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八章 反噬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readx;    >    ,!

    陈寻轰出如狂涛巨浪般的万千拳影,陷仙峰山巅陷飓风狂飚,顿时就将遮闭怪叟头脸的须往后吹得狂乱飘起,露了老树枯皮似的一张老脸来。【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这张老脸有着说不出的苍老,仿佛最坚硬的岩石,在经历千万年的岁月风化之后,都已到了要彻底崩溃的边缘。

    这张老脸此时狰狞而扭曲,显示出他正竭尽全力调动陷仙峰的五行元力,镇压吞入腹中的混沌劫雷。

    未能将混沌劫雷镇压住,自然就谈不上_将混沌劫雷驱除出体外。

    然而陈寻岂会轻易容他将混沌劫雷驱除出体外?

    赤血冥蛇剑也化作一头赤红如血的冥蛇巨蟒,在山顶的雾霭里,摆动百丈长的妖躯,张开吞天巨口,吐出一团团玄冥寒煞,往枯面怪叟扑去。

    枯面怪叟猛然张口吐出一团玄气,将玄冥寒煞所化的千丈玄冰打成粉碎。

    冥蛇巨蟒扑缠遁极快,但在枯面怪叟的眼底却慢得出奇,就见枯面怪叟的头猛的往前一探,张口就咬住冥蛇的七寸,冥蛇被打回原形,变成赤血冥蛇剑掉落下来。

    怪叟狰狞狂笑:“你这小娃,难道真的就剩这点伎俩吗?那朵混沌黑莲生长十万载,为你所得,吸收混沌元力,此时不是应该能孕化三道混沌劫雷,你还留下一道做什么,为什么不给我来个痛快?”

    枯面怪叟虽然被困陷仙阵中十万载,但他已然掌握陷仙峰的部分禁制,甚至神念能调动陷仙峰的五行元力,他知道璇玉山之外所生的事情,实在不足为奇。

    要不是如此,他也没有办法控制魔龙张顺他们替他办事。

    但混沌黑莲在莲书残页中吸收混沌烈焰,一次能化变三道混沌劫雷这种事,枯面怪叟竟然都能推算出来,这个就有些神乎其神了。

    不过枯面怪叟绝非良善之辈,陈寻心里震惊归震惊,但脸色丝毫不变,再暗自揣摩此叟话里也有很多矛盾的地方,猜测此叟极可能是拿话试探他的虚实。

    不管枯面怪叟心里有什么打算,陈寻都不会轻易上当。

    剩下最后一道混沌劫雷,是他最后的底牌,迦黛方啸寒他们围攻雷钧老祖还未分胜负,他此时岂能轻易将最后一张底牌用掉?

    看枯面老叟癫狂怪笑,陈寻拳风掌影,如狂涛骇浪轰出,同时还不断用言语刺激挑拔,冲击他的心理防线:

    “你被陷仙峰吸血噬髓十万载,陷仙峰五行元力所化的九道五行捆仙索,此时已然被你炼化了两道,确实是叫人相当意外。但你要先镇压住七道捆仙索之后,才能勉强调动陷仙峰的五行元力,这时候还想要完全镇压住混沌劫雷不作,无疑是痴人做梦。我看你还不如早早降我,助我一起破解掉这陷仙大阵,到时候天空海阔,任由你自在逍遥……”

    陈寻与枯面怪叟正近身肉搏,打杀得激烈,两人张口说话,声音随时都被狂风暴雨般的拳势撕碎,也不虞会被别人听到他们所谈的秘密。

    “你怎知五行捆仙索?你怎么知道陷仙峰与五行元力?”

    怪叟不得不将全部的五行元力都用来镇压体内的混沌劫雷,实无余力应对陈寻与十二樽罗刹魔神联手攻击,但他就仿佛一片枯叶在陈寻的拳势之中随风飘荡,陈寻拳势虽然暴烈异常,实际上连怪叟的衣角都难摸到。而在听过陈寻这番话后,怪叟却大受刺激,脸色剧变,看似浑浊的双眸射出滔天神焰,似要将陈寻销筋蚀骨,咬牙切齿的大叫起来,

    “哦,对了,你此时所使就是方寒老贼的玄辰碎星拳,不过给你改了一番模样,我都差点没有认出来。你与方寒老贼到底是什么关系?”

    见枯面怪叟神智癫狂起来,身形不再闪躲,陈寻砰砰两拳就往他的左肩轰去。

    陈寻最初是从玄将印的阵法禁制中参悟出玄辰碎星拳第一第二重功诀,继而又将从珑山参悟的叠浪九势等神通融入玄辰碎星拳中,实际上是将玄辰碎星拳往一个新的方向推演。

    玄辰碎星拳虽然是方啸寒前世所创,是七域声名极为显赫的武道神通之一,但方啸寒前世也仅仅创出七重拳诀,距离他初创拳诀想一拳破碎星辰天域的初衷,差距还是极远。

    在创出七重拳诀之后,方啸寒前世一直到他意外殒落,就没能再推演出第八重功诀,实为他前世最为遗憾之事。

    此时他见陈寻竟然能将叠浪九势等神通都融入玄辰碎星拳中,怎么都不愿意将玄辰碎星拳之后的功诀再传授给他,实是希望陈寻走上一条全新的武修之道,最终或能从另外一个方向,将玄辰碎星拳第八第九重拳诀推演出来,将玄辰碎星拳展一个新的高度。

    方啸寒性子孤僻,他打定主意的事情,陈寻当面骂娘都没有用。

    陈寻没想到枯面怪叟还能认出经他改头换面过的玄辰碎星拳,可见他被困陷仙阵之前,对方啸寒前世就有很深的了解。

    陈寻两拳,能将千丈崖峰轰得粉碎,却只能令怪叟身躯往后微微一偏。

    陈寻暗暗心惊,嘴里却是哂然笑道:“北斗仙君转世之后,与我同门修行,你这老头,你说我跟他是什么关系?”

