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七章 魔帝蛰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    ,!

    陈寻再以六臂魔躯从莲书中出来,他们已经远遁到千里之外。【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震荡而来的风劲,就像充满硫磺气息的千万风刃,在黑色高耸的崖石上割出一道道恐怖的裂痕;而一些孤立的石柱,看着也有千丈高矮,但正当震荡的风劲,很多都直接被激荡的魔煞元力纷纷摧垮。

    这还是千里之外的情形,而位于空间裂缝下方的山岭,诸多峰崖已经被打得寸寸崩碎,几乎找不到一块完整无损的崖石。

    陈寻与迦黛这时候飞上一座黑色的石岭,站在岭嵴往回望去。

    在空间裂缝出口下方的山谷中,有一座黑色的巨堡,此时无数魔兵魔将汹涌而出,贴地弥漫的魔煞妖气最终在半空凝聚成一樽四五百丈高的罗刹魔神,透漏出毁天灭绝的气息,缓缓往空间裂缝出口移去。

    这就是天魔大阵,要是陈寻他们暴露行踪,被这些魔兵魔将缠住,将是极其头痛的问题。

    无论是早期在云洲千魔沙海黑阴岭,还是在麒麟角朱仙角诸战中,陈寻都深深领略到天魔大阵的厉害。

    由于魔兵魔将都是肉身极其强悍的个体,嗜杀,又多修杀戮魔道,结成天魔大阵,有着远远越人族杀伐战阵的优越性。

    这时候有两艘星云舰从空间裂缝中跃出,在此之前,皇曦宗弟子就已摧动大阵,将大阵里所蓄积的磅礴庚金精气,化变千万雷芒金剑,直接往天魔大阵覆盖过来。

    看此情形,四五百丈高的罗刹魔神迅疾转变防御煞光,仿佛一层血色的煞云,将十万魔兵魔将结成的天魔大阵遮闭起来。

    十万魔兵魔将所结成的天魔大阵,不可谓不强,即使天魔大阵里都没有魔君级以上的魔族强者,大魔君衍鸣还没有从这时的暴烈打击中回过神来,但陈寻都怀疑涅盘上三境的逆天强境,都未必能撕开天魔大阵的防御。

    只是雷芒金剑是那样的暴烈是那样的密集,如汤沃雪,刚一接触就将血煞云斩得支离破碎。

    没有血色煞云的防护,十万魔兵魔将就直接暴露在雷芒金剑的打击之下。

    没有魔君级的魔族强者,十万魔兵魔将最强者仅仅是魔帅级魔物,一旦失去血色煞云的防护,又有几个能抵挡雷芒金剑的暴烈密集攻击?

    陈寻他们远远就见,就见无数头魔兵魔将就像地里的禾苗一般,一片片的倒下。

    看此情形,陈寻暗暗心惊,皇曦宗的底蕴还是真非天钧的仙道宗门所能及啊。

    动不动就是极品道器级的星云舰,还一出动就是两艘,陈寻心想他们要在玉衡境外围的星域深处被混元灵网困住,接下来也会遭遇如此暴烈的攻击,恐怕也会极度头痛。

    虽说他们最终也能脱身,但雷阳子白无涯张顺他们还想再掩饰行踪,就相当困难了——到时候逼得赤霞老贼狗急跳墙,会诱怎么严重后果,陈寻还真不得而知。

    “来者何人,敢欺我魔界无雄吗?”从北方黑色山岭掠来的三樽千古魔头,其中一位相隔五六百里就将手里的黑铁戟掷出,仿佛一道黑色闪电,直接横穿虚空,往星云舰击去。

    那艘星云舰被迫停下攻击,将防御禁制摧动到极致,就见一层层涟漪似的防御玄光层层扩散开来。

    黑铁戟足有两百丈长,足足洞穿十数层防御玄光,才在距离星云舰艏百余丈的距离上滞停下来,无法再精进一寸。

    “哼!”那樽巨魔落到地面上,巨足直接踩垮一座小山头,伸出覆盖黑煞的巨掌,就将黑铁戟收回来。

    陈寻这时候才现,足有两百多丈长的黑铁戟,与这樽巨魔比起来,只能算是小戟袖戟;再往巨魔背后看去,它还背着十数柄黑铁戟,心想巨魔将十数黑铁戟一起祭出,即使不能将星云舰的防御彻底洞穿,也能叫皇曦宗的弟子吓得魂飞魄散吧。

    虽然这樽巨魔,还没有上升到万古魔头的层次,但看它如此庞大的体形,以及相隔五六百里远,就差点能一戟洞穿星云舰所有防御玄光的巨力,陈寻怀疑就算是混沌老祖亲自出手,大概在三五瞬短时内也不能快将这头巨魔解决掉。

