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九章 胜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    ,!

    萧易哪里想到三个同门师兄弟,这么容易就被雷阳子鼓动,突然间就一齐调转法宝灵剑往他杀来?

    他慌乱间来不及将紫凰神剑撤回来,手掐法诀,狼狈不堪的从储物袋里拍出一件古扑拙然的古镜,飞到半空射出一道金色如匹的光华,照在三把朝他斩杀过来的灵剑上,就像匹练将三把灵剑缠在半空中,不能再斩进一寸。【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古镜虽然也是一件上品级道器,但萧易刚刚得手不久。

    他将一头灵蛟的元神炼入古镜里作为器灵,还没有祭炼娴熟,这时候只勉强撑住数瞬,被古镜定住的三把灵剑,就在决意与其他弟子联手的三位涅盘境强者摧动下,又嗡嗡鸣响起来,剧烈挣扎着要从古镜的缠缚下挣脱出来。

    萧易也知仅凭一件祭炼不熟的上品道器,还难与三位同门争雄,而方啸寒张顺白无涯又气势汹汹的杀来,他当下只能狼狈不堪的先将九柄紫凰神剑撤回来,护住周身后,再往师尊的分身雷钧老祖身后退去。

    然而雷钧老祖也不见得比他好过多少。

    陈寻出一道混沌劫雷,将雷钧老祖的护身宝衣撕裂后,亿万噬金魔蚁就如蛆附骨,疯狂的钻入他的体内啃血噬肉。

    这种噬金魔蚁水火不侵刀枪难入,实是五行庚金精气所化的灵虫,几乎能啃噬一切金石类的法宝灵器,又专克梵天境仙君所谓的无劫不灭法身。

    除了五行捆仙索外,陷仙阵在太古时期能声名极显,能令诸多梵天境仙君畏之如虎,有相当一部分的原因,就是与噬金魔蚁等从五行精气中所孕生的灵兽灵虫有关。

    噬金魔蚁看似不起眼,却是从五行精气中直接孕生的先天灵虫,数量又多达亿万,又怎能叫梵天境仙人不退避三舍?

    而这种魔蚁灵虫,又喜欢专挑梵天境仙人的法身啃噬!

    雷钧老祖忍住肉身神魂撕裂的剧痛,将琉璃宝塔收回来,但方啸寒迦黛白无涯张顺以及四十七名被他抛弃的皇曦宗弟子,这时候已经联手摧动法宝灵剑,往他这边斩杀过来。

    雷钧老祖只能苦苦摧动琉璃宝塔,先抵挡住方啸寒白无涯他们的攻势,但就在数瞬之间,他那所谓水火不侵刀枪难入的无劫不灭法身,却被亿万看上去极不起眼的噬金魔蚁啃噬得血肉模糊,头脸肩肘等部分甚至露出森森白骨来。

    这时候雷阳子又骤然叛变,摧动青峰印往他轰杀过来,更是叫他气急败坏,慌乱间竟叫不少魔蚁,从他的眼鼻嘴耳等直接钻入他的七窍啃噬起来。

    “嗷!”

    雷钧老祖这时候不顾仙人的威严,痛苦而惨厉的嚎叫起来,摧动全身的金色宝血,化作熊熊燃烧的炼仙神焰,从内往外喷薄射而出。

    雷钧老祖修成无劫不灭仙灵法身,全身仙灵宝血色泽如金,滴落即化为炼仙神焰,连无劫不灭仙灵之躯都能焚炼,天生受离火烈焰所克的噬金魔虫,又岂能逃出被焚为灰烬的命运?

    然而以自身仙血点燃神焰炼烧魔蚁,代价也极其惊天,大到难以想象。

    将亿万噬金魔蚁都炼成灰烬之后,雷钧老祖脸上都露出森森白骨,但方啸寒白无涯雷阳子他们联手攻势甚厉,他甚至都无暇摧动真元,先恢复肉身所受的伤势,只是从储物戒里掏出大把丹药狂吞入腹。

    陷仙阵化为隔绝的混沌之域,陷仙峰所蕴藏不多的五行元力又都被山顶怪叟所控制,雷钧老祖即便是梵天境初期的修为,此时也只能借丹药恢复仙灵元气。

    “师尊,雷阳子等逆贼欺师灭祖,今日当将他们挫骨扬灰,神魂永世都受毒煞寒焰的煎熬!”萧易见雷钧老祖以血化火,瞬时间就将亿万噬金魔蚁都炼为灰烬,神色也是随之大振,面目狰狞的大叫起来。

    “萧易,只要你这时出手斩杀雷钧老贼,此前的事都一笔勾销,而雷钧这狗贼身上的法宝天丹,都任凭你取走十件!”

    “你胡说八道!”萧易气急败坏的大叫起来。

    他当然知道陈寻在身后胡言乱语,是想离间他与雷钧老祖的关系,但雷阳子等人接连叛变,他实在不知道雷钧老祖会不会受到挑拔。

    萧易当下摧动紫凰神剑,化作九道长虹,就要往掠来的陈寻斩去,然而陈寻这时候在半空就又掷出那卷残书,又是一朵黑莲从半空倏然飘来……

    混沌劫雷!

