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八章 天钧近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迦黛原计划赶往赤炎魔帝的领地,不是要去与赤炎魔帝麾下什么魔君汇合,而是要离开黑岩魔帝、九海魔君等魔族强者的视线,然后再寻机离开魔墟。【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此时九海出口相邀,陈寻考虑到,虽然速度会慢很多,但与魔族增援天钧战场的援兵同行,可以刺探到很多绝不可能探知的情报,即使返回天钧的速度会慢一些,但也绝对物超所值。

    见迦黛答应下来,九海魔君颇为兴奋,邀请迦黛、陈寻一起前往黑星堡暂歇。

    黑星堡位于一座魔山的腹心处。

    虽然刚才一场激战,左右近千里方圆的山岭都纷纷垮塌崩裂,化为砂砾齑粉,虽然黑星堡所在的这座魔山距离空间裂缝口不过三四百里,这时候却是夷然无损,耸立在满是岩浆流淌的黑色墟地之间。

    有一层淡淡的血色魔煞,像是血色云气在魔山的峰崖间流淌。

    黑星堡实是魔山深处的一座天然溶洞,内部极其广阔,即使九海魔君以翼魔真身进入,都丝毫不会觉得拥挤。

    千魔巨头级的存在,不会在乎低级魔兵魔将伤亡惨不惨重,陈寻他们走进黑星△∠堡,就看到刚才那个背负黑铁巨戟的巨魔,此时变成黑衣青年,正将罗刹魔衍鸣拎到身前来喝斥。

    而看罗刹魔衍鸣诚惶诚恐的样子,而另一头千古魔头级的翼魔站在黑衣青年身后,妖瞳冷漠的扫过来,陈寻暗感化变成黑衣青年的巨魔,在魔族的地位应该非同寻常。

    陈寻暗中问迦黛,才知道巨魔所化的黑衣青年名叫黑崖,是黑岩魔帝之子,也是他们所站这片魔墟的少帝,地位要比另外两位千古魔头级的翼魔九海、铁木都要高出一截。

    看到迦黛、陈寻走进黑星堡,黑崖、铁木神情冷淡,并无特别的表示。

    千古魔头,也是魔君中的巨头,地位都极其超凡,通常势力也极其强大,每个巨头手下大多都统领十数大魔君、百余魔君,魔兵魔将更是不计其数,黑崖的势力则要更强一些,铁木、九海两大魔君巨头都要受它节制。

    黑崖、铁木、九海三大魔君巨头,刚才第一时间增援黑星堡,但这时候它们麾下的大魔君、魔君,差不多将有四百余魔族强者,都陆续赶到黑星堡上,以防止玉衡境的人族,对魔墟有什么动作。

    事实上看到黑星堡这边无机可趁,陆原、虞菡二人就与其他皇曦宗弟子,跃入空间裂隙之中,离开魔墟。

    看到黑星堡大厅里挤挤捱捱的魔族强者,陈寻心里也是暗暗震惊,知道他们这时候不小心暴露行踪,就算黑岩魔帝不出手,他们在四百余魔族强者的围杀下,怕也是没有多大机会能够脱身。

    迦黛虽然突破大魔君瓶颈,实力提升到千古魔头的层次,但诸多魔族强者对她也没有特别的恭敬。

    实情也是如此,迦黛在魔族内部没有真正建立起自己的势力,就算衍鸣这样的大魔君都敢对她拿主意,在魔族内部的地位,又怎么可能与九海、铁木相比?

    更不要与黑岩魔帝之子黑崖相提并论了。

    “迦黛见过黑崖魔君,这是我族的陈寸,是个没用的家伙。”迦黛此时化变人族少女的模样,身穿一袭雪色裙衫,脱俗出尘,肌肤似初雪一般洁白纯净,清亮的眸子仿佛藏着无尽星辰。

    诸多魔族强者都不加掩饰的咽起唾沫,黑崖颇为不满的往左右扫了一眼,但它对迦黛的态度也是冷淡,微微点头,魔瞳在陈寻脸上扫过一眼,又去训斥罗刹魔衍鸣。

    陈寻心里一笑,从翼魔九海刚才的话里他都能听出,黑崖对收编修罗残族一事颇为热切,但迦黛名义上又属于赤炎魔帝的部属,还轮不到黑崖来拉拢。

    不要看黑崖的真身魔躯是个大块头,但还是有几分小心思。

    虽然迦黛反复说他是个“没用的家伙”,多少有借机发泄私愤,但因此引起诸多魔族强者的轻视,也更便于陈寻掩饰身份。

    看眼前的形势,黑岩魔帝不会直接露面,但只要没有罗刹魔拿玄冥魔眼乱看他,他还暂时不用担心伪装会被这些魔族强者看穿。

    接下来魔族强者议事,主要围绕两方面进行。

    皇曦宗弟子如此大规模闯入魔墟,是近数千年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很多魔族强者主张谨慎看待此事,应大幅加强黑星堡的防御,防止此次还仅是小规模的试探,接下来很可能会有更大量的玄修杀入魔墟。

