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七章 青铜道宫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雷钧老祖手起刀落,看着极其寻常的一柄灵剑,绕着魔龙的颈项一转,就将魔龙斩得身首分离,从数万丈的星墟高空坠落下来。【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看到这一幕,此时身在星云舰之中、就站在雷钧老祖身边的皇曦宗诸修都傻在那里,下意识的要从雷钧老祖身边跳开。

    陆俊更像是被玄冰封印住,身子僵直的站在那里,半晌都没有想起来要动弹一下,想到以往对雷钧老祖气指虞使的恶劣姿态,他顿时如陷冰窖。

    不要说陆俊等东曦门、皇曦宗弟子了,便是藏身莲书残页中的陈寻,心里在这一刻也是掀起狂澜。

    他初入凤州城,雷钧老祖曾得陆俊的授意暗中打探他的行藏,雷钧老祖甚至在不意间暴露行踪,被他察觉到。

    他反复确认过雷钧老祖仅有涅盘第二境的修为,眼前这一幕又是怎么回事?

    魔龙与萧易、雷阳子等人恶战九天九夜,虽然已经精疲力竭、魔躯残破,不得不转身逃跑,但好歹也是千古魔头级的魔物,就这样被雷钧老祖手起刀落、斩了个身首分离?

    魔龙身首分离,将要从半空栽落到山河破碎的地面时,就见有一条丈余长短的黑色小龙,从半截魔躯里猛然飞入,就要钻入地底。

    然而九道@金光伏地而出,像是九道金索将魔龙的龙形元胎锁住。

    在失去魔躯肉身之后,龙形元胎自然要孱弱许多,但元胎乃是融元神、元丹及诸多法相神通于一体,威能也绝不容小窥。

    不过,魔龙元胎再强,也是这样被九道由无数玄符秘篆组成的金光死死困住,挣扎不得。

    雷钧老祖从怀里聚出一座玲珑宝塔,往魔龙元胎掷去,就见塔底射出万丈毫光罩过去,转瞬之间就将丈余长短的魔龙元胎收了进去。

    这时候,陆俊才回过神来,又惊又惧的盯住雷钧老祖,厉声怒喝:“你是何人?”

    “陆俊,不得对仙君无礼!”萧易、雷阳子此时飞往星云舰中,厉声喝止陆俊,随后又都上前给雷钧老祖行礼,“萧易、雷阳子拜见师尊……”

    这时候星云舰见诸修,才恍然大悟过来,才知道眼前这雷钧老祖实是祖师赤霞仙君的化身,都慌不迭的上前给雷钧老祖见礼。

    而看雷阳子对雷钧老祖的称谓,大家也都知道雷阳子应该已经是被赤霞仙君收为记名弟子了。

    此时身在莲书残页之中的陈寻,也恍然大悟过来。

    他此前确切怎么都没有想到,雷钧老祖竟然就是赤霞仙君的分身,他心想方啸寒说赤霞仙君生性多疑,他这时候才真正体会到方啸寒这话真是没有半点都没有说错啊。

    陈寻推测,张顺第一次在天演大会上,以雷云矛战胜陆俊,就应该已经引起赤霞仙君的注意,但赤霞仙君生性多疑,担心这一切都是方啸寒所设诱他入彀的陷阱,一直隐忍着没有轻举妄动。

    赤霞仙君没有直接将张顺召到皇曦宗询问详情,甚至都没有派出分身潜伏到张顺的身边暗中查明一切,反倒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化身雷钧老祖,投靠到与张族仇对的陆氏,以此观察张顺身边的动静。

    这一刻,陈寻就觉得滑稽可笑,心想赤霞仙君在梵天境仙人之中都要算是出类拔粹的顶尖存在,没想到他竟会谨小慎微到这等程度,但又不得不承认,在此前,还真是谁都没有看到半点破绽。

    而此前雷钧老祖被他察觉到行踪,并非是他修为多高,实是雷钧老祖将自己的修为严格控制在涅盘第二境的标准水淮之上,甚至一言一行都无半点破绽露出,目的就是耐着性子以静制动,要等北斗转世之后的方啸寒先暴露行藏。

    想到这里,陈寻背生寒意,心想赤霞仙君这样的人物,都如此狡猾,他们还要怎么玩啊?

    方啸寒脸色也是铁青,迦黛一张俏脸也是绷紧在那里,一言不语,显然是都想到势态的严重性。

    萧易、雷阳子等人不认得灭世莲书,但身为赤霞仙君化身的雷钧老祖,怎么会识不得莲书残页实是一件仙阶残宝?

    雷钧老祖只要将莲书残页从王同手里拿过去,稍加祭炼,那他们在莲书残页之中还要怎么藏住行踪?

