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一章 相劝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众人站在陷仙峰顶的五色石上,听陈寻揭开天钧境天道宗十万年前的一段旧事,都唏嘘不已。【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除方啸寒前世经历过漫长的修行岁月以及混沌魔这个老怪物外,迦黛入世修行也不过两千年,虽然他们闭关修炼,也是动辄百年,但实在难以想象被困陷仙阵中十万年是怎么一番滋味。

    陈寻将还未祭炼的琉璃宝塔收入莲书残页之中,怪叟似陷入久远到已经彻底模糊的记忆之中,都忘了要从五色石上爬起来,仿佛婴孩般撅臀趴在地上。

    迦黛还以为陈寻怎么都不可能化解怪叟对方啸寒的怨恨,只要方啸寒露面,他们两人必定是不死不休的下场,却没想到陈寻三言两语,竟将怪叟说得陷入深深的沉默之中。

    这怪叟真是天道宗十万年都没有出世、修魔入道最终又被魔识所吞噬的混沌仙君吗?

    迦黛修行的是杀戮魔道,才不会介意什么血海魔劫,雷阳子、白无涯、张顺等人听得陈寻这一番话,心里却是暗暗震惊,心里都想要混沌仙君要不是被困在陷仙阵里,要是被混沌魔识吞噬,距离星墟最近的玉衡境怕是会首当其冲,先受血海魔劫了。

    实难想象被混沌魔识吞噬心智的梵天境仙人,一旦大开杀戮,会造成多么恐怖的人间炼狱?

    看眼前的情形,众人都明白陈寻这是要与混沌仙君交易。

    目前也唯有混沌仙君能炼化捆仙索,重新祭炼陷仙峰,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助众人脱困,不然的话,要他们自行参悟五行大道,要等到驴年马月,才能掌握将陷仙峰的五行元力?

    但众人同时也想到一个可怕的问题,要是在脱困之后,有朝一日混沌仙君不能再压制住混沌魔识,到时候是不是还会在七域掀起滔天魔劫?

    “前事如天光云影,纷纷而散,虽无太多留恋,但真要因我掀起滔天魔劫,亦非我所愿,”怪叟从五色石上翻身坐起,朝方啸寒稽首一礼,以一股异样苍老的腔调说道,“如此说来,我真是不能怨恨于方真人……”

    “陷仙阵在星墟深处,产生是这种种异变,频造杀业,兴许也是我转世历经劫难,最终都无法修成正果的根源所在。”方啸寒幽幽一叹,盘膝坐在五色石上说道。

    这一刻他想起陷仙阵所造种种杀业,甚至诸多人兽妖魔都无法重入轮回,沉沦恶鬼道,心底忏悔,对旧事的仇恨也消弱不少,此时反而陷入对因果业缘的苦思之中。

    怪叟睁开黯然失色的昏晦双眸,瞅着陈寻的脸,说道:“虽然初悟五行之时,我曾将混沌魔识压制住,但这些年来,神智又时常昏昧颠倒,恐怕这是又要压制不住混沌魔识的迹象。为避免最终有一天我被混沌魔识吞噬所有的心智,犯下无法弥补的大错,也只能抱歉让你们陪我一起在这里了结此生了。”

    “奶奶的,老子费这番口舌,可不是要跟你这老怪物在这里同归于尽的!”陈寻肚子里狠狠的骂道,但他脸上风轻云淡,似乎对混沌仙君的决定毫无意外,回头朝雷阳子、白无涯、张顺等人哂然笑道,“陷仙峰也足够大,而多余的五行元力又受仙君前辈控制,我们不用担心受到五行元力的反噬,在此了结此生,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雷阳子、白无涯、张顺等人虽然心里难免会有些遗憾,但想到混沌仙君出世,一旦被混沌魔识吞噬灵智所引发的灾难,就想着还是留在陷仙阵中为好。

    而他们在陷仙阵中了结此生,那与赤霞仙君之间的恩怨恶缘,也就相当于没有发生过,也不用担心会牵累到他们的宗族子嗣。

    也许这是最不坏的结果了。

    想到这里,雷阳子、白无涯、张顺等人都纷纷起身飞下五色石,在山脚还有他们百余同门被雷钧老祖毙杀,需要他们去收殓骸骨。

    而他们的残魂残魄,也需要暂时封印起来,才能避免沉沦于山脚的绝阴雾煞之中,永陷鬼道。

    也许再过数十万年,终有一天能有人从外部破解陷仙阵,到时候他们就可以重入轮回了。

    ******************************

    看着雷阳子、白无涯、张顺他们都飞下五色石,到山脚去收殓皇曦宗弟子的尸骸,陈寻拍了拍迦黛的翘臂,跟她说道:“你去助张顺他们一臂之力……”

    迦黛瞪了陈寻一眼,但转念想陈寻将她支开,必是有什么秘事要与方啸寒、混沌仙君商议,心里又想,还有什么秘事比方啸寒的身世、混沌仙君的存在更惊人的?

    迦黛不情不愿的飞下五色石,却忘了要追究陈寻对她的轻薄。

    陈寻盘起腿坐下来,还回味着留在手指那惊人弹软的触感,余香犹在,忍不住回头又望了一眼迦黛离去的倩影,才定住心神与混沌仙君说道:“前辈或许不知,天道宗又有一名弟子修炼前辈所留的大混沌劫剑,此时还不足以成患,但此人天赋极高,终有一日无人能够制她!”

