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章 夙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陷仙峰的山顶是一整块巨大的五色石,怪叟被混沌劫雷斩破身骸,元胎在五色石上盘膝而坐,透露瑞气宝光,像是一件绝品瓷胎风化万年,到处都是蛛网状的狰狞痕迹。【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混沌劫雷是被怪叟吞入腹中后炸开,怪叟最后竟然能保持元胎不灭,修为之高,真是难以想象。

    怪叟闭目炼气,对飞上山巅的众人置之不理,亿万磁光所化的七道锁链,像蛇蛟一般将他的元胎死死缚住。

    “陷仙峰是因遁五行大道炼制的绝品道器,即使是陷仙阵置身星墟深处,化为纯粹的混沌之域,但陷仙峰还是能勉强自成天地,维持五行元力的运转,”陈寻对眼前的情形略加解释道,“五行元力所化的五行捆仙索本有九道,但已有两道被这人炼化。说来他也是郁苦得很,好不容易悟透五行大道,再有几千年的光阴,就能将其他七道捆仙索以及陷仙峰都彻底炼化脱困,偏偏就是眼前这一劫没能熬过去!”

    迦黛、张顺都知道璇玉山以及陷仙阵都是方啸寒前世所设,但雷阳子、白无涯都不明细情,困惑不解的问陈寻:“陈真人似乎对陷仙阵极为了解?”

    “陷仙阵是我师兄前世遗落星墟之中,我自然不会不知一二。”陈寻哈哈一笑,朝身往方啸寒那边看去。

    方啸寒性子孤性,原本还不想与白无涯、雷阳子、张顺他们沾染关系,留下无法割舍的牵绊,但陈寻怎么会容他逍遥自在?

    这一切都是肇始于皇曦宗的孽缘,甚至牵涉到百万年前的凤州九尊旧事,这背后的因果夙缘,陈寻自然怎么都要方啸寒承担起来。

    而留下这么多的牵绊,陈寻就不怕方啸寒动不动就跑得没影没踪啊。

    方啸寒幽幽一叹,将遮住头脸的帽兜解下来,露出他如崖石枯峻的削瘦脸庞。

    白无涯、雷阳子等人都愣在那里,他们修行甚晚,当然都无机会与北斗仙君见面,但有关凤州九尊的雕像在皇曦宗随处可见,他们又怎么会认不出来?

    只是这一切太令他们难以置信了,传说中皇曦六尊都曾拜在北斗仙君等人门下修行,之后才创立皇曦宗,照师门辈份来说,他们都是眼前这人的徒子徒孙啊。

    “雷阳子、白无涯拜见北斗祖师,还请北斗祖师替我等主持公道……”雷阳子、白无涯、张顺与诸弟子齐刷刷的跪下,似乎在彷徨无计之时突然找到一个主心骨,说话的声音都颤抖起来。

    “果真是方寒你这么恶贼,老夫今日要啃你骨、嚼你肉!”刚才还闭目不闻外界一切的怪叟,在看到方啸寒的真容之后,就激动得拖动五行元力所化的磁光锁索,就朝方啸寒猛扑过来。

    方啸寒这一世才修炼到涅盘初境,可挡不住怪叟这一扑,陈寻展开莲书残页,将琉璃宝塔直接丢到怪叟的身上。

    陈寻将琉璃宝塔收入莲书残页之中,还没有机会祭炼,也就无法祭用琉璃宝

    (本章未完,请翻页)塔的种种神通,但琉璃宝塔变回原形,足有千丈之高,也不知道赤霞贼仙是什么金石炼制而得,甚至要比一座万丈石峰还要沉重数倍,就这么直接压在怪叟的元胎之上。

    “你……”怪叟身骸被斩破,元胎又受重创,此时哪里还能风光起来?

    他直接就被琉璃宝塔压趴在五色石上,即便勉强还能调动少许的五行元力,也只能勉强护住元胎不被琉璃宝塔直接压成齑粉,自然是更不能再动弹一分。

    他咬牙切齿的盯着陈寻、方啸寒,想要在他们身上刮骨挖肉,才能解心头之恨。

    方啸寒看着雷阳子、白无涯、张顺等人都跪拜在地,幽幽一叹,说道:“我这世才入宗门修行,前世也是为奸人所害,才被迫流落到异域转世……”

    “赤霞老贼差点害你神魂俱灭,都入不了轮回,你此时还替他文过饰非作甚?”陈寻直截了当将背后的因果揭穿,不叫方啸寒有耍滑头的机会。

    听闻陈寻此语,雷阳子、白无涯、张顺都震惊得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问道:“北斗祖师也是受赤霞仙君所害?”他们问是这么问,但这一刻都有一种难言的轻松,似乎欺师灭祖、叛变宗门所带给他们的压力,就陡然消失掉了。

    陈寻将这层因果点破之后,就到怪叟身边坐下,悠然自得的将九柄紫凰神剑从莲书残页中取出,隔空递给方啸寒,说道:“萧易祭出此剑时,看师兄情绪颇为激动,我就想此剑与师兄定是牵绊极深,还由师兄收藏此剑为好……”

