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二章 抉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与方啸寒、迦黛在星云舰的中枢大厅,无时不关注外面的风吹草动。【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听得萧易向雷钧老祖献计要将星云舰的攻击禁制都摧动到极致,以引发更暴烈的混沌烈焰吞噬过来,陈寻只是冷冷一笑,现在该是他们正式登场的时候了。

    雷钧老祖视低级玄修为蝼蚁,甚至都完全无视同宗修行之义,却是不知道,蚁多也能咬死象。

    这时候再没有人顾得上封住进出中枢大厅的门户,陈寻与方啸寒、迦黛推门进入隔壁的大厅。

    皇曦宗两百多玄修,半数人盘膝而坐,神识与大阵禁制连结,正歇力阻止雷钧老祖的神识延伸到星云舰中的防御禁制中来。

    还有半数人都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上百张脸都狰狞而扭曲,他们既不想死,却又没有站出来对抗雷钧老祖的勇气,只能坐看形势发展到哪里是哪里。

    “你们到这时候还冥顽不醒悟过来吗?雷钧老祖视你们如土芥随意灭杀,难道你们真就要坐以侍毙,哪怕是神魂俱灭,永世都不得入轮回,都无怨无悔吗?”

    陈寻这时候不再掩藏他的神魂修为,清亮有如星子的双眸射出如烈焰一样的金焰神芒,往这些人脸上缓缓扫去,他暗中挟藏精神异力,往这些到这时都不敢反抗的人当头棒喝过去,

    “陷仙大阵内,乃隔绝之域,即便雷钧那老怪物是赤霞老贼的分身,赤霞老贼也断无可能在亿万里之外知悉此间所发生的一切。你们只要助我毙杀雷钧这老怪物,毙杀萧易这狗贼,脱困之后,你们大可以到他域隐姓藏名修行,又有何惧之有?”

    “凭什么信你?”有一人站出来尖声喝问。

    陈寻认得此人,这人是皇曦宗的执事长老白无涯,最初就是他与萧易、雷阳子率皇曦宗诸修进入星墟。

    不幸的是,雷钧老祖决意毁舰抢夺灭世莲书之时,他与其他人都被困在星云舰里,命运也就与陈寻、张顺、王同等人绑在一起。

    陈寻见白无涯枯瘦的老脸狰狞而扭曲,两眼赤红,显示掉进陷仙阵后连连发生惊变,此时又面临令他进退两难的抉择之中,他的神智没有立即崩溃,就算道心坚固的了。

    虽然还有人眼睛盯着他手里的莲书残页,陈寻心里冷笑不止。

    皇曦宗弟子都以道修玄法见长,罕有武修、魔修,要是这些人能以真元法力摧动诸多道器法宝,甚至哪怕是摧动星云舰的攻击禁制,他与方啸寒、迦黛还要退避三舍、以避锋芒。

    但此时大家都不能妄动真元法力,只能贴身肉搏,迦黛变回六臂魔躯,一人就能将皇曦宗上百弟子杀得人仰马翻,陈寻才不怕他们还有能力,从他手里抢走莲书残页。

    “即便你们都信我,与我联手,也只有百分之一的生机,但也唯有你们都信我,与我联手,才能争得这百分之一的生机,”陈寻负手而立,撇嘴一笑,反过来质问白无涯道,“舍此之外,你需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样的保证,才敢为自己争一条命?”

    不能妄动真元,张顺如此严重的伤势想痊愈非常困难,但这时候他也走到这边的大厅里来,劝说那些犹豫不决的皇曦宗弟子,苦心劝说白无涯道:

    “修行千载以求长生,不过都是逆天争命而已。白师兄既然连天命都敢逆,此时又畏惧什么?”

    雷钧老祖、萧易、雷阳子等人在星云舰外,白无涯就成了被困星云舰里的皇曦宗弟子的主心骨,只要能说服白无涯,就能令更多的皇曦宗弟子,与他们一起联手对抗雷钧老祖。

    实际上只要能彻底夺得星云舰的控制,陈寻就有在陷仙阵中与雷钧老祖、枯瘦怪叟的周旋之力。

    “张顺,你说得轻巧。事情既成,大家是能脱身出去,但谁能保证事情不败露出来?到时候受赤霞老贼的追杀,你我还是难逃神魂永灭的下场外,就忍心牵累宗族?”又有一名女修站出来说道。

    她嘴里直呼赤霞仙君为老贼,已绝无半点尊敬之意,但不意味着她这时候真能豁出一切去。

    就算大家能成功脱困,就算赤霞仙君暂时不会知道此间发生的一切,但他日后必能推演其中的因果关系,不是一句“隐姓埋名”,就能解除这些后患的。

    而这些后患,会将他们的子嗣宗族、弟子同门都牵涉进来。

    虽然皇曦宗创立之初,六位祖师并尊,但百万年来仅有赤霞仙君一人没有经历转世,顺顺当当修得无劫法身,晋入梵天境。

    此时赤霞仙君,随便一樽分身都有梵天境的实力,他本尊的实力又会强到何等的程度?