    “是天道宗那个叫徐峥的弟子?他的天赋的确不错,甚至都不在老夫当年之下,真要让他将大混沌劫剑修炼到大成,能御劫雷,天钧境确实应没有太多的人能够制他。”怪叟从混乱的记忆里翻找旧事,睁开琥珀色的眼瞳,问陈寻。

    听混沌仙君此言,陈寻是暗暗心惊,没想到徐峥老魔的心机还真是深沉得很。

    混沌仙君十万年前就离开天道宗,徐峥老魔自然不可能在天道宗见过混沌仙君,那必然是徐峥当年进入星墟、捕捉混沌魔的那次,也曾经进入过璇玉山。

    怪叟继续说道:“我当年将大混沌劫剑传他,是想他能回到天道宗传信。这些年过去都没有见他回来,还以为他已经身殒道消呢。”

    怪叟对方啸寒的怨恨都放下来了,也不觉得徐峥诓他之事有什么大不了,说话的语气风轻云淡之极。

    陈寻心里却是长叹不止,没想到徐峥早就知道混沌仙君被困璇玉山,这些年过去,在天道宗竟然都没有将这个秘密吐露出一点来,这孙子心里还真能藏得住事啊。

    陈寻再想,才发觉他应该早就能看出破绽,要是混沌仙君当年早就意识到修炼大混沌劫剑遗害甚烈,又怎么可能将这门传承留在天道宗?

    陈寻就不知道,天道宗有没有他人看出这个破绽,还是说都担心混沌仙君的存在,对天道宗是个巨大的隐患,明明都能猜到徐峥身上有问题,最后大家都捏着鼻子不管不问?

    “徐峥却没有修炼大混沌劫剑,或许他有修炼,但但没有人能觉察出来。他的女儿徐昭容修炼大混沌劫剑,已有小成境界,在天钧境年轻一代玄修里声名极显,曾与我是死敌……”陈寻说道。

    “仅仅是将大混沌劫剑修到小成,还难成气候,天钧境还不至于没有人能制她。”怪叟淡淡说道。

    陈寻跟混沌仙君唠这些家常,可不是真希望大家一起坐在陷仙阵中等死,说道:“混沌魔识却非无法彻底压制……”

    “我当初以为浩然天道能够压制之,才暗中修炼大混沌劫剑,虽然数千年间就证得梵天境,但同时也证得我当初是大错特错,”怪叟说道,“我被困陷仙阵,初时参悟五行之道,又将混沌魔识压制住一段时间,但到这时也堪堪功败垂成。混沌之道乃诸道之首,除非将自己永世封印起来,不然最终怎么都无法压制。”

    “我说再多,前辈都不会相信,只能让前辈眼见为实了。”陈寻祭出莲书,让刚寄附到雷钧老祖身骸、还没有修炼的混沌魔出来。

    “混沌魔!”怪叟一眼就透过雷钧老祖被打得残破的身骸,看出混沌魔的真面目,琥珀色的眼瞳绽然暴出两团神焰精芒,盯住混沌魔的两眼,似要将混沌魔的五脏六腑都看个透漏,片晌过后就咂咂怪叫起来,“怎么可能,世间怎么可能会有压制混沌魔识的异宝?”

    “鸿蒙紫气!”方啸寒这世才修得涅盘初境,但他的见识不会比混沌仙君稍差,顿时想到混沌魔双眸露出那道紫色灵蕴是什么,震惊的跳立起来,难以置信的问陈寻,“你们难道曾遇到过鸿蒙道祖?怎么可能,从太古世界崩坏后,传说诸多道祖就从这方时空消失不见,也不知道有多少万年都没有一人听到过他们的音信,你们怎么可能有机缘遇到鸿蒙道祖?”

    “三千大世界,分上中下三境,道祖金仙之流的人物,不是都在上境三十三天修行,怎么说已从这方时空消失不见了呢?”陈寻疑惑的问道。

    “真要有上境三十三天统御三千大世界,诸域就不会一片混乱了,”方啸寒冷哼道,“总之我前世修行数十万年,都没有发现三十三天存在的痕迹。”

    说到这里,方啸寒的眼珠子陡然间瞪圆起来,以一种更加难以置信的眼神盯住陈寻的脸。

    陈寻要不是得机缘是鸿蒙道祖,那混沌魔体内的鸿蒙紫气,就是他们自行参悟修来的。

    天地初生就能孕育鸿蒙元息,鸿蒙元息虽然珍贵,但怎么都不会比得上由鸿蒙道意直接凝聚的鸿蒙紫气,同时这也是能令亿万玄修疯狂的元初鸿蒙。

    混沌仙君此前都还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此时也双手按住双膝,往前倾过来身子,盯住陈寻的眼睛,想要从他的眼瞳里发觉鸿蒙紫气在他体内同样存在的痕迹来。

    “不管三十三天存不存在,总之要离开陷仙阵才能探明一切……”陈寻哈哈一笑,撇开这些有的无的不谈,他最终目的还是要劝混沌仙君炼化捆仙索,重新祭炼陷仙峰,他们才能从这鬼阵中出去。

    一方面他与方啸寒修为都严重不够,但不将混沌仙君所修的混沌魔识彻底压制住,他也担心混沌仙君出去后,有朝一日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