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四章 五行之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炽热的岩浆从山顶喷涌而出,沿着山脊流淌下来,在半山腰就逐渐凝固成灰白色的岩石,但这些凝固的岩石,形状就像是天然形成的巨型雕像,或人或兽,狰狞而诡异,就像是被永远禁锢在陷仙峰的魔物与人族玄修临死前挣扎的那一幕……

    看到这种诡异的情形,陈寻以及皇曦宗诸修都要倒吸一口凉气。【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这些年来,绝对远不止怪叟一位掉进陷仙阵里。

    陈寻暗中问方啸寒:“凝固岩浆所呈现的每一樽异像,都代表着一个被困陷仙阵、最终都难逃神魂俱灭的妖魔与人族玄修?”

    “哈哈,你们以为这些年来,掉进陷仙阵的妖魔与玄修,就这么点数吗?”

    老叟在陷仙峰的山顶癫狂大笑起来,他竟然能将陈寻与方啸寒的传音都截听过去,双目血芒毕露,不加掩饰的狰狞说道,“本尊告诉你们吧,这些都是永远被拘禁在这鬼山里的妖魔人仙的神魂,那些掉进阵里,在鬼山之外,就被混沌烈焰、混沌劫雷打灭的妖魔人怪,是这数的十倍以上……”

    说到这里,怪叟又破口大骂起来:“操|他娘的方寒,在这里设下这断子绝孙的鬼阵,害本尊在这里忍受十万年的折磨。待本尊出困,非要跑到玄辰境,将他方家子嗣十八代的女⌒娃都抓起来,开一座大大的青楼,让七域的妖魔鬼怪都过来淫乐享用,才能解本尊的心头之恨……”

    方啸寒前世俗家姓名姓方名寒,怪叟也是修行数十万年的老怪物,能知道这些,实不足为奇。

    方啸寒头脸都还罩在黑色罩袍之中,但听了怪叟的话,眼角都禁不住抽摔一下,即使他与陈寻传音不能瞒过此叟,便直接通过神念。

    “此阵本名五行陷仙阵,原本设于大千天域,采五行精气运转,能化为五行之域,能困人锁仙,”通过神念,陈寻能感受到方啸寒那无奈的苦涩,“但我推算有一劫难渡,仓促间将此阵置于星墟深处,没想到此阵采混沌精气运转,竟然隔绝了轮回,之后种种诡异变化,也非我事先所能预料……”

    陈寻相信方啸寒这时没有必要说谎,捆仙诀以及捆仙索也确实是采五行精气运转。

    而方啸寒前世真要是阴险狠毒之人,北辰仙君、赤霞仙君他们联手将他除掉后,就没有必要遮遮掩掩,大可以说是替天行道。

    只是听得方啸寒都没有预料到会有如此诡异的变化,陈寻也是头疼万分,这意味着方啸寒都不知道怎么入手破解此阵。

    方啸寒见陈寻眉眼微凝,以为他在考虑别的事情,又苦涩说道:“你若将混沌黑莲献给那人,他应能借混沌黑莲除去陷仙峰所幻化的捆仙索,到时候以他之能,应不难助大家脱困。”

    “此人倘若知道你的身份,谁知道他会有怎样的反应,不到万不得已,混沌黑莲绝不能脱离我们的掌握,”陈寻才不会轻易就与那反复无常的怪叟做这样的交易,跟方啸寒说道,“实在不行,我们先隔着陷仙峰,与雷钧老贼兜圈子……”

    陈寻说得如此决断,方啸寒心里也是暗暗感激,但他孤冷惯了,不习惯表露内心的情感,转头往陷仙峰看去。

    除了岩浆流淌下来凝固成种种诡异的巨型雕像外,陷仙峰的山脚还笼罩在一层诡异黏稠的白雾之中,他们稍稍接近山脚,就有无数厉魄凶魂,要从白雾中脱形扑上来……

    陈寻修行时间实在不算多长,这些年就见过云洲黑阴岭是能滋生鬼物的绝阴煞地。

    要是陷仙阵设在大千天域采五行精采运转,还不会有这种种诡异变化,但陷仙阵布于星墟之中,采混沌元力,化为纯粹的混沌之域,彻底隔绝了轮回,那在陷仙峰坐化或殒落的妖魔人怪,魂魄不能重入轮回,沉沦在陷仙峰的山脚,天长日久就难免会形成这绝阴煞地。

    除了那无数头厉魄煞魂要从白雾中挣扎出来,陈寻猜测白雾深处很可蛰伏许多恶鬼……

    方啸寒前世能修成到梵天境巅峰,必是有大气运之人,但他之后十数万年历经种种劫难,都没能重新修入梵天境,陈寻猜测很可能因果业障就出在这里,令这么多的妖魔人怪沦陷鬼道,太伤气运了。

    陈寻看方啸寒眉头紧蹙,猜他或许也有此感。

    怪叟不能轻信,陷仙峰不敢轻入,陈寻原本是想与皇曦宗诸修,隔着陷仙峰跟雷钧老祖绕圈子,但这时候四周灰蒙蒙的虚无深处传出“咔咔”沉闷的声音,像是有无尽的劫雷正在虚空中滋生。

