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九章 称兄道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新盟主佟不顾的慷慨捧场,今天在外地,只有两章更新,抱歉……)

    方啸寒看着陈寻将混沌黑莲收入莲书残页之中,满心苦涩,却无法说出一句话来。【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将莲书残页收入须弥戒中后,又伸手递给到方啸寒跟前,说道:“给你。”

    “什么?”方啸寒眼睛木木的看着陈寻伸到眼前的拳头,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陈寻翻手摊开手心,露出那枚从混沌黑莲莲心摘下的青莲珠。

    “……”方啸寒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难以置信的看向陈寻,问道,“你可知此物有多珍贵?”

    陈寻微微一笑,说道:“洞府法宝的炼制,都要先用灵物开辟一个**空间出来。这枚青莲珠可以说是开辟洞府空间的绝佳灵物,开辟出的洞府空间还有无限成长的可能,我自然知道它有多珍贵,我即使获得混沌黑莲,也兴许数十万年都不能再结出新的一枚青莲珠来。不过,你虽然不将我当成同门师弟,但我始终记得郭师逝世前跟我说过的话,郭师说师兄你面冷心热,要我遇到什么事,多找你商量。现在,师兄你为这枚青莲珠苦苦谋划了这么多年,不惜辗转到云洲小域转世重生,我岂能在你眼前,将这枚青莲珠夺走?”

    方啸寒伸向青莲珠的手,此刻就像是被重逾亿吨的巨峰压住,怎么都没有办法将那枚比拳心大不了多少的青莲珠接过来,心头被那无形的异物堵得结结实实,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陈寻哈哈一笑,伸过手去,将青莲珠塞到方啸寒到手里,说道:“我当年从师兄那里借了好些好东西,以后也没有打算归还,师兄这次就不用再跟我客气什么了。再者说了,师兄不将这枚莲实收下,我也不好意思跟你谈别的事情。”

    方啸寒这些年都不习惯与他人如此亲近,咧开嘴,想笑,却比哭还难看。

    陈寻随手划下两块星陨铁石柱当凳子,请方啸寒坐下,将迦黛唤过来,说道:“迦黛,你快过来拜见我师兄。你或许不知,我师兄前世可是赫赫有名的北斗仙君……”

    迦黛十分不喜陈寻真拿她当侍妾一般呼来喝去,但听得方啸寒的真正身份,也是愣怔在那里,艰难的问道:“前辈可是荒古七域第一仙的那个?”

    方啸寒苦涩一笑,不想再提那久远的过往。

    陈寻哈哈一笑,迦黛这魔头虽然被他控制住,但没有真正慑服于他,难得见到她满眼都是震慑的神色,心想六臂魔君生前也就修行了十万年,而方啸寒前世则是上百万的老怪物,说出来也真是够吓唬人的。

    不过,陈寻心里又想,等他们知道混沌魔前世是什么老怪物,知道百万年前肆虐玉衡境、令无数玄修殒落的黑风灾,就是混沌魔前世闯出来的祸,不知道他们会有怎样的表情……

    陈寻让迦黛侍立一旁,跟方啸寒继续说道:“实不瞒师兄,东曦门弟子张顺在四百年前,就曾进入师兄留在星墟深处的仙府,此前有没有人进去,我不知道,但这次皇曦宗赤霞仙君的嫡传弟子萧易,与雷阳子逼迫张顺带路,目的还是师兄留在星墟深处的这处仙府……”

    迦黛自从知道方啸寒的真正身份,再听陈寻与方啸寒称兄道弟,就觉得十分的怪异,听到陈寻将话题岔到方啸寒前世留在星墟深处的仙府上去,她也感起兴趣来,说道:“前辈虽然转世重修,境界一时提升不上去,但萧易、雷阳子等人,我看未必能是前辈之敌。”

    听迦黛这话,陈寻眉头一竖,冷哼训斥道:

    “这星墟之中,强悍魔物不知凡几,也有通道进入玉衡境,但这数十万年来,有什么强悍魔物能横行玉衡境的?我知道,要论单打独斗,你都绝不会畏萧易、雷阳子任何一人,但萧易、雷阳子身后,是皇曦宗及附属宗派近三百弟子,绝大多数修为都在天人境以上,不要说皇曦宗必也有玄奥战阵,单上千天器法宝一起轰杀过来,你能抵挡?”

    陈寻这次是要劝说方啸寒不要再单打独斗了,是要为梧山再拉回一员大将,迦黛却没有一点眼色,还带着对方啸寒的敬畏之心一味吹捧,这怎么能成?

