想要说服天钧境的仙道宗门此时就能有果断的决策,不再拖延下去,对魔族采取积极的反攻动作,遏制住魔族对天钧附近中小天域的吞噬,目前就只能依赖混沌老祖回归后去说服天钧境的诸多仙君大佬了。

    不过,此事也不可能一帆风顺。

    混沌老祖虽然是天道宗此时硕果仅存的两大仙君之一,但混沌老祖被困陷仙阵太久了。

    十万年间,天道宗的弟子换了一茬又一茬,几乎再没有谁与混沌老祖有直接的师道传承。

    这意味着混沌老祖回归天道宗,很可能就会被奉为太上长老供奉起来,却很难再干涉到天道宗的具体事务,更不要说直接影响诸宗联军的御魔战略。

    不过有混沌老祖在,陈寻心里的底气总要比以往强出许多。

    他转身看向雷阳子白无涯张顺等人,以平静的语气跟方啸寒说道:“人族想要遏制住魔族的攻势,就需要一支不畏生死的精锐战力,敢于在亿万魔兵魔将中冲锋陷阵,这才有可能激励人族联军反攻的勇气。而倘若我们能最终赢得此战的胜利,或人族联军在我等的统领下获得最后的胜利,我想赤霞北辰等老狗都如土鸡瓦狗,已不足师兄挂齿了吧……”

    方啸寒神色一振,要是他们能最终赢得御魔战事的胜利,梧山气运之强说不定能诞生几位金仙级人物了,到时候北辰赤霞等辈,实在是变得不足挂齿了。

    他也知道,真要走到这一步,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粉身碎骨神魂俱灭。

    “我等都不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你真要组建一支能在亿万魔兵魔将中冲锋陷阵的精锐战力,就从我等开始吧!”方啸寒垂眉扫了手里的琉璃封龙塔一眼,语气平静却又异常坚定的说道,“或者就叫黑衫军好了……”

    “好,就叫黑衫军!”陈寻点头说道。

    他转身看着方啸寒雷阳子白无涯张顺等人的头脸都藏在黑色帽兜之中——雷阳子白无涯等人此时所穿的黑色袍衫,都是这些年在莲书洞府中,混沌老祖以璇玉山所藏的一种天星丝与青金砂炼制而得的战衣。

    因为天星丝与青金砂数量有限,还缺少一些其他材料,同时又是同时炼制五六十件战衣,这些黑衫战衣仅仅相当于下品道器级防御战衣,但也是足够强大了。

    陈寻心想有混沌老祖,有方啸寒所统率的黑衫军的支持,不管这次回到天钧所面临的局面有多么惨烈多么残破不堪,他都有信心一搏。

    至于羿族叛帝,方啸寒等人与北辰宗皇曦宗的恩怨,以及太元仙族与修罗魔族纠缠数十万年的亡种灭族大仇,陈寻此时都统统抛到脑后,即便是刀山火海置身于前,也只有一个“闯”字……

    ***************************

    天炉秘境笼罩在一层极淡的火红色光晕之中,那是天炉秘境上空所充塞的天炎罡煞。

    天炉秘境最初很可能是从太元大世界崩裂下来的一段天域碎片,在历经数十万年的悠长岁月,虽说有演变成中千世界的可能,但距离这一步还有很大的距离。

    虽说大量的天炎罡煞形成类似九天罡风层的存在,将星域风暴阻拦在外,但还没有孕生亿万生灵,就没有办法最终形成浩然天道,守护这方天域。

    五行结界遮闭的星云舟,停在天炉秘境千里之外,仿佛融入茫茫星域之中,从外面看不到半点存在的痕迹。

    陷仙印所形成的五行结界,与五行契合,在五行大道盛行的诸大天域,藏踪匿形最为犀利。即便是魔族中的强者,除了魔帝级或极特殊类似修炼玄冥魔眼的存在外,其他巨魔相隔上千里,也是丝毫感应不到这片星域存在半点异常的气息。

    陈寻站在星云舟的中枢大厅里,通过玄光之幕,蹙眉看着脚底下的天火山脉,到处都是山岭崩垮的残迹,不用想也知道在魔族大军侵入天炉秘境时,策天府及云洲诸宗,包括梧山在内在此修行的弟子,当时进行过激烈的抵抗,但都被魔族大军无情的摧毁了。