    雷阳子、白无涯、张顺等人数千年来都在宗门修行,宗族子嗣都与皇曦宗有着莫大的牵连,即便他们都是被迫联手诛杀雷钧老祖,以争己命,但从此之后就要隐姓埋名、远走他域,诸多心结纠缠,不仅会压制他们以后的修为,甚至会形成他们怎么都熬不过去的心魔大劫。

    陈寻此时将这层因果揭开,就是要方啸寒化解他们的心魔,而也只有方啸寒能在重返玉衡境之前,自始至终都将他们聚拢在一起。

    方啸寒苦涩一笑,才发现他真是没有办法跟陈寻斗心眼。

    他不能不将紫凰神剑收回来,但收下紫凰神剑,无疑说明他与皇曦宗的牵绊极深,就不能再对白无涯、雷阳子、张顺等人置之不理。

    方啸寒轻抚剑身,将萧易留在紫凰神剑里的神魂气息抹去,感受紫凰神剑原初那令他熟悉的气息,神魂颤栗之余,两行清泪抑不住滑落下来,滴在剑身之上。

    “……”剑身“铛”的发出一声清越凤鸣,在紫凰神剑最深处,似有一个神魂在这一刻蓦然苏醒过来,立时就有难言磅礴的气息四溢透出,似有一缕清风从众人心头掠过……

    “是有谁的神魂被禁锢在这剑之中?”迦黛看到这一幕,不解的问道。

    “……”方啸寒摇摇头,眼睛里蓦然露出狰狞厉色,说道,“紫凰早就魂飞魄散,但他们不念同门修行之义、传宗授艺之恩,

    (本章未完,请翻页)为一件仙宝,竟将紫凰的遗骸炼成九剑逼我入魔,他们便是万死都难消我心头之后……”他携带滔天恨意,说话一字一顿,似天刀地剑要将北辰、赤霞一刀刀剐解。

    陈寻微微一叹,心想紫凰遗骸被炼制成九剑,残留的残魂气息都如此强大,可见其生前应是能有与北斗、北辰并尊的实力,或许就是从玄辰境入凤州修行的三人之一吧?

    方啸寒前世都有能逆抗金仙级的实力,即便是北辰、赤霞等人精心布下天罗地网,都未必能毙杀他的把握,唯一可行之策,就是诱发方啸寒的心魔。

    只是这计策未必太阴险狠毒了一些。

    陈寻这时候也猜不到究竟是什么仙阶至宝,竟让北辰、赤霞等人下此辣手?

    然而话说回来,雷钧老祖为了抢先夺得莲书残页,都能够完全不顾惜皇曦宗弟子的性命,对修行数万年、数十万年,一意只求精进的人物来说,也许仙阶至宝本身就是他们难以抵抗的心魔。

    当然了,也许是方啸寒前世只知修行,将背后的一切都想太简单了,北辰、赤霞布下杀局,背后或还有更深层的因素,只是方啸寒还没有看透而已。

    待雷阳子、白无涯、张顺他们都齐刷刷的爬起来,陈寻才转过身,面对怪叟而坐,问道:“我师兄将陷仙阵藏于星墟深处,是为转世所做的安排,前辈你自己掉进来,也怨不得他人。前辈与我师兄之间的怨恨,是不是可以就此了结了?”

    “呸!”怪叟要不是身骸被斩破,都能一口啐陈寻脸上去,厉声说道,“你等让我在此困上十万载,什么怨恨都可了结。”

    “前辈当年离开宗门,也是为了寻求压制混沌魔识之法。前辈虽然被困陷仙阵十万年,但也悟得五行大道,没有让混沌魔识将你的心智彻底吞噬,这是我师兄带给你的善缘,你焉能还耿耿于怀?”陈寻慢条丝理的说道。

    “你到底是何人,怎知我当年离开宗门,是为压制混沌魔识?”怪叟震惊的盯着陈寻的脸,似要从他的眉眼间认出或仇或友的故人样貌来。

    “张顺早就跟前辈说过,我是无意从天钧流落玉衡境,怎么会没有听说过前辈你在天道宗流传十数万年的传说呢?”陈寻微微一笑,“再者说了,我都怀疑前辈当年明知陷仙阵凶险异常,但为了压制心间的混沌魔识,主动陷入此阵。我想,只怕是时间过去太久,前辈都忘了初衷,以致心里只剩怨恨了……”

    “……”怪叟似陷入已经久远到彻底模糊的记忆中,喃喃自语道,“难道真是我自己主动进入此阵的?”

    陈寻继续说道:“或许前辈当时已经被混沌魔识控制住心智,做出什么事情已经没有记忆。但是我想问一问,要不是我师兄留在星墟深处的这座陷仙阵,恰好将前辈困住,前辈被混沌魔识控制心智后,返回天钧境大开杀戮,掀出血海魔劫,又岂是前辈所愿意看到?”

    (本章完)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