    “前辈的行藏,当日在黑殒星应该已经被雷钧老祖识破了吗?”迦黛席地而坐感慨道。

    她此时受陈寻控制无法脱身,即使与陈寻、方啸寒他们一起暴露行藏,落到赤霞仙君手里,情形也不会变得更糟糕,心思反倒没有陈寻、方啸寒那么沉重。

    听迦黛这么说,陈寻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方啸寒当初被幻面盲蛇困在黑陨星上,虽然用黑袍遮住头脸,但他祭出雷霆铜柱,以诸多唯方啸寒前世所独有的秘法真传神通与幻面盲蛇缠斗,怎么都不可能瞒过雷钧老祖的耳目?

    但是雷钧老祖当时为什么不直接出手,一直要拖到这时,眼见魔龙将要遁走,才出手斩破魔龙的身骸、擒住魔龙元胎?

    陈寻这时候蓦然想起,他与混沌魔、迦黛陷身黑陨星的深渊黑雾之中,曾有一瞬感应到有一丝极微弱的气息如影附形的跟着他们,像有人随时随地在监视着他们一举一动。

    但在他们进入洞底,除了那株混沌黑莲之外,并没有发现其他的异常,会不会是暗中监视的那人,以为他们陷身深渊黑雾之中,已经是必死无疑了?

    那暗中监视他们的那人,会不会就是赤霞仙君分身所化的雷钧老祖?会不会一直以来,雷钧老祖关注的焦点其实都在他的身上,以为他与转世重生的北斗仙君有什么关联,甚至误以为他就是转世后的北斗?

    他投靠张氏,成为东曦门的客卿,助张顺修复雷云矛。雷云矛在他手里,不仅恢复如初,威力甚至还有小幅的提升,而在星云舰中,他还将玄辰雷霆矛阵传授给张顺,换作他是雷钧老祖(赤霞仙君),暗中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想?

    想到这里,陈寻隐隐看到一缕曙光,神色略振,没想到他此前错打错招,竟然模糊掉赤霞仙君的视线,跟方啸寒说道:“赤霞老贼,或许误以为我跟你,都只是你转世之后的传人,而你还没有真正的露面……”

    方啸寒点点头,说道:“应是如此,这才能解释赤霞老贼的分身,为何在黑陨星时没有出手——他此时多半是已经‘确认’我不在璇玉山中了,才会出手斩落魔龙。”

    陈寻心想,要真是如此,雷钧老祖多半不会急着从弟子手里强夺仙阶残宝,毕竟莲书残页在皇曦宗弟子手里,最终还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何苦吃相太难看?

    恰如陈寻所预料的,雷钧老祖将魔龙的残骸也收入那座宝塔,没有急于将那页残书拿过来,而是朝那个名叫王同的弟子点点头,说道:

    “我这次出关,有些俗务需要有人替我打理,我看你资质颇佳,便先到我座前当个记名弟子……”

    王同如置梦境,他修炼资质是不错,不然也成不了皇曦宗的真传弟子,但怎么都没有想到,能有机会在赤霞仙君座前修行?

    王同激动得难以自抑,走到雷钧老祖跟前跪拜行礼,怎么都没有想到雷钧老祖此时将他收为记名弟子,实是预防那页残书有可能落入他人之手。

    雷钧老祖瞥过被封闭五识的张顺一眼,没有说什么,此时看来,东曦门这名弟子,仅仅是北斗转世后的一枚棋子而已,已经不值得关注,但此子很可能知道一些事情,事后也不能留下他的性命。

    恶战停息后,即将彻底崩溃的北部山岭,在道宫大阵的作用下,那些深不见底的裂缝,很快就开始弥合起来。

    看到这一幕,萧易看向雷钧老祖,问道:“师尊,我们是否将璇玉山的魔物都清剿干净后,再打开地底道宫?”

    “道宫大阵虽然无人主持,但自行运转,很快也能将这片山岭恢复如初,到时候还想破开,又要花费一番手脚。”雷钧老祖淡淡的说道。

    虽然他确认转世后的北斗,这时并不在璇玉山中,但真要先将璇玉山中的魔物清剿干净,费时费力,很有可能会夜长梦多,就想着还是先将眼前这座地底道宫破开再说。

    炼入星云舰的大阵,在雷钧老祖的亲自主持下,威能骤然提升数十倍,那星云青气除了变化凶悍十倍、百倍的荒古凶兽,将一座座断崖彻底摧毁之外,更有无尽的庚金之气,化变万千雷芒金剑,往地底猛攻过去。

    很快,璇玉山的北部山岭就彻底崩解,碎成无数残块,散落在星墟之中,一座无比雄伟的青铜道宫,散射万丈青离毫光,呈现在众人面前。

    陈寻藏身莲书残页之中,看到这一幕,也是震惊,心想方啸寒转世之前,果真不负他七域第一仙的美誉,眼前这座青铜道宫,竟比羿族战魂秘殿还要雄伟壮阔,必然也是绝品道品级的存在。

    这时候雷钧老祖再次祭出那座玲珑宝塔,射出万丈毫光罩向青铜道宫,想要将青铜道宫直接收入宝塔之中……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