    萧易这一刻心惊胆裂,身形暴闪狂闪,仿佛已经感觉到死神之翼的阴影已经完全将他覆盖,哪里还想得到再替雷钧老祖守住侧翼?

    虽然说雷钧老祖刚才没有被混沌劫雷重创,但他的护身法衣作为极品级防御道器,都挡不住混沌劫雷一击,萧易有几个胆子敢正面承受混沌劫雷的轰击?

    “这个是假的!”陈寻哂然一笑,就见最先从莲书中倏然飘下的黑莲猝然间碎成一团碎光,随后又有一朵黑莲从莲书残页中疾射而下,往雷钧老祖当头罩去。

    陈寻与混沌魔的修为都很有限,即使借助混沌黑莲汲取混沌元力,一次只能释出三道混沌劫雷。

    这已经是陈寻此时所能掌握第三道混沌劫雷了,他又岂会浪费在萧易的身上?

    方啸寒雷阳子白无涯张顺都是见过世面之间,此时都不用陈寻言语什么,就极默契的拼尽全力,摧动法宝将琉璃宝塔缠得结结实实,使得雷钧老祖无法撤回琉璃宝塔,去抵挡这一道混沌劫雷。

    黑莲在雷钧老祖的头顶,化作一道黑色雷光,瞬间就将雷钧老祖在头顶勉强凝聚的护身瑞光撕成粉碎,余势不减的从雷钧老祖的颅顶贯入……

    众人眼睁睁看着雷钧老祖那对血色精芒毕露的魔瞳,闪过数道黑光,就彻底陷入沉寂。

    这道混沌劫雷没有摧毁雷钧老祖的肉身,却从内部将雷钧老祖的元胎彻底焚为虚元,雷钧老祖的肉身虽然屹立不倒,却只剩下一具无魂的空壳。

    萧易此时已无抵抗的勇气,摧动紫凰神剑护住周身,却朝陈寻大叫道:“陈寻真人,你只要饶我性命,紫凰神剑及皇曦宗修炼仙法,我都会拱手捧上。”

    陈寻眼神扫过雷阳子白无涯,雷阳子低下头,白无涯昂然说道:“对不住陈真人,我们不能绕过萧易这狗贼!”

    陈寻点点头,知道无论在白无涯雷阳子,还是在张顺的眼底,他们虽然被逼无奈站出来与赤霞仙君的分身雷钧老祖,之后也再不敢在玉衡境抛头露面,但他们心底还无背叛宗门之心。

    陈寻挥了挥手,说道:“萧易就交给你们处置了。”

    他将琉璃宝塔与雷钧老祖的身骸都收入莲书之中。

    混沌魔正好缺少合适的身舍,雷钧老祖这副身骸,虽然被打得残破不堪,却是货真价实的无劫不灭之法身。

    混沌魔只要能将这副身骸修炼到灵肉融合,在它修入梵天境之前,都不需要额外再淬炼肉身了。

    陈寻退到一旁与迦黛方啸寒站到一起,袖手旁观白无涯雷阳子张顺等人联手斩破萧易的身骸,又将他的元胎收入一枚土黄色的珠子中。

    看到这一幕,陈寻心知白无涯雷阳子张顺他们希望有朝一日,能够重回玉衡境,而萧易的元胎就将是证明他们并没有叛离宗门只是被迫隐姓埋名的证据。

    “这九柄紫凰神剑都是中品级道宝,我等都无福消受,还请陈真人收下。”雷阳子将萧易的那九柄紫凰神剑捧过来,与萧易的储物戒一起献给陈寻。

    雷阳子张顺他们都各有法宝,陈寻也不跟他们客气,就将紫凰神剑以及萧易收藏法宝丹药的储物戒都收入莲书残页之中,留待日后祭炼。

    陈寻心里忍不住想,要是白无涯雷阳子张顺知道皇曦宗背后的一切内幕,知道皇曦宗的真正祖师爷就站在他们面前,也同样是被赤霞仙君他们害得四处藏踪匿形,他们心里又会怎么想?

    陈寻往方啸寒看去,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直接将他与北辰宗皇曦宗以及皇曦六尊的恩怨情仇都挑明开来。

    “山顶那人你要如何处置?”迦黛恍然还有梦里,张口问道。

    她没想到两大焚天境强者,竟然就这样被他们打得一死一残。

    她能猜到陈寻是借混沌黑莲才能施展混沌劫雷,但就算有仙阶灵宝,也要先修炼混沌劫雷的祭御之法,陈寻是从哪里修得混沌劫雷的祭御之法?

    迦黛怎么都想不到的是,陈寻身边的混沌魔,实是前世活过几千万年的老怪物,方啸寒以及怪叟在它跟前,都只能算是孙子辈。

    迦黛与陈寻恩怨纠缠这些年,又经赤火明,将陈寻的根脚都研究透了,心里才会这般的费解跟困惑;而白无涯雷阳子张顺与陈寻接触不多,反倒更容易接受陈寻就是牛逼的事实,这时候也更关心陈寻要如此处置山顶那被他打残的怪叟。

    “走,我倒想看看他知道师兄的真实身份之后,会是怎样一番癫狂反应!”陈寻朝方啸寒望去,哈哈笑道,与方啸寒一起掠往陷仙峰山顶,站到被七道五行捆仙索困住的怪叟跟前。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