    此时距离陈寻他们离开魔墟已经又过去十六年,而距离天炉秘境失陷则过去五十六年,看着青梧山所在的地脉已经断裂成十数截,好不容易培育出来的一片灵秀山域又彻底荒芜下来,陈寻的心脏痛得隐隐的抽搐。

    更不知道天炉秘境失陷,策天府与云洲诸宗的弟子到底死伤多少,也不知道策天府与梧山有没有能及时切断与天炉秘境相接的空间通道……

    天炉秘境没有孕生亿万生灵形成浩然天道守护,不被魔族现则罢,一旦被现,可以说是不设防之地。

    而天炉秘境本身又不值得诸宗联军大费周章的去防守,仅凭云洲或雪龙山的人力跟资源,打一场小规模的防御战或许能够,但绝对抵挡不住魔族大军。

    **************************

    “怎么办……”

    看着这一幕,雷阳子白无涯张顺等人也都感同身受。

    太古魔神复活涉及到陈寻修悟的鸿蒙大道,陈寻没有将这些事跟雷阳子白无涯张顺他们细说,但雷阳子白无涯张顺他们心里都清楚,这次的血海魔劫,玉衡界很可能也难逃过去。

    魔族此时没有通过空间通道侵入玉衡境,主要还是玉衡境的仙道宗门力量凝聚而强大;魔族即使能侵入玉衡境,也会遭受激烈的反抗,而导致实力大损。

    但等到魔族完全侵占吞噬天钧境,实力暴增之后,接下来必然也会动与玉衡界之间的天域战事。

    而在此期间,倘若赤霞老贼狗急跳墙,将皇曦宗搞得四分五裂,魔族侵入玉衡界的时机,很可能还会提前到来。

    陈寻方啸寒说要以他们为骨干,组建黑衫军,雷阳子白无涯张顺他们即使知道到亿万魔兵魔将中冲锋陷阵,动辄会粉身碎骨神魂俱灭,但没有人反对。

    要避免赤霞老贼狗急跳墙,他们就不能公开暴露身份,但他们在天钧境隐姓埋名,在精神上必然需要有强大的支撑,才能熬过接下来很可能会极漫长的岁月。

    也许没有比组建黑衫军参与御魔战事更好的选择了。

    在陷仙阵里他们都有死志,而都到这一步了,他们还能再畏死生?

    天炉秘境已经被魔族攻陷,此时天火山脉的深处,处处都能看到魔族的踪影。

    充塞天炎罡煞的天炉秘境显然很适合魔族修炼,而天炉秘境在星域中的方位又极其适合魔族将其当成攻伐其他中小天域的中转站。

    在失陷五十六年之后,还有大量的魔兵魔将聚集在天火山脉之中,很显然魔族早就有强者意识到这两点。

    陈寻说过,天火山脉与云洲涂山之间存在空间扭曲点,要是魔族已经现了这一点,此时天火山脉深处魔兵魔将聚集,很可能是针对云洲的战前动员。

    雷阳子白无涯张顺他们都看向陈寻,等他决定是前往云洲,还是直接赶去天钧再作计议。

    雷阳子白无涯张顺他们都没有悟得浩然天道,随陈寻进入云洲,要么从头到尾都躲在莲书洞府不出来,要么就算是混沌老祖,在天道神雷的压制下,也只能挥十之一二的实力。

    当然了,混沌老祖哪怕是只能挥出十之一二的实力,也已经相当恐怖了,关键是此时有无必要将混沌老祖这张底牌亮出来?

    很显然,混沌老祖与黑衫军这两张底牌,要打得更有价值,不能轻易暴露出来,使魔族提前有所防备。

    “师兄有一根玄辰雷霆铜柱,此时应该还飘浮在云洲外围的茫茫星域之中,我此时已经有些微的感应,而且非常奇怪,我隐约感应这根雷霆铜柱在快移动之中,”陈寻说道,“我们现在赶过去,说不定能遇到故人,到时候就可以先去云洲。我想,哪怕就算雪龙山陷落,只要姜熹武他们还有人活着,就一定会想办设法,在云洲与天钧之间架设新的空间通道……”

    当年为了封印千魔沙海上方的空间通道,梧山请陶景宏出手,将雷霆铜柱推入星域之中,以达到摧毁魔族天地法阵的目的,但陈寻事先与陶景宏一起,都将神魂气息附到这根雷霆铜柱。