    方啸寒脸色大变,传音说道:“不好,星墟深处混沌元力正发生潮汐效应,陷仙阵最厉害的禁制已经被触动……”

    陈寻暗中也骂了一声娘,星墟这么庞大的区域,边际都不知道几千几万亿里,元力潮汐周期应该很长才对,没想到他们这么倒霉,才掉进陷仙阵就直接遇上了。

    陈寻与白无涯、张顺他们略作解释,就全力驱动星云残舰往陷仙峰飞去。

    雷钧老祖他们稍有犹豫,但雷钧老祖即便是赤霞仙君的分身,也迅速推算出这怎么回事,顾不上陷仙峰诡异,也顾不上追杀陈寻他们,直接往另一侧的陷仙峰山脚飞去。

    陷仙峰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迫使陈寻他们只能进入山脚位置。

    残舰冲入白雾,是一座开阔的谷地,但等不得陈寻他们摸索地形,就有无数厉魄煞魄扑杀过来。

    这些厉魄煞魄,虽然还没有完全凝聚在实形鬼体,但由于生前修为极高,扑杀过来的声势犹不容小窥。

    白无涯、张顺他们摧动防御禁制,将这些厉魄煞魄挡住。

    而这时从白雾深处走出两头体形巨大、已经完全凝成实体的青面鬼物,往星云残舰走来。

    “果然,陷仙峰还是五行之地,没有被混沌元力彻底同化,这才能将混沌焰煞、劫雷隔绝在外。大家这时候摧动真元法力,只要小心防备五行精气的反噬即可……”方啸寒欣喜叫道。

    听方啸寒这么说,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天人境强者没有道器护身,根本就无法抵御混沌魔烈焰的焚炼;而涅盘境强者一旦被混沌烈陷缠身,就会诱发风发大劫,那真是无计以对的绝境困局。

    而五行精气的反噬,虽然虚空中会形成水木毒煞金风烈焰吞噬过来,也凶烈无比,但比混沌烈焰容易对付多了。

    说是松一口气,但其实没有那么轻松。

    星云舰刚才受雷钧老祖一击,外层舰壳都被打破好几层,最厉害的攻击禁制已经难以发挥作用,仅有中枢大厅附近的防御禁制还算完好,但也叫陈寻他们难立不败之地。

    这时候皇曦宗诸弟子,一面要祭用攻击性法宝,去攻杀那些扑上来的厉魄煞魂所化鬼物,一面还要祭用防御性法宝抵挡水木毒煞金风烈焰的反噬,真是没有那么轻松。

    陈寻暗中与方啸寒说道:“以你的神魂修为,星云舰的防御禁制,你能祭炼到第几重?”

    “白无涯他们不足以信任?”方啸寒惊问道。

    “也不是他们就不可信,但凡事要做两手准备。再者说了,白无涯他们身陷必死绝境之中,才不得不跟雷钧老贼撕破脸了,但要是他们跟着怪叟更容易从陷仙阵脱困,为什么还要跟我们绑在一起?”陈寻反问道,心想方啸寒还真是只知道修行,性格又是孤僻,却连一些最基本的人性都掌握不透。

    在他看来,目前唯有张顺以及随张顺进入星墟的十数东曦门弟子能值得信任,对白无涯他们还要做两手准备。

    陈寻此时要掌握大局,迦黛的心思,他现在也很难完全揣测透,而混沌魔要在莲书残页里炼化收进去的混沌焰煞,只能让方啸寒与张顺等人一起,尽可能将星云残舰的防御禁制掌握在手里。

    方啸寒点点头,心里也佩服得很。

    他虽然对别人也防备甚严,但他的防备,是完全不与别人接触、联合,却不像陈寻能将分寸把握得极好。

    厉魄煞魂所化的鬼物,虽然还没有完全凝聚出实体,虽然自我灵识早就湮灭,但生前的战斗本能还完完整整的保留着,在两头青面恶鬼率领,专挑星云舰破损严重的左前翼猛攻。

    迦黛已经变回六丈魔躯杀出星云舰去。

    她受陈寻控制后,遇到的都是她不能正面力敌的强者,从没有这般憋屈过,这时还将积累的怨气都洒到这些厉魄煞魂所化的鬼物身上去?

    陈寻也是祭出赤血冥蛇剑,化作一头赤血冥蛇往青面恶鬼扑杀过去。

    从白雾深处杀的万千鬼物,以两头青面恶鬼最为强大,已经完全凝聚成实体,二三十丈高,身量没有那么恐怖,但白无崖射出上百道雷芒金剑,射在青面恶鬼的身上,连半点白印子都没有留下来。

    此时陈寻就不得不与其他联手,先将两头青面恶鬼缠住,由其他弟子去清剿剩下的鬼物,清理出路障,驱动星云残舰一步一步往半山腰移去,想要逃离白雾覆盖的范围……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