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五章 惊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c_t;厉魄煞魂所化的鬼物,虽然都没有什么法宝灵剑,但凝聚的鬼身强大无比,像是覆盖一层青黑色的灵甲,剑煞都未必能一剑斩破。【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om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坚锐的利爪也不见得比绝品天器级的灵剑稍弱,直接斩在残舰的防御玄光之上,就听得滋滋作响,让人怀疑残舰的防御玄光,随时都会被这些鬼物用利爪撕成粉碎。

    更关键的,这些鬼物都是陷仙峰沉沦残魂所滋生,玄阴煞气鼓荡,却不受五行精气的反噬。

    而皇曦宗诸修虽然藏身星云舰中,却要随时承受水木毒煞金风烈焰的反噬,即便是有十成功力,此时也只能发挥三四成来。

    好在陈寻仅仅是将赤血冥蛇剑祭出,与他人一起缠住一头青面恶鬼,大半心神都在星云舰内,掌控住大局。

    虽然被困在白雾里这段时间,有不少皇曦宗弟子,或受水木毒煞金风烈焰的侵噬,或法宝被鬼物抢夺斩落而神魂震损,陈寻都能及时援手,在杀到半山腰将要脱逃白雾区域时,他们有不少受伤,却没有人意外殒落reads;。

    杀到半山腰,白雾就没有那么黏稠,从白雾深处扑杀出来的鬼物也渐渐稀少,到最后那两头堪比涅盘上三境逆天强者的青面恶鬼,见占不到什么便宜,咆哮怒叫着,虽然不甘心,也缓缓退入雾煞的深处。

    陷仙峰的山脚是绝阴玄煞之地,这些鬼物滋生于此,在雾煞之中摧动玄阴煞气,也能不受五行精气的反噬,但脱离雾煞,往陷仙峰更高的岭嵴攀登,那些从山顶流泄下来的岩浆河,都会对这些鬼物造成严重的伤害。

    看到厉魄煞魂所化的鬼物,与那两头青面恶鬼往山脚退去,众人也都松了一口气。

    虽然得陈寻细心照看,没有人意外殒落,但酣战到这时,众人体内真元就有些支撑不住,急需服丹炼气,恢复真元。

    只要厉魄煞魂所化的鬼物,不再围扑上来,陈寻也不急于离开白雾区域,往陷仙峰更高的岭嵴攀登,就暂时准备先留在白雾边缘区域休整。

    而从雾煞深处传来的微小震荡来看,雷钧老祖、萧易、雷阳子等人进入雾煞后,也一直都陷入万千鬼物的重围之中,此时跟他们隔着半座陷仙峰。

    迦黛退回星云舰,手持金刚骨刀,虽然她斩落的鬼物,都不会有血液迸溅,但她那睥倪一切的凛然杀气,已令不少皇曦宗弟子下意识就想闪躲。

    就在陈寻都觉得能松一口气,心神微微颤悸,还没有等他意识到危险来自哪里,就见有一朵金光灿灿的黑影从头顶猛然罩落下来。

    是雷钧老祖的琉璃宝塔!

    陈寻他们抬头看见是琉璃宝塔的塔底,镌刻无数金字秘符,此时正金光烁动,包裹着熊熊燃烧的神焰,往星云残舰猛然轰砸过来。

    陈寻这一刻心惊欲裂,没想到此时相隔半座陷仙峰的白雾深处,仅仅是萧易、雷阳子等人与厉魄煞魂所化的鬼物混战转移他们的注意力,而雷钧老祖早就潜到他们前面,就等着他们从白雾边缘区域脱离之时,暴然袭来。

    雷钧老祖虽然仅是赤霞仙君的分身,但已具梵天境初期的实力,而琉璃宝塔又是极品道器,措手不及之下,谁能承受得住雷钧老祖的暴袭?

    星云舰此前就被琉璃宝塔打穿数层舰壳,此时措不及防,岂能抵挡住雷钧老祖这阴险到极点的必杀一击?

    心神转动极瞬,都不需要百分之一瞬时,陈寻就将莲书残页祭出,射出万丈清离毫光,极尽一切可能,将迦黛、方啸寒、张顺以及距离他最近的皇曦宗弟子都收进去。

    “砰”,陈寻他自己还没有来得及钻入莲书残页之中,一股难以雄浑的可怖巨力就往他冲击过来。

    陈寻距离涅盘上三境的逆天强者就差一步之遥,他只来得及感应星云残舰所剩不多的防御玄光被琉璃宝塔一起轰碎,而他也“身不由已”的被传到中枢大厅的雄浑巨力震得往后横飞。

    有数层防御玄光缓冲,陈寻也不是不能勉强稳住根脚,但其他人都被打死打残,都被打蒙在那里,他就算能稳住根脚,又能有什么作为,还不如借势往后狂退数十丈,避开雷钧老祖下一击暴杀的核心区域。

    极品道器在梵天境仙君级强者手里,所能发挥的威力太恐怖了,陈寻挣扎着站起来,就见他已经在残舰中枢大厅三百丈之外。

    中间隔着数层元铜所铸的舰壁,留下数个可怖之极的人形窟窿,难以想象星云残舰最后所残剩的防御禁制,就在这一击被尽数摧毁;琉璃宝塔经过数层缓冲,最后直接冲击中枢大厅的巨力,还是这样的恐怖!