    他此时修为大增,在茫茫星域之中,已经隐约感应到这根雷霆铜柱的存在,还在快移动中。

    陈寻不确定就一定是云洲正派人取走这根雷霆铜柱,也有可能是魔族意外现到这根雷霆铜柱的存在,但他则要确保这根雷霆铜柱不落入魔族之中。

    陈寻相信,即便是雷云岛雪龙山坚守不住而陷落,只要有一线可能,老夔常曦他们必然也会千方百计的将雷云岛那根雷霆铜柱鬼头礁灵池从亿万魔兵魔将的围杀撤走。

    只要将星域深处的这根雷霆铜柱取回,再赶往天钧,与雪龙山众人汇合,他们就能再次以七根雷霆铜柱为阵眼,布设天地六阶的玄辰雷霆大阵。

    虽然陈寻所持的莲书残页方啸寒所持的琉璃封龙塔,都是极品级道器,莲书内藏的混沌黑莲更是仙阶灵物,混沌老祖所持的陷仙印是绝器级道,但除了这三者之外,也仅有迦黛所祭用的星云锁链,勉强达到珍器级道器的层次。

    日后的战事会异常残酷复杂,高等级的道器法阵,自然是多一件好一件,陈寻此时断没有放任一根本身就是中上品道器的雷霆铜柱落入魔族之手的道理。

    ***********************************

    感应附在雷霆铜柱之上的微弱气息,陈寻他们乘御星云舟很快就捕捉到雷霆铜柱的行踪。

    十数万里外,隐约看到十数条粗长的灵索,将上千米长的雷霆铜柱捆绑在一艘惊虹舟的尾后,拖拽着往云洲方向飞去。

    而在惊虹舟的后方,还有两座小型的浮空魔山紧追不舍,双方都没有注意到有一艘星云舟在五行结界的遮闭下,正悄无声息的接近他们。

    不时有多头极为强悍的翼魔仗着快如闪电的遁,从浮空魔山中杀出,快从惊虹舟的两翼或前方翻腾掠过,暗金色的利爪闪烁着寒光,挥舞间凭空带出一道道魔煞锋刃,往惊虹舟急斩去。

    惊虹舟作为中品道器级战船,虽然不比伏龙舟或浮屠战舟那么强悍,却也不畏几头翼魔如此仓促的攻击,但这几头翼魔的意图,主要还是想迫使惊虹舟放慢度,以便后面的魔族主力进一步拉近距离。

    人族玄修又岂会不懂明白这个道理?

    这时候他们非但不能启动惊虹舟的攻击禁制,甚至还要将惊虹舟的防御禁制压低到最低限度,这样才能保证后面那两座小型浮空魔山的魔族主力无法拉近距离。

    而一旦陷入胶着的苦战之后,他们能不能活着回来还是两说,更不要想能成功将雷霆铜柱拖回云洲去。

    惊虹舟的人族玄修,此时只能是各自祭出法宝灵剑,去应付这几头翼魔的纠缠,一时间昏晦的星域深处光华大作……

    “陶景宏在那艘惊虹舟里?”方啸寒有些不那么确定的看向陈寻,问道。

    惊虹舟是上古姜氏以及澹州所喜欢炼制的高级战船之一,船型较小,但度惊人。此时要不是被尾后拖拽的雷霆铜柱所拖累,以遁见长的惊虹舟,早就将两座小型浮空魔山甩出八百万里远了。

    而魔族占领天炉秘境之后,附近星域就是魔族的活动范围,诸宗联军又处于防守僵持的势态之中,人族玄修倘若没有明确的目标,怎么可能深入茫茫星域深处乱晃荡?

    而除了陈寻之外,又仅有陶景宏的神魂气息附在那根雷霆铜柱之中,故而方啸寒推测陶景宏很可能就在前面那艘惊虹舟中。

    想到片晌之后,就能再见故人,陈寻难抑心里的激动,抓住栏杆的手青筋暴露,恨不得立时现身,将那两座小型浮空魔山里的小部魔族精锐都歼灭在茫茫星域深处。

    而惊虹舟中不可能仅有陶景宏一人,混沌老祖方啸寒甚至此时的混沌魔都不宜暴露行踪,陈寻待星云舟潜行到一座小型浮空魔山的上空,就将星云舟连同混沌老祖他们都收进莲书洞府之中。

    这时候浮空魔山刚才打开门户,有七头翼魔从里面飞出来,骤然感觉有一股极其磅礴的气息从上方侵凌而来,七头翼魔连头都没有敢抬一下,就像闪电一样遁到浮空魔山的底部,以避免有可能暴然袭来的攻击。

