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章 怪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他们当初在黑陨星时,从深渊黑雾中所释出的混沌黑炎,淡得像缕缕黑烟,但即使是如此,当时已经修成不灭魔躯的迦黛,没有道器法宝护身,也就只能勉强支撑十数瞬短时。【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而此时无尽混沌烈焰从灰蒙蒙的虚无深处滚滚涌出,黏稠得就像汹涌的黑色海水,将星云舰整个的吞没。

    听着星云舰表面霹雳啪啦的爆鸣声,众人都担心星云舰的防御禁制随时会支撑不住崩溃,而一旦舰体被混沌烈焰焚穿,他们这些人在顷刻之间,就都会被焚成灰烬。

    好在这艘星云舰堪比极品道器,防御禁制甚至能承受梵天境仙人的猛攻,一时半会还不怕``被混沌烈焰焚毁。

    雷钧老祖、萧易、雷阳子等人都为混沌烈焰所阻,此时都在星云舰之外进退不得。

    而留在皇曦宗留在星云舰之内的近两百弟子,虽然还有近十名涅盘境强者,但此时也无心上前来围杀陈寻。

    不过他们心神与星云舰的大阵禁制相连,还掌握着星云舰的控制权,退出中枢大厅,就将进出中枢大厅的门户封闭起来,将陈寻他们困在星云舰中。

    只要雷钧老祖不能返回星云舰,陈寻暂时还不用担心什么,先祭出莲书残页,将中枢大厅里的那堆混沌烈焰收了进去。

    他这是免得将中枢大厅先烧出个窟窿来,到时候没有等外面的混沌烈焰将舰体焚穿,内部就先将防御禁制摧毁掉了。

    “灭世莲书?你这小子手里所持,竟然是太元仙族的灭世莲书!”

    被困陷仙峰顶的枯瘦老者,这时候又大呼小叫起来,比起刚才幸灾乐祸的癫狂,他此时的言语间又有着压抑不住的狂喜,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陈寻手里所持,是举世罕见的仙宝。

    陈寻他们身在中枢大厅,能通过一个叫“玄光之幕”的禁制,看清楚星云舰外所发生的一切,但明明隔着星云舰好几层铜壁,陈寻也不知道这枯瘦怪叟在外面,怎么能将中枢大厅里的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

    即便梵天境仙君的神识感知再敏锐,也不能完全替代眼睛啊!再者说,星云舰此时被混沌烈焰与防御玄光双重包裹,难道对枯瘦怪叟的神识感应就没有一点屏蔽?

    方啸寒心里也困惑,转头看向张顺,说道:“此人或在张顺灵海深处留下神魂烙印,他此时应是通过张顺感觉此间的一切……”

    听方啸寒这么说,迦黛就要上前封住张顺的百骸窍脉,以便他被怪叟控制住搞出什么妖蛾子来。

    陈寻看张顺双眸清亮,这时还不像是被控制神魂的样子,暗感枯瘦怪叟在张顺灵海深处动的手脚,应该极为隐蔽,不然的话,东曦门也有涅盘上三境的逆天强者,很容易看出异常来。

    陈寻拦住迦黛,从怀里取一枚玉制小瓶,倒出数滴玄阴真水隔空递到张顺面前,说道:“你将此水炼入元胎之中,看有无什么异常?”

    “黄泉圣水,你这娃到底是什么来头,身上竟然都是好东西?”

    怪叟激动得大喊大叫,但他的声音尖锐刺耳,就像是夜枭鸣啸,如魔音入耳,陈寻都修炼到涅盘第六境,百骸气血都禁不住有躁动之感,皇曦宗修为较低的弟子,这时候难受得就像将脑浆挖出来……

    怪叟不停的尖啸叫道,

    “有黄泉圣水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老怪我隔三岔五就能深入九幽地脉炼取黄泉圣水,但你们妄图凭借黄泉圣水洗去老怪留在这娃体内的神魂印记,只会先将这娃洗成白痴!”

    任凭怪叟怎么乱叫,张顺都毫无犹豫的将数滴黄泉圣水捻到指尖,就要自眉心炼入体内。

    陈寻此前没有跟张顺进一步解释什么,还是要考验张顺的心志,此时见张顺宁可神智受损,都要摆脱怪叟的控制,暗中传音说道:

    “此人真要将神魂印记附在你的体内,我们是无法炼灭,但你用数滴黄泉圣水洗炼元胎,至少能知道哪里出了异常,也不用担心会伤及神智……”

    “那就烦请陈兄帮我看元胎有何异常。”张顺生性豁达,经历种种劫难后,这时更是没有什么畏惧,元胎直接从身骸中跳出来,就像尺许高矮、粉雕玉琢的一个小人儿站在地上,眉眼间与张顺极为相肖。

    张顺这是要陈寻、方啸寒直接看他在用黄泉圣水洗炼元胎时,会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

    “蠢货,蠢货,”怪叟看到张顺竟然真将黄泉圣水洗炼元胎,狂怒叫嚷起来,“不叫你们尝尝我的厉害,真以为能轻易摆脱我的控制!”

