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六章 趁乱逃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c_t;白无涯说陆原、虞菡是皇曦宗弟子里剑修第一,但是没有真正遭遇到这两人斩出的千万剑芒,就很难真正体会白无涯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陆原、虞菡还没有从空间裂缝中跃出,就见空间扭曲的幽冥暗处,一点剑光初像一片雪花飘出,极瞬之间就分出千百道雪色剑芒,再下一刻雪色剑芒更是呈千倍往外扩散,仿佛那一点剑光就是剑道之源,无尽的雪色剑芒极速往外喷涌,很快就将方圆百里内的魔墟大地都笼罩在内。

    大魔君衍鸣负责镇守这处空间裂隙,他麾下驻守附近的精锐魔兵魔将,足有十万之多,其中魔君级强者有十数,魔帅级强者更是超过百数,绝大多数都驻守在五百里外的黑星堡里。

    最初觉察到空间裂缝有异常扰动,大魔君衍鸣与七名魔君、三十名魔帅、三百名天妖魔将最先反应过来,往这边聚集过来。

    这么一支魔族精锐战力,倘若结成天魔大阵,陈寻要是不想混沌老祖、方啸寒他们都暴露行踪,从莲书洞府出来御魔,他与迦黛都只能退避三舍、抱头鼠窜……

    然而在看到迦黛从空间裂缝里钻出来后,还冲大魔君衍鸣大发雷鸣,其他魔君、魔帅此时都乐意看大魔君的好戏,谁曾想刚刚松懈掉戒备,就被陆原、虞菡袭杀了一个正着。

    魔族几乎都是走神魔炼体的修炼路数。

    不要说衍鸣手下七位魔君了,即便是那些天妖级魔将,魔躯都要比寻常的天器法宝更坚不可摧;而一片片从空间裂缝里喷涌而出的剑芒,看似比真正的雪花都还要柔弱。

    但就这些坚逾天器的魔躯,遭遇到柔如雪花的剑芒,眼睁睁就看着被割裂出一道道婴儿唇般的血口,看似很小,却剑剑入骨。

    剑芒是如此之多,又是如此之密、绵延不绝,距离空间裂缝最近的十数头天妖级骸魔,魔躯高如崖山、坚如金石,却在眨眼间就被雪色剑芒肢解成一堆碎骨肉泥。

    这剑芒仿佛毒液,每一滴的伤害都不是很大,但千万滴毒液一起泼洒过来,不可一世的魔将魔帅,就像秋田里的庄稼,整齐的被割倒、辗碎。

    这样的剑芒,自然还难伤害到陈寻所逆炼的六臂魔躯,但剑芒之间那涌动的磅礴剑意,则是叫他心神感受到有被飓风吹刮的凛冽。

    好强的剑意!

    纯粹是已经上升到大道层次的剑意!

    陈寻修行大逍遥剑、大日苍穹剑、雷音剑等剑诀,参悟诸多剑意,最终这诸多剑意都融入天武大道之中。( )

    在陈寻看来,剑意是天武大道衍生出来的中道、小道,没想到今日会遇到修炼晋入大道层次的剑意,被剑意笼罩,就似在汪洋大海颠簸,茫然看到尽头。

    白无涯说陆原、虞菡乃皇曦宗诸弟子中剑修第一,这话果真是没有半点之假,也难怪赤霞老君将这两名弟子安排玉衡境外围的星域深处,就放心让他们守株待兔,等着方啸寒入彀。

    陆原、虞菡一开始就斩出千万道剑芒,暴起杀招,主要还是令诸多魔君、魔帅、魔将无法结成天魔大阵,数瞬之间,就见诸多魔帅、魔将在如大雪纷飞的剑芒袭杀下纷纷解体。

    一剑散出千万道剑芒,就如此凶烈,要是凝聚成一道,攻击力还不是要成千倍、万倍的激增?

    要是玉衡境外的星域深处,被陆原、虞菡发现行踪,陈寻多半会与他们痛快的厮杀一番,看看他们的剑道修为到底有多强,也唯有如此凌厉的剑意,才能肆无忌惮的激发、磨砺他胸臆间无尽澎湃的战意。

    然而此时已经进入千魔境,陈寻需要从魔族的眼鼻子底下返回天钧,他要是不想在这时被陆原、虞菡二人打现原形,就必需要避一避风头。

    此时还是先躲到莲书洞府里为好。

    看陈寻化作一道遁光,竟然比自己还要先躲入莲书之中,迦黛气得就破口大骂:“你还是一个男人吗,你倒有脸先躲起来,让我一个弱女子在外面替你挡住强敌?”

    迦黛气急败坏,直接对着莲书洞府传音。

    陈寻见混沌老祖、方啸寒、雷阳子、白无涯、张顺等人站在莲山之中,都面面相觑的望过来,他只能摊摊手,故作一脸轻松的说道:

    “陆、虞二人在剑道上的修为,确实令人心惊,我迄今还没有遇到过如此磅礴肆意的剑意……”却又暗中通过神念传音给迦黛,“你这婆娘,从我手里骗走星云锁链,连手都不让我牵一下,你总得在这时候让我讨点便宜回来!”