    要不是陷仙峰是绝品道宝陷仙印所化,陈寻都怀疑这座三万多丈高的巨峰都可能在如此可怖巨力的侵压下分崩瓦解。

    陈寻张开嘴,“噗”的吐出一大口血,真元像乱流在百骸窍脉间涌动,一时间难以聚集。

    莲书残页像枯叶一般,在紊乱的五行精气蹂躏下,往陈寻这边飘飞过来。

    莲书残页好歹是仙阶残宝,就算丢在那里任琉璃宝塔摧残,也要费一番工夫才能摧毁,此时更是连半点光华都没有削弱。

    陈寻刚要挣扎着站起来,将莲书残页抓到手里,又是一股难以雄浑的剧震传来。

    这次再没有防御玄光缓冲,就见元铜所铸的舰体,整个的被琉璃宝塔拍成一层薄薄的铜饼,随后又被激烈振荡的五行元力撕得粉碎,彻底变成一堆烂铜废铁,陈寻更是再度往白雾深处震去七八里远reads;。

    不顾那两头青面恶鬼去而复返,陈寻抓住莲书残页就往白雾深处狂掠。

    白雾乃是玄阴雾煞,能滋生鬼物,也能屏蔽神识的探察,陈寻希望能进入白雾与雷钧老祖抓一会儿迷藏。

    “陈真人……”白无涯张口狂喷鲜血。

    他虽然在琉璃宝塔暴袭的第一击中也被震出残舰,但所受的伤势要比陈寻严重得多,看他如玉器晶莹剔透的手脚,此时都布满蛛丝状的裂缝,就知道他差点被琉璃宝塔所产生的可怖冲击彻底撕裂肉身。

    陈寻此时哪里顾得上与白无涯说长道短,隔空抓住他的袍袖,夹到腋下,一起往白雾深处闪躲,就连开启莲书残页的极瞬短时都不想耽搁一下。

    “为什么会是这样?”白无涯被陈寻夹在腋下狂命奔逃,这时候张口又吐出一口鲜血,不甘心的呐喊。

    陈寻知道雷钧老祖为夺仙阶残宝,不惜戮害同门弟子,而这时候为了掩盖这个事情真相,更是会不择一切手段,将所有逆叛他的知情人都杀死在陷仙阵中。

    而令陈寻惊疑不解的,那枯瘦怪叟就在顶峰俯看这一切,难道就坐看雷钧老祖将他们彻底摧残?

    也许这才是白无涯怎么都想不透的地方。

    莲书残页在他们手里,那枯瘦怪叟意在莲书残页,怎么可能去助雷钧老祖?

    陈寻此时想吃后药悔也完了,他原以为在枯瘦怪叟的眼鼻子底下,雷钧老祖绝没有偷袭他们的可能,也就放松了警惕,却怎么都没想到他们进入半山腰,就受这当头一棒。

    情急之时,陈寻只来得及将迦黛、方啸寒、张顺以及距离他最近的四十多余人收入莲书残页之中,其他人都在中枢大厅附近,包括他与白无涯,都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而此时看白无涯都被打残,其他皇曦弟子能侥幸扛住这两波冲击的,应该已是微乎其微了。

    一百三四十人,孜孜不倦,数百年数千年如一日的苦求长生,好不容易达到这样的境界,竟然在这一刻都难逃师门长辈的分身杀戮reads;。

    “看你们这些逆徒,能逃到哪里去?”雷钧老祖狰狞一笑,在白雾边缘化变一头身量高达四五百丈的太古巨神,透出可怖之极的威压,手托琉璃宝塔,往白雾深处猛扑过来。

    两头青面恶鬼从斜里飞出,雷钧老祖手持琉璃宝塔左右轰砸,就将头青面恶鬼打得四分五裂。

    小如婴儿的鬼胎从残骸里飞遁而出,没入白雾之中。

    雷钧老祖的目标还是陈寻,对遁走的鬼婴视而未见,大踏步往陈寻遁逃处追来。

    雷钧老祖在白雾之中,不畏厉魄煞魂、青面恶鬼,也不畏五行精气的反噬,陈寻情知他想逃,是怎么都逃不了的,转身站定,朝山顶怪叟扬声怒道:“你坐看雷钧老祖蛰伏山腰暴袭我们,不过是怕我们两百多人联手,非你所能制,所以要借雷钧老贼的手削弱我们。现在我们已经再没有能力反抗你了,你还不出手,难道真想看到莲书仙宝落到雷钧老贼手里?”

    “这老狗被困山巅,自身难保,你竟然以为他能救你,真是幼稚到可笑!”雷钧老祖以为陈寻得了失心疯,那怪叟被九道黑索死死困在山顶,是众目所睹,他要是能动什么手脚,何需等到现在?

    雷钧老祖狰狞狂笑起来,将琉璃宝塔抛往半空,射出万丈毫光就往陈寻罩过去,想要将陈寻毙杀,再从容解决已经躲入莲书中的那些人。

    “是吗?”一旁在山巅冷眼旁观的枯瘦怪叟,这时候蓦然睁开双眸,一改刚才癫狂的狂态,幽幽问来,声音就像是在陈寻与雷钧老祖耳边响起。

    就见枯瘦怪叟黑洞洞的两眼里,射出两道金光,像是探照灯似的照在雷钧老祖的身上。

    这时候半片陷仙峰的五行精气,都以这两道金光为中心猛烈的狂乱起来,在半空中极速的变化亿万无尽的玄奥秘符,下一刻就凝聚出两道灵光闪烁的虚影长索,往雷钧老祖缠去……

    “你跳得出五行之外吗?”枯瘦怪叟又是阴冷的一笑,问道!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