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三章 陷仙大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没想到魔龙竟以陈翎的性命要挟,迫使张顺诱骗皇曦宗弟子过来强攻陷仙大阵,看到这一幕,陈寻顿时就有似曾相识之感,心想当年在珑山,被雷霆铜柱镇压地底道宫的蜃龙,不就是诱骗大群妖兽进入珑山,才脱困了吗?

    只是蜃龙被雷霆铜柱镇压无数年,脱困时蓑弱之极,最终竟没能打开空间玄壁,就被天道神雷劈死沉入海底,也是令人惋惜不已。【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而这时,变成黑甲壮汉的魔龙,却是不管张顺愿不愿意,就将陷入昏厥中的陈翎踢入山湖,待它要将雷云矛塞到张顺怀里,将张顺踢出山谷之时,似乎觉察到此时的雷云矛有些异常,手里的动作顿时就停滞下来……

    <   就见魔龙额前射出一抹微光,往雷云矛罩去,应是发现雷云矛内部的阵法禁制多出一小截,困惑不解的瞅了张顺好几眼,才沉着嗓音,似乎乌沉沉的雷音地滚动,不怒而威的问道:“你曾将雷云矛交给谁帮你炼制过?”

    “张顺祭炼雷云矛多年,有所参悟……”张顺给混沌黑炎折腾得死去活来,差一点神魂都被炼灭。

    以他的修为,这时候连喘气都不均匀,可见他神魂及肉身正承受多么严重的痛苦,但他在魔龙的威压之下,还是不愿吐露实情。

    “哼!”魔龙冷哼一声,不屑的瞅了张顺一眼,一双妖瞳迟疑不定,俄而重新伸手掐住张顺的脖子,将他高高举在半空中,冷声说道,“以你的修为,能将雷云矛彻底祭炼,已经不易,第五重禁制,绝非你此时能够推演出来的。这么说来,刚才你以矛阵连结雷云矛,击退蛟魔,这矛阵是那人所授喽!”

    魔龙妖瞳里透漏幽茫魔焰,似要将张顺的心挖出来剖解个干净。

    要说张顺四五百年间修行,参悟出能配合雷云矛、将雷云矛威力提升到极致的玄辰雷霆矛阵,魔龙还相信有一丝可能,但要在雷云矛四重阵法禁制的基础上,推演出第五重禁制,心里想只怕老祖都需要花费一番工夫,它岂会相信张顺有能力轻易做到这点?

    魔龙指尖又浮现一缕混沌黑炎,就要再度焚炼张顺的肉身与神魂,打算严刑逼供,从张顺嘴里掏出实情来,这时候从山湖深处透出一缕听上去悠远之极的苍老声音:

    “张顺,我也是花费百年年,才在玄辰七星阵的基础之上,参悟出一套矛阵,本想待你再次到璇玉山来,就传授给你,没有想到你已经从他人手里得授这套矛阵。此人必然与璇玉山主人有极大的关系,你不必瞒我。你去将传授你矛阵以及助你炼制雷云矛的人找来,我被困此地将近十万年,只求脱困,绝无相害之心。只要本君能顺利脱困,必有天大的好处给你们。”

    陈寻他们藏身莲书残页之中,听到这苍老的声音,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竟然真有人被困在这座地宫的陷仙大阵之中。

    听这苍老的声音,不管是人是魔,但它能在陷仙大阵之中,还能控制魔龙这种级数的千古魔头替他办事,必然是梵天境仙人或万古魔头级的魔物。

    不过,这苍老的声音,陈寻是绝计不信的。

    这老者被方啸寒困在陷仙大阵里将近十万年,他与方啸寒走出来助此人脱困,这人被囚璇玉山十万年所积累的怒火跟怨气,还不得将他们烧成肉渣子?

    张顺没想到有些事情,是他怎么都瞒不过去的,强忍着混沌黑炎对皮肉的炙烤,说道:“张顺绝不对敢对老祖有半点欺瞒,只是授我予阵的前辈,算是天钧境流落玉衡的一位散修,曾在东曦门担任客卿,犹擅阵法炼器之术,张顺与他有数面之缘,他才助张顺炼制雷云矛,又将矛阵传授张顺。但早在数年前,这位前辈就与张顺分开,此时应该早就返回天钧境去了,张顺也不知道怎么帮老祖将这位前辈找过来……”

    “胡说!我修行十数万年,岂是你这小儿能信口雌黄相欺的?”

    湖底那苍老的声音突然暴跳如雷的尖锐起来,像是锯齿对挫,魔音贯耳,陈寻听入耳都心血浮动,再看张顺的脸更是剧烈的扭曲起来,显然正承受着比混沌黑炎焚烧更痛苦的煎熬,

    “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且看我将这女娃的肉身炼成炉鼎,让她神魂永世承受混沌炎水的焚炼,待我脱困后,再将你族人都炼成无心傀儡,将你族人的神魂永世都困在傀儡之中,让你知道欺瞒我的下场!”