    另两樽千古魔头,都是六爪翼魔一族,巨大的魔翼展开,也有千丈之宽,仿佛两片黑煞魔云悬浮在半空中,凶唳的魔瞳盯着两艘星云舰以及往星云舰缓缓退去的6原虞菡两人。

    除了此时赶过来的三樽千古魔头外,陈寻感觉到附近空间里还有更厉害的魔识在延伸,显然附近还有魔帝级的魔族强者蛰伏着,此时已经被空间出口处的战事惊动。

    魔帝级魔族强者,不会轻易参与低层次的争斗,但只要有皇曦宗进入魔墟的力量过一定限度,这位魔帝级魔族强者就会毫不犹豫杀出,还会从附近调集数以亿计的魔兵魔将聚集过来。

    不过,真要到这一步,魔墟与玉衡境之间,就有可能爆大规模的天域之战。

    皇曦宗即使知道星墟外围的空间裂缝能够直接通到魔墟,但少量弟子渗进魔墟无异于找死,而动大规模的天域之战,又无利可图,所以不会轻易动与魔族之间的天域战事。

    而玉衡界的仙道宗门,力量要远比天钧的仙道宗门凝聚,一家仙道宗门常常都拥有六七位梵天境仙君,涅盘境强者更是不计其数,即使有捷径能直接进入到玉衡界的外围,魔族在实力展到一定程度之前,也不可能费力不讨好的去进攻玉衡界。

    虽说天钧的路途更遥远一些,但天钧的仙道宗门力量分散,每家仙宗就一两位梵天境仙君坐镇,彼此间又千方百计的打压斗争,更容易分而击之。

    既然双方都无意挑起大规模的天域战事,两艘星云舰与6原虞菡二人汇合后,就缓缓往空间裂口退去,虽然没有立时离开,但也做好随时遁出魔墟的准备。

    三樽千古魔头与大魔君衍君汇合后,也没有再往前进逼。

    大魔君衍鸣刚才又被打了一个猝手不足,身边七位魔君,有三位被雷芒金剑斩碎魔躯魔胎,魔帅天妖魔将以及更低层次的小魔将,伤亡更是不计其数,就连它本身就被雷芒金剑斩得伤痕累累。

    此时看到三位千古魔头现身,大魔君惶恐的跪下请罪:

    “这些玉衡界的玄修,是追杀迦黛巨头而来,衍鸣镇守不力,还请三位巨头罚罪!”

    “迦黛已经是巨头了吗?”

    一樽翼魔巨头疑惑的往千里之外的迦黛扫视过来。

    刚才它们急于驰援这边,看到迦黛往外围狂退,都没有认真打量,这时候定睛看去,没想到迦黛消失百余年未见,竟然还真是突破大魔君的瓶颈,晋升为跟它们同层次的存在。

    虽说如此,那樽背负黑铁戟的巨魔却是冷冷一哼,似乎为迦黛刚才的逃跑颇为不宵,心里想,多臂魔族果真不值得信任。

    不过三樽千古魔头心里怎么想,迦黛则继续往赤炎魔帝的领地方向飞去。

    既然附近还有更强大的存在,正以强悍无比的魔识窥视着这边,一切就不能露出半点破绽来,此时先回到赤炎魔帝的领地,再想办法离开魔墟不迟。

    “迦黛魔君,请等一等!”一头翼魔巨头看到皇曦宗的弟子再无异动,而黑岩魔帝又苏醒过来,正时刻关注着这边的一切,它也不怕皇曦宗弟子还敢有什么异动,就化变成金袍青年,就喊住迦黛,往这边飞过来。

    “九海魔君,你有什么事?”迦黛在半空中滞住身形,美眸如覆严霜,冷冽问道,“我刚才与皇曦宗弟子力战,衍鸣魔君袖手旁观,在有更强敌人出现之际,九海魔君大概不会问罪我不战而退吧?”

    “迦黛魔君多虑了,”金袍青年魔瞳在陈寻身上扫了一眼,问道,“听说迦黛在天钧战场意外迷失虚空之中,九海还颇为惋惜,没想到迦黛因祸得福,竟然找到族人了。迦黛魔君这次可有打算率领族人进入天钧战场?”

    “这个没用的货色,刚才的表现,想必九海魔君也都看在眼底,”迦黛不屑的扫了陈寻一眼,说道,“我修罗族人彼此间会有些微的感应,我百余年前从虚空中出来,已在玉衡境附近,这个没用的货色恰好在玉衡境坑蒙拐骗,这次正好一起将他带到魔墟来,其他族人流落何处,我还没有寻到。”

    “是吗?”金袍青年颇为遗憾的叹了一口气。

    谁都知道修罗一族在太古时期就是强悍无比的战族,几乎生来就有天妖魔将级的战力,哪怕修罗一族仅剩上万族人,都是不容忽视的一支强悍战力,但迦黛的解释也毫无破绽之处。

    金袍青年说道:“我等很快也要去支援天钧战场了,迦黛这次既然回来了,那就跟我们同行吧!”

    “好!”

    陈寻他们只想着以最快的办法返回天钧,要是能潜伏在魔族援兵之中,那是再好不过,迦黛毫不犹豫的答应道。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