    更多的魔族强者,都主张它们此时还是应该全力增援天钧战场,才有可能从天钧掠夺更多的利益增强实力。

    陈寻虽然竭力表现得平静,也表现得对增援天钧战场的浓厚兴趣,但心里五味陈杂,一股股难以抑制的痛楚似洪水泛滥,也是毒液一般烧灼着他的心,恨不得立时插翅飞回雪龙山去。

    血海魔劫持续都快两百年了,陈寻真不敢想象天钧西陆已经被摧毁成什么样子了,甚至都不知道绵延十数万里的雪龙山,此时早已被打得陆沉,不复存在了。

    在黑星堡里,诸多魔君强者夸夸其谈,谈论的都是人族这时又是有哪个涅盘上三境的逆天强者殒落,谈论的是这次又从人族那里捋掠到多少身具荒古血脉的药胎能助它们提升血脉天赋,谈论它们进入天钧战场,要怎么好好的享受一番人族的美味……

    临到最后,陈寻才大体搞清楚,在持续近两百年的血海魔劫中,南海仙府也已经陷落,战线已经推进到天道宗的云荒山一线。

    虽说这时候天钧西陆诸宗已经联合起来,其他两陆的仙道宗门也都派出大量的弟子增援云荒山,然而魔墟这边也已经远远不止仅三位魔帝率部侵入天钧了,此时至少有十一位魔帝级魔族强者进入天钧,魔君级魔族强者更是不计其数……

    天钧战事虽然僵持于云荒岭一线,但魔族已开始有计划的征伐天钧附近的中小天域。天钧附近的诸多中千天域暂时还没有大规模的陷落,毕竟中千天域的天道守护极强,魔族此时舍不得损耗太多,但此时已经陷落魔族之手、亿万凡民被魔族吞噬的小千天域就多了。

    听着魔族强者在黑星堡里夸夸其谈,陈寻心里却是凄凉一片,也不清楚左青木、苏守思、常真、陶景宏、苏竣元、苦庵真君、飞熊道人、王青长、庆王姜澜等故人此时几人安好、几人已经从这世间殒落……

    虽然在血海魔劫真在降临之前,众人都有粉身碎骨的觉醒,但想到这次回天钧,所见将是物非人非的惨局,陈寻心里也难抑剧痛。

    “陈寸魔君可是有什么不适?”黑崖注意到陈寻的情绪波动,一对魔瞳往陈寻身上扫过来,沉声问道。

    “我刚刚听九海魔君说到魔族大军已经攻陷天炉秘境,我倒想起一件事来,”陈寻的情绪波动在魔瞳里化变出一片凛冽而寂灭的杀气,平静的回应黑崖的话。

    “什么事?”黑崖饶有兴致的问道。

    它知道迦黛在修罗一族里的地位,在遭遇强敌时,眼前这樽六臂魔不说拼命护住迦黛的周全,竟然连躲入洞府法宝之中,留迦黛在外独自对付强敌,这点多少令它想不透。

    “我族圣者已经探明我族大帝极可能在天炉附近的某个中小天域殒落,既然魔族已经攻陷天炉秘境,我怕是不能随同迦黛魔君、黑崖魔君你们一起去天钧战场了!”陈寻说道。

    迦黛微微一怔,听陈寻的话意思竟是要单独离开,而留她与黑崖魔君它们同行前往天钧。

    转念间她又想明白过来,在知道天钧战事的进一步消息后,陈寻此时已经是迫不切待的想返回天钧去,但留她与黑崖魔君它们同行,陈寻就可能随时以莲书洞府暗藏人族精锐战力,进入到魔族在天钧的腹心之地,对魔族的一部精锐施以毁灭性打击。

    不管怎么说,战事胶着拖延了两百年,人族极可能需要一场辉煌、提振士气的大胜,而她留下来,将成最关键的一枚棋子。

    迦黛通过神念问道:“你就这么放心我?”

    “不是信与不信,有些事必需要做,”陈寻冷冽的说道,“你也要知道,我对修罗一族并不无成见,而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

    黑崖、九海、铁木都知道陈寻与迦黛在暗中通过神念交流,也就耐心等他们交流再给出一个解释。

    “黑崖魔君或许知道我族传承的一些情况,我族大帝既然在天炉附近殒落,不管能不能成功转世,我都要到天炉附近找寻一番,以完成我的使命。而迦黛是我族少主,倘若我族大帝真不能转世重生,那天下谁能迎娶我族少主,不但能得我族强者的效忠,还能得到我族的大道传承,还望黑崖魔君能善待我族少主,不要让此前朱仙角的事件再次发生了……”陈寻说道。

    迦黛知道陈寻这一番说辞,是确保她能在魔族内部获得足够重视的地位,以便他发动突袭时,能真正打击到魔族大军的要害,但也不得不承认,陈寻陡然间气势高如峰崖,令黑崖、九海、铁木等魔君巨头都不得不侧目相看。

    陈寻将藏入窍脉深处的鸿蒙紫气调动起来,以便能在潜移默化之间对黑崖、九海、铁木三魔形成更深刻的震慑,但在这一瞬时,陈寻心头泛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就觉得他们所处的黑星堡,或许所黑星堡所在的魔山,竟然是一头活物!

    陈寻心里震骇,赶忙将鸿蒙紫气藏入窍脉深处,刚才那异常的感觉随后就陡然消失,但陈寻知道元初鸿蒙所带给他的感应绝对不会是错觉,他这时候想到一个恐怖到令他心惊的传说:

    魔墟本身就是太古魔神殒落后的魔躯所化,要是他刚才在黑星堡、在魔山之上一刹那所得的感觉无误,岂不是意味着这樽太古魔神正在复活之中?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