    陈寻祭出赤血冥蛇剑,一头血色巨蟒猛然窜入浮空魔山将要闭合的门户,以庞大的妖躯,将浮空魔山的门户卡住,陈寻这才化作一道流光,直接钻入浮空魔山之中,随手将十二都天拘魔旗祭出,化变十二罗刹魔神,往四面八方杀去。

    浮空魔山内部的魔兵魔将,哪怕想到会有人族玄修敢单枪匹马的直接杀进来,愣怔片晌,才疯狂的厮杀过来。

    说是小型浮空魔山,但陈寻钻入的魔山大厅,也是足有千丈进深两三百丈高。

    在他进入之后,大厅四壁雕刻的神魔之像,就都像活过来似的,透漏可怖之极的气息,也有无尽的魔煞妖气滚滚而出,与浮空魔山之中的魔兵魔将气息融为一体,眨眼间就将凝聚出一头更加高大恐怖的罗刹魔神出来。

    这座小型的浮空魔山,仅仅是相当于一件上品道器,陈寻自然有足够自信闯入魔营痛快淋漓的厮杀,眼瞳冷冽的盯住魔山大厅第二层的赤火明,心里冷冷一笑:果真都还是老熟人啊。

    陈寻一片驱动都天拘魔旗所化变的罗刹魔神,与上万魔兵魔将借浮空魔山所化变的罗刹魔神厮杀在一起,同时心里又想:

    赤火明与他们纠缠数百年,应该也早就知道梧山拿雷霆铜柱封印魔墟口一事,那就很可能在魔族占领天炉秘境之后,它就已经带着人马在茫茫星域搜索这根雷霆铜,也可能早就找到这根雷霆铜柱,没有急于取走祭炼,而是将其当成诱饵,等候云洲玄修入彀。

    而陶景宏他们既然冒险进入茫茫星域深处来寻这根雷霆铜柱,陈寻顿时意识到云荒岭那边的形势,很可能很不容乐观。

    “陈寻!”

    在陈寻现身的一刻,赤火明心就凉了半截,就觉全身血液都跟动僵了似的。

    怎么可能?

    六臂魔女迦黛不惜以身犯险,在帝释山将陈寻拖入虚空之中,竟然没能将陈寻杀死?

    就算陈寻侥幸从六臂魔女手里逃脱,那也应该彻底迷失在茫茫星域之中,竟然在一百八十年后,就成功找到返回云洲的道路?

    另外,那些罗刹魔神都是那些炼魂魔幡所化变吗,怎么会如此的强大,怎么可能每一头都堪比魔君巅峰级的存在?

    赤火明曾从姜斌手里夺得出一面炼魂魔幡,知道其利弊所在,也知道受到炼魂魔幡本身的限制,炼入主魂不可能无限制的提升,顶天就是魔帅级巅峰而已,但眼前炼魂魔幡所化变的魔神,怎么看都要强出两三个层次啊。

    虽然才是瞬眼间的事情,但在陈寻抢得先机下,赤血冥蛇剑与都天拘魔旗所化的罗刹魔神,已经将他身周两三百丈范围内的魔兵魔将都撕了一个粉碎,又将天魔大阵所凝聚的罗刹魔神缠住,就见残肢碎骸洒落一地,仿佛真正的冥河地狱降临人世。

    “杀!”赤火明没想到百余年未见,陈寻所祭炼的法宝竟然厉害到这等程度,它没有组入天魔大阵,张口就吐出一片血云,亿万噬血魔虫就穿过罗刹魔神与血色巨蟒的间隙,直接往陈寻的肉身袭来。

    陈寻手掐法阵,千柄灵剑从须弥戒里涌沸而出,剑气像大雪漫山一般,往四周八方漫延。

    噬血魔虫虽然细微之极,但陈寻将修炼到大成境界的小千剑阵摧动到极致,每一道剑气比噬血魔虫更为细微,组成一道密不透出的剑气屏障,往外围扩散,就见亿万噬血魔虫像被一堵厚重的剑气之墙挡住碾为更微小的存在,像尘埃一样洒落。

    将亿万噬血魔虫斩落之后,如大雪一样的剑气还继续往浮空魔山内部狭小的空间覆盖过去,一层又一层,赤火明眼睁睁看着上万魔兵魔将,就这样被陈寻施展的剑气碾为粉碎,而最后这如大雪纷飞的剑气凝聚成一道雪之天刃抵住它的眉心。

    陈寻冷冽一笑:“好久不见了!”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