    “嗷!”

    怪叟张口就是一阵龙吟虎啸般的怪叫,就见一道磁光从他嘴里喷薄而出,就往陈寻的面门射来。

    这道磁光是无比磅礴的五行元力所化,陈寻体内没有天道真龙源源不断提供真元法力,此时再托大,也不敢硬生生接下这道磁光。

    陈寻往后疾退,同时一樽罗刹魔神从左翼掠来,挡在陈寻身前,直接这道磁光撞去。

    十二樽罗刹魔神以都天神魔玄衍大阵联结在一起,宛如一体。

    一樽罗刹魔神被五行元力所化的磁光打得粉碎,其他十一樽罗刹魔神也都同时湮灭破形,变回黯然无光的都天拘魔旗掉落下来。

    炼为都天拘魔旗主魂的十二枚罗刹元胎,都一起受到重创。

    陈寻的心神与都天拘魔旗联结在一起,都天拘魔旗被打得黯淡无光掉落下来,他的神魂自然也难免会受反噬,灵海之中的修罗元胎,似瓷器似布满蛛网状的痕迹。

    陈寻从半空载落下来,七窍流血,但见怪叟喷出的那道磁光虽然被罗刹魔神大幅削弱,但余威还在,此时化变一道磁光长索,就往他狠狠的抽来。

    在那一瞬间,陈寻都怀疑陷仙峰顶的千丈空间,都被这道磁光长索抽劈成两半。

    无尽青莲叶瓣从陈寻体内蓦然绽放,无尽延伸出去,在磁光长索的抽劈下,岿然不动。

    虽然陈寻体内的真元法力,像是溃堤之河,奔泄而去,但他看到怪叟老脸狰狞的跳动,显然也已经开始压制不住体内的混沌劫雷了;

    而这时,雷阳子再度摧动青峰印,裹在熊熊燃烧的金焰之中,往怪叟身上轰砸过去。

    怪叟此前调动陷仙峰全部的五行元力,也只能勉强镇压住体内的混沌劫雷不作。

    他这时候听到陈寻与害他被困十万载的北斗贼仙竟然有莫大的关系,一心只想着能杀陈寻而后快,不顾后果的分出小半五行元力,化变磁光长索击杀陈寻之余,又受雷阳子全力攻击,怎么还能再压制住体内的混沌劫雷?

    怪叟枯瘦的身骸,这时候就像是风化千万年的崖石,从内部绷裂出无数枝形的痕迹,紧接着就见无数黑色的光焰喷薄而出,彻底将怪叟的百骸肉身撕成四分五裂。

    下一刻就见一个婴孩般的矮小身影,从黑色焰光遁出,但与七道五行元力所化的磁光长索联结在一起,无法从陷仙峰山巅遁逃出去。

    待看清楚怪叟元胎的真容,陈寻心里一叹,没想到还真就是他与方啸寒此前所猜测的那人。

    怪叟的元胎虽然逃过灭顶之灾,但也受到重创,粉雕玉琢的胎体,仿佛风化万年瓷器般布满蛛网状的裂痕,倘若再受打击,必将彻底的分崩瓦解。

    怪叟虽然恨陈寻入骨,恨不能杀之而后快,也知道神魂在陷仙阵中的殒落,绝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身子往后微缩,只是勉强聚起五行元力,在身前形成一个五彩光华的结界,防备陈寻攻来。

    陈寻转身往半山腰看去,那边的战事也进行到尾声了。

    雷阳子将青峰印收回之后,就直接往雷钧老祖攻去。

    雷阳子刚才不将青峰印撤回,继续攻击山顶怪叟,萧易心神错乱之时,还认为他将怪叟视为最大的威胁,要先一步将怪叟诛除,但怎么没有想到,雷阳子与陈寻联手将怪叟打废后,掉过头来就直接攻击雷钧老祖。

    “雷阳子,你要干什么?”萧易与其他三名涅盘境弟子,都震惊得大叫起来。

    雷阳子狰狞一笑,目光冷冽到极点,没有理会萧易,而是扫往其他三人:“用你们的脑子想想,真要让雷钧老贼从这阵脱困,除了萧易这狗贼之外,他会容我们四人活命?”

    他手里没有片刻松缓,不断的摧动真元,摧动青峰印往雷钧老祖轧压过去。

    说实话,其他三人都有这层担忧,但没想到雷阳子会做得如此干脆利落,没有一点的拖泥带水,此时也是对望一眼,都默不作声的祭起灵剑,往萧易身上斩去……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