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一章 反噬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雷钧老祖祭出琉璃宝塔之时,诸多皇曦宗弟子还不知其意,听过雷阳子的话,才知道雷钧老祖根本就没有将他们的死活放在眼底,这时都脸色大变。【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星云舰的船体,主要是用元铜铸造,舰体谈不是有多坚固,一旦防御禁制被强行中断,如此凶烈的混沌烈焰必会在瞬间就焚穿舰壁,涌入星云舰中。

    到时候他们中即使有人得道器法宝护身,也不过是多支撑数瞬短时而已。

    而他们被困陷仙阵中,元胎残魂都无遁逃的可能,一殒就是灵肉皆殒,连轮回都入不得。

    “我们去助老祖夺下莲书!”有人惊恐叫道,生怕在星云舰外的雷钧老祖听不见,大声嚷嚷起来。

    皇曦宗弟子王同这时候却默不作声,盘膝而坐,心神魂意便延伸到大阵禁制之中。

    看到这一幕,就有不少人都回过味来:

    形势如此混乱,巨峰之巅那怪叟的言行更难揣测,他们要是能轻易夺得莲书残页,雷钧老祖也不会下此辣手。

    他们此时想要自救,就得与王同一起,跟雷钧老祖争夺星云舰的控制权。

    每提升一个境界,真元法力会倍加雄浑磅礴,逞几何等级增涨,但神识念力的提升就相对有限了。

    这也是涅盘上三境逆天强者,都未必能将极品级道器威力尽数发挥出来,无法一人摧动高等级的天地护山大阵,而上百天人境玄修联手,却能摧动天地四阶甚至四阶法阵的关键。

    上百名天人境玄修,神识念力借法阵融为一体,就未必比涅盘上三境逆天强者稍弱。这也是大群低级玄修借助战阵、法阵,能愈越数阶对抗高级玄修的基础。

    只是绝大多数人还在犹豫惊疑。

    真要与王同一起,联手跟雷钧老祖争夺星云舰的控制权,他们都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雷钧老祖是赤霞仙君的分身,对抗雷钧老祖,就意味着对抗赤霞仙君。

    即使他们这时能逃过一劫,即使他们最终能顺利从陷仙阵中脱身,但回到玉衡境、回到宗门,他们照样没有活路。

    想要对抗赤霞仙君,是他们以前都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有人情急之下,下意识伸手就将要王同拉起来,怒喝道:“王同,你要干什么?”

    王同此时神魂已受陈寻控制,不理会他人的质问。

    很快就有人觉察出异常,举掌就往王同的面门劈去,喝问道:“你到底是何人?”

    而这时又有数人站出来,联手将那人拦住,拳掌相格,咔嚓有金石相击、雷鸣之音,但有陆俊前车之鉴,此时谁都没有再敢妄动真元法力。

    那人被震退十数丈抵住铜壁才收住步伐,虽然没有受什么伤,但脸色也被震得有如金纸,看着数人寸步不让的将王同护住,怒极而笑:“好好好,你们东曦门弟子,这是打定主意要联手背叛皇曦宗了?”

    他此时不敢妄动真元法力,单以武道神通却又不是这数人的敌手,只是在皇曦宗门之内修行数千载,下意识痛恨背叛宗门之人。

    而此时站出来的这数人,确实都是东曦门的弟子,也都是随张顺、陈翎进入星墟的那拔人。

    此前萧易、陆俊百般折磨张顺,他们于心不忍,却也敢怒不敢言,知道凭借他们数人,难以对抗萧易,最后都选择隐忍,而这时事关他们自身的性命,又岂能再无作为?

    虽然赤霞仙君在凤州有着他人无法抗拒的威势,虽然东曦门也附属于皇曦宗,但毕竟还隔了一层。

    不管以后会面临怎样的命运,那也要等他们活着走出陷仙阵,才能知道。

    而刚才张顺也暗中传音跟他们说明一切。

    他们这时候困在陷仙阵里,与外界的一切都隔绝开来,即使雷霆老祖是赤霞仙君的分身,也要等破开陷仙阵后,赤霞仙君才有可能知道陷仙阵里所发生的一切。

    被东曦门数名弟子护在身后的王同,这时候蓦然睁开双眸,射出异样的寒芒,盯住刚才举掌朝他劈来的那人,以一股奇怪的腔调质问道:“雷钧老贼不顾尔等死活,你们还要坐以侍毙不成?”

    “是东曦门的那个客卿!”有人听出陈寻的声音来,震惊的叫出声来。

    很多人这时都能猜到,应是王同祭炼莲书残页时,不知不觉之间被陈寻趁机控制住了神魂。

    只是王同修为已臻至天人境巅峰,竟然如此轻易被他人控制神魂,那这人的神魂修为得强到何等程度?