    迦黛气得咬牙切齿,只得将莲书抓在手里,摧动星云锁链化作滚滚星云雾气往四面八方翻涌,将千万道剑芒挡住,继而挥动金刚骨刀,往此时才从空间裂缝中跃出的陆原、虞菡两人斩去。

    大魔君衍鸣没想到来敌竟是如此的强悍,转瞬间将他手下的一干魔帅、魔将杀得落花流水、七零八落,而他与七位魔君也都难以力敌如此暴烈的剑芒。

    更何况弥漫开去的剑芒一旦凝成一束,威力更会呈千倍、万倍的激增,魔族悍不畏死,但不会傻乎乎的去送死,它们这时不得不往后狂退,以避开接下来有可能更加暴烈的杀招。

    大魔君衍鸣有一刹那,还怀疑这可能是迦黛与人族玄修联合给它们设下的圈套,但迦黛这时挺身杀出,而从空间裂缝中杀出的二人,神识也将迦黛死死的锁杀住,才恍然明白过来,这两位人族逆天强者,却是专为追杀迦黛而来。

    黑星堡里的魔兵魔将,此时已悍然出动,凝聚成高达四五百丈高的罗刹魔神,往这边快速移来。

    大魔君衍鸣要是亲自组入天魔大阵,将所有的魔识妖元都融入罗刹魔神,就能将这樽罗刹魔神的战力提升到千古魔头巅峰的层次,但它此时按兵不动,它想看看六臂魔女迦黛在失踪一百多年后,实力到底提高了多少reads;。

    要是说迦黛不敌这两个人族逆天强者,受到重创,它再适时出手将其救下,哼哼……

    想到这里,大魔君衍鸣都差点要将口水流下来,射出灼热的瞳光,在迦黛凹凸有致的诱人魔躯上四处打量,心想里刚才那头六臂魔看似与迦黛亲近得很,但遇到强敌就第一时间就逃到洞府法宝里,想必在其他方面也不会令迦黛这魔女的满意。

    “……这头罗刹还真是吃到豹子胆啦,你都修炼到第七劫了,它还敢打你的主意,看来你之前那些年在魔族混得不如意啊!以后还是死心跟着我吧,吃香的、喝辣的,日子滋润,非但没有人敢欺负你,还什么法宝都先紧着你来挑。这条星云锁链用着还喜欢?我觉得你带着真是漂亮,赶明儿,我另炼制五根,让你一只胳膊上挂一根!”陈寻看到那些罗刹魔魔瞳贪婪的在迦黛身上扫来扫去,闲来无事,就暗中通过神念与迦黛胡扯。

    陆原、虞菡二人在剑道上的修为是极高,但吃亏在两人所祭用的灵剑都仅仅是上品道器,很难劈开迦黛借星云锁链形成的星云结界。

    “你以为老娘是卖链子的!”

    陈寻真要以势相欺,迦黛还知道怎么应付,但陈寻得闲就一改在他人面前的正经模样,换作一副二皮脸的惫懒在她眼前晃荡,她常常是被搞得心火大作,却不知道往哪里去发泄。

    她此时只能将心里被陈寻勾起来的怨火,往陆原、虞菡两人身上发泄,收起金刚骨刀,六条欺霜塞雪的玉臂施展玄辰碎星拳,拳势就如汪洋大海肆意磅礴起来,往陆虞二人侵压过去……

    陈寻将叠浪九势融入玄辰碎星拳,能将九层拳势叠加到一起;而迦黛是六臂魔躯,六条玉臂一起施展玄辰碎星拳,在此基础之上,更是能将拳势再度提升三四倍。

    而星云锁链作为方啸寒前世所炼制的道器,早年就有与所修炼武道神通相融合的意图,虽然方啸寒前世还仅仅将星云锁链炼制到珍品级道器的层次,但于涅盘中上境的玄修而言,已是极罕一见的强悍法宝了。

    随着迦黛拳势强弱变化,星云锁链所形成的星云结界,也仿佛星辰潮汐般吞夺滋涨,更是加倍消弱陆虞二人的剑势reads;。

    大魔君衍鸣起初还生存贪念,待看到迦黛举手投足间,就能令方圆千丈的空间彻底崩裂。

    无数虚空乱流,从崩碎的虚空玄壁中狂涌而出,非但不能令迦黛退避三舍,还被迦黛的拳势牵动,往那两名人族玄修卷去。

    那两名人族玄修也是强悍到极点,连不灭魔躯都能绞碎的虚空乱流,却被他们的剑势轻易就封挡住,以致在他们三人之间那些千丈高矮的峰崖谷壑纷纷崩裂、崩碎,在可怖到极点的拳劲剑势辗压下,化为齑粉。

    看到这一幕,衍鸣就觉得鼻头有汗水渗出,心里暗暗想:这魔女离开不过百余年,即便是得机缘修炼到千古魔头的层次,但也不至于一直有千古魔头巅峰的实力啊!

    在罗刹魔震惊不已时,陈寻与混沌老祖却又感应到空间裂缝里传来一丝扰动,心想很可能是皇曦宗的援兵到了,赶忙知会迦黛后撤。

    迦黛说走就走,没有半点犹豫,星云锁链仿佛一道银色闪电在瞬眼间就将她带出百里之外。

    如此恶战,方圆数千里的虚空都彻底扰乱,谁都不知道空间玄壁的虚空乱流有多混乱、暴烈、恐怖,自然不能轻易遁入虚空逃走。

    而星云锁链除了能形成星云结界、助涨武道神道的气势外,也可以说是珍品级道器里遁速最快的飞行法宝,几乎要比陈寻施展此时修炼的夔龙遁步快出一倍。

    而大魔君衍鸣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又见千万道雷芒金剑从空间裂缝中斩出,竟然要比陆、虞两人刚才联手斩出的如雪剑芒还要强出数倍……

    不过附近的魔族强者已经被空间裂缝处的动静惊动,就见三道黑煞,从北面黑色巨岭往这边急速掠来,竟都是千古魔头级的角色。

    它们从迦黛头顶掠过,没有丝毫的停留,露出来的神色似乎也仅仅是鄙夷迦黛的胆怯。

    它们却不知道,陈寻要的就是这种转移视线的效果,唯有这样,他们才能混水摸鱼的偷偷离开千魔境,返回天钧去。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