    迦黛连坐的地方都没有,这时候还要忍受陈寻的冷言喝斥,心里委屈之极,就想甩袖走开,不再给陈寻蹬鼻子上脸的机会。

    “好了,不要再使性子了。”陈寻见迦黛绷紧一张脸,也是一副勾魂夺魄的样子,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见迦黛肩头微耸闪过去,心想下回直接拍她的屁股或许有些冒险,但实在是值得一试。

    方啸寒没看到陈寻收服迦黛的一幕,见六臂魔女这样厉害的角色,竟然被陈寻当成侍婢呼来喝去,心里也觉得十分的古怪。

    陈寻继续刚才的话题,跟方啸寒说道:“师兄这些年都没有回来,要是我所料不错的放在,此时的星墟仙府里也不知道有多少魔物钻进去栖息繁衍——师兄这时候再想控制星墟仙府,将其收入青莲珠中,也不是易事吧?”

    “……”方啸寒眼睛盯着地面,有无数话堵在喉结,一时间却不知道要从何处说起来。

    陈寻知道方啸寒从来都没有打开心扉,跟他人吐露心肠的习惯,要打开他的话匣子不是易事,继续说道:“据我所说,赤霞仙君应该已经知道星墟仙府是师兄前世所留,这才有萧易此行——至于赤霞仙君为何不亲自出马,或许是畏惧师兄仙府内所留的仙阵禁制,或许认为萧易等人有足够能力破开师兄的仙府,将师兄所留之物取走,又或许是不希望当年的旧事被他人知晓……”

    说到这里,陈寻往方啸寒的眼睛看见,就见他眼瞳里充满的仇火,几乎都快要燃烧起来,心想方啸寒与赤霞仙君等皇曦宗六尊,果然很有故事可挖掘。

    “你在天钧的事还焦头烂额,我与皇曦宗、北辰宗的恩怨,不能将你拖进来。不然的话,你都不知道你日后会面对多么恐怖的强敌!”方啸寒迟疑片晌才说道。

    陈寻心里一笑,心想方啸寒前世殒落,果真还是与宗门中人有关,不过方啸寒也不要想拿这么简单的话就将他打发走。

    “北辰宗几乎控制着玄辰境三分之一的仙山神域,都可以说是北斗七域的第一仙宗,其掌教北辰仙君据说近一万年来都在闭关冲击金仙境。不要说北辰仙君了,就算是惹上赤霞仙君这样的强敌,真是叫人做梦都会惊醒啊,”陈寻淡淡一笑,说道,“但师兄你问问迦黛,麒麟角陈尸千万,不要说我了,雪龙山的儿郎,可有几人肝胆皆丧、畏敌而逃的?”

    “……”方啸寒苦涩的说道,“麒麟角大战时,我当时确也在雪龙山附近,希望你不要怪我。”

    “师兄你有你的前仇旧缘要结,我怎会怪你?”陈寻说道,“但我此时犹希望师兄能随我回天钧,一起修行。我想师兄你至少待重新修得焚天境,再离开宗门找赤眉仙君、北辰仙君了结旧怨不迟……”

    “……”方啸寒还是沉默不语。

    迦黛看到这一幕,心想方啸寒没有将莲实扔陈寻脸上,就算是对他客气的,想方啸寒当年是什么身份、地位,今日却要忍受他的呱躁。

    “师兄不愿随我回天钧也罢,但我定要助师兄成功收取仙府后,才能放心离开。”陈寻说道。

    迦黛一脸鄙夷看向陈寻,心想这孙子拉人家亲热的寒暄了半天,还不是眼馋人家前世留在星墟里的秘宝?

    “确如你说,就算没有皇曦宗的门人,我此时想重新控制仙府,也是不易,”方啸寒说道,“我手里除了这五根雷霆铜柱外,别无长物,或许玄辰碎星拳诀,能助你实力提升一层……”

    陈寻刚才那番刻意的亲近,方啸寒十分不习惯,但又不能将世界种子还给陈寻甩袖就走,也只能默默忍受着陈寻言语的摧残。

    他这时候决定将玄辰碎星拳传授给陈寻,心情陡然舒坦起来,心想以后还是跟陈寻一码归一码的交换条件,或许才不会那么别扭。

    “多谢师兄。”陈寻哈哈一笑。

    梧山有很多传承都来自珑山,但都是半截子传承,修炼到前半截就没有后续。

    玄辰七星阵、玄辰碎星拳、斩龙戟以及当年济月岛从珑山所得的炼丹传承等等都是如此。

    陈寻这次之所以忍着恶心,硬将方啸寒拉住亲热的家长里短,劝他随自己回天钧,除了方啸寒重新修得梵天境修为,战力会极其不凡外,他更主要的还是想着这些传承唯有方啸寒能补全。

    而唯有体系完善而庞大的传承,才是一个宗门千秋不倒、永世传续的根基所在。

    当然,陈寻也绝不会白占方啸寒的便宜,除了难言珍贵的青莲珠外,洞穴里横七竖八的十数具巨大残骸,陈寻也是二一添作五,与方啸寒一人一半。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