    陈寻早就将轮回残石扣在手里,看到张顺的元胎里有一道金色异纹浮漏而出,就祭出轮回残石,射出一道青芒将那道金色异纹罩住。

    陈寻随后就将这道神魂印记收入轮回残石之中封印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封印我的神魂印记?”怪叟咆哮怒叫。

    轮回石自太古以来,就出世过一块,后被羿族上古大能炼成六块圣碑,怪叟以及方啸寒再见多识广,还也没有见过轮回残石的样子。

    陈寻自然不会多费口舌,去跟怪叟解释什么。

    他刚刚祭用轮回残石,也是引动混沌黑炎从虚空中汹涌卷来,但他照例举起莲书残页一刷,就将混沌黑炎收了进去,暂时还没有引火焚身之忧。

    怪叟在陷仙峰顶一时间没有了动静,但陈寻还是放心不下,叫张顺照样用黄泉圣水洗淬元胎,确认没有异常之后,便让张顺安心休养伤势,又将雷云矛以及陆俊留下来的那面兽首大盾都给了他。

    “你们可曾都看到,那页残书可是太元仙族的不传秘宝,也是破解陷仙大阵的关键……”这时候,陷仙峰顶的怪叟又癫狂叫嚷起来,但他这次不再是对陈寻他们威逼利诱,而是冲雷钧老祖、雷阳子、萧易他们大叫大嚷起来。

    雷钧老祖、雷阳子、萧易他们自然知道陈寻手里的莲书,仅仅是一页残卷,再强应也极为有限,但怪叟说得如此笃定,他们也将信将疑起来。

    毕竟陈寻能将混沌烈焰收入莲书之中,他们是亲眼目睹——雷钧老祖、雷阳子、萧易他们都将神魂气息炼入星云舰大阵之中,只要他们有需要,星云舰内的一切都难瞒过他们的神识感应。

    看到雷钧老祖、雷阳子、萧易等人,徐徐往被混沌列焰包裹的星云舰逼近,陈寻也大感头痛。

    陈寻心知怪叟此举,是知道他自己被困在陷仙峰顶无法脱身,尖啸魔音对他与方啸寒、迦黛又不起什么作用,此时就只能借雷钧老祖、雷阳子、萧易之手,逼迫他们向他屈服。

    莲书仅剩一页残卷,三座大阵还毁了两座半,就剩半座残阵威能极为有限,怎么都不可能从内部破解陷仙大阵。

    而他能将混沌烈焰收入莲书之中,实是借混沌黑莲进行镇压。

    难道说破解陷仙大阵的关键是混沌黑莲?

    怪叟早就猜到他将一枚混沌黑莲收入莲书残页之中?

    附入张顺体内的那道神魂印记虽然被陈寻封印起来,但怪叟的神识感应极其强悍,此时还是能大概感应星云舰内发生的一切,这时候见陈寻他们陷入沉默,他又大叫起来:

    “想必你们也不想落入皇曦宗这些蠢货手里,快将灭世莲书献来,待我从这鬼阵脱困,心情舒畅了,指不定心血来潮就将你们收入门下,到时候什么仙法秘宝没有,何苦来这穷凶极险之地寻找机缘?”

    陈寻知道怪叟绝不值得信任,但这时雷钧老祖已将琉璃宝塔重新祭出。

    琉璃宝塔祭出,虽然牵动混沌烈焰从周围的虚空汹涌吞噬过去,但琉璃宝塔射出万丈毫光,短时间内,将这汹涌的混沌烈焰封挡在雷霆老祖百丈之外。

    “他想干什么?”看到这一幕,迦黛大吃一惊。

    “他是要将星云舰防御禁制的强行中止下来。”方啸寒还用黑袍罩住头脸,闷声说道。

    星云舰防御禁制全面启动后,只要包裹舰体的混沌烈焰不灭,大阵禁制内的元力则鼓荡不休,则进一步牵动更凶烈的混沌烈焰从虚元深处释出。

    这一切仿佛是陷入永无止境的死循环之中,直至星云舰被混沌烈焰彻底焚毁……

    但雷钧老祖作为赤霞仙君的分身,即便没有修得梵天境,也无限接近梵天境,此时自然有强行中断星云舰防御禁制的神通。

    但是,星云舰防御禁制中断之后,混沌烈焰并不会马上就消失,到时候必然会直接焚穿星云舰的船体,涌入星云舰中。

    皇曦宗除了手持道器的弟子或能支撑数瞬短时之外,绝大多数人都会在瞬息间被混沌烈焰焚为灰烬!

    陈寻心里寒气直冒,没想到雷钧老祖为了抢先一步夺得莲书残页,根本就不管困在星云舰中两百多皇曦宗弟子的死活……

    “师尊,还有那么多弟子困在星云舰中……”雷阳子看到雷钧老祖这时要强行中断星云舰的防御禁制,而星云舰里还有十数人都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弟子,于心不忍的劝道。

    “在这陷仙大阵之中,他们本来就没有活命的可能,早死晚死还不是一样,你是修行大道的人,此时惺惺作态作甚?”雷钧老祖冷哼一声,双眸射出无情的神芒,不悦的瞪了雷阳子一眼。

    雷阳子故意点破,明摆着是要提醒困在星云舰里的弟子,要不是他在陷仙阵里缺少帮手,真想一掌就毙了这厮。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