    再联想到他刚才一拳差点将陆俊直接打废掉,众人这时候都倒吸一口凉气,这才知道东曦门的这位客卿,远非想象中那么简单。

    “想必那魔头刚才的话,你们都听在心里,”陈寻继续借王同传音说道,“灭世莲书就在我手的,你们是想被雷钧老祖当成蚁蝼践踏而死,还是说与我联手,毙杀雷钧老祖后,再一起借灭世莲书脱困?”

    “莫要听这奸贼妖言惑众,他凭什么会助我们脱困?”有人惊叫起来。

    他们心里即使痛恨雷钧老祖如此绝情,但也不是第一次出宗门游历,哪里可能会轻信来历不明的陈寻巧言令色?

    只是形势由不得他们惊疑不定,这时候一股强大雄浑的气息往星云舰弥漫笼罩过来,像是汹涌的海水在星云舰的阵法禁制之中四溢漫延。

    “果然都是一群死不足惜的逆徒叛贼!”雷钧老祖神识与星云舰的阵法禁制相通,自是知道星云舰内混乱一片,没想到皇曦宗附属宗门里竟然有弟子敢站起来逆抗他,气急败坏的怒骂道。

    要是他刚才为这么多真传弟子殉葬,心里还存有一丝内疚的话,担心事情败露后难以交待,但此时他如雷霆一般的声音里,就只剩灭绝一切的意志。

    将混沌烈焰阻挡在外的防御玄光一层层熄灭,眼见舰体就要被混沌烈焰焚穿,这时候有十数皇曦宗弟子,再也顾不得其他,当即在王同身边盘膝而坐,神识延伸入大阵之中,维持最后几道防御禁制不被雷钧老祖中断。

    法宝是将所有的阵法禁制炼为一体,有多重禁制,最多就只能附入几道神魂气息进行控御。

    而法阵则是将多重阵法禁制,分解成数以千计甚至万计的阵器,再以特定的阵图融为一体。

    这样就能由不同的人祭炼不同的阵器,最终达到千百弟子联手摧动整座大阵御敌的目的。

    星云舰里的诸多玄修,虽然在雷均老祖眼底微小如草芥、不值一提,但他们入皇曦宗及附属宗门修行,都已经修炼到天人之躯、元胎的境界,虽然心存尊师重道之念,但本质上他们所追求的还是无劫永生。

    除了畏惧逆抗雷钧老祖的可怕下场外,他们心里并无束手就擒的愚忠。

    此时见有人牵头,紧接着就有更多的人盘膝坐下,将神识延伸到大阵禁制之前,对抗雷钧老祖。

    即使还有半数弟子不敢承担违抗雷钧老祖的可怕后果,但看到防御玄光就剩下薄薄数层,星云舰体就要被混沌烈焰焚烧,他们脑子里一片混乱,这时也不会再出手阻拦他人。

    三五名涅盘下三境强者与百余天人境弟子联手,本不足以联手对抗雷钧老祖,但星云舰的防御禁制受到攻击后都会自行运转,雷钧老祖这时想要中断防御禁制,就需要额外摧动真元法力注入大阵之中,以致牵动更猛烈的混沌烈焰朝他吞噬过去。

    雷钧老祖不得不分出更多的神识,摧动琉璃宝塔,将那汹涌的混沌烈焰抵挡在外。

    而皇曦宗被困星云舰内的诸修,这时候只要保证附有他们神魂气息的防御禁制,不被雷钧老祖的神识渗透进来就可以了。

    此消彼涨之下,星云舰外层的防御玄光终究是没有彻底的破裂。

    “有趣,有趣!”枯瘦怪叟好几万年都没有看到如此热闹的情景,站在陷仙峰顶癫狂大笑起来,朝雷钧老祖怪叫道,“你手里悠着点,可不要将这些小家伙都玩死了,要是最后还都出不了鬼阵,就剩你这个无魂怪物陪我,还不得无聊死我!”

    怪叟虽然被困巨峰之上无法脱身,但他胡言乱语,却似千锤百炼的煞芒魔针,一波接一波的扎入雷钧老祖的灵海。

    换作平时,雷钧老祖绝不会受怪叟魔音的干扰,但这时候却不得不多分出一分神识对抗魔音的侵袭。

    雷阳子满心凄凉,但他刚才出声提醒星云舰中的弟子,已经是他所能做的极致,他这时也无勇气对抗赤霞仙君。

    萧易看到这一幕,知道此事绝无缓和的可能,就算混沌烈焰焚穿星云舰时能有弟子侥幸不死,雷钧老祖也绝不会容他们活着走出去,泄漏此间的秘密。

    想到这里,萧易便一不做、二不休,跟雷钧老祖说道:“师尊将星云舰的攻击禁制摧动到极致,必将引动更暴烈的混沌烈焰吞噬过去,那时星云舰必定承受不住……”

    萧易献此毒策,也是大声说出来,但他此举不是要提醒星云舰中的同门,实是要表明他与雷钧老祖同进退的立场,以免最后从陷仙阵中逃脱出去,却被灭了口。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