    而皇曦宗其他五位创宗祖师,其中三人彻底殒落,湮灭于历史长河之中,另两人历经多次转世后,也才勉强修得梵天境,实力可能就抵得上赤霞仙君的一樽分身而已。

    而皇曦宗在六位创宗祖师之外修得梵天境的另四位仙君,有两人,包括皇曦宗此时的掌教尊者,都曾在赤霞仙君门下修行,此时还以师礼侍奉赤霞仙君……

    谁敢想象,日后要去对抗这么一个庞然巨_物?

    陈寻大概也知道皇曦宗内部错综复杂的情况,此时拼死一搏,歇力想抵挡雷钧老祖中断所有防御禁制的,都为东曦门、雷阳宗这些附属宗派的弟子,毕竟跟皇曦宗还隔了一层。

    而皇曦宗的直属弟子,大多数与白无涯以及那女修一样,即便明知必死,但内必犹难克服对赤霞仙君的深深畏惧。

    想到这里,陈寻对白无涯这边皇曦宗弟子说道:“雷钧那老怪物,已动杀念,你们不要妄想从我手里夺过灭世莲书,他就会手下留情,容你们将这事泄漏出去。到这一步,你们倘若还不敢争命,大可以封禁百骸窍脉与五识,这样也不算是背叛宗门。等到脱困之后,你们可以选择兵解,了结这一切的因果,重入轮回,也要比这时坐以待毙强出百倍!”

    道门之人都讲究因果轮回,特别是修炼到天人境的层次,也能坦然面对生死,都知道重入轮回,还能有九世修行的机会,但神魂俱灭,就意味着一切都成了空。

    见白无涯这些人,竟然认真考虑起陈寻的兵解建议,迦黛眼睛里满是鄙夷。

    **************************

    这时候星云舰猛然震动起来,就见雷钧老祖以琉璃宝塔抵住混沌烈焰的焚炼,转以真元法力摧动星云舰的攻击禁制,化变荒古凶兽,往陷仙峰顶的枯瘦怪叟扑杀过去。

    见雷钧老祖真采纳萧易的毒计,星云舰内众人脸色又是一变。

    星云舰虽然攻防兼备,但攻击禁制摧动后,防御玄光就会被削弱,而偏偏阵法禁制内的元力震荡加剧,吞噬星云舰的混沌烈焰倍加凶猛,他们此时所面临的,绝要比刚才加倍凶险。

    星云舰的防御玄光随时都有可能支撑不住而崩溃。

    “有趣,有趣!”怪叟毫不在意这些荒古凶兽扑杀过来,直呼有趣,在陷仙峰昂然站起来,身形陡然之间拔高百丈,现出三头六臂、伟岸无比的金色法身,“砰砰”两拳就将星云舰化变的荒古凶兽打成粉碎。

    不过在陷仙阵中,枯瘦怪叟修为再高也逞不了威风,就见陷仙峰这时候焰芒大作,无数玄符秘篆从峰顶的火山口喷薄而出,融入无穷无尽的混沌元力,化作九道黑色锁链,就像神龙一般,猛烈的扎入枯瘦怪叟的金色法身之中。

    “嗷!”枯瘦怪叟再无刚才的神威武勇,咆哮怒吼起来,想要从这九道黑色锁链的缠裹挣脱出来。

    然而枯瘦老者越是挣扎,黑色锁链上的混沌烈焰越是熊熊燃烧,爆发尖锐的暴鸣雷音,很快就将枯瘦老者的法身整个吞噬进去。

    “操你娘鬼阵,就许他人攻击老子,老子都不能还手吗?”枯瘦老叟在混沌烈焰里,竟然对着虚无空间破口大骂起来。

    真是被困太久,枯瘦怪叟有时候都不得不跟此时只是自行运转的陷仙阵说上几句话,陈寻他们听怪叟对陷仙阵咬牙切齿忿恨怨毒的口气,却感觉十分怪异。

    不过陈寻也知道,方啸寒此时绝不能暴露身份,要是让怪叟知道困他几万年的元凶也在阵中,真不知道他会有怎样的癫狂反应。

    怪叟过了片刻,也不再敢摧动真元化变金色法身了——此时有他人觊觎一侧,他要是引发混沌劫雷,就不那么好玩了。

    枯瘦怪叟冷静下来,就见他像是脱去一身袍衫,三头六臂法身消去的同时,也将混沌烈焰御到一旁,又浑无事的退回到陷仙峰顶,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看到这一切,众人也都是目瞪口呆,都不知道这怪叟的修为有多可怖,没有道器法宝护身,竟然还丝毫不畏混沌烈焰的焚炼,还怀疑暴烈十倍、百倍的混沌劫雷,就真能伤得了他?

    不管枯瘦怪叟如何,雷钧老祖顶住承受混沌烈焰双重焚炼的压力,摧动星云舰的攻击禁制,实令星云舰陷入岌岌可危,随时都会崩溃的险境。

    “我助你,但愿陈真人你不要负我!”白无涯咬牙说道,心神随即就沉入阵法禁制之中,控制住一重攻击禁制,摧动真元法力,就化变一头荒古凶兽,往雷钧老祖猛扑过来。

    白无涯妄动真元,立时就有混沌烈焰从虚空中席卷过来。

    见白无涯果然知道要怎么跟他配合,陈寻哈哈一笑,祭出莲书残书往前一刷,就将星云舰内生成的混沌烈焰收了进去……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