    陈寻吓了一跳,他虽然不相信这老者的话,但不得不承认那苍老的声音刚才所透出让人安静详和的精神异力,很多人道心修为稍低,都难避免会被他的话诱惑,从而选择相信,但没想到老者转眼间就暴跳如雷、恶言恶语就想要将这天地拆毁。

    这时候就听得地底传出轰隆隆的响声,地动山摇起来,显示老者正在地底陷仙大阵中剧烈挣扎起来。

    然而在一阵地动山摇、崖裂石崩的动静中,就见山湖之下焰芒大作,直接通过覆盖璇玉山的青色灵蕴,从万丈之外的星墟疯狂的吸取混沌黑炎。

    无尽的混沌黑炎,直接没入山湖之中。

    看此情形,数头蛟魔都疯狂的逃离山谷,怕被殃及池鱼,但有一头蛟魔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在逃出距离山湖约两百里时,狰狞的头颅猛然爆开。

    那具无头的巨尸,轰然倒在距离陈寻他们不远的密林里,沉重的尸骸压倒一片参天巨木。

    看到这一幕,陈寻恍然明白过来,被困陷仙大阵的这人,必是在魔龙、蛟魔的灵海深处设下神魂禁制,它们只要有谁离开山湖一定距离,就会爆体而亡,唯有张顺修为低微,老者才允许他离开璇玉山替其办事。

    无尽的混沌黑炎,从星墟深处涌入山湖之中,就听得一阵阵沉闷的雷音过后,这片山谷很快就恢复平静。

    迦黛脸色有些苍白,她自然知道混沌黑炎没入山湖之后所震动传荡的雷音,必是混沌劫雷无疑。

    她没有想到,方啸寒前世设于地宫的陷仙大阵,竟然能有如此威能。

    难怪敢自称是陷仙大阵,难怪说就连梵天境仙人以及万古魔头陷身其中,都不要想能从里面挣脱出来。

    虽然山湖恢复平静,但迦黛相信老者必定不是第一次触动陷仙大阵的禁制,老者宁多遭受重创,应该还没有性命之忧,心想混沌劫雷都没有将老者劈得灰飞烟灭,这人的修为得有多高?

    魔龙这时已经是变回魔躯真身,这才不畏从星墟深处疯狂涌入山湖的混沌黑炎,但被它黑鳞巨爪抓住的张顺脸色苍白,也不知道被魔龙踢入山湖之中的陈翎,这一刻到底是生是死,不知道涌入山湖的混沌黑炎,有没有将陈翎焚成灰烬。

    看到这一幕,陈寻心里想,也无怪乎老者许下那么多的诱人条件,张顺都不敢带人过来强攻陷仙大阵。

    张顺虽然此前没有将实情相告,但他本心还是无意看到别人陷入绝境。

    就算老者不会加害助他脱困之人,就算集结东曦门数万弟子强攻陷仙大阵,在触动大阵禁制后,到底会有多少人会丧命混沌黑炎、黑沌劫雷之下,才能最终助老者脱困?

    此外,这老者也未必太反复无常了一些,谁又敢轻信他的话?

    趁着老者被混沌劫雷重创,一阵轻风吹来,莲书残页随风往外飘去。

    陈寻打定主意,不管这座地底道宫里藏有怎样的秘宝,都不能放这老者出来。

    方啸寒的陷仙大阵,将这人困了十万年,谁知道他心底的怨恨有多深,真要让他出来了,岂非要追杀他们十万年才甘心?

    除此这处,璇玉山里还有两座地底道宫,陈寻也就打算进入一座地宫,得到一些道宝丹药,就离开璇玉山,不想在这里纠缠太久,延误了返回天钧的时机。

    陈寻刚要从莲书残页中出来,就见一道流光从山谷里掠来,却是张顺像颗石丸似的,被魔龙从山谷里丢出来。

    看得出,魔龙还是希望张顺能将皇曦宗的弟子诱骗过来,皇曦宗及附属宗派三百多玄修,不管能不能攻破陷仙大阵,但至少是个机会。

    张顺就在莲书残页前不远,栽落下来。

    张顺虽然也有涅盘第二境肉身不坏的修为,但与魔龙相比是天差地别,又刚刚被混沌黑炎折磨过,在它手里根本就没有挣扎的余力,摔得鼻青脸肿。

    随后雷云矛又化为七道流影,插在他的身边……

    张顺在乱石间艰难的爬起来,盘膝而坐,他灵海内的真元法力空空荡荡,刚才都被混沌黑炎炼烧一净,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将雷云矛收起来,先恢复真元法力再说。

    不管张顺想不想为虎作伥,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皇曦宗玄修的注意,他们在摆脱中部山岭群魔的追杀后,乘坐星云舰,正急速往这边飞来……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